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九十三、 神奇峡湾

(2020-08-22 18:41:32)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九十三 神奇峡湾

 

      天一亮樊简一家开车过来接走了萧丁丁,他们要在米尔福德峡湾呆上两天。

      随后一家小型旅游公司开车来旅店接赵旒华去神奇峡湾(Doubtful Sound),她将不需要的行李暂时寄存在旅店里,轻装上阵。他们先去公司所在地马纳普里(Manapouri)小镇,见到了这次行程的司机兼导游詹森和厨司凯乐布,全团一共10位团友。在轮渡码头,詹森为大家每人买好了船票。

      船在马纳普里湖上飞驰,水天一色,渡客们纷纷登上船顶饱览两岸山峦辽阔之势。快到西臂(West Arm)时,一座大型水电站(Hydroelectric power station)矗立在那里,高压线伸向四面八方。下了码头,赵旒华他们这拨人换乘一辆小巴去一个叫深凹(Deep Dove)的地方。车道为当年建水电站时修筑的简易土路,电站修好后,这条路就废弃了,现在专作旅游用。据詹森说这条路修建时是世界上费用最昂贵的路。沿途詹森介绍了当地的植物和地理知识。他指着满山其貌不扬、歪歪扭扭的树说,这些树已经有600多年的树龄了。树上挂满了苔藓类植物,飘飘然如同历经风霜老者的胡须,颇有一番岁月的沧桑感。

      车到深凹,大家上了一艘小游艇。詹森讲解了一下行程安排和安全救生知识。游客住的房间在船的底部,里面有一张床,洗手间和马桶,设施小而齐全。赵旒华坐在床上面体验了一下,船在轻微摇晃,轻松舒适如同安乐椅。

      开船后厨司凯乐布为大家准备好了午餐,食物丰盛,有新鲜的无钳龙虾,肉质鲜美。大家一面吃午餐一面聊天。交谈中赵旒华得知一对中年夫妇来自丹麦,一对老年夫妇来自英国,一对刚结婚的年轻夫妇来自德国,还有一对同性恋伴侣来自美国加州。

      开船不久旋即看到了海豚群,大家纷纷离开餐桌到外面甲板上观赏。凭着船舷而望,几十头深灰色的海豚在峡湾海面跳跃追逐,自由自在地随心所欲,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晶光闪亮。对面有一艘大一些的游轮经过这里,也停下来观望。两条船上的游客互相招手致意,打着招呼。

      午餐后,公司准备了几套节目。首先是皮划艇项目,团员中那对同性恋伴侣报名下水划行,结果其中一人在一条瀑布下面掉进了水里,引得全船人大笑不止,詹森只得驾起皮划艇过去救援。被救起的同志哥说,我以为我穿的防雨衣是防水的,掉到水里后才发现这衣服根本不防水,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接下来是钓鱼活动,船上备好了鱼竿。团员里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钓鱼,凯乐布向大家讲解了使用鱼竿的要点。于是众人兴致勃勃,人人动手,将鱼线深深放到海水的深处,几乎每个人都钓起了鱼。按新西兰生态保护法,尺寸小于28公分的鱼需被扔回水里,大于此尺寸的则留作晚餐用。船一直开到风高浪急的出海口,鱼线放下去有几十米长。每当有人钓到鱼,大家就一起欢呼。赵旒华手气好得不得了,一会一条,神了。

      黄昏时分,詹森将船开到一个风平浪静的地方,靠近山岩的水面上漂浮着几个桔色浮标,下面是他昨天投放的笼子捕捉无钳龙虾。他和凯乐布齐心协力,将笼子一个个拉上来,每只笼子里面都捕捉到了几只大的无钳龙虾。其中一个笼子里还有一条大乌贼鱼,已经将一只无钳龙虾吃得只剩下空壳了。笼子一打开,乌贼鱼落到地上急急忙忙夺路逃窜,动作狡黠敏捷,一会就找到一个船沿开口处翻身下海,消失得无踪无影。詹森将诱饵放进笼子里,又将笼子放回海里等待明天打捞。他专门对赵旒华介绍说,新西兰的这些无钳龙虾大部分出口到中国,非常受欢迎。赵旒华记得在中国的招待宴会上吃到过这种产自新西兰的龙虾。

      在海口附近的一处岩石上,有几只可爱的小企鹅在岩石树丛下欢蹦乱跳,探头探脑地忽隐忽现。这种企鹅叫峡湾冠企鹅(Fiordland crested penguin),是新西兰特有的珍稀品种,其它地方看不到。此时正值夕阳西沉,两岸山峰镀金般地灿烂。船拖着长长的尾浪在湖中小岛间穿行,大家都靠着船舷,静静地注视着这世外桃源般的美景。

      船泊在一处安静的港湾里过夜。晚餐大家吃着自己钓起的鱼,鲜嫩无比,一个个兴致勃勃,谈着白天遇见的趣闻趣事。同桌的英国夫妇说他们两人是退休教师,男的教数学,女的教社会学。英国的教师60岁就可以退休拿社保,他们决定用余生的精力周游世界,烛光里他们古铜色的脸庞提供了最好的证明。他们有一个女儿现在新西兰奥克兰工作,也是教师。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要去南美的 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德国年轻夫妇也是工薪阶层,小两口一上船就唧唧喔喔,满船亲嘴,情浓意蜜,毫不避嫌。男的出差曾经来过新西兰,喜欢上了这里,于是带着妻子故地重游。赵旒华想,在船上呆一夜的费用是每人500美金,这些人并不富有,却毫不犹豫地挥金如土,看来都是明白人。要不是杨杰推荐,赵旒华还不知道这个不为人知的人间世外桃源。

       赵旒华和同船的旅游大侠们推心置腹,交换着旅游世界各地的看法和心得。其他人个个见多识广,谈得兴之所至,不免手舞足蹈。赵旒华只有听的份,方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原来云游四海的高人就在眼前。她问德国来的年轻夫妇来新西兰多久了,他们轻描淡写地说已经来了一个星期,还要呆上三个星期。荷兰来的夫妇说他们要在这里呆上六个星期。退休的英国夫妇则说他们要呆上三个月,而且是第二次来新西兰。大家问赵旒华要在新西兰呆多久,她不好意思地说只有三个星期。

      晚餐后詹森将一切收拾停当,也参加进来聊天。他有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6个月。每年他从9月份工作到来年5月份,其它时间是新西兰的冬天,旅游淡季,呆在家里陪着家人。

      第二天早上5点天就亮了,众人还在酣睡,赵旒华披上衣服一个人来到夹板享受清晨美景,星星还没有隐去,淡淡地在天上一闪一闪。面对静悄悄的湖面和寂静的山峦,四周一片空灵,除了静还是静。水这时像一面镜子一样平滑,倒映着朦胧的山峦,感觉简直就是神仙修仙的地方。这里与世隔绝,没有尘嚣,没有电信号,赵旒华觉得心仿佛被浸泡在纯净的水里洗涤,净化。她已经记不起此生何时享受过这种美妙的时光了,记得以前的同事们曾经同她讨论过生命的真谛是什么,讨论来讨论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现在这无声的世界,用无声的语言给出了一种绝妙的答案。她发现,自己以前的生活是枉度了。

      同船的游客先后起床了,大家纷纷来到夹板上观赏晨光中的湖光山色。詹森将船开到一处避风的地方,关掉引擎。惊叹声中,朝阳慢慢在峡湾升起,一点一点地照映着四周的山峦,新的一天开始了。

      游船回到昨天的起点深凹小船坞,这时下一班游客已经等在岸上。当詹森开车将大家送回西臂码头时,刚一靠岸,各人口袋里的手机就纷纷响起来了,接上了电信号。大家互相取笑又回到了尘世间。

      赵旒华和团友们互相道别,刚过去的那种与世隔绝的生活在她的脑海里环绕,难以忘怀。

 

摄影:美国严教授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New Zealand 1b


New Zealand - Doubtful Sound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