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四十三、美景宫

(2020-07-03 14:25:39)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四十三 美景宫

     

      他们继续穿街过巷,马述伦继续当导游。他以前似乎对奥地利做过许多研究和探访,任何一个景点都可以娓娓道来。俞林在心目中愈来愈崇拜他了。虽然上大学时她也崇拜过他,但那是不一样的。那时他们都是青年男女,相隔有距离,俞林的崇拜是朦朦胧胧青春期的那种,只知道他学习成绩好,多才多艺,里面掺杂有不少个人感情色彩。现在他们朝夕相处,零距离接触,她发现这个男人天生一副好脑袋。和他接触,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取新知识,眼界开阔。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没了以前那股子傲气,多了一份男人的成熟和沉稳。磨难造化人。

      他们来到美景宫前,新颖的建筑吸引了俞林的注意。马述伦娓娓道来:“从1273年起,起源于瑞士的哈普斯堡家族统治了奥地利近650年。没有哪一个欧洲的王朝享受过如此长时间的不间断统治。中国最长的两个朝代东西周朝加起来约800年,夏朝约600年。哈普斯堡帝国长寿的诀窍不是战争,而是通过政治联姻,将自己的王子公主纷纷送出去和欧洲的其它皇室联姻结合,赢得和平和国富民安,以及疆土的扩展。也就是说,许多皇子皇孙为了匈奥帝国的呼风唤雨牺牲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和幸福。我们中国的皇室也搞这套,比如古时的王昭君出塞,文成公主入藏。

      “分分合合中战争是不可避免的,1683年土耳其的军队横扫匈牙利,直逼维也纳城下。在欧根亲王(Eugene of Savoy)的率领下,维也纳军队奋起反击将土耳其人赶走了,欧根亲王成了奥地利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作为奖励,皇上赐欧根亲王在维也纳郊外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宫,就是眼前这个美景宫的来历。

      “这座宫殿的奇处在于它的建筑艺术。从十六世纪后期开始,起源于意大利的巴洛克式艺术风格开始横扫欧洲。美景宫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分上下两宫,中间隔着花园和喷泉。欧根亲王喜欢狮子,你看这个园子里有许多狮子的雕像。”

      俞林插嘴:“和中国的皇帝一个嗜好。北京的紫禁城大门也是狮子多。”

      “这座宫殿建成时位于维也纳城外,当时维也纳城区还没有这么大。现在这里是奥地利的艺术宫,搜集了从中世纪到现代的许多名家艺术作品。”

      人不是很多。俞林买好了门票,两人进入了上宫。

      马述伦说:“这个上宫现在是个艺术馆,里面收藏了奥地利最有名的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的大量作品,是世界上收藏他画作最多的艺术馆,因此美景宫又称为克林姆之城。克林姆是维也纳最负盛名的象征主义画家,也是维也纳分离画派的奠基人和领导者。虽然他久负盛名,但他是一位非常刻苦的画家,曾经得到过国王弗朗西斯颁发的金质奖章。他的许多画作在拍卖行都拍出了天价。其中1907年画的一幅‘艾蒂儿肖像(Adele Bloch-Bauer I)’在2006年拍出了一亿三千五百万美金的天价。”

      来到克林姆的代表作“吻(The Kiss)”面前,马述伦介绍:“克林姆喜欢用金子作画,这幅画就是他用金叶片作的。据说画中人是他的恋人埃米莉(Emilie Louise Floge)。”

      不远处是克林姆的另一幅名作《朱迪思》(Judith)。俞林看了觉得眼前一片习习闪光,栩栩如生,富贵气十足。

      马述伦说:“这幅画也是他用金子完成的。他的创作黄金时期就是他的这些黄金画。画中的故事最早记载在犹太人《旧约圣经》的希腊译文里。说的是年轻寡妇朱迪思利用自己的美色进入敌人亚述人元帅荷罗孚尼的帐篷里,她用酒灌醉荷罗孚尼后将其斩首,保全了朱迪思的家园不被摧毁。这个题材被文艺复兴和随后的巴洛克时期的许多画家和雕塑家广泛采用,包括这幅。”

      俞林问:“他为什么喜欢用金子作画呢?”

      “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位金匠。”马述伦回答。

      马述伦继续介绍:“克林姆崇拜的绘画大师偶像是汉斯·玛卡特(Hans Makart)。我们不妨去看看玛卡特大师的作品,这里也收藏有。”说着他们来到玛卡特的名画代表作五女图(The Five Senses)前,说明上写着此画作于1872-79年。

      “这个玛卡特可了不得,国王弗朗西斯非常推崇他的画,其画风为法国学院派。可惜他44岁就死了,属于英年早逝,国王弗朗西斯为他举行了国礼下葬仪式。这幅五女图是他的代表作,五幅拼图代表了人的五种感官感受。看镜子的裸女代表视觉,在森林里凝听的裸女代表听觉,抚摸小孩的裸女代表触觉,吃水果的裸女代表味觉,闻花的裸女代表嗅觉,加起来就是看、听、触、尝、闻。”

      相比较克林姆金光闪闪富贵气十足的画作,俞林更喜欢玛卡特的作品,显得经典正统,落笔有方。

      上宫里还有许多围绕欧根亲王的雕塑作品,让人想象着当年亲王驰骋疆场的雄姿英发。俞林禁不住感叹道:“可惜英雄已无觅处,空余游人凭叹。”

      马述伦同感,“古往今来莫不如此。一个人的一生无论有多辉煌,最后一杯黄土了事。”

      两人的肚子都有点饿了,上宫旁经营着一家餐厅。入座后,马述伦颇为老道,说道:“奥地利有几样食物一定要尝。咖啡是其中一样,其浓淡介于巴黎和美国咖啡之间,不是太浓,也不是太淡。奥地利喝咖啡的习惯是带一小杯水,喝完咖啡需涮口。第二样是炸猪排或牛排,香酥可口。第三样是奥地利的点心,萨赫蛋糕(sarcher torte) 和薄酥卷饼(topfenstrudel)。”

      俞林按照马述伦的描述点了这三样,果然好吃。她问马述伦:“你对饮食也有研究?”

      “饮食也是旅游文化的一部分呀。”

      俞林会意,她一面吃,一面环视餐厅,其装饰颇有几分艺术范儿,不知不觉中食欲大增,吃得津津有味。

      窗外天空放晴,远处下宫的橘色屋顶色彩和淡蓝天空对比看着舒服爽朗。上宫和下宫的中间是一长条花圃,虽然比不上在美泉宫看见的那个花园宏大,倒也鲜花朵朵,苗圃修葺整洁。花园有个喷水池,水柱从马嘴里喷射出来,水珠在阳光下点点闪光,平添一分生动。

      “下宫是干什么用的?”俞林看着远处的下宫好奇地问马述伦。

      “那是欧根亲王的寝宫。寝宫里有一间卧房,全部是用金子装修的,里面曾经住着亲王的妃子。”

      “果真金屋藏娇?想来这位王子也是有情有义之人。看看去?”俞林有些迫不及待。

 

摄影:美国严教授

1.

Belvedere
2.

Belvedere
3.

Belvedere
4.

Belvedere
5.

Belvedere
6.

Belvedere
7.

Belvedere
8.

Belvedere
9.


Belvedere
10.

Belvedere
11.

Belvedere
12.

Belvedere
13.

Belvedere
14.

Belvedere
15.

Belvedere
16.

Belvedere
17.

Belvedere
18.

Belvedere
19.

Belvedere
20.

Belvedere
21.

Belvedere
22.

Belvedere
23.

Belvedere

谢谢观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