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四十二、美泉宫

(2020-07-02 14:11:42) 下一个

【版权所有, 严禁转载】

四十二 美泉宫

 

     隔了一天他们来到郊外的美泉宫(Schonbrunn),天气有些阴沉,皇宫上面压着厚厚的云层。

      面对庄重典雅的建筑,马述伦的心情大好,显然他已经对这里了如指掌了,滔滔不绝地高谈阔论起来。“民俗民风固然代表一个民族的风采和传统,宫廷文化则更是高高在上,荟萃了一个民族的精华,是民族文化的提炼和浓缩。可以这么说,有什么样的臣民就有什么样的君主,反过来君主又用自己的思想统治灌输臣民。因此从一个国家的皇宫大殿后宫花园,以及衍生出来的千秋掌故里可以品出一个民族的追求、进步和向往,文明程度一目了然。”

      俞林看到大学时代的马述伦又回来了,他神采奕奕,维也纳重新唤醒激活了颓废消沉的他。

      “我的话是不是有点多余?”马述伦问身后的俞林。

      “没有哇,我这里正听着呢。你给我多讲讲这个皇宫的故事。”俞林看过马述伦拍的照片,心想这里一定有不寻常的典故。

      马述伦谈兴正浓,“好,故事还得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讲起。这场战争大致发生在公元1701到1714年间。哈普斯堡帝国(Habsburg )实力得到了增强,从意大利那里获得了大量土地。高兴之余国王查理斯(Charles) 六世却有一桩伤心之事,他膝下无儿,只有三个女儿。根据欧洲传统的萨利克法(Salic Law),女儿是没有王位继承权的。查理斯六世不甘心,自然不想让皇权它落,于是下诏让自己的长女玛利亚(Maria Theresa )掌权。当然这极大地触犯了欧洲邻国,于是爆发了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战争从1740年一直延续到了1748年。战争的结果非但没能动摇玛利亚的地位,反而让她牢牢地掌握了权力,使她主宰奥地利长达40年之久。这期间她励精图治,建军强国,实行中央集权,废除酷刑和死刑,兴办公共教育,被认为是奥地利历史上的黄金时期。因此她被称之为奥地利的国母。她一生养育了十六个孩子,需要一个大地方居住,于是建造了这所美泉宫。按照奥地利传统,她的十六个孩子被政治联姻了,但有十五个婚姻不美满,只有最喜欢的小女儿玛丽(Marie Antoinette)嫁给了心上人,法国国王路易斯十六。这个女儿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了断头台,以后有机会游巴黎凡尔赛宫时我再给你讲她的故事。

      “当年美泉宫建成后,这里立刻成了欧洲皇胄贵族们的云集之地,常年舞会音乐会不断。美泉宫花园的气势和精致丝毫不输凡尔赛宫,两宫像欧洲皇宫里的双珠习习闪光。统治奥地利时间最长的最后一任皇帝弗朗西斯就出生在这里。”

      “就是那个茜茜公主的丈夫?”俞林还记得参观的那个皇宫和马述伦讲的故事。

      “是的。看来我这个导游还不错,你记得我讲的故事。”马述伦自夸地说。“二战时这里充当盟军的办公地和英军司令部,一直到1955年才归还奥地利。”

      俞林推着马述伦进到宫殿,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房间,为皇族们跳舞的地方。马述伦说:“1961年肯尼迪总统和赫鲁晓夫在这里举行过会谈,签了协议。”

      随着人流他们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看,那些皇家家具和器皿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黯淡褪色。壁上的油画人物肖像也栩栩如生。走了不少路,俞林想在一个窗前的座位上歇息,却从窗子里看见宫殿后面的辽阔后花园如同巨幅地毯铺开,花团锦绣,色彩缤纷。花园里有几对新人在拍婚纱照,增添了不少喜庆色彩。

      “我们下去看看吧。”俞林被花园的美丽图案吸引住了,急不可耐地向马述伦要求。

      他们来到外面,穿行在花园和大理石雕刻丛中,来到一个喷泉前。马述伦指着喷泉说:“那个喷泉叫海王喷泉(Neptune Fountain),是赶在玛利亚女皇去世前完工的。”

      他又指着喷泉后面山丘上的房子说:“那个房子是一处凉亭(Gloriette),为整个皇宫的制高点,曾经是皇家节日的宴会场所,二次大战时被毁,1947和1995年分两次重新修建。”

      两人沿着皇家林园漫步。花园深处有不少花圃,富贵之花盛开。来到一处侧花园,有一个藤蔓搭起的走廊。俞林推着马述伦穿过绿茵覆盖的长廊,马述伦说:“你累了吗?我们休息一会吧。”

      两人坐在树下休息,看着生机勃勃的四周。草坪上有年轻的大学生在读书,有上了年纪的人在信步,有穿着短衣短裤的中年人在跑步。不远处有对年轻夫妇推着婴儿车在花圃里安然赏花,一只小鸟在婴儿脸上盘旋,逗得婴儿的两只小手在空中乱抓,一无所获。昔日高贵典雅的皇家林园这时一切显得那么地平民化,和谐自然,不失情调浪漫。

      俞林将头靠在马述伦的肩头上,说:“看来经过战乱的奥地利人非常珍惜和平,许多事情都是来之不易的。”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浑厚的钟声从教堂慢慢荡漾开来,为曾经辉煌的皇宫平添一份神秘和警示,如历史的回音回荡在上空。两人静静地听着,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

 

摄影:美国严教授

1.

Schonbrunn
2.

Schonbrunn
3.

Schonbrunn
4.

Schonbrunn
5.

Schonbrunn
6.

Schonbrunn
7.

Schonbrunn
8.

Schonbrunn
9.

Schonbrunn
10.

Schonbrunn
11.

Schonbrunn
12.

Schonbrunn
13.

Schonbrunn
14.

Schonbrunn
15.

Schonbrunn
16.

Schonbrunn
17.

Schonbrunn
18.

Schonbrunn
19.

Schonbrunn
20.

Schonbrunn
21.

Schonbrunn
22.

Schonbrunn
23.

Schonbrunn
24.

Schonbrunn
25.

Schonbrunn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