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五十、 告别

(2020-07-10 14:27:18)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五十 告别

 

      丁一在中国的院长合同到期后,鉴于中美两国关系的不断恶化,决定不再续聘院长职位,而是回到美国原来的学校继续工作。碰巧美国学校的原院长退休,通过招聘竞选,丁一竞选上了院长的职位,并兼任医学院肿瘤中心的主任。世事如棋难以预料,回想几年来为了建设中国科技大国的满腔热血和梦想,这时都化作了一江春水,丁一不免深感无奈和遗憾。他当中国院长时招聘的千人计划学者,好几个都回到美国去了,包括刘一鹤推荐的赵旒华。当然还有招聘他来当院长的副校长曲直犯事入狱,让他想起来心灰意懒。

      丁一在中国的继任者是鞠进,她原是副院长兼基础部的中心主任。丁一来这个学校当院长后,大力提拔了一批本土派年轻有为的教师到领导岗位上做助手,悉心培养他们,因此学院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朝气蓬勃。在丁一的领导下,学院的科研经费激增,论文质量大幅提高,院校排名直线上升,教职员工人人心情舒畅。在这一帮年轻人中,鞠进是佼佼者。她头脑敏捷,善于思考,工作勤奋,一步一步从实验室主任干到基础部主任,然后是院长助理和副院长。丁一决定离开后,学校向他征求院长人选,他推荐了鞠进。经过考察,学校同意了丁一的推荐。

      丁一要回美国了,鞠进联合了院里的一帮青年教师给他和即将离任的赵旒华教授送行。现在的政策不许公款请客,他们没有去高档餐厅,而是将地点选在了沙湖公园,开一个品茶会,取君子之交淡如水之意。公园围绕着一个大湖而建,亭台楼榭齐全,古色古香花繁树茂,幽幽的林荫小道配以奇山异石,湖中荷花婷婷盛开,是一个赏心悦目的好地方。他们在公园里租借了一个临湖茶轩,可以看见窗外垂柳依依,鱼鸭戏水,风和日丽。

      大家陆陆续续来到茶轩,甫才坐定,颇有姿色的老板娘穿着素雅米色淡妆旗袍进来倒水,其他着装服务员端来花式点心。大家正品着清香浓茶,吃着可口点心,生化系主任洪涛教授手上拿了柳枝条急急忙忙赶进来。他说路上堵车,来晚了一步,十分抱歉。然后将柳枝献给丁一和赵旒华,柳枝上各系了一枚丝绸蝴蝶。众人不解何意,丁一明白,说这是折柳相送之意。洪涛当年在美国留学,在丁一实验室得到过他的悉心辅导,现在又在他的领导下工作了几年,深知丁一喜欢中国古典文学,因此想到了这个自古以来长亭折柳送别的主意。大家闻听这个借古喻今的解释,纷纷拍手叫好。

      鞠进先代表大家向丁院长和赵旒华表示感谢,感谢他们对学院建设和科研工作作出的巨大贡献,和对在座各位的培养提携。她送给丁一和赵旒华每人一个精致的茶罐,聊表大家惜别之意。众人都舍不得他们离开,纷纷发表即席讲话,希望将来能继续保持合作。大家都相信目前中美之间的状况迟早会结束,科学无国界,求同存异是大道理。看着在座的青年学者们,丁一和赵旒华也表示了感谢和对自己工作上的支持,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再上层楼,搞好学院建设。

      在坐的还有一个千人计划学者,是个刚被美方解聘回来的前美籍教授。前些年他同时受雇于中美两所学校,但没有向美方学校如实说明在中国的受聘情况,一人拿双份工资。这种情况在美国属于隐瞒不报,犯有欺骗罪。这种违背职业操守的行为导致了他被美国学校终止教职,被开除了。不得已他现在只有全职回到中国来工作,继续做千人计划学者。他坐在赵旒华旁边,袒露了自己的悔恨之心。他喋喋不休地和赵旒华说,自己还是非常留恋在美国的工作的,在美国当教授高薪高水平,好不容易熬到终身教授职位,丢掉了实在太可惜。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但为时已晚,覆水难收。现在他的老婆孩子仍在美国生活工作和学习,他只身一人留在中国,有家难回,真是有苦难言。当然他内心不服气,觉得自己倒霉透顶,运气不佳而已,因为像他这样情况的人在千人计划学者中比比皆是,其他人只是没有被逮住而已。和以前高调亮相不同,这些人在中国院校和政府的协助下,将自己的千人计划学者称号隐瞒起来,一个个都成了地下工作者,蒙混过关。此一时彼一时矣。他摇着头问赵旒华,怎么曾经荣耀无比的千人计划学者突然间就变成了过街的老鼠呢?

      他的抱怨没有得到赵旒华的认同,因为并不是每个千人计划学者都是这样的。当年赵旒华回中国工作时,曾非常明确地向所在的美方学校申报,讲明了自己回中国工作的情况和时间表,并将工资作了相应的调整。看着眼前还在为自己辩解的继任者,赵旒华想起了中国的一句谚语: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为人不能太贪,要有道德底线。看来这位千人学者还没有醒悟过来,从自己身上找毛病,进行自我反省。赵旒华其实打算好了,这次回到美国就跟美方学校说拜拜,提前退休。她想好好去旅游,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享受人生。

      谈到后来,大家说划船吧。于是众人纷纷来到岸边,几个人一条船各自打桨,争先恐后地向湖心划过去,欢笑声在湖面上荡漾开来。头顶上飞过一群鸟,盘旋着观察这群人,是什么事这么高兴?

      大家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丁一和赵旒华坐在一条船上,谈起刚刚度过的中国岁月,对这些年轻科学家们恋恋不舍。

 

摄影:美国严教授

Wuhan

Wuhan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