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十三、 黄山

(2020-06-01 14:41:19)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十三 黄山

      赵果清回到了中国,并没有立刻去公司报到。他安顿好家人,按照丁一的约定上了黄山,同曲直和丁一在黄山之巅的北海宾馆汇合。丁一是他研究生时的同学,曲直是他的发小。

      在北海宾馆门前的梦笔生花观景台,赵果清一看到曲直就扑上去紧紧握住了他的双手。两个中美弃儿同病相怜,难掩激动。他俩像被关在笼子里太久的鸟儿,一旦放出,深知自由的珍贵和不易。这种自由不单是肉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看见曲直面容憔悴,赵果清问:“前两年听说你出事了,微信微博上到处都散布着你的负面消息。”

      “你不也一样吗,听说你在美国还带了电子锁被软禁起来了。”

      “哈哈,彼此彼此。”自嘲中两人难得笑了起来,充满了岁月的沧桑和无奈。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发小会以这种巧合的方式见面。两人曾经蓝图于胸意气风发,事业有成志满意得,如今却双双落难,成了天涯沦落之人。大家互相交换了这两年来的信息和磨难经历,不免摇头叹息,惆怅不已,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你说,我们俩前半辈子是不是白活了?”赵果清问双目凝视着远处笔架山的丁一。

      丁一回过头来回答:“我不这么看,好男儿岂可轻易被打倒。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有句古语说得好:水到绝处是风景,人到绝境是重生。邀请你们两个上黄山,就是给你们一个合作的机会,希望你们重新振作起来。”丁一知道他们两个都是聪明绝顶之人,都有常人不具备的超凡能力和素质,且都争强好胜。赵果清是不能回美国了,有记录在案,很难找到一个正常的好工作。中国公司这边虽然对他不薄,可是公司的指派是令他陷入麻烦的始作俑者。要不是中国公司坚持让他以情报换取地位,陷他于不义,他也不会误入歧途,落得身败名裂。他的教训是不懂法律,为眼前的利益所诱惑。鸟择良木而栖,与什么样的人为伍,关乎人生走向的成败。曲直则有另一番苦衷,马失前足,被小人陷害,有志难伸,丢了美国绿卡,连美国也回不去了。不过丁一相信两人经过这番挫折,一定会吸取教训,涅槃重生。

      看着两个折羽而归的曾经千人计划学者,丁一说道:“本来我想推荐曲直去赵果清那里工作,现在依我看,你们俩也不要再给人家打工了,干脆自己干。你们都是栋梁之才,一个会做学问,一个会搞产品开发,又都有管理经验,何不兄弟俩自己联手成立一家生物公司,以图东山再起?倚人篱下终不是长久之计。现如今帮人家打工还不如自己当老板。”

      丁一的点拨让两人心头一震,眼睛一亮,觉得很有道理。两人心里一直郁闷不乐,气不顺畅,细思结症大概就在这里,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容易被人操纵,摆布利用。

      赵果清高兴地说:“此主意甚好,如果我们开公司,需确定公司发展的方向。选对了产品,公司就成功了一半。”

      曲直也觉得这个主意可行,“我在牢里呆的时间长了,脑筋生锈,不知道现在学科发展的前沿在哪里。我需要时间多熟悉业务和市场。”

      丁一说:“你们两个以前都是搞肿瘤研究和产品开发的,人脉又广。现在肿瘤免疫疗法炙手可热,你们都是行家里手,轻车熟路。正好有个国际肿瘤会议马上要在成都召开,我本来就要参加,你们何不也一起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和启发。”

      说着,丁一打开手机上网,调出了会议日程表让他们两人看。

      赵果清看完,指着会议演讲者中的杨杰和隋璐名字说:“这两个人我认识,我们住在美国同一个城市。”

      “真的?那岂不是更好!我和他们以前在学术上打过交道,也很熟悉,非常不错的一对华裔夫妇资深学者,为人诚实谨慎。”丁一喜出望外。

      曲直对丁一说:“我们两个还没有从挫折中完全恢复过来。我们是当局者迷,你是旁观者清。多谢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

      “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我们怎么也比臭皮匠强吧。”赵果清打起了精神说,“现在用免疫疗法治疗肿瘤有严重缺陷,太强调T细胞的功能,治疗范围有限。其实髓系细胞更重要。这类细胞不仅抑制T细胞的抗癌功能,它们还直接刺激肿瘤细胞的生长和扩散,这些髓系细胞形成了一个有利于肿瘤细胞生长的微环境。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厂家注重免疫检查点T细胞抑制剂和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的生产制备,忽视了如何抑制刺激肿瘤生长的髓系细胞。我们可以另辟蹊径,从髓系细胞着手。”

      曲直点头同意,“有启发,见解独到。”他指着丁一说:“我记得你就是搞髓系细胞的,正好用上你。你让我们开公司,你也跑不掉,我看你给我们公司当顾问合适,现在就下聘书。”

      丁一看见两个人的脑袋激活了,恢复了往日的激情和生气,很为他们高兴。“看来黄山来对了。两位莫要辜负眼前梦笔生花美景,画出宏图大业来,祝你们前程似锦。关于顾问一事我得考虑考虑,美国那边现在强调知识产权保护,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弄不好给我一顶间谍的帽子戴就不好玩了。再说我正在申请美国那边一所医学院院长的职位,不想把事情搅黄了。”丁一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曲直表示理解,说:“这事你自己决定,我就说说而已。”

      这时一朵云彩飘了过来,遮住了远处的妙笔生花,正所谓: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摄影:美国严教授

Huang Shan 黄山 (2)

Huang Shan 黄山 (2)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