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二十五、 熊猫

(2020-06-13 14:39:33)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二十五 熊猫

 

      杨杰和隋璐乘坐地铁转市郊公共汽车到了熊猫基地,一进门景色果然不同凡响。茂密的翠竹荫森夹道,潇潇竹叶形成了一道天然拱顶屏障覆盖在道路上,风中沙沙作响。天间或下着小雨,将整个园区润成一片宜人绿色,碧光闪闪。

      他们先来到展览厅看完熊猫生活习性和久远历史的介绍,然后出来打着伞参观一个个围起来的熊猫馆。戴着黑眼镜穿着黑背心的熊猫笨笨地憨态可掬,坐像不雅吃相更差地不停啃着箭竹。虽然两人以前在其它动物园也看过熊猫,比较起来这里更加天然成趣。有的熊猫幼崽攀登爬树,力气不够,爬到半截掉到了地上,胖胖的躯体随即在地上翻起了筋斗,令人捧腹。这里每个熊猫都有一个可爱的名字,连同性别写在一块牌子上,便于观众识别。

      两人来到熊猫产房,只见封闭的温室木板地上趴着二十几个熊猫崽崽,互相拱着,依偎着呼呼大睡。隔层的玻璃上贴了气球形状的纸片,上面书写着每个熊猫的出生年月日。

      “哎呦,太可爱了,真想抱一个回家。”隋璐拍着手高兴得叫了起来。

      “在非洲你想抱一个小狮子回家,现在又想抱一个小熊猫回家,我们家不成动物园了吗?”杨杰讥笑她的异想天开,童心未泯。

      隋璐想起了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大象犀牛,感叹生物界的神奇,竟然可以进化成这许多千奇百怪的动物品种。她希望人类多些爱心,能保护动物不受伤害生存下来,和平共处。

      “除了非洲,要不我们也捐些钱给中国的基金会,保护大熊猫?”隋璐实在是太喜欢这些可爱的大熊猫了。在非洲时,他们讨论过如何捐钱给当地的自然保护组织,保护自然界的大象、狮子、犀牛、长颈鹿等等,现在她又迷上了熊猫。

      “我没意见,举双手赞成!”杨杰同意隋璐的想法,现在不养孩子了,养动物也挺好的。

      两人正兴致勃勃地谈着,忽然间一只棕色的小熊猫串了过去,身手敏捷。再往前走,一只羽翎美丽的孔雀在草坪上踱着舞步,悠闲自在。

      迎面一座吊桥,两人走在上面晃悠悠的。这时一对年轻人从后面冲跑过去,引得桥身剧烈摇晃,两人没有思想准备,手舞足蹈地平衡着身体。过了吊桥,道旁路边种满了花草,在湿润的空气中鲜艳欲滴。不知藏在哪个角落里的鸟儿突然飞起,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鸣叫,消失在雨后的雾气中。

      走了大半天,肚子饿了,他们来到一处临水的“竹韵餐厅”坐下,点了几样以竹笋为主的成都特色小菜。菜和汤都是用大竹筒盛着,透着一股竹子的清香,非常可口。一面吃着,他们一面看着湖水里的红嘴黑天鹅悠闲自在地在芦苇丛水面滑行,曲颈戏水,叫声嘹亮。有游客伸出脚去挑逗,黑天鹅就用嘴去啄,把一个小孩的拖鞋衔到水里去了。杨杰觉得十分有趣,忙掏出相机抢拍了几张。同白天鹅相比,黑天鹅别具情趣。

 

      从熊猫基地出来,他们去了金沙遗址,里面修竹掩映,鹿苑碧草。两人看了介绍,遗址横跨商代晚期(为殷墟甲骨文至纣王时期)到西周(约公元前1046—公元前771年)早期,少部分为春秋时期(公元前722年—公元前481年),一共延续了六百多年!这里曾经是一处古代河滨祭祀场所,乃三星堆文明的延续。有个地方明确标示着各个土层,代表不同的历史文明阶段。

      进到博物馆内,那些重见天日的祭祀礼器让杨杰和隋璐张大了嘴合不拢。千余件金器、玉器、铜器、石器、象牙器雕工精美细腻,仿佛是一首首无声的岁月赞美诗,颂扬着成都远古文明,揭示了一个久远的文明礼仪之邦。特别是太阳神鸟金箔,其薄如翼,更是巧夺天工让人膜拜,叹为观止。

      两人看得心情难以平静。杨杰说:“要知道,希腊的雅典卫城始建于公元前580年,古罗马斗兽场始建于公元前72年,都比这里晚了不少。以前我一直纳闷,为何中华文明没有远古遗迹让人凭吊?长城不算,那是明朝的东西。运河不算,那是隋朝的东西。夏商周的烽火台经不住历史的摧残,早已无踪无影,仅仅存在于传说中和史书的记载里。连秦朝的阿房宫也被一把火烧得精光,灰飞烟灭。但是金沙遗址给了我答案,华夏的古代辉煌不在地面,而是埋在了地下。成都不仅仅有活着的化石熊猫,还保存着人类的远古文明,和殷墟甲骨文同辉。成都的历史功劳簿很厚很沉啊。”

      隋璐突然发现了新大陆,喊道:“你看这个介绍,说这里曾经出土了近一吨重的象牙,怕风化,又埋了回去。此外还出土了大量的兽骨。三千多年前,这里和非洲一样,遍地是野兽的乐园啊!可惜可惜,现在都没有了。”

      “人类的文明摧毁了自然界的平衡,不能让这里的悲剧再发生在非洲。”杨杰不无惋惜地说,道出了心里的担忧。

      隋璐问:“你说有没有意思,为什么在成都地区看不见曾经有过的大象老虎和其它野兽,却可以看到更加古老更加难以存活下来的大熊猫?”

      隋璐的这个问题问得刁钻,杨杰眨吧着眼没法回答,这确实是一个奇怪而有趣的问题。

 

摄影:美国严教授

熊猫基地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Panda 熊猫

 

金沙遗址

Chengdu Girl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The Jinsha Ruin - 3 thousand-years

ChengDu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一地的熊猫娃娃, 睡姿五花八门
太可爱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