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十二、 出狱

(2020-05-31 13:24:41)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十二 出狱

      花开两朵,再表一枝。

      中国某市。

      曲直迈着缓慢的步伐从一所看守所的大门出来。外面阳光刺目,他眯缝着眼呆呆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站岗门卫,方才确认自己确实自由了。他心里一阵难受,头脑晕眩,面颊淌下了一行泪水。

      模模糊糊中,明晃晃刺眼的阳光中似乎有人走过来。那人站在自己面前,喊了一声“曲校长”。曲直一个激灵,头脑清醒了,听声音知道来人是丁一院长。

      曲校长三个字让他听着刺耳。他抹了一把眼泪,难为情地看着老相识,“你怎么来了?以后别再喊我校长了。”

      “听说你今天出狱,接你回去。”丁一柔声地说。

      “回去?回哪里去?”曲直茫然不知所云。

      “先到我那里住下,其它以后再说。”丁一领着曲直向自己的车走去。

      丁一开着车向市区驶去。曲直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车窗外面的热闹世界,恍如隔世。关进监狱已经有两年了,他一直在里面反省自己。评院士的闹剧,被秘书下药,诬陷,双规,逮捕,进监狱,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从眼前闪过。

      当初曲直一腔热血回到中国效劳,做千人计划学者,一时间志满意得,大鹏展翅。问题出在他评选院士上。其实他并不想评院士,觉得自己名不副实,无奈学校为了争名誉和资源,提高学校在部里的排名,极力动员和推荐他申报,一切由校方背后操作,不料触犯了学校本土派的利益。加上他从美国回中国工作,推行学校行政和科研制度的改革,动了别人的蛋糕,得罪了一批人。这拨人串通起来,收买了自己的秘书,将赃款偷偷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伪造文件。经人匿名检举,巡视组检查他的办公室时搜出了巨额赃款。

      他后悔当初没有办美国公民身份,留在美国。如果当时不回国,在美国当一名普通教授,安心作学问,现在就会和家人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和属于自己应有的学术声望。可是他一直有一种情怀,想干一番大事业,为了祖国,也为了自己。他一直拿着美国绿卡,没有宣誓成为美国公民。他回到了中国,那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他和那些回到中国一心盘算着捞好处发大财的海鸥教授不同,他是真心希望祖国强大,贡献一己之力,做到鞠躬尽瘁。国家建设需要人才,他有魄力有才干,根据他在美国的表现,聘请他的中方学校让他当了副校长,委以重任。没想到中国的人情世故水太深,结果阴沟里翻船,落得如此下场。

      他最感内疚的还是老婆,自己被人设局出事后两人离了婚。她早就是美国公民了,呆在美国不愿见自己,孩子们也不来看他,鄙视他有婚外情。坐牢期间因有犯罪记录,自己的美国绿卡被吊销了,只好只身一人留在中国,举目无亲。往事不堪回首,到头来半生浮梦,在牢里反思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却是光阴虚度,雄心壮志皆灰飞烟灭,沮丧不已。

      丁一并不打扰曲直,知道他需要适应一下久违了的外部世界。到学院后,他将车停在了自己家门口,学院分配给他一栋别墅型单独小楼。两人进了房间,这里曲直以前经常来,两人一起谈工作,谈理想,谈中国的未来和科学宏图。现在物是人非,两人不知从何说起,一言难尽。

      “来,喝点酒。”丁一像以前一样取出一瓶红酒,准备为曲直斟上一杯,纾解心情。

      见了红酒,立刻勾起了他那难堪痛苦的记忆。当时同秘书一起出差,秘书在他酒里下了药,迷迷糊糊把他药倒,然后叫了一个妓女。秘书安排好后出去报了警,结果自己和妓女双双赤身裸体被抓了现行。嫖娼罪定了后又搜查他的校长办公室,搜出了巨额资金,成了不明来历的赃款。中国的贪官实在太多,王岐山抓了一批又一批,因此谁都相信他也不干净,不是什么好鸟,这正是他的政敌想达到的目的。出事后,秘书在法庭上作了许多对他不利的证词。他一直对秘书不薄,在狱中百思不得其解。这大概就是他不愿同流合污的下场吧,谁让他是一个自恃清高的外来户。

      他苦笑着对丁一摇摇头,拒绝饮酒,也不作任何解释。

      丁一见他这样,也不勉强,打手机叫了外卖,算是为曲直接风洗尘。曲直感到庆幸,在落难之际还有丁一这样值得信赖的朋友帮助自己。他大口大口地吃着外卖,好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地吃东西了。

      丁一想安慰一下这个狼吞虎咽的汉子,“知不知道,你在里面时,你的学生们每年毕业时都要合影留恋,他们在正中间放上一张椅子,说是给你留下的。”

      “照片都看见了,是他们送给我的。难得他们有这样一份心意。”曲直的眼眶涌出了泪水。

      “在大家的眼中,你是被冤枉的,不是吗?”

      “你还在当院长?”曲直答非所问。

      “我的四年院长聘期到了,不打算续聘,正准备全职回美国继续以前的科研工作。最近中美贸易战打得一塌糊涂,难免殃及鱼池。听美国的同事们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经和美国各大学通了气,要特别警惕中国的千人计划学者。美国国立卫生院也已经和许多学校通了气,列了一份华裔教授名单,让彻查。最近美国几所学校开除了几个在中国兼职的华裔教授。”丁一如实相告,难掩忧色。

      “噢?”曲直有点意外,当年自己动员招聘丁一回国当院长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曲直想了想说:“不做也好,不值得。”这话既是对丁一说的,也是对自己的否定。几年前他和丁一要为中国干一番事业,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豪言壮语犹言在耳。

      “你的发小赵果清在美国被免于起诉了,刚刚回到中国。我已告知他你出狱了。他现在在中国最大的一家医药公司任副总裁,你可以到他那里去工作。”

      “谢谢。我现在还不想工作。”

      丁一不解,“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四处走走。我在海外还有一些存款,前妻答应为我留下来的。我想换换脑筋,重新思考一下余生。”

      “那好哇。我也正有此打算,打算回美国前游览一些中国的名山大川。来中国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看看。这样吧,我们先去黄山,喊上赵果清一起去。”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