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四、马述伦

(2020-05-23 15:08:11)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四 马述伦

      晚上四人围坐在华府的一家餐厅里,窗外路灯照射得樱影摇曳,杨杰夫妇静静地听着马述伦讲述他的故事。在一次攀登岩石挑战极限的旅游活动中,他不慎摔了下来,命是保住了,从此却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马述伦抹了一把眼泪,“就这样,我太太在我摔伤后离开了我。她一直反对我从事这项危险的运动,威胁说要是不听劝,后果自负,她果然说到做到。虽然我很绝望,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和对大自然的挚爱。我热爱旅游和摄影,如果再给我一次生命机会,我还是会去探险,追寻光和影的故事,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探寻大自然是一件可以让人付出任何代价的追求,跑的地方越多,越不能自拔。我用了十几年的时间,访遍了一百多个国家,走遍了世界各个角落,有些地方去了还不止一次,拍了无数美妙的风景和人文地理图片。现在我准备将自己拍的图片整理出来,结集出版。我还准备写一些游记,介绍旅游知识和各地的风土人情。”

    “老马,你这都是用命换来的呀!”俞林于心不忍,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他叙述传奇般的历险记了,听了依然热血沸腾,感动不已。

      杨杰好奇地问:“你们俩是怎么走到一起来的呢?”

      马述伦回答:“受伤后,我从学校办了伤残病退,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女儿常常回来照顾我的生活,她为我买了这副电动轮椅。去年秋天听女儿说,街上新近搬来了一位女邻居,单身一人,是从中国移民来的。我当时没有在意,现在中国有钱人多,移民多,不足为奇。女儿不在时,我常常自驾电动轮椅到小区的湖边看鸟和树林,解解闷,想想下半生该如何度过。有天我坐着轮椅上湖边的一个小坡,颇为吃力,这时有个人从后面帮我推上了坡。上坡后她没有停下来,继续推着我在满是枫叶的湖边走。我觉得奇怪,回头致谢时一滴眼泪正好滴在了我的脸上,原来是一位中国妇女。我当时猜想她可能就是街上那位新搬来的中国移民,看见我这样残废,大概是可怜我吧。可是她却喊出了我的名字。听声音吓了我一跳,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记得她当年的音容笑貌。当时我的脑子发蒙,心想怎么会是她。”

    “那一定就是你啰?”隋璐笑着问俞林。

      俞林点头,“其实我已经注意他很久了。我常常看见他去湖边,有时由他女儿陪着,有时他自个去。搬到街上后不久,我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以为我已经忘掉了他,鬼使神差,居然和他在美国做了邻居!你们都知道,上大学时我追过他,有点傻气不顾死活的那种。后来他和别的女人结了婚,我恨死他了。大概是我们的缘分未尽吧,鬼使神差同他住在了同一条街上。我向他女儿打听过,知道了他现在的情况。说真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是怨恨他可怜他,还是幸灾乐祸。他不知道,我常常尾随着他去湖边,远远躲在树林子里望着他。曾经那么棒那么强壮的一个人,落下了残疾。每次他独自推着轮椅爬那段小坡都非常吃力,看着挺可怜的。那一次我鼓起勇气,上去帮了他一把。心想既然上帝这么安排,大家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你怎么想到移民到美国来的呢?”隋璐问。

    “不瞒你说,我也是心灰意冷,看破红尘。大学毕业以后,我一直在做房地产生意,好好发了一大笔财。我先生是个领导干部,官至副省级,几年前反腐被关进去了,两人离了婚。我没有生育,只好自吞苦果,一个人远走天涯,躲避尘世的白眼。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成功人士,回想起来,真像做了一场梦,半生无为。现在我只希望后半生能过上清闲的日子,到世界上各处去散散心。唉,想穿了,人生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俞林口气里透着苍凉无奈和世态炎凉。

      至于她是如何到美国来的,有无绿卡,杨杰夫妇不好细问,他们知道中国的水很深,更何况她前夫是领导干部,他们大概早作了安排,预留了后手。

      俞林继续说:“好在现在和老马做了邻居,老同学好歹是个伴,他是身体残,我是心残。我们正好互补,可以结伴。我想推着他去世界各地旅游,他做我的导游,我做他的帮手,不也是天地之合吗?我们这叫身残志坚。哈哈。”俞林的口气有一种饱经阅历的豁达和爽朗。

      杨杰夫妇很惊讶她这么说。看来俞林还是初情难忘。两人各自经历过一番挫折和风雨后,又走到了一起,不知有无重新结合的可能。

      马述伦打开手机上自己做的美篇,让杨杰夫妇欣赏他历年拍摄的风光图片。他说已经有商业出版公司和他联系,想购买版权,准备出书和做商业广告。另外也有博物馆想收藏他的作品作永久馆藏。

      杨杰接过手机,同隋璐一起浏览起来。翻开那一篇篇图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幅幅精美绝伦的风光大片,都是五大洲人迹罕至的奇景奇观,视觉独特,震撼人心。可以想象得到,马述伦拍摄这些图片时的艰辛和激情。他失去了许多,却也得到了许多。

      杨杰一边看一边详细请教马述伦关于旅游和摄影方面的问题。他还向马述伦谈了自己和隋璐的旅游打算,并告诉马述伦,自己也喜欢摄影。两人谈了不少相机和镜头的使用和设置技巧,颇为投机。发现了一个同窗知己,居然和自己的兴趣相同,马述伦非常高兴,情绪高涨,他对杨杰的问题知无不言,并答应做他们的旅游参谋。

 

摄影: 美国严教授

Eagle Creek

Eagle Creek

Turkey Run - IN

谢谢观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摄影作品确实很美。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