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班上新来的留学生 (选自 美国严教授 中短篇小说集)

(2017-02-26 08:34:54) 下一个

    

       教室里很安静,大家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罗伯特教授讲课。

       教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大家一起回过头去,只见系里秘书站在门口,她胖胖的身躯后跟着一位东方脸型的小伙子。秘书歉意地向大家说声“对不起”,然后对教授说:“这是一位刚从中国来的学生。”

       “怎么现在才来,开学一个多月了。”教授一付不满的样子。

       “因为签证延误了,不能如期到美,所以迟到了。”秘书帮忙解释道。

       “找个地方坐下吧。”教授挥挥手,又开始继续讲课。

       中国学生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两手插在口袋里,两眼盯在黑板上,一脸茫然。

       他邻座坐着一位碧眼金发的美国女学生,见他这个样子,递过来几张活页纸和一只圆珠笔,让他记笔记。罗伯特教授口若悬河,从理论到实验证据,画了一黑板的乌龟壳式化学结构。末了,教授问有何问题,刷刷地满教室的学生都举起了手,争相提问。其中一个大胡子最厉害,问题一个接一个,和罗伯特教授激烈争论,面红耳赤。下课了,中国学生面前的活页纸还是一片空白。

     大家见有新同学来,纷纷上前握手问好。那位美国女学生自我介绍道:“我叫苏珊,你呢?”

       “安男。”中国学生脸微微发红,眼镜片后面闪着几分羞涩的目光,“谢谢你刚才借给我纸笔。”

       “不用谢,安。”美国学生生来见面熟,热情大方:“你刚到美国?”

       “刚下飞机就来报到。秘书说这里正在上课,把我们领来了。”

       苏珊圆睁起一双碧眼几乎惊叫起来:“什么,刚下飞机就来上课?!”

       中国学生学着美国人的样子耸耸肩,那意思是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安,你已经落了许多课呢。这里考试很严,如果不及格,是要被淘汰的,会影响你博士资格呢。”好心的苏珊不无担忧,为这位新来乍到的外国同学焦急起来,“干脆退掉所有的课程,下学期重新选。不要紧的,这是容许的。有些人甚至学不下去中途打退堂鼓,下学期重学也有的。”

       中国学生笑着摇摇头,表示不同意,“苏珊,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借你的笔记和参考资料抄抄?”

       苏珊疑惑地望着安,过了一会,她才迟疑地点点头表示同意。

       时间像水一样地流逝。上课的时候大家照常来,下课的时候大家照常走。罗伯特教授依然口若悬河,大胡子依然喜欢提问题。中国学生还是老样子,坐在偏僻的角落里,显得很沉静,除了每次上课多带一个录音机外,和第一天没什么两样。苏珊呢,她总是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中国学生,从来就不相信他能在期末考试过关,尽管她经常看见他在图书馆一坐就是一天。

       天渐渐寒冷了,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圣诞节前的一个星期,大考开始了。这天,大家一大早就来到了教室,不少人赶紧打开笔记本,抓紧宝贵的分分秒秒,记公式,背定理,默符号,打招呼也只是匆匆忙忙一下。中国学生只到考试前15分钟才进教室,坐在原来的角落,除了胸前别着笔,耳朵上挂着耳机外,什么都没带。苏珊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好奇地问他听什么?

       “Forget Me Not(勿忘我)。”中国学生回答她,一付悠闲而漫不经心的模样,说着递过耳机让苏珊听。

       紧张的考试开始了,满教室都是悉悉索索的笔头声,连咳嗽都是轻微的。罗伯特教授站在教室的前方,用一双严厉的目光扫来扫去,提醒作弊者。有人站起来交考卷了,是中国学生。苏珊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才过一半。她摇摇头,为安惋惜,为什么当初不听劝告呢?

       过完了圣诞节和新年,人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这天发考卷,大家又聚集在教室里,互相问好。罗伯特教授这天特别高兴,西装革履地走进了教室,他和这帮研究生们打着招呼,开几句玩笑,然后开始发考卷。

       第一个是苏珊。她高兴得几乎都要跳起来了,因为罗伯特教授发考卷从来都是从高分往低分发,她当然是最高分。可是随着一个个人领走自己的考卷,她的心又沉了下去,因为一直还没有轮到安。她不时偷看几眼安,为他担心。一直发到最后还剩一本了,教授却停住不发了。他将最后一本考卷紧紧攥在手上,眼睛望着同学们,紧闭双唇不说话,似乎有点激动。

     全教室鸦雀无声,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不时有人偏过头来看角落里的中国学生两眼。苏珊的心仿佛被攥在了教授手上。

     教授终于说话了:“这本考卷我暂时不发,因为它是我的标准答案。安考了100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教授将考卷举过了头顶。

       苏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教室里就爆发出了欢呼声:

       “安,你真伟大。”

       “安,这简直是奇迹。”

       安呢,还是像往常一样,笑笑,眼镜片后面闪着几分羞涩的目光。

 

1987年圣诞节

纽约市

本文曾荣获1988年《海外文摘 – 百人海外亲历记》征文三等奖 (评委:于恩光、王殊、杨翊、萧乾、田流、鲁光、章文晋、袁先禄、刘宾雁和冰心)。

 

 

严教授 中短篇小说集

https://www.createspace.com/6963890

Kindle Store

本小说集收集了作者来美后创作的八篇中短篇小说,记录了我们这代人的情感和经历。有的曾经在中国的刊物上发表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我的同学中也有安这样的,但个个都傲气十足。还没见过这么牛同时又这么谦卑的人。所以我一直以为牛和谦卑合不到一起。
weewee32 回复 悄悄话 能说明什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