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二十章

(2015-03-09 06:35:52)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二十章


     纽约。
     赵旒华要到波士顿去一个星期,床位空着,Angela介绍了一个华人女孩暂时住进来。她是来试镜的模特,在纽约人生地不熟。姚奇走了,赵旒华也不在,王小艺心里空得发慌,这时有人来陪,她求之不得。女孩叫郭晴晴,是大陆来的一个自费生,北方人,高挑个子,白皮肤。女孩长相有些混血,特别是眼睫毛长长的,她说自己有四分之一的俄国血统。他的外祖父曾经在西伯利亚跑生意,和一个俄国女人生下了她母亲,回到中国后居住在哈尔滨。她有个舅舅在美国,解放前夕来美国留学,再也没有回去。她由舅舅担保来美国留学,不负责她的学费生活费,因此都要靠自己挣。因为身体条件好,外加一张中国脸添加些许洋人元素,混血混得漂亮,混得气质不凡。东方女孩的美太柔,她却轮廓分明。西方女孩的美太外露,她却眉目含情。她试着找模特儿的工作,希望能多赚一点对付学费。Angela已经告诉过王小艺,郭晴晴到她们那里应征的是裸模,顶替一个临时有事的签约模特。王小艺虽然不能认同郭晴晴的选择,可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是人家的事情。在大陆被认为不道德的事情,在美国就另当别论了,人都要有活路,都要生存。大陆著名女明星、拿过百花奖的陈冲来美国不也洗过盘子,不也在好莱坞拍过妓女么。估计要不是走投无路,郭晶晶也不会出此下策,看她的样子,是从好人家家里出来的。王小艺问她为什么不去餐馆打工,她泪眼婆娑地说试过,因为英文不好,不能招待客人,只有在后面厨房里洗盘子,可是自己的个子太高,站长了腰酸,摔过一次盘子后,就被老板炒了鱿鱼。后来到了第二家,一个香港的瘦老头是个色鬼,老是揩她的油,还想包养她,没法又离开了。又去了一家,老板娘一看她的漂亮面孔,马上就拒绝,怕老板出问题。
     郭晴晴恳请王小艺,不要告诉其他人她的来历,也不要告诉她是做什么的。王小艺还是忍不住问了她舅舅为什么就不能资助她一下呢?郭晴晴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只说人家能出面把自己办出来已经不容易了。郭晴晴告诉王小艺明天是第一次拍裸体,心里害怕,问王小艺能不能陪同她一起前往。王小艺在Angela那里看过裸体模特的刺激画面,哪里敢答应。郭晴晴没有再要求,一个人回到赵旒华的房间里去了。
     郭晴晴为生活计,没有心思和时间关心中国的大事,只留下王小艺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连篇累牍地报道着北京热火朝天的学运,由于高层斗争得厉害,中国的领导人暂时把无孔不入的外国记者们给忘记了,他们窜大街走小巷,一切得以录像转播。画面上王小艺看到军队开始进城了,但被北京市民们蜂拥堵住,严严实实,一队队军车被困在大马路中间不得动弹。有意思的是市民们热情地送水送食物,发表演说,试图感化军人。一脸娃娃相的军人们则大多面无表情,不断地被动拒绝食物和水。
     在看CNN一段剪辑录像时,王小艺突然在一群唱歌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很像姚奇。揉了一下眼睛,镜头晃过去了,对准的是一个唱歌的女学生。过了一会镜头又移动回来,这次看清楚了,是姚奇!这一发现让她激动不已,真想喊出声来。她又随着镜头看了几次姚奇。过了一会,电视台播放了另外一段天安门李禄举行婚礼的剪辑镜头,无独有偶,王小艺又看见了姚奇。他怎么无处不在?太过瘾了!今天怎么运气这么好。王小艺被浪漫的婚礼触动了,自己仿佛也靠在姚奇的肩头上,沉浸在天安门广场的欢乐人群里面。她在想,等姚奇回来,是不是也向他提结婚的事情。
     正看得起劲,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她神经质地一跳而起,冲过去拿起电话,“喂喂。”她大声喊,心中充满了期待。电话里传过来了一个男接线员的声音,说有个人从中国要打collect phone call,叫Ki Yao,问她愿不愿意为对方付费接过来。
     “Yes,Yes,Please。”王小艺赶快喊道,心里砰砰直跳。
     过了一会,王小艺听到了从太平洋底部电缆传过来的姚奇声音,高兴极了。
     “是你吗?姚奇,我是小艺。”王小艺迫不及待地大声喊。
     “我是姚奇,我在北京电报大楼给你打长途,报平安。你好吗?”电话里杂音很多,不过还能听清楚。
     “我很好,就是想你。喂,我刚才在电视里看见你啦。”王小艺马上通报。
     “我昨天在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天,然后去了北大。今天抽空到电报大楼给你打个电话报平安。”姚奇在电话那头如实汇报。
     “感觉北京怎么样?”
     “挺好,大家都反对戒严,进城的军车都被堵住了,水泄不通。”
     “你可要当心,不要出事。”王小艺挺不放心。
     “不会的。这里的气氛犹如过节一般,大家团结一致,非常友好,军人也很克制。现在连交通警察都没有了,交通由学生们维持,井然有序。大家不恐惧,我也不恐惧。广场上出现了‘还紫阳,迎万里!’的口号,人大准备开会,讨论废除戒严令的事情。你呢,一切还好?”姚奇关切地问。
     其实才分别了几天,感觉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王小艺大声说:“我很好。我已经跟库珀教授说了,留下来做研究生,做你的同门师妹。”。
     “师妹好。”姚奇马上恭维。
     “你什么时候去看望你的父母?”
     “明天。然后六月三日回北京,四号回美国。”
     “替我代问伯父伯母好。”
     “一定。有件事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说吧。”
     “我想向我的父母挑明我们俩的关系。如果你不反对,我回美国就结婚,想提前告诉他们俩,让他们高兴高兴。”
     “真的?什么时候这么想的?”王小艺完全没有料到,事情发展这么快,比预期的好。
     “在天安门广场看别人结婚时想的。他们比我们还年轻,还浪漫,倒先结了婚。”
     王小艺大概由于激动,由于意外,泪花涌了出来。“亲爱的奇,我爱你!”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哭了?”姚奇听出了王小艺在抽泣,“没想好的话,我们再等一等。”
     “不,不等,我们结婚。”王小艺马上打断姚奇,坚决地说,生怕幸福从指缝里溜走。
     “好。如果我爸妈知道,一定会高兴坏了。知不知道,这次回来,他们在信上说想给我提亲,所以我得向他们赶快说明了。”
     “赶快说,赶快说,赶快告诉伯父伯母我们两人的关系,不许反悔啊。”王小艺一听急了。
     姚奇哈哈大笑,“会的,你等我。小艺,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对你说,离李智慧远一点,不要和她接触。”
     “为什么?”王小艺觉得突兀。
     “电话里不方便说,等我回来后再告诉你详情,事关重大。”姚奇语气严肃。
     “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我们的电话都是被监听的,当心,一切等我回来。电话费很贵,我挂了,看完父母回北京后再给你打电话。”
     王小艺又纠缠着姚奇情意绵绵地温情了一会,挂了电话。
     半饷,王小艺手里还攥着电话,她回味着姚奇的话语,一方面想象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要成为新娘了,一方面又觉得李智慧的事有些蹊跷。过了一会,她放下电话,却发现郭晴晴站在一旁羡慕地看着自己,脸立刻红了。
     郭晴晴问:“是你男朋友?”
     王小艺点点头。
     “是不是就是那一位?我可以看看吗?”郭晴晴指着床头柜上的双人照。
     王小艺将照片递过去,就是他们在杜鹃花前合影的那张。
     “你真漂亮,你的男友很有气质,真是天生的一对,绝配。”
     王小艺说:“他向我求婚,我答应他了。”
     “你那么大声,我都听到了。祝福你们。”郭晶晶羡慕地说。
     王小艺要回照片,放在胸口,和许多痴情的女孩子一样,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就在王小艺从电视上看见姚奇的同一天晚上,在同一个画面上,身在波士顿的赵旒华也看见了自己的丈夫。他就是那个指挥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精干青年军官。
     赵旒华实验遇到了一个难题,缺少指点,大学同学刘一鹤伸出援助之手,邀请她去自己在哈佛的实验室做实验。晚上赵旒华就住在刘一鹤那里。刘一鹤有一个女儿叫杜鹃,在上中学。刘一鹤的夫人是一个农村女孩,据说杜鹃刚出生不久就亡故,刘一鹤一直未再娶,一个人含辛茹苦带着小孩,亦爹亦妈。赵旒华是考取大学后,从农村去学校报到时在火车上认识刘一鹤的,那时杜鹃还在襁褓之中。当时赵旒华坐在他们父女对面,看着一身破烂的刘一鹤怀里抱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随身还携带着一把小提琴。接车的时候,有个漂亮大方叫毛娣的工厂女工将他们接走。上大学后,杜鹃就由这位女工照顾,女工是和刘一鹤一起下乡的一位知青。不过刘一鹤常常将杜鹃带到学校玩,同学们都抱着她逗她,因此杜鹃从小和赵旒华相熟。出国后,刘一鹤将杜鹃接到自己身边,悉心培养,父女情深。赵旒华来美国后,刘一鹤带着杜鹃到纽约去玩过几次,在赵旒华那里打地铺。
     杜鹃看见久不见的赵旒华,还有些认识,喊她赵阿姨。杜鹃已经开始进入豆蔻年华,青青小草,亭亭玉立,像含苞的花蕊,一双眼睛亮晶晶,清澈见底。看见父女俩不容易,赵旒华说这个星期的晚饭她包了。从实验室回来,赵旒华就忙着做饭,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手脚麻利。这天吃完了赵旒华做完的丰盛饭菜,杜鹃心满意足,谢谢阿姨之声不绝于耳。她要洗碗,赵旒华不让,直喊主随客便。杜鹃谢过了赵旒华后,礼貌地说学校还有功课要做,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
     饭厅剩下刘一鹤和赵旒华两人。赵旒华洗完碗,刘一鹤泡好茶,两人坐在沙发上一面看电视,一面喝茶聊天。
     “怎么样,现在还有时间拉提琴吗?”刘一鹤拉得一手好提琴,读大学时,他的演奏是学校文艺晚会的保留节目。
     “拉得少了,太忙。特别现在刚当上助理教授,实验室建立不久,压力太大。你知道哈佛这学府,牛人太多,进来已属不易,呆下来更难。”刘一鹤如实回答。
     “你这么忙还帮我,有点不好意思哟。”赵旒华真心感谢。
     “哪里话,我们谁跟谁呀,说这话就见外了。以前在大学时,你帮我的忙还少了?记得当年出国名额就只有一个,许多人都抢,你上下跑动为我拉关系,说破了口,让我入围。以我的家庭社会关系和背景,当时是很难被选上的。”
     “说得我倒像是伯乐似的。还不是你自己争气,学习委员当得尽职,学习优秀,提琴拉得好,否则我也帮不上忙。那次去校长家里为你说情,校长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他说找上门说情的太多,都是领导和关系户,不好照顾,我磨了半天嘴皮也不管用,坐在那里和他赌气。他看我那样,问是不是我的男朋友,我说不是。他问那个男生有哪点值得你这么推荐,你得说点名堂。我记得校长在大会小会上表扬过你多次,因为你为学校争得过荣誉。于是我就对校长说,记不记得在省里大学生汇报演出拿小提琴一等奖的那个男生。校长说记得,是不是头发有点卷的那个?我说就是。他大腿一拍,好,就他出国,我给你们系主任打电话。从他家出来后,我后悔死了,早知如此,早告诉他不就结了,白费了半天的劲。”
     “真有这事?”刘一鹤装着不知道。
     赵旒华打了刘一鹤一拳,假装生气了,“你这人没良心,不谢就罢了,还想赖账。”
     刘一鹤说:“考取出国研究生后,去学校行政楼办手续,正好碰见校长,他已经都给我说了,逗你玩的。我们系的同学都佩服你,学生会的工作搞得有声有色。前天还和几个已经在美国留学的同学聊天,大家都想见你一面,等我哪天安定下来,忙完这一阵,是不是搞个聚会?”
     “好哇。不过你得当心,知不知道,你是我们那个年级的白马王子,多少女生为你哭鼻子。有几个女生甚至找到我,让我给她们解决个人问题。我问是谁?都说是你,其中有的现在就在美国。”赵旒华挤眉弄眼。
     刘一鹤宛然一笑。其实有些已经找过他了,现在还有一位有事无事地打电话找他聊天泡点,上大学时,这位女生经常递给他饭票,怕他吃不饱。都有痴情的时候,虽然自己不能接受她们的情感,但回想起来那甜蜜的友情还是非常温馨的,自己不也是陷入过情感不能自拔么。
     刘一鹤走了一会神,再看赵旒华时,她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一动不动。电视上赵旒华除了看见了姚奇,还看见了刘军,他指挥着自己的部队高唱军歌。看上去他还是那样身体强壮,孔武有力,非常标准的军姿。只是现在他那开朗的笑容没有了,一脸严肃,像一块油画布蒙在脸上,黑红的脸膛冒着汗。赵旒华聚精会神地看完了这段录像,明白了刘军在信里所说的任务是什么了,原来他参加了戒严部队,被调往北京执行任务。
     赵旒华由于太过于集中看电视,没有理会刘一鹤。看着老同学一语不发的样子,刘一鹤也不打扰她。他的这个同学是个忠诚的党员,思想比较正统,为人正派,谦虚热情,助人为乐。和她同学四年,一起当学生会干部,一起商量事情,配合得很好,得到过她的许多帮助和指点。但她有个缺点,政治上太向党靠拢,比较相信上级指示,缺乏独立思考,循规蹈矩。不像自己,因为从小成长道路坎坷,政治上一直受压迫,遇事冷眼旁观,看事情比较独立,喜欢分析,正反两面衡量。自己深深懂得中国的政治体制不是一朝一暮可以改变的,那些政治老人不会轻易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力和既得利益。中国现在处于大变革时代,走到了十字路口。引导好了,就是康庄大道。走斜了,前途凶险,国家就会向贪腐方向进一步发展,大梁倾斜,甚至于失控。时下中国正在进行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搏斗。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情况有些不妙,因为代表正确方向的赵紫阳下了台。他不懂,前一段时间中央已经拿出了诚意,学生领袖们为什么不妥协呢。是幼稚?是无知?是有野心?是血气方刚?或是真像有人说的那样有人在后面操纵?
     录像播完后,赵旒华终于从电视画面上转过头来,脸上显出了茫然和沮丧,不言不语,和刚才判若两人。
     刘一鹤见她脸色不对,问:“旒华,怎么了?”
     赵旒华不知如何回答。她马上记起上次在纽约见面时和刘一鹤争论学运,自己曾经要和刘一鹤打赌的事。她不免惭愧,看来自己已经输了一半,自己有些看法不太准确,刘一鹤看问题深远一步。她一直相信有赵紫阳这样的改革派当党的总书记,一定不会对学生采取高压政策。可是两天前突然宣布赵紫阳总书记下台,她的思想产生了剧烈震动,党内民主生活怎么这么不正常,党的总书记居然被几个越权老人罢黜了,简直不可思议。特别是赵紫阳下台前亲自到天安门广场含泪对学生讲话时的绝望表情,让人有一种悲壮和末路的感觉。这几天她的情绪低落,心里面抱怨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为什么不作让步,和改革派妥协(多年后她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学生领袖柴玲等的预谋,她们期待的就是以不妥协的态度激发流血事件,导致暴力革命。见《柴玲八九年5.28自白》)。好了,现在赵紫阳下台了,学生们没了保护伞。李鹏的拙劣表演和低下的领导才能,不仅缺少国家领袖应有的大度气质,更带着一股血腥味,让赵旒华和几乎所有的留学生都大倒胃口。怎么这样的人居然占了上风?由他来领导国家,中国的前途在哪里?现实面前,她以前对党中央乐观的情绪发生了严重动摇,许多事情越来越看不懂,越来越想不通。李鹏不咋样,难道邓小平也老糊涂了?现在不但不顺应民意,反而宣布戒严。刚才让她大吃一惊的是刘军居然也在戒严部队里,她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了。
     看着赵旒华不做声,刘一鹤语气沉重地说:“军队进城了,我看学生们在劫难逃啊。”
     赵旒华心有不甘地说:“军队进城可能也就是帮助管理北京的混乱秩序,不会真的动武吧?”赵旒华声音很不确定,像是反驳刘一鹤,又像是询问自己。她有苦难言,不想告诉刘一鹤自己的丈夫在戒严部队里,刚才电视上的那个军官是自己的丈夫,如果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在留学生中做人。因为有刘军在里面,赵旒华打心眼里不希望军队进城演变成为镇压行动。“你看,军车不是都被挡住了吗?军人规规矩矩坐着,不是没有开枪吗?”赵旒华心里非常矛盾和痛苦,她在寻找一切理由,让心里的愿望变成现实。
     刘一鹤摇摇头说:“如果赵紫阳还在台上,学生不会吃苦头,可是他不在了,谁来保护学生们呢?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动武,是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上层很乱。听说有些高级将领反对镇压,我想邓小平和李鹏觉得现在力量不够,他们一定正在加紧调集更多的部队,等兵力到齐了,血腥就会开始。”
     “不,他们是人民的军队,一定不会开枪的。”赵旒华心理上在做抵抗,但是底气终究不足。
     “要不这次我们再打个赌?十天半月之内一定会有镇压的军事行动。”刘一鹤说。因为自己一家文革时的惨痛经历,因为自己女友杜鹃的悲惨命运,既是出于本能,又是出于理智分析,他断定得势的一方一定会镇压,学生和市民一定会反抗,流血一定会发生。这场学运已经演变成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我不和你赌。”赵旒华有些害怕,她没有一丁点底气。她心里还是不相信,自己深信的党和政府会对学生开枪,解放军会对学生开枪,刘军会对学生开枪。想到刘军,她心里有了一丝安慰,打死,他也不会向学生开枪的。如果他不会这么做,他的部下也不会这么做,其他的军人也一定不会这么做的。刚才电视上那个女学生唱《英雄儿女》时的歌声又在耳边响起,听着是多么的亲切和熟悉啊。那个女生像极了电影里的王芳,大方美丽,神情甜美。这歌自己也常常在嘴里哼,记得在大学里参加文艺表演,自己站在合唱队里竭尽全力唱这首歌,气动山河,灵魂跟着歌声向上腾跃,进入崇高的境界。它倾注了军人对人民的热爱,对国家的热爱,这样的军队绝不会对人民开枪!想到这里,赵旒华终于又有了点底气。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闹到这个地步?”赵旒华又不确定了,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你问到事情的点子上了。”看出来了赵旒华的犹豫不决和思想动摇,刘一鹤走到电视柜前,打开一层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录像带。他走到赵旒华跟前,将录像带交给赵旒华。
     赵旒华不解地看着刘一鹤,问:“这是什么?”
     “《河殇》。看看吧,可能会对你有启发。一共六集,每集三四十分钟。”
     赵旒华将录像带接到手里说:“听说过,一直没有机会看,哪里弄来的?”
     “在纽约时丁一借给我的,是中央电视台去年拍的,这几天你应该可以看完。另外托你将录像带带回纽约还给丁一。”刘一鹤解释说。
     刘一鹤继续回答刚才赵旒华的问题:“其实这次学生运动,表面上看是反贪官,反腐败,实质上是反独裁,反皇权。中国几千年来热衷于集权统治,大家的思维热衷于明君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他们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可靠的。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其实就是奴化教育,让人们相信孔子,相信佛教,因为中国的统治者需要良民和顺民,需要忠臣良将保卫自己的政权。这种人治思想的后果就是出了明君大家就幸福,出了昏君大家就遭殃。明君也有糊涂的时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皇帝永远正确。比如无冕皇帝邓小平高兴时可以恢复高考,改革开放,让大家感恩戴德,惠泽四方;不高兴时发布戒严,不许民主,唯我独尊。不管他是否认识到了这点,他的许多做法和毛泽东非常相似,尽管他曾经是这种做法的受害者。潜意识里,他和毛泽东,和中国千千万万个老百姓一样,跳不出皇权思维的圈圈。想想看,为什么文化大革命会出现在中国?反右为什么会出现在中国?中国的知识分子和老百姓被压迫了还不敢反抗,还自我反省,还山呼万岁,东方红,太阳升。就是因为皇权思想在大家的头脑里根深蒂固,就是因为传承近千年来的惰性,习惯于让天上的太阳来普照决定自己的命运。应该说这并不是中华民族生来具有的秉性,中国古老传说里有一个神话故事叫‘后羿射日’,直接表达了对神的不敬和大胆挑战。后来的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互不服气,如果不是后来的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中国也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也就不会出现‘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於人’的局面了。这次学生运动的真正意义连参加运动的学生们自己也认识到了,那就是他们在‘绝食宣言’里提到继承‘五四精神’。五四反对的是封建礼教,打倒的是孔老二。而这次天安门运动的真正伟大之处是唤醒了人们对皇权的怀疑,触及到了领导层的根基,让人们对几千年来的封建愚昧进行反思,有让中国重新回到‘后羿射日’时代的可能,摧枯拉朽。人民,也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当人民真正起来这么做了,当局就像历届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们一样,成了叶公好龙,惶恐不安。这就是这次戒严的深层原因,和当年反右以及文革一样不可避免,如出一辙,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一定要发生镇压!”
     “犀利呀!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刘一鹤,有你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赵旒华听了刘一鹤滔滔不绝的深刻解说,大为吃惊。在她眼里,刘一鹤学习拔尖不假,但他以前似乎从来对政治都不关心。不得不承认,刘一鹤分析得非常有道理,这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会有的思想火花。
     赵旒华反问:“这么说,让广场上的学生们当家做主,这中国就走向光明了?”
     刘一鹤想都没想就回答:“我看难。”
     “为什么?”赵旒华盯住不放。
     “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是从我上面分析过的传统思想模式里教育衍生出来的,他们现在就像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向权威挑战,挥斥方遒。如果真让他们掌权,慢慢他们也会变成老年的毛泽东和现在的邓小平,搞一言堂,唯我独尊。”
     “何以见得?”
     “天安门广场也有些时日了,到现在还没有谁提出一个强有力的政治纲领和改革措施。其实除了皇权思想,现在的年青学生还继承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东西,是进口的,产自苏联。”
     “什么?”
     “列宁的暴力革命学说。”
     “作何解释?”
     刘一鹤喝了一口茶,缓缓道来:“列宁继承了马克思主义,他的创新发展是发明了暴力革命学说,用暴力对付反对的一方,置沙皇于死地。斯大林将暴力革命发挥到了极致,在苏联进行大规模的肃反运动,杀一切可杀之人。中国共产党的许多领袖人物在苏联学习期间,学到了这点,回国后也在当时的苏区进行肃反,崇尚血腥,视人头为草芥。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中,中国共产党人一方面同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一方面自己内斗,对谁都不放心。这种斗争学说一直延伸到了解放后,三反五反,反右乃至于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斗争,斗争,再斗争,多少人头落地!现在的青年学生都是在这种环境下受的教育,他们的思想和血液里也充满了斗争哲学。你看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领袖只懂得斗争,不懂策略,一味和中央领导层斗,自己内部也斗,你方唱罢我登台,像走马灯似地轮流坐庄,谁也不服谁。”
     刘一鹤的这段不紧不慢话语,讲得斯斯文文,像一位几百年以后的一位历史学家评论前朝古史,分析得非常透彻,但比刚才那段还让赵旒华振聋发聩。经他这么一说,赵旒华的精神世界有一种崩溃的感觉,但非常紊乱的头绪一下就理清了。以前在学校时都是她给刘一鹤做思想工作,现在倒过来了,刘一鹤不但专业过硬,政治上也像自己的老师了。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浅而易见的道理呢?看来自己党性思维方式要改一改了。对于赵旒华这个老党员来说,这将是一次痛苦的蜕变。
     两个老友促膝谈心,茶杯在手,严肃地谈论着天安门学运,谈论着人生,谈论着大千世界,一直到玉兔东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和69的想法很一致! 赞严教授!
美国严教授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各位临帖。
jade69 回复 悄悄话 我最近也刚刚有一些的想法。愿意和严教授交流一下。我觉得在现在的中国,当前更应该多一些思考。给你发了悄悄话。
jade69 回复 悄悄话 严教授写得太好了。不仅有故事, 有文笔, 还有思考, 有深度。其中许多的道理,就是在二十五年以后的今天, 许多的国人恐怕也未必能意识得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