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十八章

(2015-03-05 12:31:02)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八章

     因为时差的原因,姚奇晚上三四点钟就醒了,房间里有一股残留的烟味,脑子里很乱。李智慧怎么就成了特务了呢?那本书是密电码?那只笔是摄像机?姚奇努力在脑子里搜寻关于李智慧的蛛丝马迹。这时李智慧的那双漂亮眼睛不免出现在眼前,含情脉脉的样子,连从袖口里逸出的淡香仿佛还逗留在鼻孔里。这些难道是特务的伎俩?小时候姚奇看过许多敌特电影,里面都有美人计。他想到了王小艺,她们两个人关系那么近,难道也是李智慧有意为之?倒也是,一般台湾学生和大陆学生并不怎么亲近,李智慧是个例外,主动和大陆留学生接近,对大陆最近发生的学生运动特别关心。姚奇想起了李智慧在西点军校参观时的一些令人费思的言谈举止。这么想着,李智慧的疑点果然有许多。那天李智慧从后面搂抱他时,非常有力,当时就觉得不像一般女孩的臂力。但在内心深处,姚奇还是觉得李智慧对自己有一份真诚和爱慕,这种感觉是他那天到西点军校去的时候,从车后视镜里面看到的,尽管李智慧当时只是轻轻地从后视镜瞥了一眼,眼睛是不会说谎的。他想起和李智慧分别时,她眼睛里闪动的泪花。姚奇越想越乱,开始为王小艺担心起来。不管李智慧是谁,王小艺应该离她远点。
     姚奇心中不免想到了另一层,有点奇怪,是谁将自己给李智慧带东西的事情告诉了国安部?这事只有王小艺和赵旒华知道。他猛然明白过来,应该是赵旒华通风报信没有错。她是学生党员,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且常常去领事馆。可是她怎么会盯上了李智慧呢?这又是一个谜。他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他想起了那天和李智慧在一起的那位台湾大哥,站在领事馆前和李智慧低语的神情,由此姚奇联想起了买相机的事情,回想起来颇为蹊跷。他们难道是一伙的?不知不觉中自己被推到了对敌斗争的前沿。自己会不会被国安部盯上呢,要是那样就麻烦了。想想姚奇有点怕了,文革中父亲单位有个叔叔偷听敌台,被判了十年徒刑,老婆也离了婚。
     胡思乱想了一阵,楼下有人开始扫街了。姚奇起床到外面洗漱间洗漱完毕,然后下楼去了食堂。看了看早餐品种,少得可怜,有玉米窝窝头和玉米粥,还有不多的几个馒头。这和他出国前没什么两样,北京的伙食供应还是粗粮细粮。于是他要了两个馒头和玉米粥,外加一碟咸菜,在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囫囵吞枣地吃起来。在美国吃惯了肉食,这时的玉米粥反而显得香喷喷的可口,在美国这是健康食品。只是玉米粥里面带有沙子,老是磕牙,得小心点。人真是有意思,以前向往的肉食,现在讨厌,以前讨厌的素食粗粮,现在反而喜欢吃了,由不得自己。姚奇这才发现自己有些洋化了,思想上和物资上都发生了变化。
     正吃着,招待所前台的那个女孩也端着窝窝头过来了,看见姚奇犹豫着要不要坐到这张桌子来。姚奇忙招呼,让她坐下。女孩略带羞怯地坐在了姚奇的对面,两脸还是红扑扑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姚奇转动了两下,不好意思,低头开始喝玉米粥。姚奇有点不太习惯听她玉米粥喝得呼呼响的声音。在国外,吃东西一般都尽量不出声,要不显得不礼貌。姚奇还在慢慢适应着中国的一切,熟悉以前那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和习性。
     姚奇先问女孩:“不值班了?”
     女孩抬起头来回答:“接白班的人已经来了。咱是新手,值夜班。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小姑娘问姚奇。
     “还好。”姚奇没有讲实话,不过现在没有睡意也是事实。
     看着姚奇小心翼翼地喝着玉米粥,小姑娘问:“你们美国吃什么?听说那边都吃肉。咱们院长从美国参观回来作全院报告说,那里每餐都有鸡肉吃,羡慕死人啦。咱村里只有万元户才有这个福气。”
     美国的鸡肉比蔬菜便宜,姚奇有切身体会。刚到美国时看见鸡肉又多又便宜,高兴坏了,天天吃,顿顿吃。蒸着吃,炒着吃,烤着吃,红烧吃,晚上吃,上学吃,周末吃。吃多了,慢慢不想吃了,再后来腻味了,于是回过头来想吃蔬菜,结果发现价钱和吃肉差不多贵。讲这些恐怕这位小姑娘不会懂的,姚奇放弃了解释的企图。在美国看人民日报海外版,姚奇从报纸上读过万元户,听崔小梅介绍过她是从农村来的,姚奇好奇地问她什么是万元户。
     问到自己熟悉的事情,女孩话语多了起来:“上面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哪个村里有万元户,上面就有奖励,评先进。咱村长说他是党员,要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要先富起来。他分田到户,包产到户,将好的地和牛都分给了自己,还让咱村每家每户都借钱给他,办了个养鸡场。养的鸡除了自己吃,村长还送给上面来视察的领导吃。他是我们那里的先进典型,劳动模范。后来村长生意做大了,雇咱村的人当劳力,帮他养鸡种地。他家现在可发了,又养了鱼塘。他家里天天都有人来参观,成了先进典型。”小姑娘如数家珍,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
     看着她朴实善良的脸,姚奇心里泛起一股怪味。看来不光是城里,农村也是权势当道,程度不同,方式不同罢了。姚奇开始对这个小姑娘的身份感兴趣起来,能进城,一定有来头。于是他问小姑娘如何能农转非。
     “咱娘是北京知青,文革后为了回城,咱娘和爹离了婚,一个人回来了。”小姑娘平静地告诉姚奇,脸上带点骄傲。姚奇却惊得筷子要掉到地上了。小姑娘继续说:“娘回城后,咱和爹过。两年前爹在工地上出了工伤事故死了,娘拼命把咱办回了北京,顶替她安排在这里看门。”
     “娘在哪里呢?”姚奇心底的一根神经被深深触动了,有一种想知道的强烈愿望。因为他的姐姐也曾经是一个下放知青,在当地结了婚,不能回城,成了一家人的心病,后来离了婚才办成了回城手续。
     “咱姥姥以前是这家医院的护士,提前退了休,让咱娘顶替上班。咱到了北京,娘想安排咱在医院找一份工作。医院领导说没有名额,除非她退下来让咱顶替,所以她也提前退休了。我娘和我姥姥都在家呆着。”
     “干什么呢?”
     “拾破烂,卖钱。”
     姚奇无语地听着。小姑娘只吃了一半不吃了,将剩下的窝窝头放在一张报纸里包好。
     姚奇不解,问:“怎么不吃了?”
     “带回去给我姥姥吃。”
     “她们不够吃?”
     “以前够的。这些日子娘将捡破烂卖的钱都捐了,支援闹事的学生,家里吃的就少了。”
     看来人人都在凭自己的良知尽一份微薄之力支援学生反贪反腐败,姚奇感动不已,对这一家人肃然起敬。他不吃了,也将自己没吃完的给了她。想了想,又从口袋里拿了一些钱给她。女孩有点不好意思,还是接了,谢了姚奇,高高兴兴地走了。
 
     吃完了早餐姚奇出了医院大门。转入一个小巷子,想看看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正走着,呼啦一下从一张门脸里泼出一盆水来,溅得他的裤脚管上满是泥水。他旁边有个男子也被溅上了,破口大骂:“没长眼睛啊,怎么泼水?”
     门里面是个女的,也不露脸,大着嗓门还上嘴了:“你才没长眼睛,老娘每天早上都是这么倒的,人家没事,偏偏你有事。”
     “哎哟喂,你他妈怎么不讲理,像他妈的李鹏。”男的气坏了。
     门里的女人呼啦一下出来了,头发直甩,指着男的鼻子说:“谁李鹏,你他妈的才李鹏。”
     “你不讲理你李鹏。”男的不依不饶。
     “我不讲理,我怎么不讲理了,我不李鹏,你李鹏。”
     “坏秧子,你李鹏。”
     “你丫李鹏。”
     “你李鹏,你他妈的就李鹏。打倒李鹏!”
     旁边一下子围上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看着两个李鹏掐架,一个个乐得东倒西歪的。姚奇也跟着笑,就听旁边一个大爷说:“瞧,都是李鹏惹的祸。好好的一个北京城,经他一闹,又是四二六社论,又是戒严,弄得大家上火。算了算了,我说你们都别吵了,吃饱了,喝足了,消消气,上街打倒李鹏去。”
     这么一说,女的气消了一些,也有个台阶下,对男的说:“我说大兄弟,我也不是故意的,失手。这位大爷说得是,要不是这李鹏,我也不会这么匆匆忙忙。刚吃完饭,我想上街去堵军车,怕晚了,没顾上看清楚,给你陪个不是。”她又向姚奇笑笑,“你看这位小哥文气,半天没吭声,也对不住了。我们都上街打倒李鹏去。”
     这时众人的气都消了,都说去堵军车。姚奇觉得这一幕新鲜,非常有意思,径直往前走去。沿着长安街向东走,前方又挤满了人群,满街都是咋呼声:有当兵的从复兴门地铁站出来,快去堵。于是人们一窝蜂地又是跑,又是骑自行车地往前串。
     这时天上隐隐约约有轰鸣声,姚奇手搭凉棚抬头观望,见有几架直升飞机像蜻蜓大小向天安门广场飞去。姚奇随着人流向前,前行不远来到复兴门一带,却是人头攒动,口号声不断,道路都被石头桩子和公交车拦住了。一打听,原来有一股戒严部队想经过地铁从复兴门车站口出来,前往天安门广场,被市民发现,于是堵在地铁施工洞口,不让部队上来。
     有些军人整齐地坐在地上,热汗淋漓。围观的人们同他们讲道理,夹杂着情绪高昂的高呼:
     “反对戒严”
     “打倒独裁”
     “团结起来”
     “反对暴力”
     “李鹏下台”
     “打倒邓小平”
     。。。。。。。

     文革开始时姚奇还小,隐隐约约记得街上也是这番景象,红旗招展,口号声不断,到处都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燃。看来李鹏政府发布戒严令,彻底激怒了北京的学生和市民。口号声里一句“打倒邓小平”让姚奇觉得耳熟,心里觉得滑稽。这呼声将早已忘却的记忆从心底唤起。以前自己也上街游过行,高举拳头喊“打倒邓小平”。不过那是自己上中学时反击右倾翻案风喊的,再还有七六年邓小平下台时也喊过,虽然言不由衷,也是理直气壮。再早就是文革初期在同学家中看到的连环画,上面讲的是刘邓路线,党内最大的资本主义当权派,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远不得翻身。不同的是前两次自己参加游行是学校组织的活动,这次却是群众发自内心喊的。各个不同时期的画面和场景在姚奇的脑子里交替出现,互相重叠,不断错位。
     这时有个学生模样的女孩站在了一群军人面前,身旁簇拥着几个男生。他们放下一张长木凳,让女孩站到长凳子上。女孩清秀,穿着方格子连衣裙,手里拿着一只高音喇叭,用富有感染力的女高音充满激情地演讲起来:“不明真相的解放军兄弟们,你们辛苦了。你们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游行示威吗,知道北京人民为什么要游行示威吗。因为我们的国家在腐败,在官倒,物价在飞涨。我们反的不是共产党,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不是动乱分子。我们反的是那些钻国家空子的贪官污吏,他们打着改革的旗号,为自己谋取私利,中饱私囊,唯利是图。他们的行为会中断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我们如果不反他们,中国就会开倒车,就会垮掉。睁开你们的眼睛看看吧,全北京的人民都在参加这场伟大的全民运动,难道他们都是反革命动乱分子吗?不是,他们是你们的兄弟姐妹,是你们的同志。你们来自于人民,是我们的亲兄弟。人民的军队,来自人民,属于人民,为人民服务。你们的神圣使命是保家卫国,而不是镇压老百姓,共产党的队伍爱人民。毛主席说,军民鱼水情,你们是人民的卫士,你们的任务是保家卫国,就像当年的志愿军一样,打击侵略者,而不是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这位女生非常有口才,许多解放军年轻娃娃兵被她说得惭愧地低下了头。
     这时女生转过脸来,满脸汗津津,她微笑着对围观的人群说:“大家听好了,我为解放军兄弟们唱一首《上甘岭》电影中的‘英雄儿女’,好不好?”
     “好!”围观的人群大声呼应,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我想请大家还有解放军兄弟和我一起唱好不好?”
     “好!”又一阵热烈的掌声。
     于是一个男生站在前面指挥,他说:“预备,起。”
     伴随着男生有力的挥臂,嗓音甜美的女学生面对解放军放开歌喉大声领唱了起来,歌声在街头飘荡,在一群绿军装上飘荡: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 /青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 /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士兵们虽然没有大声跟着唱,但有些已经在微微动着嘴唇。女生回转身来,面对密密麻麻的人群,高举双手,示意大家提高嗓音合唱,于是她的周围立刻响起了气壮山河的合唱:
 
英雄猛跳出战壕,/一道电光裂长空,裂长空 /地陷进去独身挡,/天塌下来只手擎 /两脚熊熊趟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看着看着,姚奇觉得这个女生真的有点像电影里面的那个王芳。大概当兵的也看到了这点,里面有人忍不住了,终于大声跟着女学生一起唱起来:
 
一声呼叫炮声隆,/倒海翻江天地崩,天地崩 /双手紧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涌 /敌人腐烂变泥土,/勇士辉煌化金星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 /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看看太被动了,一个当官的立起身来。他笔挺着身子,用沙哑的嗓音开始指挥自己的部队。“听好了,向首都人民致敬。大家和我一起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预-备,唱。”他挥动着带有白手套的雄健双臂,打着有力的节拍: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尊重群众不要耍骄傲/第二买卖价钱要公平/公买公卖不许逞霸道/第三借人东西用过了/当面归还切莫遗失掉/第四若把东西损坏了/照价赔偿不差半分毫/第五不许打人和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第六爱护群众的庄稼/行军作战处处注意到/第七不许调戏妇女们/流氓习气坚决要初掉/第八不许虐待俘虏兵/不许打骂不许搜腰包/遵守纪律人人要自觉/互相监督切莫违反了/革命纪律条条要记清/人民战士处处爱人民/保卫祖国永远向前进/全国人民拥护又欢

     军人的雄伟歌声赢得了围观市民的热烈掌声。女生及时引导,对着群众喊:“解放军。。。”
     “来一个!”
     “解放军。。。”
     “来一个。”
     于是当兵的只好又来一个。都是戒严惹的祸,要不一家亲多好。姚奇注意到,一直有个美国记者在一旁录像,满头大汗。看到记者穿的工作服上有CNN的标志,姚奇上前和他聊了几句。CNN记者说:“This is very interesting。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is。It’s great。I love it.”他继续聚精会神地录像。
     姚奇看着眼前的场景放心了,继续往前走。过了西单,他看见了电报大楼,刚打算进去给王小艺打长途,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到天安门广场去转一圈,看看那里的情况。
     这时有辆宣传车慢慢开过,上面的高音喇叭在播放:“我们是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绝食团宣传车。工人市民同志们,连日来,轰轰烈烈的人民爱国民主运动已到了紧要关头,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面临着被镇压的危险。我们呼吁广大的工人和市民全部罢工罢市,到天安门去,去声张正义,去坚持真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