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三十章

(2015-03-29 08:20:41)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三十章

     荏苒间,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
     受刘一鹤的推荐,赵旒华受聘到中国的一家大学做千人计划学者。刚刚安定下来,她就接到人在中国的刘军电话,想约她聚一下。离了婚以后,他们已经两年没有联系了。
     “有必要吗?”赵旒华淡淡地说。
     “我想见你,请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刘军喃喃喏喏坚持道。
     “我不愿意听任何解释,已经没有必要了。”赵旒华也坚持道。
     “知道你不愿意原谅我,可是我们毕竟做了快三十年的夫妻。两人叙叙旧,谈谈各自的近况。另外我想知道儿子的近况。”刘军恳求。
     “怎么,你们没有联系?”赵旒华有些诧异,以为他们父子还有接触。小时候他们父子的感情不错,儿子的成长离不开刘军的悉心培养。
     “以前的电话已经接不通,估计他换了一个新的。他现在连电话号码也不给我了,就想知道他过得如何,挺想他的。”刘军在电话里声音有些伤感,沙哑的嗓音让赵旒华听了心软了下来。
     “好吧。请告诉我,是谁告诉你我来中国的?怎么知道我的中国手机号码?”赵旒华一直没有告诉刘军自己来中国的事情,手机也是新办的中国移动,心里有疑问。
     “还能是谁,丁一呗。”刘军坦白交代,“他昨天告诉我的。我想明天开车子来接你?”刘军用探询的口吻问。
     “你那里离这里有点远,要见面也不在乎这一时。”赵旒华没有见面的急切心情,心里嗔怪丁一多事。在美国时,赵旒华和丁一曾经在一个学校共事,两家住得不远,刘军和丁一他们挺谈得来。刘军几年前回到中国做生意,在那里失守的。
     “现在高速公路便当,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把公司的业务安排一下,明天就来,到了你那里我再给你打电话。”刘军拿出了初恋时追赵旒华的劲头,这一点他没变,还是那么让赵旒华受用,甚至有些感动。
     “随你。”赵旒华将安排交给了刘军,出国多年,她已经对中国的一切非常陌生了。
     赵旒华住在学校给她安排的花园公寓里,两室一厅,配有家具。本来丁一想给她安排一个小别墅型的,她没要,自己只在这里每年断断续续呆三个月,太浪费。赵旒华走到窗前,她住的楼层有点高,窗外一片雾霾,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自从父母去世后,她已经许久没有回到中国了,这是一个全新的国度,她完全不认识了。且不说那林立的高楼大厦,商店里只看得见年轻人的面孔,四十多岁的人全然不见踪影。今天早晨出去散步,广场上一队队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人在那里兴高采烈地跳舞,她想起了国外网上传说中的“中国大妈舞”。中国女性五十五岁就要求退休,闲在家里无事,跳舞是释放能量的好方法。如果当年留学回国,可能自己就是她们中的一员,赵旒华想。

     “六四”后,赵旒华和当年的许多留学生一样留在了美国。用她自己的话说,自身的条件很一般,因此发展并不顺利。博士毕业后,她先到一家大的制药公司工作,想图一个清闲,不必在学校一天到晚申请科研经费。进了公司后才发现,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简单,人事关系复杂,工作性质重复单调。像她那一代有理想有抱负的中国留学生一样,她的上进心很强,希望人的一生有所作为,又因为曾经当了多年的学生会干部,办事原则性强,这些因素注定了她的性格不适合在公司人浮于事的环境下工作。煎熬了五年,终于在一次公司内部重组中,她研发的心血产品被转给了另外一个水平平庸的白人,于是她就愤然辞职离开了公司,在刘一鹤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了学校,做了刘一鹤和丁一的同事。那时刘一鹤已经从哈佛转到一所新学校做了正教授,她却才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助理教授。学校的工作具有挑战性,加上系主任的刁难打压,晋升非常缓慢,她咬牙坚持。比她后进来的几个白人先后成为了正教授,她却原地不动,一直是个副教授。不久前刘一鹤到另外一个学校去做科研副院长,把她也带去了,磕磕碰碰一路艰辛总算是熬到了终身教授职位,柳暗花明。接着刘一鹤有次从中国回来推荐她到丁一应聘的那个学校去做千人计划教授。耐不住刘一鹤和丁一的鼓簧劝说,赵旒华考虑了许久,答应每年加起来在中国工作不超过三个月,当起了海鸥教授,尽管迟了点。
     刘军那年带着部队参加了“六四”戒严,在学生和市民们的阻扰和反对抗议中撤离了市区,在市郊休整学习,等待上面的命令。在和学生市民的接触中耳闻目睹,官兵们思想受到了极大的震动,被反教育了,觉得学生们的要求合情合理。谁不愿意反贪污反腐败?他们这支部队的上级首长在进城视察学运时,心里也对学生运动充满了同情和支持。受此影响,“六四”时上峰再次下达部队进城镇压,部队消极执行任务,没有按时到达指定地点,避免了直接的流血冲突。“六四”过后,这支部队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冷遇。在接下来的裁军中,部队被取消了番号,集体复员。本来前途无量的刘军,军旅生涯一下子打住。不过刘军想得开,心里挺高兴,这下好了,可以去美国和正在读研的赵旒华团聚,他们的儿子已经蹒跚学步了。可是在办理手续时,被告知现役军人退伍后五年才能出国。无奈两人只好两地分居,每年赵旒华带上儿子回国鹊桥相会。刘军退役后被安排在一所地方大学当了一位保卫处长,心有不甘。因为“六四”,留学生不回国已成定局,刘军知道迟早自己会去美国,于是发奋刻苦学习英语,利用学校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和赵旒华商量了以后,旁听了许多计算机的专业课程,希望以后到了美国也有一技之长。五年后他不但拿到了大学函授文凭,还进修了不少研究生课程。要不是到美国和赵旒华团聚,他都准备考研了。只是这期间苦了赵旒华,一面读博士博士后,一面带小孩,冷暖自知。等到刘军终于如愿踏上美利坚国土时,儿子已经上小学了,缺着两颗门牙和赵旒华一起到机场来接他。
     刘军到了美国后不久,赵旒华就转到学校当了助理教授。她成天忙着教学写科研文章申请科研经费带博士生,忙得焦头烂额。刘军于是放弃了来之前在美国读研究生的想法,全心支持赵旒华的工作。凭着在国内学的电脑知识和打下的英文基础,他先在一家电脑小公司当了一名技工,并在网上进修了不少电脑软件高级课程。他的头脑好使,过不久已经会了不少软件程序的编写。千年时电脑行业像发了疯一样时髦,专业人才短缺,股票飞涨。凭着小聪明,刘军自己开了一个小公司,在家里上班,一面照看小孩,一面编写程序,两全其美。修修改改,反反复复,他编写了一个商场电脑管理程序,简单实用,安全性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到一个商场展销年会上去展示,不料被一家上市大公司看中,经过谈判,对方花了一千多万美元买下了软件的专利。他难掩内心的兴奋,暂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赵旒华,想给她一个惊喜。
     有个周末他神秘地对赵旒华说,这许多年来你工作辛苦,我不在身边,我想表示表示。正在修改论文稿件的赵旒华头也没抬,说你表现已经够可以了。他说还不够,想送两样东西给你。听着神秘兮兮的,不像他一贯的做派,赵旒华只好停下手中的工作,好奇地看着他,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
     “你到底想干嘛?”赵旒华一脸疲惫地问。
     “我买了一套大房子送给你。”他认真地说。他们一直住在一个大公寓楼里,便宜的那种,不宽裕。
     “下辈子吧。”赵旒华没有当真,准备低下头去继续看稿子。
     “我还要请一家人到希腊去度假。”他还是认真地说,不给赵旒华转移视线的机会。
     “你的心意我领了。”赵旒华还是没有当真。
     “我现在就要带你去看我们家的大房子。”刘军越来越认真。
     “别闹了,我这里还有许多事情忙不完。”赵旒华也越来越认真。
     直到刘军掏出了房子的钥匙和飞机票旅馆住宿订单,赵旒华才开始认真意识到刘军的认真,前解放军军官玩笑是不会开过头的。
     他们开着一辆半旧的丰田车来到了一个位于水库边的豪华别墅区,家家绿荫草地,花枝繁盛,独门独院高深莫测,典雅气派。房子结构都是昂贵的石面铺墙,有的还配有回廊曲径,通到幽静的后院。以前他们开车路过这里,赵旒华说要是一辈子能住在这里,简直像神仙过的日子,因此刘军记在了心里。车子开着开着就进到了一家大院里,赵旒华说你疯了,私闯民宅,人家会不高兴的。刘军说人家不高兴没关系,只要你高兴就行。说罢停下车将钥匙交到赵旒华的手里,说去开门,这是你的家。说罢又将另一把钥匙交到赵旒华的手里,说车库里有一辆BMW720,是你的车。当目瞪口呆的赵旒华将信将疑地进到铺满豪华家具的大房间和坐在高档的车子里时,如梦方醒,泪流满面。待问明了来由,赵旒华用拳头使劲捶打刘军,被结实的刘军搂在怀里又激情初恋了一把。
     房子的后草坪直通湖边,那里有个小小船坞,停着一艘铮亮的微型游艇,帅气新潮。刘军在赵旒华的耳边告诉她,那也是咱们的。刘军对赵旒华说,看你这么辛苦,要不把学校的位置辞了?赵旒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刘军的建议。从下乡入党开始,她从来都是走在刘军的前面,有点女强人的味道,这次也不会因为这笔横财而改变。
     刘军笑笑而已,说早已料到。不过还是按照刘军的原定计划,他们到希腊旅行了一趟。在雄伟峻奇的大山里,他们膜拜了残缺的史前希腊古遗迹,赞叹人类的远古文明辉煌。在出租车里,司机夹杂着蹩脚的英语告诉他们,希腊对人类文明的最大贡献是发明了民主制度。“Democracy,you know,we invented democracy!Even in the ancient time, our Kings were not above the law. They had to obey the democratic rule! Equal,equal,everybody equal.”
     两个人听着司机自豪的表述,默默无语,他们参观Acropolis遗址时刚听到介绍,实行民主制度的古希腊最终被实行专政制度的古罗马征服。这让他们自然联想起了“六四”,想起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为了这个古老的民主普世价值观曾经发出的呐喊,最后也是葬送于专制之手。那种记忆犹新的伤痛感觉仿佛就在昨天,广场上民主自由的旗子飘扬,Democracy!可惜中华民族的King一直都是独裁的,朝代的更替只是一个独裁君主代替另外一个独裁君主,谁不服灭谁。孙中山先生虽然废除了君王,但是废除不了君王思想,独裁统治根深蒂固地盘踞在炎黄子孙们的头脑里。司机不管赵旒华和刘军的脑子里想的什么,还在继续激动地谈着希腊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他说,你们看古希腊倡导的民主理念最终还是战胜了独裁统治,在今天的西方和世界许多地方普及实现。他的两只手离开方向盘向上伸出做欢呼状,赵旒华生怕出租车开到路边的悬崖下,掉到爱琴海里去。
     他们接着来到爱琴海中央的一个叫Santorini的小岛,坐在度假村的阳台上,面对海中央的半环形火山口,开心地看着儿子在碧绿的游泳池里尽情戏耍。他们在晨曦中沿着山顶小巷踱步,赏心悦目地观看阳光从山顶露出霞光,在许多童话般白房子间穿行,那里有早起情侣们在接吻,有狗在自由自在地闲逛。他们来到黑沙滩,坐在草棚下远望蓝天碧海。一家人还在粗粝的沙滩上为刘军捡围棋大小的黑白鹅卵石,为他凑齐了一副围棋子。他们来到红沙滩,遥想当年火山喷发的壮观和炽烈。刘军和赵旒华学着沙滩上的其他白人,脱得只穿三点,脚踩红砂石在沁凉润滑的爱琴海水里浸泡,将水撩向对方的脸上,儿子在这里第一次学会了在水里浮起来。他们来到岛上的远古遗址,被史前人类的街道房屋的工整和坛坛罐罐的精巧美观惊呆,戏谑比他们当年当知青时的小镇和农家的陶瓷罐做得还要高级。
     旅游回来后,一夜暴富的刘军在豪宅里踌躇满志地对赵旒华说,你只管安心做学问,小孩的事情我来管,非常称职地做起了家庭夫男,将当知青时的吹拉弹唱业余爱好搞起来了,常常和会拉小提琴的刘一鹤一起表演合奏。他一面带孩子,一面编程序,又成了几笔不小的交易,让当地的华人社群羡慕异常。一家人甜甜蜜蜜,和和睦睦,这样一直到了儿子上大学去了。面对空巢,刘军一下子落空,显得非常不适应,有次回中国探亲,看着以前的战友们生意做得红火,心里不免痒痒。回来后面对着衣食无虞索然无味的富裕生活,心里不免落落寡欢,长吁短叹。
     赵旒华听完刘军的描述和苦恼,说:“你手上有不少闲钱,回去闯闯?”她当时对刘军信心满满,做了一个后悔终生的建议。
     “万一钱弄没了呢?”刘军心里也活动了,只是没底。
     “我当了教授,这点工资养活两人应该没有问题。”赵旒华想到这些年刘军对家庭的奉献,心怀愧疚,给他一个体现男人价值的机会。
     就这样,刘军回到了爱恨交加的故国。在战友们的荐引下,他办了一个军民两用的软件开发公司,生意不错,雇了一些年轻人。等一切都不错的时候,就是错的开始。刘军在生意场免不了受中国歪风邪气的影响。当知道刘军这辈子只有赵旒华一个女人时,战友们都讥笑刘军这辈子是白活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那帮早已腐败堕落的富豪战友们唆使下,刘军背着赵旒华开始在外面风流,先还扭扭捏捏,被动接受,一来二往多了就顺理成章,风情无限。在美国一心做学问的赵旒华自然被蒙在鼓里,不知自己的伴侣在慢慢腐化变质。
     中国的八零后九零后年轻女孩子不管是衣着上还是思想上都很开放,也很实际。刘军公司的程序员里有个叫兰兰的年轻漂亮女孩,刘海头,大眼睛,看见老板富有,老婆又不在身边,于是大大方方地向刘军献殷勤。她上班时发髻绾得高高的,衣领下坠得低低的,两腿露得光光的,身体喷得香香的,说话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事无事找刘军汇报工作。下了班刘军有时无聊,女孩就主动陪着他加班,端茶送水,或去隔街的餐馆吃饭,或去星巴品咖啡聊天。女孩一脸天真一副崇拜的样子听刘军讲美国的传奇故事和越战的残酷铁血,满脸一惊一乍的表情。刘军在女孩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女孩在刘军眼里的模样越来越温柔,时间一长,两人的感觉就上来了,上了床,刘军将外面学来的颠鸾倒凤都用上了。直到有一天兰兰低眉顺眼哭丧着脸对刘军说我怀孕了,刘军才觉得大事不妙,想让兰兰打胎。哪想兰兰转而吃吃地笑,说好不容易怀上了,如何就要打掉,不打,我要和你结婚,当二奶也成,管我生活费,我将结晶抚养成人。刘军看着那副娇小的可人面孔,傻傻的不知是装的还是真不懂事,心里没了主意,只得将这事隔洋通报给了赵旒华。怒不可遏的赵旒华当即给了他两个字:离婚。刘军内疚,无可奈何之下将美国的房产都归到了赵旒华名下,和兰兰结了婚。
 
     往事如烟云,想着往事,赵旒华心里泛起阵阵酸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