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二十八章

(2015-03-25 04:36:41)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二十八章


     “六四”那天是个星期天,有些阴霾,丁一像往常一样去实验室,心情沉重。他来到安静的校园,因为是周末,人不多。学校门口已经放了一束悼念的花篮,悼念昨天北京的死难者。花篮旁边放着一只募捐箱,路过的人纷纷向里面捐钱。丁一也捐了。

 

 

     他进了实验大楼,经过楼道时,看见导师的门半掩着,透出亮光,知道导师在办公室,他常常周末加班。丁一来到自己的房间,在书桌旁坐下来,情绪不佳,压抑得难受。像所有的留学生一样,他一直关注着中国的局势发展。最近一段时间从渐渐演变的情况看,他已经预感到了形势对学生不利,但绝没有想到昨晚会以武力镇压的方式结束这场轰轰烈烈的学运。他曾经和刘一鹤在电话里讨论预测过北京学运的结局,刘一鹤觉得以武力镇压最有可能,两人甚至为这事激辩。丁一认为,七六年北京为纪念周总理和支持邓小平发生了游行集会,被当局武力镇压下去,结果后来平了反。现在邓小平掌权,应该牢记七六年的教训和感谢人民大众以游行集会的方式支持他,否则也不会有他今天的地位和声望。邓小平不会愚蠢到用相同的武装暴力手法对待持不同政见者,那样会贻笑大方。再加上这场学生运动声势浩大,民心所向,得到全国人民的广泛支持,镇压不会没有顾忌。昨晚的枪声惊醒了丁一,现在回过头来看,还是刘一鹤高瞻远瞩,对中国执政党的本质看得比较透彻,自己太善良和天真了。丁一的心头压着一块石头,没有心情做实验看论文,一个人坐在那里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遥想北京天安门广场现在会是什么情形。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是赵旒华打来的。赵旒华说电话打到他家里,月琴告诉她丁一在实验室,就打了过来。接着赵旒华告诉丁一姚奇在天安门附近的木樨地被戒严部队打死的消息,惊得丁一跳了起来,说这事开不得玩笑。等赵旒华一五一十地将崔小梅打电话的经过告诉给丁一,丁一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泪水瞬间模糊了他的眼睛,这打击太沉重太突然了。过了好一会丁一才稳定了情绪,发黑的两眼从泪水里看东西都是模糊的。赵旒华知道他们关系好,问能为姚奇做点什么。丁一说需要想想。
     赵旒华接着说刘一鹤让她把《河殇》的录像带带回来了,她会让郭晴晴上班时带给丁一。两人的心情都不好,讨论着昨晚发生在北京的镇压行动,情绪都很激动,不能原谅当局的做法。放下电话,和姚奇合作的日子一幕幕出现在丁一眼前。一个非常优秀聪明的小伙子,怎么就没了呢?两人由双方的导师牵线,合作了两年多,一起发表过文章。姚奇最近正在写毕业论文,有许多地方向丁一咨询商榷。临走时,姚奇将一部分论文稿交给丁一,让他修改。稿件堆在案头上,丁一拿起一页页翻看,工工整整。打字机打印的文稿上,自己已经提了许多修改意见,等姚奇回来交给他。姚奇一直的心愿是回国工作,为国服务,为四化服务,没有想到却以这种方式留在了自己的祖国。因为志同道合,两人很谈得来。记得姚奇谈起毕业后回国工作时,心里充满了期望和想法,一定要将中国的科研事业建成世界一流的。他甚至还鼓动丁一和他到同一所大学或中科院去工作。不在一起工作也行,反正要合作,两人甚至开始规划了起来,雄心勃勃。可是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丁一望着遗稿想,心里非常难过。
     丁一没有注意到导师进来了,他迈着轻轻的脚步来到跟前,对丁一哀伤地说:“I am so sorry for what happened in your country。I heard the news this morning。”
     丁一的泪水止不住泉涌而出,他向导师讲述了姚奇的死亡。
     “Really?The student in Dr. Cooper’s lab? Oh my God, this cannot be true。I am on his thesis committee. Before he left, he told me he would defend his thesis after coming back. For Jesus Christ! What a tragedy!”
     导师愤怒异常,这位逃离苏联的东欧人对残暴的斯大林统治记忆犹新。他早就劝说过丁一留下,不要回去,可是丁一不听,执意博后做完后回自己的祖国去效力,这是一件责无旁贷天经地义的事情。这下好了,铁血事实教育了自己的得意门生,胜过千言万语。看着伤心欲绝的丁一,导师用缓和的语气安慰他,然后摇着头离开了。
     导师走后,丁一让自己的思绪安静了一会,觉得应该给姚奇开个哀思会,他列了一份名单,给姚奇的生前好友们一一拨打电话,包括在波士顿的刘一鹤。

     星期一赵旒华上班时,系里疯传李智慧自杀了!系主任将赵旒华叫到办公室询问她知不知道为什么。李智慧本来已经选定了系主任做导师,刚定下来就自杀了,让系主任摸不着头脑,一脸苦相。赵旒华虽然震惊,却不觉得奇怪,因为只有她心里知道底细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新华社记者已经悄悄通知赵旒华北京的台湾奸细特务被抓,还连带着拽出了一个地下网络组织,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通过这次北京学运收集中国军队调动和装备的情报。领馆让赵旒华严密注意李智慧的动向,有情况及时反映。赵旒华猜想李智慧一定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组织被破坏,在姚奇身上的用心失败。政治斗争是残酷的,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信仰奋斗,全心付出。不知怎地,她开始同情起李智慧来,那个漂亮的台湾女生。想到各为其主,不免兔死狐悲,哀从悲来。特别因为北京的血腥镇压,更因为好友姚奇的死亡,赵旒华觉得是个莫大的讽刺,对自己曾经效忠的党和信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动摇,乱石翻滚。
     想到李智慧的死是自己一手导致的,赵旒华忍不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系主任见状忙安慰她,说李智慧的办公桌里有些中文写的东西,自己看不懂,想让赵旒华帮助看看是些什么,好处理掉。系主任知道赵旒华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头,却不知道台湾来的李智慧不属于这个大陆联谊会,搞混了。系主任将赵旒华引到实验室李智慧的桌子前,就走了。
     桌面很干净,赵旒华打开抽屉,除了一些中文材料,发现东西并不多。里面有一个牛皮纸袋压在实验笔记本下面,赵旒华打开袋子,里面有一张照片,居然是自己那天给她看的那张照片的偷拍版,下乡时的一个知青伙伴。赵旒华诧异之余,立刻想到那天给李智慧看照片时,李智慧摸了一下胸前的纽扣,原来里面有机关。所幸自己当时的警惕性高,没有将刘军的相片给她看,心中暗暗佩服台湾特务的高超技术和职业手段。牛皮纸里还有一个小袋子,赵旒华取出打开,里面居然是一组姚奇的放大照片,显然也是偷拍的。相片上姚奇笑得阳光灿烂,帅气十足。奇怪的是里面有一张姚奇的脸上居然有一个女人的鲜红唇印,属于李智慧无疑。翻过来,赫然贴着一枚红心图案,旁边有繁体字题的四行小字:
 
执子之手,观子之貌,羡子之仪,慕子之心。
 
     看到这里,赵旒华立马明白过来了,李智慧是在暗恋姚奇。天哪,王小艺知道吗?姚奇知道吗?赵旒华心情复杂地将照片袋子装好取走了。

     姚奇的小型追悼会在学校的礼堂里举行,丁一没有通知太多的人,可是来的人还是不少,刘一鹤从波士顿赶来,姚奇的导师也来了。他们每人在进门处用黑布铺的桌子上拿起一朵事先摆放的白花,别在各自胸前。每个到会的姚奇好友都回顾了和姚奇的生前友谊,说到情深处,泪流如注,悲愤难当,大家痛斥北京当局的暴力行为和对民主理念的践踏。姚奇的导师库珀教授则缅怀姚奇的聪睿和勤奋,赞扬他的为人。轮到丁一,他念了一首自己作的小诗,寄托哀思:
 
     血溅皇城恸夏华, 饱含悲泪哭天涯 。贪官淫吏开怀笑,民主坟前不谢花

     木樨地的枪声不仅夺去了姚奇的宝贵生命,也夺去了所有留学生报效祖国的热忱。姚奇是留学生的化身,代表阳光向上,深爱祖国。他的死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在大家心里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无法弥补。这些以前一心想回国服务的人,面对前台姚奇的遗像都彻底改变了想法,包括那些短暂访美的访问学者。在场的所有留学生一面寄托自己的哀思,一面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还有和自己紧紧关联的前途和未来。血色笼罩下的中国,会有容纳下自己的一身之地吗。这些天电视上转播来自中国的许多镜头,邓小平露着得意笑容向烈士致敬举杯的画面、李鹏挥拳的咆哮、全国上下逮捕人的疯狂场景,如同乌云笼罩,让人畏惧不安。经历过文革的人们都知道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这些让人不寒而栗的观念还是没有改变呀。
     王小艺今天一身黑色丧服,明显消瘦了。她头上的绾结被黑色的丝带系住,臂上带着黑色袖章,肃穆庄严,大恸若死。她的心泉已经枯竭,眼睛里流不出泪水来,只有眼圈周围被一圈黑晕笼罩,像两枚微型花圈,点装出双眼的凄美哀绝。听说了她和姚奇的关系,大家走到她面前,向她表示哀悼,希望她能从悲恸中振作起来。王小艺只点头,不发一语。
     开完了哀思会临别时,郑久说有桩事告诉大家,他要去波士顿参加一个由全美学自联主席召集的全国各地留学生会议,商讨协调全美中国留学生示威游行活动。另外由于中国正在大规模地迫害知识分子和镇压学生运动,大家正在商量一个方案,组织一个班子,准备游说美国国会议员,通过中国学生保护法案,不必履行中美两国签订的回国服务条款协定,避免回去受政治迫害。他说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和想法,可以和他说,他会带到会议上去。
     赵旒华没有表示任何意见,听了一会,就挽着王小艺的手出了门,将众人留在后面谈论。她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许多街角都放着一个募捐箱,旁边有一些中国留学生在使劲解说,有的还配有北京惨案的图片,路人一面同情地询问北京的情况,一面纷纷向箱子里投币。再往前行,她们要经过的路被拦了起来,这里要通过反对北京暴行举行的示威游行队伍。最近一段日子,这类游行特别多。赵旒华和王小艺在阳光下站着,和其他行人一起观望。不久游行队伍就过来了,高呼打倒共产党,打倒独裁,反对镇压,自由万岁,民主万岁。
     在游行队伍里赵旒华意外看见了那位和自己一起工作过的新华社记者。虽然从报纸上赵旒华知道世界各地许多的中国驻外人员反逃,投奔自由世界,可是现在看见曾经和自己联系的人也出现在游行队伍里,还是大吃一惊。她清楚地记得这位记者在向自己传达任务时,充满了一种为国服务的神圣使命感,满是兴奋和自豪。他们的卓有成效工作导致了台湾在北京的一个特务组织被破坏,还连累李智慧自杀,成功地完成了党和国家交给的任务。可是北京一声枪响,轮到他们背叛自己曾经服务过的红色政权,这不能不让赵旒华灵魂深处深深震撼。太讽刺了!前些日子看见北京街头游行队伍里走着众多的新闻工作者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觉得那是国家民主希望的象征,进步的象征,继往开来的象征。可是现在再看见他们走在反对中国政府的游行队伍里,却是对国家彻底的失望和痛心。自己何去何从?赵旒华脑子里盘算着怎么办?那位记者也看见了赵旒华,脸上显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悲愤,夹杂着一丝惭愧和不好意思。他向赵旒华远远地招手,让她也参加进游行队伍。赵旒华只是笑了笑,摇摇手,没有动身。
     赵旒华偏过头看见王小艺盯看着游行队伍的远端,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肖鸣和Matt手牵手也在游行队伍里。肖鸣似乎在哭泣,赵旒华看见Matt吻他的脸颊以示安慰,惊得她马上用手握住了嘴,几乎叫了起来。
     这一幕王小艺当然也看在了眼里,她终于明白了肖鸣的种种怪异行为,还有他经常来找姚奇的缘由。王小艺昨天去找库珀教授,表明自己愿意用姚奇以前用过的实验台,库珀教授欣然同意,并鼓励她说她是姚奇课题继续下去的最佳人选。当王小艺开始整理姚奇的遗物时,肖鸣来了,满脸忧戚。这位从不主动和自己说话的男生居然羞羞答答想向王小艺讨一件姚奇的东西作为纪念物,特别指定想要姚奇玩过的魔方。王小艺打开姚奇的抽屉,魔方还在里面躺着,是自己送给姚奇的那枚,他没有带回中国。姚奇以前玩坏了的那枚魔方在王小艺的宿舍里,成了自己的心上之物,刻意保存。王小艺拿出魔方犹豫着,先把魔方打乱,然后飞快地将各面转动成一色,那天晚上和印度学生比赛的情形又出现在眼前。末了,王小艺恋恋不舍地将魔方递给了肖鸣,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要姚奇的魔方。肖鸣走了,魔方勾起的回忆还在心头缠绕,着实让王小艺高兴和伤心了好一阵子。这人世间的事情千变万化,比魔方还让人猜不透。
     等游行队伍过去了,维持秩序的警察才让行人通过。赵旒华陪着王小艺回到了寓所,郭晴晴已经上班带小孩去了。两人都有些累,虚弱的王小艺躺在床上歇息。赵旒华给自己和王小艺各倒了一杯果汁。正喝着,有人打电话来。
     赵旒华接起电话,“喂,哪位?”
     来电话的是一位在领事馆交纳党费时碰见过的党员留学生。对方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现在正在收集退党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名单,希望你也能加入进来。”
     “退什么党?”赵旒华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当然是退残暴镇压民运的中国共产党。”
     “哦。我没有思想准备,现在不想加入你们的行动。”赵旒华直截了当地回答。
     “现在的这个党已经不值得我们为它效忠了,我这里已经收集了两百多人愿意退党的名单。我们的退党声明是要见报的,将来可以作为政治避难的依据。”那人晓之以利,极力煽动。
     赵旒华最近一段时间脑子一直很乱,混混沌沌,听了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我不退!”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她从心底瞧不起这类人,入党是为了投机,退党也是为了投机,无大是大非观,钻营利禄。果不其然,两个星期后的六月二十九日,中国在美加就读的三百零七人声明公开退党,海外一共有六百八十三名留学人员退党。当赵旒华从报纸上看见这条消息时,想到了这通电话。当然她依然相信退党的人里面有正义感、义愤填膺的居多,为己谋私的居少。
     赵旒华放下电话后去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报道一则时事新闻,在哈佛见到的那位和自己同姓的留学博士后正在华盛顿国会山庄接受美国一家著名电视台的采访,忍不住看了起来。电视里面的赵博士口才颇佳,英文流畅,大谈推动《全美中国学生保护法案》的必要性。他说在美国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因为参加了爱国游行示威,如果让他们回国,都会面临着政治迫害的危险。美国记者问他这么为大家疾声呼喊,有没有为自己担忧过?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自己已经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而且他已经和家人失去了联系,国内的亲人们恐怕已经受到了迫害,说得眼泪都滴下来了。
     赵旒华关上了电视,来到王小艺身边坐下,陷入了沉思。


Sometimes when it rains by Violin on Grooveshark

摄影:美国严教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