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十七章

(2015-03-03 08:07:12)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七章

     却说姚奇到了北京,在首都机场下了飞机。狭小的空间和他几年前离开北京时没有多大区别,到处烟雾腾腾,随地吐痰,大声喧哗。入口处有人举着牌子,上面有关点的名字,是天安门广场一个学生组织专门来接他们的。来人说外面有车等着,直接去天安门广场安营扎寨。

     “姚奇,要不一起去?”关点问,想拉姚奇一起。
     姚奇摇摇头,“我得先到医院去,得空去天安门广场看你。”
     接关点他们的学生说:“一定来,欢迎美国留学生回国支援我们。民主万岁!共和国万岁!记住,一定要找我们,广场上的学生组织很多。”他随手递给了姚奇一张传单。
     他们分手后,姚奇和其他旅客乘坐机场巴士去市区。姚奇掏出赵旒华给的地址,告诉司机要去市区木樨地的一家医院,司机说没问题,巴士就在离那里不远的地方下车。同路的还有那拨短期出国访问团的学者专家们。一路田野闪着绿色,大路两旁大树笔直高耸,姚奇贪婪地看着。接近市区,窗外到处都是标语和游行的人们,上面写着“打倒李鹏!”、“打倒邓小平!”、“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邓妈妈,快把鹏儿领回家,给他一个大嘴巴”的标语,甚至有人要“油炸李鹏”。满街的红旗飞舞,锣鼓喧天,让姚奇想起了文革时的群众运动。
     姚奇觉得蹊跷,问机场专车司机是怎么回事?
     “北京昨儿宣布戒严了。丫的,老百姓不干了,和李鹏那个龟孙子对着干。”司机戴一副墨镜,说一口北京土话。
     “刚才在机场听几个要出国的人说赵紫阳下台了?有这么回事吗?”和姚奇一起回国的那拨代表团里有个人发话。
     “可不。也都是那帮学生头,倔头,不肯和赵紫阳阎明复改革派妥协,弄得大家下不了台。这下好了,给李鹏这小子口实,怂恿邓小平把赵紫阳硬给挤下去了,马上宣布戒严,取消游行示威。这蠢猪头要能力没能力,要德行没德行,也不知当初周总理是怎么收养教养他的。”
     众人听后多少有些目瞪口呆,飞机上坐了十几个小时,情况说变就变。正说着,前面的路给堵住了,人山人海,口号震天。
     司机将车停了下来,问路边一个看热闹的哥们:“我说,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那人叼着烟说:“军队来了,让市民们给拦住了。前面过不去,您绕道走吧。”
     司机知道坏事了,说:“早晨就听说有军队要开进来,还真来了。咱北京老百姓讲义气,不能让学生们吃亏不是。我们隔壁的小二子就说了,他要开着自己的新摩托车满城转悠,到处报信哪里有军车,这下子热闹了。大家耐心点,我得绕道了,耽误您功夫。”说完他打着方向盘,绕道胡同小巷,避开大路继续前行。
     “小同志,我在美国说什么来着?”坐在姚奇身边的瘦小研究员开腔了,摇摇头,“这就是中国的国情,要改,难啊。听我一句,办完自己该办的事情,马上回美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姚奇听着陷入了沉思,看着外面乱哄哄的鼓噪局面,和自己想象中的差距太大,有点不太适应。出国了几年,享受惯了美式民主生活,潜心做学问,泰然安逸,似乎一切顺理成章。一旦离开那里,马上有了一种鱼儿离开了水的感觉,呼吸紧迫,脚下无根。现在天安门的学生们争取的,不就是自己已经在美国享受的习以为常的普世价值么?就这样回国,自己一介书生能干什么呢?恐怕要先像眼前的学生市民一样上街游行,争取权利,改善环境,然后才能安下心来做学问。可那是何年何月呢?眼前的现实仿佛是一面镜子,它让姚奇窥见了自己的天真。他不由想到了老校长刘道玉,一个理想主义者,想干一番事业的他是不是也太天真了一点。还有同情学生的赵紫阳,想学西方民主,是不是也太天真了一点。姚奇有种被重重摔在地上的感觉,在美国时对中国的激情和向往,想回国在象牙塔里专心做学问的想法,未免有些可笑,海市蜃楼一般。如果真的回国,恐怕自己一辈子也不能真心做学问了。
     姚奇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潜移默化了,变得和出国前不一样了。这时他才从更深一层次认清了关点。关点不同,他的理想是改变中国的政治现状,争取大家的权益,为民主自由奋斗。关点放弃到手的学问,因为他已经认清,在中国如果没有必要的政治变革,就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学术研究。虚假的学术头衔不要也罢,解放以后中国知识分子的集体命运已经说明了一切。除非自己像关点一样也投身到中国的政治变革的洪流中去,否则一切象牙塔的梦想都不会成真。可是政治变革谈何容易,堂堂如胡耀邦赵紫阳者,不也被罢了官吗。理想和现实撞击着,姚奇摇摆得厉害,没想到一踏上中国大地,自己就想明白了一切。“听我一句,办完自己该办的事情,马上回美国,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刚才研究员的一句话如洪钟在他耳边鸣响,振聋发聩。姚奇想到了王小艺,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这时显得弥足珍贵。
     姚奇一路思想激烈斗争着,终于到了市区。他下了车,和刚认识的众人道别,然后拿起自己的行李。忽然后面有人喊,回过头来,原来是瘦小研究员喊住了自己。
     “这位同学,还没有请教尊姓大名。”
     “不敢,我叫姚奇。”
     “看你为人诚恳,想交你这样的美国朋友。这是我的名片。”学者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谦恭地递给姚奇,“你有没有联系方式,将来好联系。我有个儿子,快大学毕业了,是个高材生,将来想让他出国读研究生,步你们的后尘。可是我在国外不认识人,到时联系学校还想让你帮帮忙。”研究员从上衣口袋里取下一支钢笔,拧下笔帽递给姚奇,还有记事本。
     姚奇在记事本上写下了自己在美国的联系方式。
     “如果可能,我想请客。”研究员满脸笑容。
     “不了,这次回国时间短。我还要去外地看望父母。多谢您的好意。”
     “理解,理解。在国内注意安全。”瘦小研究员恋恋不舍地和姚奇挥手告别。

     姚奇按照司机的指点,来到了崔小梅工作单位。进了医院大门,问了门房往哪里走。门房老头正在听录音机里的戒严令和严惩动乱分子的广播,没有在乎姚奇,只是向前面的门诊楼指了指。
     姚奇谢过了门房。他来到外科门诊,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护士经过,忙上前询问。护士三角眼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瘪着嘴说已经下班了,明天再来找崔医生看病。姚奇忙解释,自己是从美国来,熟人介绍,事先有约定。听了这话,护士转过脸,立刻热情起来,马上把他领到一个房间门口,对一个年轻医生喊道:“崔医生,有人找您,美国来的。”
     “您请。”护士友好地对姚奇说,给他让道,有皱纹的脸笑起来像朵菊花,两眼不停地打量姚奇。
     房间里那个女医生带着口罩,两只眼睛露在外面,她正在脱掉医生的白大褂。她双眼流盼走到姚奇跟前摘掉口罩,露出了脸庞打招呼:“你好,我是崔小梅,你大概是赵旒华介绍的姚奇同学了?”
     “正是,赵旒华常提到你。崔医生,添麻烦了。”姚奇也做了自我介绍。
     “我刚从天安门广场回来,怕发生流行病,我们医生护士轮流去那里值班,喷洒消毒药水。怎么才到?”崔小梅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细腻,一条粗辫子扎在脑后。姚奇觉得她有几分像王小艺的神态,不同的是王小艺脸上有点男孩的英气顽皮,露着天真,崔小梅则眉宇间多了一股书卷气,含蓄些。如果是姐妹俩,崔小梅应该是姐姐,王小艺则是妹妹比较合适。姚奇为自己的联想好笑。
     “外面到处游行,堵车,绕道过来的。”姚奇如实回答。
     “是了是了,北京最近一些日子一直很乱,学生市民游行扰乱了正常秩序。”崔小梅好奇地问:“听赵旒华说你想回国工作,这次回来是想看看北京的单位?”
     姚奇回答:“还没想好,主要还是想拜望父母,出国好几年了,怪想他们的。”姚奇想绕过这个话题,他的想法已经和在美国时大不一样了。
     站在一边的年长护士急忙开口说:“没定就好。你看现在国内贪官横行,物价飞涨,民怨沸腾,大家都往国外跑,您怎么反其道而行之呢?国外有哪里不好,不待见想回来。上面斗争得很厉害,连赵紫阳总书记都下台了,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怎么过,回来喝西北风呀。幼稚。”护士的菊花脸说起严肃事来,语重心长,皱纹变得像海边的岩石一般深刻,话语更像海水倒灌。
     崔小梅见她话多,挡住了她,说:“人家刚回国,别吓着人家,也没您说的那么严重。看看外面的学生多争气,我们国家还是有希望的。”
     “也是,戒严怎么着,今天大街上到处都是堵军车的。不像往年了,老百姓现在敢讲真话了,觉悟了。我这人嘴没遮拦,直爽,你别介意啊。”护士有些大大咧咧,岩石变回了菊花。
     姚奇听着,露出牙齿笑了。在美国呆的时间多了,他的举止言谈显得彬彬有礼,谦恭礼让,让人产生好感。
     崔小梅被姚奇的英气吸引住,半当真半玩笑地说。“听赵旒华说你很帅气,果然如此。”
     姚奇被说得不好意思,说:“别听赵旒华,她乱说的。”
     “有没有女朋友?”护士赶紧问,眼睛一闪都不闪。
     “我有女朋友。”
     “在哪?”女护士赶紧问,带点失望。这一问,姚奇立刻认识到自己确确实实是回到了中国,不像美国人注意隐私。到了中国,一切都要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美国。”
     “同学?”
     “同学。”
     女护士啧啧嘴,“我有个侄女,现在读人大,又漂亮又聪明,你要是没有女朋友,将她介绍给你多好。可惜可惜。”
     说得有点不像话了,崔小梅赶快打断:“护士长,去忙吧,我还要安排客人。”
     护士长有点不舍地离开了,临出门还不忘用眼睛剜了姚奇一下。
     崔小梅对姚奇说:“我在单位招待所给你订了一个床位,我这就带你去。”

     两人出了门诊楼,拐过一道弯,来到一个二层楼房前,前台的一个扎着短辫子的小姑娘见了忙喊:“崔医生。”
     “我要的房间安排好了吗?”崔小梅和气地问小姑娘。
     “安排好了,这是钥匙。”小姑娘脸色红扑扑的,带有几分羞涩地看着姚奇。
     崔小梅将姚奇领到楼上,房间很简陋,里面一盏日光灯,两张木板床,一张木桌子,一条凳子。墙角还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搁着一个掉了瓷的洗脸盆。
     “国内就这条件,将就点,这里不比美国。”崔小梅有点不好意思,“就这,我还是给我们院领导好说歹说,说有个美国客人要来,才给批的。一般要凭单位介绍信才能住得进来。”
     “没关系,这里挺好。”姚奇将行李放下。他问崔小梅:“这房多少钱?”说着开始掏钱。
     崔小梅拦住,“这里是公家的,不付钱。”
     姚奇这才想起原来如此,出国以前都是这样,怎么就忘了。他说:“那就谢谢了。”
     这时小姑娘拎着两个热水瓶进到房间里来。“我打了两瓶热水,一瓶给您洗脸,一瓶留着喝。”说完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理了理衣襟,用眼角偷看这个从美国来的客人。看看没事,就退出了房间。
     “她是农转非,刚来医院工作不久。需要什么就跟她说。喏,这是我们单位食堂里的饭票,就在食堂搭伙,方便,免得上街去买。”崔小梅将一叠医院食堂的小饭票递给姚奇。
     姚奇又要给崔小梅钱,崔小梅不要,说那能值多少。姚奇拗不过崔小梅,只好作罢。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头,问北京电报大楼怎么走。崔小梅告诉他沿长安街向东走,西单附近就是,里面可以打国际长途。
     崔小梅神秘兮兮地看了姚奇一眼,知道他要干什么,说:“估计现在下班了,要到明天才行。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崔小梅看看表说。
     “远吗?骑车还是乘公共汽车?”
     “不远,就在海军大院,我的家在那里面,骑自行车也就一二十分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到科室去找我。”崔小梅想起了什么,掏出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码。“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揩公公的油,他是高级领导干部,有事可以用这个电话和我联系。”
     崔小梅走了。姚奇开始整理行李,忽然记起李智慧托他带东西的事情。他来到楼下接待口,小姑娘还坐在那里。这时门房多了两个中年人,看上去非常精干。看见他来,小姑娘赶快站起来。
     姚奇说需要打个市内电话,想借电话一用。
     小姑娘用眼睛看了那两个人一眼,那两个中年人站起身走过来,一高一矮。其中一个问:“你是从美国回来的姚奇同学吗?”
     姚奇有些惊奇,看着两个陌生人点头称是。
     “借一步说话。”那人和善地对姚奇说。
     他们来到姚奇的房间,矮的一个说:“我们俩是国安部的,有一个重要情况需要你配合。”
     姚奇听了头皮发麻,摊上国安部一定没好事。该不是和纽约民运的事情有关吧?两个人简单地把李智慧是台湾特务的事向姚奇挑明,惊得他说不出话来。
     “她是不是让你带了东西回国?”
     “是。”姚奇坦白回答。
     “我们想看一看。”高个子的那位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
     姚奇拿出李智慧给他的书和笔,交到高个子的手上。高个子很内行地检查了一遍,对矮个子说:“书是密电码,笔是微型照相机。”
     姚奇一听脑子就懵了。高个子对姚奇说:“不要担心,我们知道你事先并不知情。你可以和接头方联系,让他来取,我们布控。”
     他们一起下楼,来到前台。地址姚奇记在脑子里,当时以为李智慧考自己,现在想来,她是怕地址被无意泄露。姚奇的脊背有一丝冷汗冒出,他凭着记忆按照李智慧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拨通了对方,是一个声音沙哑的男子接的。一听美国有东西带来,对方立刻兴奋起来,说马上就来取。
     姚奇放下电话,那两个国安部的人很满意。矮个子留下来陪姚奇,高个子出去了。
     回到姚奇的房间,矮个子让姚奇不要紧张,该如何就如何,只当没事发生。东西交到来人手里,就没有他的事情了。他让姚奇称呼他是住一个房间的房客就行了。一面等,两人一面聊着天。矮个子国安津津有味地听着姚奇说留学的许多趣闻,不时哈哈大笑,姚奇的紧张情绪慢慢消失了。姚奇也向他问了一些北京的近况。矮个子国安说军队已经进城了,好意劝姚奇赶快办事,完了尽快离开。“中国的许多事情你们外面的人不了解,其实连我们里面的人也不了解,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精干的国安也显出了一脸茫然。
     过了一个多小时,门房敲响了。姚奇起身开门,来人是一个略微秃顶的中年人,两人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姚奇请来人进屋。
     来人看了房间里还有一人,在看书,拘谨地在姚奇的床上坐了下来。矮个子国安无意识地抬头,和来人点头打了个招呼,又埋头看书。姚奇将书和笔递给了来人,来人看了看就将书和笔放进了随身的一个黑色公文包。两人简单地聊了几句,来人说天黑了,太晚了不方便,沿路军车堵得厉害,得早点走,就告辞了。等那人一出门,矮个子国安就到窗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手电,向外面照了照。他回过身来和姚奇握了握手,迅疾出了房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莫佳利 回复 悄悄话 好看,一直在跟。
NJM 回复 悄悄话 Great! 沒姚奇的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