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二十一章

(2015-03-11 06:52:11)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二十一章

     自从姚奇去了中国,除了王小艺日思夜想,还有两个人心里一直惦记着他。一个是李智慧,一个是肖鸣。
     肖鸣是过了几天后才发现姚奇没有出现在实验室的。这天他来找王小艺借东西,两眼却羞答答地瞟一眼姚奇的空座位,显出了一种渴望和焦急。看着他迈着细步的扭腰和不自觉地将头发往上拢的手姿,还有那别在前额上的发卡,王小艺不解地摇摇头,心里想笑。两人都是一年级的研究生,虽然一起上课,可是话语沟通不多,这个男生对女生好像不太感冒。看着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和自己讲话,王小艺看出了名堂,问他是不是找姚奇。肖鸣红着脸马上否认,但又忍不住问姚奇为什么不来上班。王小艺说他回中国探亲去了。肖鸣黯然,一声不响地踅开了。
     李智慧也来,看见王小艺还是说笑,不过多了一份矜持。她一来就坐在姚奇的椅子上,询问王小艺姚奇有无音讯。王小艺说他来过一次电话,然后用一丝察觉不到的眼神观察李智慧。李智慧忙问都说了些什么?想起姚奇的警告,王小艺告诉她姚奇只是简单地报了一声平安,一切都好。她直愣愣地看李智慧时,李智慧眼里闪现了一丝羞怯和失意,然后顾左右言它。王小艺摸不着头脑,感觉得出李智慧举止有些不同寻常,她猜不透姚奇为什么不让自己和李智慧接触。当然赵旒华对李智慧的警惕也提醒着李智慧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瞒着自己,似乎大家都知道,就自己瞒在鼓里。王小艺单纯,用一双纯净的眼睛看世界,怎么一会儿赵旒华,一会儿姚奇都那么对李智慧不信任,难道她是美女蛇?
     李智慧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林肯音乐厅的票子,对王小艺说:“我这里有两张交响乐的票子,想请你周末晚上一起去听。”其实这是她两个星期以前就买好的,准备和姚奇一起去,结果没有想到他回中国去了。
     王小艺摇摇头,说自己已经有了安排,她永远都听姚奇的,姚奇不会错。
     李智慧有些失望,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她咬了一下下嘴唇,留念地看了一下姚奇的桌子,微微闪了一下睫毛,起身离去。

     王小艺最终还是拗不过郭晴晴的请求,陪她去了一趟色情杂志的摄影地,为她壮胆。到了一栋豪华大楼,进到里面,按照进门处标牌索引找到楼层和房间。进去后前台的接待女郎秀发披肩,画着浓烈的艳妆,热情地和她们打着招呼,安排她们进了一间工作室。工作室里面宽大,布置得粉气十足,充斥着一股奶油香,到处都摆放着各种尺寸的情趣玩意和道具。两人等在里面,拘谨地看着,心里忐忑不安,却又忍不住四下好奇打量。粉色的墙上挂着许多一丝不挂的女郎照片,各种撩拨的姿势都有,比Angela让王小艺看的那些拍照尺寸还开放,一点遮拦也没有。
     “你以前拍过裸照吗?”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人的时候王小艺忍不住问郭晴晴。她想如果自己要是当时答应了Angela的请求,来这里拍照的就是自己了,想想有点后怕。
     “拍过。”郭晴晴小声回答。
     “你不怕?”
     “开始很怕,现在习惯了一点,但还是有点怕,他们很随便的。”郭晴晴如实回答。
     “你是怎么和Angela认识的?”
     “在一个模特俱乐部。我比较孤零,胆子又小,要不是没有办法,也不会去那里。美国不像中国,性很开放,做模特的也很多,人家觉得这是一项职业。因为人多,竞争激烈,我属于弱势群体。Angela比较热心,看我一人常常打单,时常帮我介绍一些事情做,她知道我需要钱。”
     两人正谈着,Angela过来了,她只穿了一条比绳子还细的三角裤,颤巍巍的乳头上贴着金星,妖娆无比,玲珑曲线尽显,媚眼飘飞。她说自己就在隔壁工作,听说她们来了,过来看看。“Don’t be scared. Everything is fine here. They are very nice.”她又露出了招牌式的大嘴微笑,显得亲切和热情。
     正说着,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面带微笑进来了,脖子上挂着照相机,自我介绍是这里的摄影师。Angela想离开,却被他拦住了。
     “You can stay。I may need your help to work out with your friends. They are so gorgeous and pretty.” Angela听了这话,冲着郭晴晴和王小艺眨了一下眼睛就留了下来。
     “How old are you?”摄影师对着漂亮的郭晴晴问,态度和蔼,他在调节气氛,让人显得不那么紧张,但还是用手拨弄了一下郭晴晴垂下的头发。
     “Twenty-two.”郭晴晴略显被动地回答。
     “What about you?”摄影师又问王小艺。
     “I am her companion. Not for this.”王小艺忙解释,撇清自己。
     “I see.”摄影师明白过来,然后对郭晴晴说:“Originally,we wanted to shoot a nude lady riding on a tiger. But she was ill and cannot make it.”
     郭晴晴的英文不太好,以为让她骑真老虎,马上有点紧张起来。
     “Don’t worry. Nobody is going to eat you. The tiger is a fake one.” Angela看到了郭晴晴的紧张表情,大声笑着解释。说完了摄影师让郭晴晴看美女和老虎的示意图。
     不料Angela突然插话,建议说:“This looks boring. Everybody can do that. I got an idea. It is more interesting than tiger ride.”
     众人都回过头来不解地看着她。她认真地说:“I have been watching the Chinese student protest in Tian-An-Men Square recently. It seems that the government intends to crack down the student movement and has already imposed the martial law a few days ago. That is not acceptable. We should do something about it. Let’s pretend there is a massacre by the Communist Party in Tian-An-Men Square. QingQing is a protesting student. Her clothes ripped off by soldiers of the Liberation Army and she laid down on the Tian-An-Men Square with blood over her nude body. How is that?”
     摄影师听完了两眼放亮,叫道:“This is a brilliant idea. Let me talk to the boss. QingQing, undress yourself quickly. Be ready for the shooting.”说完他急急忙忙走了。
     王小艺和郭晴晴听了他们的对话惊呆了,一下子显得非常被动。两个大陆女生对望着,这么严肃的政治事件怎么和色情搞在了一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Angela,亏她想得出来。
     Angela看她们呆在那里不动,不解地问:“What’s wrong? This is your chance. Come on.”她催促郭晴晴脱衣服。
     可是一直到摄影师陪着另外几个人进来,郭晴晴还没有脱掉衣服。摄影师不解,问是怎么回事。郭晴晴将顾虑向众人解释了,她也是中国来的一员学生,同情和支持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如果和色情搞在一起,是一种对大陆学生不尊敬的行为,她不能亵渎了这场伟大运动。
     摄影师有点急了,说你是我们付钱雇的模特,有义务做这些。
     陪同摄影师进来的另外一个像老板的人显得比较有耐心,他用手摸着下巴开导说:“Hi,I am Mark. I run this place.”他同郭晴晴握手,然后接着说:“I perfectly understand your concern. But think this way. We have a lot of readers around the world. This is one way to show them your love of your motherland. Your picture may be even more powerful to raise your voice, your protest, your anger than any other languages. This is definitely a good way to show your support to your fellow citizens in China. If you do well, you may become a superstar instantaneously.”
     郭晴晴两眼望着王小艺,有些听不懂的地方王小艺帮着翻译,郭晴晴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王小艺也不知怎么办,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不决。
     Mark继续做工作:“I also follow the protest in China closely。If I am right, the students in Tian-An-Men Square ask for freedom, self-expression, and democracy. They don’t have these basic elements. Why? Because everybody living in China has been confined in cages,which is made by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Communist Party thinks that everything is evil if you disobey its ideology,including nudity. So, the nudity in this story represents a lot of things. In short, the nudity represents free expression and human rights,similar to the proclaim made by the students in the Tian-An-Men Square.”
     两个大陆来的女学生被Mark的一套似是而非的哲学灌了迷魂汤,有点晕头转向,想反驳,但觉得他说的好像又是那么回事。
     Mark趁热打铁,说:“How about this. I can raise $5,000 more to pay you for doing this.” Mark提高了价码。
     “Why QingQing?Anybody can do this。”王小艺质疑地问。
     “Because she looks like Chinese. None of my girls looks like oriental girls, or students. Right? If you want to do it, you are absolutely welcome to.” Mark的这一番强词夺理马上让王小艺不做声了,她生怕自己被拉去拍裸体。
     郭晴晴太需要钱,听说可以多赚五千美金,她同意了,但坚持要先签一份合同。Mark怔了一下,马上就同意了。他说:“Of course, you are smart. Looks like you had some modeling experience before.”
     工作做通了,于是马上开始工作。在摄影师的指导下,他们打开了幻灯机,找来了一张天安门广场的幻灯片投放在墙上作为背景。Mark对Angela说,让她把所有的模特儿都喊过来扮演学生。等人都到齐了,他吩咐模特儿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化妆师将每人身上涂满血迹躺在天安门前,面对毛主席的画像伸出双臂,背对观众。这样洋面孔看不见了,只露出光溜溜的肩背和臀部,有效地防止了穿帮。看着大家都不穿衣服,郭晴晴的压力小多了,和大家一样也脱光了衣服,露出了东方人特有的细腻肌肤。因为她生长在中国的北方,胴体显得特别白,一点也不输其它的女模特。化妆师让所有人头上都绑一条白布带,装扮成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唯独让郭晴晴带一个自由女神头上的光环,坐在众人前面。因为郭晴晴是东方面孔,她面对观众。化妆师在她胸前涂了一个弹孔,浑身是血,双手伸向天空,在毛主席关注的眼神里装出一副呐喊的样子。
     摄影师见了这种场景非常兴奋,相机不停地响着,闪光灯不断地闪耀,多角度,多方位地拍摄,不断地要求众人变换各种姿势。
     王小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裸体阵势,看呆了,也有些吓坏了。除了郭晴晴有些不自然外,其她的模特都非常敬业,一丝不苟。王小艺心里翻腾着,心想中国无论如何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因此她看着眼前的赤裸裸画面觉得非常可笑,荒唐和滑稽,甚至觉得这是对自己祖国的侮辱。可是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算是领教了资本主义赚钱的本领和绝招。看着看着,她又深深地被这些模特的美妙身躯吸引着,倒是没有自己以前想象中的那般色情。特别是主角郭晴晴带着那个自由女神的光环,显出了东方女神的韵味。每当郭晴晴的眼光和她的眼光相碰时,马上就闪开,带有一丝慌乱。当然她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没有过几天,天安门前果然竖立起了一尊自由女神像,和天安门城楼的毛主席巨幅挂像面对面地站着。那时的王小艺再回过头来想起今天的这一幕,感受就不同了。
     折腾半天拍完了,Mark非常满意郭晴晴的表现,立马询问她的银行账户号码。可是郭晴晴为难地说自己现在还没有银行账户。Mark也犯难了,因为钱数太多,写张支票给郭晴晴怕不安全。郭晴晴灵机一动,问王小艺,可不可以先将钱打到她的账上,等她开了账户后再转过来。王小艺同意,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Mark说他们一直缺乏oriental裸体模特,希望郭晴晴能够加入他们。并诱惑她说模特可以享受海滩,享受豪宅,去各地旅游。郭晴晴说回去考虑考虑。

     在回家的路上,王小艺问郭晴晴真的想当裸体模特?郭晴晴摇着头说不知道,穿衣服的模特还行,如果自己的裸体经常出现在画报上在街头报亭卖,熟人看到会很难堪的,传到国内父母那里就更糟糕了。但她两眼迷茫地说:可是我需要钱。
     王小艺突然觉得郭晴晴很可怜,一个人孤苦伶仃,内心里溢满了同情。
     两人累了一天,在纽约的街头慢慢走着,茫茫人海中,两个大陆留学生显得有点孤单。王小艺的肚子有些饿了,想在路边买些东西吃。可是郭晴晴说还是回去吃吧。王小艺知道她想节省钱,爽快地说自己请客。于是她们走进了一家麦当劳。
     两人一人要了一份套餐,端到靠窗子的座位坐下来,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郭晴晴对王小艺说:“今天的麦当劳费用,你就从我存在你那里的钱里面扣掉。”
     王小艺不以为然地说:“虽说我也是穷学生,但我的收入有保障,这顿晚餐还是请得起的。说实话,你得赶快去开一个账户了,来美国这么久了,居然连一个账户都没有,太不方便。”
     郭晴晴无可奈何地说:“你已经陪了我一天,现在又请我吃晚餐,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在你那里住,得到你不少帮助。我也是太难了,过一天算一天,哪有钱存,开个账户需要最起码的底金,可我硬是拿不出来。我是有了这顿愁着下顿,钱左手刚进来,右手又出去了。这将近一万美金是我生平见到的最多钱数,刚才听到这个数字,以为听错了。”
     王小艺很同情她,说:“那个Mark对你很中意,想留下你,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不料郭晴晴摇摇头说:“那里的钱不好赚。知不知道,Angela进去工作后不久,就是Mark的免费情妇了,所以她说话Mark听,要不我哪有这么容易得到这份美差。想想看,Angela的一个建议,Mark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连摄影师也听她的。我想如果我进去后,不久也会成为Mark的情妇的。模特这个行当很肮脏,除了性,还有就是吸毒。听Angela说,她已经尝过毒品了,是Mark让她这么做的。要控制一个女模特作为性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染上毒瘾,我已经见过几起这类例子。知不知道,今天你可帮了我的大忙,如果你不在场,我怕Mark会对我动手脚,有你在,他就不敢造次了,有顾虑。”
     王小艺记起刚才在工作室时Mark的大方,恍然大悟。“太可怕了。那你今后怎么办呢?你总要生活呀。”
     郭晴晴说:“我先和他们周旋一下,等钱进到你的账户后,请立马告诉我,我想离开那里。今后嘛,走到哪里算哪里。”郭晴晴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她开始沉默不语。过了一会,郭晴晴恳求王小艺:“我非常羡慕你们这些考出来的公费生。我能力太差,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在你们学校找一份工作,干什么都行,我能吃苦。”
     和郭晴晴相处得不长,但王小艺从她身上感受到了许多有益的东西,通过郭晴晴,王小艺对社会的理解又深入了一步。和郭晴晴比起来,自己的那点人生经历简直微不足道,可笑的是自己还常常津津乐道,挂在嘴边,到处表功。虽然诸事不顺心,郭晴晴在逆境中不屈不挠,没有多少抱怨,让王小艺深受教育。生活需要忍是王小艺从郭晴晴那里学到的最深刻的一点。王小艺似乎记得系里的几个实验室想合着招一个洗瓶子的工友,Student helper也行,于是答应郭晴晴去问问。另外她还建议郭晴晴到她们学校人事部门去填一张表备案,说不定机会就来了。王小艺这时一心想帮助郭晴晴,即使有了洗瓶子的工作,那点钱恐怕也不够郭晴晴交学费和生活费。王小艺的脑子快,忽又想起那天在植物园碰到丁一一家,听月琴偶尔提起他们想请一个保姆,也不知他们请到了没有。她向郭晴晴提起了这档子事,说回去后马上就给月琴打电话问问。
     王小艺的积极帮忙态度感染了郭晴晴,她的情绪好了起来,两人互相谈着到美国来的一些人和事,和对中国亲人们的怀念。窗外街灯亮了起来,车水马龙,流光溢彩又开始泛滥。人影中,王小艺忽然看见街对面一男一女有两个人走过,其中女的是李智慧,男的是买相机碰见的那位。他们在稍微僻静的街角停了下来,男的似乎在大声训斥着李智慧,李智慧则不断抹着眼泪不言语。这是怎么回事?王小艺揉了揉眼睛,确信那人是李智慧,吃惊地盯着他们。
     郭晴晴没有太注意王小艺表情的细微变化,还在聊天。慢慢她感觉得到王小艺的话语减少,看着窗外不吱声,以为她累了,于是问王小艺是不是应该回去了。王小艺说不忙,再坐一会。
     王小艺一直等到李智慧和那个男的离去,才和郭晴晴起身离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