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 第三章

(2015-02-04 13:23:20)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三章


     北京学生游行聚会的形势闹大了。四月十八日有三千多名大学生到天安门悼念,要为胡耀邦平反,高喊邓小平,赵紫阳和李鹏下台,他们甚至抬着三个花圈到中南海新华门献花圈。纽约电视广播频繁报道这件事,掺杂着评论,许多平时对中国不感兴趣的美国学生也开始关心起这件事来。课堂里实验室里他们向赵旒华和王小艺这些为数不多的中国大陆留学生询问事情的起因和后果,不知道红色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甚至不知道胡耀邦是谁。
     上课时,班上有个眼神幽蓝的美国学生Matt带着蔑视的态度和王小艺谈起了中国,满嘴独裁、贫穷、愚昧、落后,气得王小艺和他争论了起来。在王小艺心里,祖国是一个神圣的符号,象征着美好,不可侵犯。这个美国学生对中国的过去一无所知,狂妄自大,厚着脸皮妄加评论,用西方人惯有的偏见看待中国。看着王小艺一心护国的样子,Matt轻描淡写地说:“中国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满?”

 

 

 

“谁不满了?”王小艺寸步不让。
“天安门那些闹事的学生啊,一个个头上都扎着绷带,上面写的字虽然我看不懂,但一定不是什么好话,我想是反政府的吧。”一句话把王小艺噎住了。不过她脑子转得快,弯一转马上理直气壮地说:“你们美国不是也常常有人上街游行示威,反对政府吗?”
Matt两只蓝灰色的眼睛一眨,诙谐地说:“所以我从来不说自己国家的好话,我也到华盛顿游行示威过,喊打倒我们的总统布什。只有不断地示威,表达民众自己的不满意见,国家的权力才能受到监督,提醒我们的总统做我们的公仆,小心翼翼为大多数人服务,而不是为少数利益集团服务。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社会进步的航向才不会发生大的偏差,才能改正谬误。哪个美国总统不称职,我们就有权力不选他,让他下台。你们就不一样了,你有这个选举权力吗?自己国家不好,还护着短处,这只会让权贵们不受人民的监督,贪污腐化,鱼肉人民。在这点上,你还比不上天安门的那群学生们的觉悟。从那群觉醒的学生们身上,我看到了你们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他们向往民主自由,民主自由并不是美国和西方的专利。如果他们胜利了,你们的国家就有救了,那才是自己真正当家做主。否则,你们的国家就会陷入灾难。”Very
Sharp! Matt虽然话语不高,甚至有些玩世不恭,却句句在理,射进了王小艺的心里,她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盯着对方的蓝眼睛发愣。讨厌,王小艺在心里骂道。
“我一直对政治感兴趣,关注着世界大事,喜欢看热闹,包括中国。”Matt带点孩子气地炫耀,露着真诚,非常率性。
这堂课王小艺听得稀里糊涂,Matt的话把她脑子搅乱了,像一片春天里的美丽花地被一匹野马肆意践踏过一样。

 

下完课,王小艺来到实验室,在姚奇的指导下忙着实验。可是她脑子里闲不住,心不在焉,上课时美国学生带着蔑视的谈话给了她不小的思想震动,因为在心里她是同情和认同北京学生们的请愿活动的。86年底在合肥,她也为了反对贪污腐化上街游行过,尽管是被同寝室里大她四到五岁的大姐姐们强拉着去的。上了街后汇入学生组成的游行洪流里,她的心被鼓舞了起来,情绪受到周围同学们的激情感染。青春和火花围绕着大家,她们一起喊着打倒贪污腐化的口号,和街上的市民们挥舞着旗子遥相呼应,心里有一股神圣的力量。王小艺和她的同学们读过不少五四小说,非常向往那个富于理想时代的青年学生,她们甚至手里挥舞的小三角旗也是模仿五四时代制作的。穿过时空,大家心心相连,血管里流着的都是年轻和激情的血液,肩负着国家的希望和未来,都以天下为己任。当路边的群众向王小艺她们递过水来时,他们眼里话语里都充满了敬佩,向学生们伸出了拇指。这时的王小艺觉得自己在干一件伟大的事情,心里升华起一种投身到宏伟事业里的豪迈,像天空显出的一道美丽彩虹。回到学校后,同寝室的女生们仍然激动不已,夜里久久不能入睡,谈未来,谈理想,谈救国救民,谈振兴中华。可是不久气象变了,上街游行的同学们都被一个个约谈,被政治了,然后噤若寒蝉,万马齐喑。听说其它学校的一个同学还被勒令退学,杀一儆百,不许再搞资产阶级自由化。

     这是王小艺一生中唯一的一次闪着亮点的社会经历,甚至谈不上挫折,她还是好好读书,学业优异,然后被保送考研出国,人生继续平坦如初。不过种子一旦被埋下,迟早是会生根发芽的。今天Matt的一席话一下子将那不算遥远的回忆火种吹燃,呼扇呼扇直往上窜,口干舌燥。身心已经发育完全的王小艺可以独立思考了,86年底和87年初的往事回忆起来依旧激动人心,热血沸腾,内心深处那个夭折的花苞不管愿不愿意都要绽放。现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一切,不就是当年自己和同学们做的事情延续吗?一切都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连喊的口号都是一样的,反贪污,反官僚,要自由,要民主。“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看着王小艺缄默不语,不像往常一样活泼开朗,问东问西,姚奇觉得奇怪,这个小女生也有心思?于是忍不住问:“今天心里有阴影?怎么皱着眉头。”
王小艺抬起头来,睫毛上翘,忽闪着一双不明白的眼睛问姚奇:“今天上课有个美国学生一阵拳打脚踢,我有点招架不住了,不明白自己输在了哪里。”
“说来听听。”姚奇好奇地问,能让王小艺愁眉不展,这事一定有点意思。王小艺遂将和Matt的争论一五一十都说了。
“他说得一点没错。”姚奇听完非常认同,“羡慕啊,人家美国人从小就生活在这种民主和自由的理念里,有权力监督意识,而我们国家却还在苦苦争取这些本来就属于我们自己的权益。改革开放的基本理念是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结果打着这个旗号让那些当家做主的官老爷们捷足先登。中国现在实行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双轨制,许多有权有势的人和他们的家属用计划内的指标低价买进各种物资,比如钢材,然后又用高价转让出去,从中牟利,一切都靠裙带关系,形成官倒利益集团。用这种不正当的手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人怎么服气,这必然会引起老百姓的不满。现在中国物价飞涨,底层许多人越过越穷,情绪越来越不满。你们的方校长是先知先觉者,前两年鼓动你们科大学生闹过一次学潮,反的就是这些,结果触动了既得利益者的不满,被一巴掌打在地上不得翻身了。但是他当初散布的那些言论已经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广为流传,这次学潮来得更猛,矛头更准。”
这个王小艺记忆犹新,科大的经历是她一生中的第一次政治体验。王小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一帆风顺地一路成长,在科大被当成一颗温室里的花朵培养着,性格单纯,和社会接触少,看问题非常简单。那次上街游行,也是好奇才参加。王小艺接过姚奇的话说:“我们方励之校长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进修回来后到处演讲,提倡民主,提倡建立独立司法监督权,结果被打入冷宫。事后我们都要政治学习,不上课,进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教育,人人过关检讨思想,说我们都被精神污染了。几个月后,连胡总书记都受到了牵连,辞职下台,结果现在贪污腐化愈演愈烈。如果当时能够开始重视这件事情,尊重民众的意见,也不会导致现在的形势出现。那时听说还有一个倒霉蛋,就是你们武大校长刘道玉,对不对?”
     姚奇的脸上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痛苦和无奈的表情,说:“可不是,刘校长思想一贯开明,武大学风一直开放自由,被上面的人看不顺眼,最后也被归纳到资产阶级自由化里面去了。听我留校的同学说刘校长是一年以后1988年3月6日被免职的,免他职的是教育部当初和他一起留苏的同学。”
     “可惜了,两个多好的校长,他们代表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官员的良心和良知。这么说我们两个学校有相似的民主学风了。”王小艺为这个发现而高兴。“当年我们在科大读书都羡慕你们武大有个好校长。后来方校长从美国回来,我们也骄傲了一把。前段时间到领事馆参加活动碰到你们武大的留学生,大家都为你们刘校长的莫名其妙遭遇愤愤不平。”
     姚奇看着窗外,眼神充满了回忆。“那年要不是刘校长,我还差一点出不了国的。”
“为什么?”王小艺睁大了双眼,想知道答案,她对姚奇的一切感兴趣。
“毕业时考出国研究生,我考得非常好,过了标准线许多,可是系里领导想推荐另外一位领导的亲戚,表面上的理由是我政治上不积极,不符合培养条件。我没有办法,绝望中决定直接找刘校长。问了好几个人,才在一个普通的教职工水泥楼找到了。他家住在二楼,进门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里面就两间小屋,和普通教师的住宿条件一样待遇,大概也就四十平方米左右,里面凌乱,家具又破又旧。以前听其他人谈起过刘校长的清廉和简朴,没想到如此的清寒。当时刘校长正在工作,他见了我从外面进来,给我让座,还给我倒水。你猜怎么着,热水瓶里没有水。”
“校长家没佣人?”
“他很不好意思,问我有何事找他。我将我的处境说了,在校成绩优秀,出国考试总成绩第一,可是到头来自己只是一个陪考。他问我如果出国,将来有何打算。我说第一尽快完成学业,第二拿到了博士学位后回国报效,投身到国家建设里面去。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他说你如果真这么打算,学成回国后第一要考虑的是回到武大来工作,我欢迎你,肥水不流外人田。中国的教育事业很落后,正需要你这种有想法的有志青年。我马上点头答应。”
“真的?刘校长真这么说?”
“真这么说。他说他会和我们系里了解核实我反映的情况,让我等通知。从他家里出来,亲眼看见了他的廉洁、正直、公正,我想自己的事情有希望了,就对自己说,回国后一定要回到母校到他手下工作。过不久系里通知我被批准出国了,让我得以如愿以偿,成了一名公派生。我到这里后,刘校长来美国考察过两次,我们又在领馆见了面。听说我干得不错,他让我不要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要想到自己国家还贫穷,知识还很落后,不要忘了自己当初的承诺,继续鼓励我毕业后回武大工作,他说学校会准备好一切迎接我。”
姚奇又拿起了魔方,熟练地扭转着,“其实我们刘校长曾经是一个政治红人,底子很硬。当年国家派他留学苏联,担任莫斯科地区的留学生党支部书记。68年有名的中国留学生在莫斯科红场反修示威事件就是由他组织的。因为那件事他被苏联驱逐出境,回国时成了反修英雄,周总理陈毅副总理亲自到机场迎接。一九七七年他是高教司司长,主持高教工作会议。就是在那次会议上,他动员武大化学系的査全性教授向邓小平提出恢复高考,才有了我们的今天。四十八岁时他当了我们学校的校长,是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率先实现学分制,鼓励学生解放思想,自由发展。八六年学潮时,听说他同情你们方校长的许多做法,对学生放得很松,武大也有学生上街游行,成了导致他下台的导火索。他不在了,我怎么办,还能回武大吗?我在这里紧赶慢赶,加班加点,就是为了学到真本事,早日毕业回到祖国,回到武大,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可是我现在就像一个断了线的风筝,往哪里去?”姚奇的语气郁闷焦虑,显出了茫然。
“留下来做博后呀,等我毕业以后一起回去报效国家。”王小艺说,拉起姚奇的一根指头摆弄,不让他玩魔方。姚奇掰开王小艺的手,怕其他人看见不好。
恋爱后王小艺开始接近姚奇,研究姚奇,慢慢懂得姚奇。他身上有许多特点,这个武大的高材生思绪奇快飞扬,思维跳跃,他对什么事都有着一股热情和执着,深思熟虑,洞观一切。他在科研上的杰出成就,与他的这种品格性格密切相关。姚奇非常成熟,有许多独特的想法,却又不张扬,让王小艺觉得他像个思想家,办事富有哲理。像一切初恋中的女孩一样,王小艺欣赏着姚奇的一切。他浑身散发着魅力,阳光凝聚,像一块磁铁,像一座山脉,又似一片云彩飞扬。她非常清楚姚奇的专一性格如果用到女孩子身上会是一种奇妙的享受,因为他不会移情别恋。
前几天王小艺春心蠕动时曾经要求姚奇吻自己,可是姚奇没有。王小艺生气了,背过身不理他,眼泪晶莹。身后的姚奇用浑厚好听的男音说,初吻是神圣的,是对女生的一种承诺,你是想要一个随随便便的吻,还是要一吻定终身,请挑选一个。结果王小艺挑选了一吻定终身,她那高傲的头颅曾经让许多男孩子望而生畏,却不得不在姚奇面前服服帖帖地低下了。从那以后她一直盼望着那令人向往的一吻定终身,两人一起去看电影时,王小艺坐在他旁边的暗处,将头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抵御着周围美国情侣们热吻的诱惑。尽管两人手握手十指交叉在一起,都捏出了汗,姚奇就是没有吻王小艺,让王小艺非常后悔自己选择了一吻定终身。当时她恶狠狠地发誓,将来结了婚,一定要用吻来惩罚这个铁人,木偶人,超理智的人,不可理喻的人,咬他!
两个年轻人在实验室谈论着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大陆学运,国家前途,民族命运,因为他们一心一意想回到自己的祖国,为她鞠躬尽瘁。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王小艺拿起电话,是赵旒华。赵旒华先和王小艺说今晚有事,在外面吃饭,让王小艺不要等她,然后让姚奇接听电话。姚奇接过电话,赵旒华说有个哈佛助理教授是她以前大学的同学,叫刘一鹤,来纽约开会。刘一鹤看了姚奇发在《科学》上的文章,想和他见个面,交流交流。刘一鹤现在正在洛菲大学一个叫丁一的朋友那里等他们。一听到刘一鹤这个名字,姚奇的脑子里立马划过一道闪电,如雷贯耳,他在留学生中颇有名气,赵旒华常常向姚奇谈起刘一鹤。丁一姚奇认识,他是第一批来到美国的大陆公派留学生,现在洛菲大学做博后,他的导师和姚奇的导师有合作项目,两个实验室经常在一起交流讨论。姚奇的许多实验是在丁一实验室完成的,两个实验室一起发表了不少高水平的论文。
姚奇挂断了电话,对王小艺说他要去外校见一个人,让王小艺自己先做实验,如有问题,等他回来后解决。王小艺看着平时沉稳的姚奇这时眼里射出了一束兴奋的光芒,如同一汪深潭里面饱含着一粒太阳。姚奇披上外套匆匆离去,像一阵风,把王小艺留着了身后风影里。

 

 

姚奇走了,李智慧来了。“Maggie,我能不能借一下你的笔记本抄一下。今天有事没能上课。”

 

 

李智慧是一个台湾留学生,娇小玲珑,秀发披肩,透着一股甜美和琢磨不透,不过她那一双亮眼却在时时打量琢磨着人。李智慧和王小艺一个年级,也是新生。她老是喜欢和王小艺接近,为人大方具有亲和力,就是常常旷课。她经常找王小艺借笔记本,王小艺已经习以为常。有几次测验李智慧都不及格,王小艺担心地问过李智慧都到哪里去了,善意地提醒李智慧博士课程紧张,要用心学习,不好好上课当心考试掉队。学校规定,博士学习期间平均成绩要达到B才能够拿到学位。李智慧总是非常抱歉,每次都保证以后不了,非常谦虚,态度诚恳。但她还是旷课,根本没有听进去王小艺的劝告。那时的台湾是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许多台湾学生家境富裕,学习不太上心。相比之下,大陆来的留学生则显得寒碜,国家被文革折磨的一穷二白,靠学校的奖学金度日,或在外面餐馆打工。尽管海峡两岸是半个同胞,生活上学习上却大相径庭,地位不平等,台湾来的学生多多少少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Maggie,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李智慧语音委婉,充满诚意。
“为什么?”王小艺略微惊讶,尽管大陆学生穷,却不缺少自尊心,无故受恵,怕被人瞧不起。
“看我学习上老是麻烦你,真的过意不去,想谢谢你啦,别介意,没有关系的。不见不散啊,你一定要等我耶。”李智慧露出了台湾女孩的嗲劲,一副不容推辞的模样,友善地一面笑着,一面退出了实验室。她做rotation的实验室就在隔壁,属于系主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