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十四章

(2015-02-25 16:43:24)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四章


     赵旒华回到家里,一进门第一句话就急切地问王小艺是不是在领事馆前面看见李智慧了。王小艺说是。
     “听说她让姚奇带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王小艺看着赵旒华急迫的样子,有点奇怪。
     赵旒华知道自己有点失态,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刚才在学校碰见姚奇了,他告诉我的。”
     “她还和一个台湾男子在一起。”王小艺告诉赵旒华,“奇怪的是那个男子就是帮我们买照相机的那位。”
     “这么巧!?”赵旒华觉得里面有文章。
     “我也觉得很巧。”王小艺附和说。
     “你去买相机的事情给李智慧说过没有?”
     “说过。那家卖相机的店就是她介绍的。”
     看来那个男的是李智慧有意安排的了,他们是同伙,赵旒华心里这么认定。她盘算着,转而对王小艺说:“姚奇明天要走了,今天晚上我们请他来吃顿便饭吧,我来做,为他饯行。”
     “好哇。有赵姐这一句话,我这就去告诉他。本来我还想今天晚上和他一起到外面去吃呢。”王小艺马上拿起电话告诉姚奇。
     过了一会姚奇就来了。一进门,姚奇拉着王小艺的手,显得有些反常,此时他的脑子里还叠加着刚才李智慧突然温柔袭击的一幕,多少有点魂不守舍。
     看着两人亲热的样子,正在洗菜的赵旒华开玩笑地说:“要是舍不得,就不回去算了。”赵旒华明显察觉这几天他们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不比往常。
     两人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王小艺来到赵旒华身后问:“要不要我帮忙?”
     “算了吧,到姚奇那里去陪他。”赵旒华问姚奇:“姚奇,这次在北京住哪里?”
     姚奇回答:“还没定,去了找个招待所就行。”
     “要不这样,我有个大学同学在北京一家医院工作,住在木樨地附近。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就住她们单位招待所。她叫崔小梅,人很好。”赵旒华有预谋地说。
     “真的?那太好了。”王小艺高兴得一拍手说,“那里离北京电报大楼不远,和我通话方便。记住,打Collect Phone Call,我付费。要天天打!”
     赵旒华笑得合不拢嘴,“你有多少钱?这么打还不打穷?这叫人去财空。”
     “我不在乎,北京这么乱,我要他天天报平安。赵姐,别忘了把你那个同学的地址写下来。”
     赵旒华说:“这会没空,待会我将我同学的地址告诉你们。小艺,把冰箱里的葱拿一根来。”赵旒华刚才说不让王小艺帮忙,脑子里想着事,无意中又指使王小艺了。
     王小艺照办,在水龙头上洗好葱递给赵旒华。赵旒华切好菜,接着炒菜。她装着无意地问姚奇:“李智慧找了你没有?”
     姚奇回答:“找了。”
     “带的啥?”
     “一本书,一支笔。”
     “这么简单?”赵旒华又开始炒第二盘菜,手脚麻利。
     “嗯。”李智慧那不简单的后续动作让姚奇想起来还在心跳脸红,脸上显出了不自然。进屋后,他一直沉默着。
     “是不是有点不舒服。”王小艺将赵旒华炒好的一盘菜端到桌子上,不知就里关心地问姚奇。
     姚奇赶快回答:“没有。”他拿起桌上的筷子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口里尝着,掩饰自己的窘态。
     冰箱里东西不少,赵旒华很快做好了四菜一汤。她解下围兜,招呼着:“来,吃饭,咱们祝姚奇一路平安。”
     大家围在桌子边吃边聊。
     “听说今天有李鹏会见学生的实况转播。”王小艺说。
     “这段时间中央对学生好像很将就。希望这次的对话能够有个好的结果,让一切都恢复正常。”赵旒华说。
     “‘四二六社论’是李鹏的主意,我看他不会轻易放弃认错。看他今天是个什么态度,反正我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事情不往坏的地方发展就行。”王小艺向姚奇的碗里拈了一筷子菜。赵旒华看见想笑,恋爱中的女孩子非常可爱,粗心大意如王小艺者也开始懂得关心起人来。不过她记得以前和刘军在一起时,都是刘军给自己拈菜,她又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腹部。最近她不怎么胃里反酸了,食欲倒是大增。
     王小艺看见,也向赵旒华碗里夹了菜,“赵姐多吃点,你现在是两个人了。”
     “我自己来。姚奇,看王小艺现在多会体贴人,都是你的功劳哟。你真舍得就这么回国工作,撇下她两地相思?”赵旒华故意问。
     “是有点舍不得。”姚奇不好意思地回答,“我不是说过只是回去看看,没有定吗。”
     “让他回去看一下也好,有个比较。”王小艺又往姚奇的碗里拈菜。
     “其实留下来做完博后,应该是个上佳选择。”赵旒华将王小艺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她不知道,下午姚奇和王小艺在一起,温存的时候姚奇已经基本决定留下来做博后。
     王小艺得意地说:“赵姐,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能够摆平。”
     “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我相信你的魅力。”赵旒华说,对两个小辈做了一个怪脸。
     “就是那个叫什么关点的人让人不解,连博士学位都不要了,回国去参加民运,投笔从戎,还捎带上姚奇。”王小艺有点不满说。
     “人各有志。其实我很佩服他,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舍得牺牲。中国需要他那样的人去改变现状。”姚奇为关点辩护。
     吃完了晚饭,天色已经很晚,姚奇还要回去收拾东西,王小艺也要去陪。她告诉赵旒华今晚可能不回来了,因为她明天一大早要送姚奇去机场。
     赵旒华能够理解。待两人走了,她一人收拾好碗筷,打开电视,静静地看美国电台转播的中央电视台直播。
     迫于北京百万人上街游行的压力,5月18日李鹏终于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学生代表。陪同的还有李铁映、李锡铭、阎明复、陈希同等,和以王丹、吾尔开希为首的学生代表进行对话。学生们期盼的对话终于实现了。有些学生代表还是从医院里被拖来的,身上穿着病人服装,打着吊针,头束绝食布条。赵旒华看到这幅画面,心里一阵紧缩,觉得有一种气壮山河的美丽和为了理想献身的悲壮。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还没有开始,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已经站到了学生一边。
     电视上学生们指出,由于静坐示威政府不在乎,才导致了绝食。他们担心“四二六社论”里提出的“一小撮”会导致将来秋后算账,对话的重点自然在撤销“四二六社论”上。可是在接见过程中,“四二六社论”的始作俑者李鹏缺少诚意,居高临下,颐指气使。他非常粗鲁地和带着绷带的绝食学生代表吾尔开希唇枪舌剑,表现出来的愚蠢和僵化让电视机前的赵旒华大吃一惊。堂堂一国总理,表现出了极低的素质和素养,显得苍白无力。她和天下人这时都不知道,在刚结束的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赵紫阳已经在党内斗争中失势,八老(指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杨尚昆、薄一波、王震)已经决定下达戒严令,所以才有了李鹏的傲慢和底气,满眼的杀气腾腾。会议开到了后来,吾尔开希激动得心肌炎发作,在对峙高潮时倒下了,被抬出去急救。
 
【对话的主要内容。摘自《人民日报》,1989年5月19日】
      国务院总理李鹏等领导同志于今天上午11时至12时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学生代表。
      李鹏同志说,很高兴同大家见面。今天见面只谈一个题目,如何使绝食人员解除目前的困境。党和政府对这件事很关心,也为此事深感不安,担心这些同学的健康。先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有什么事都好商量。我们不是出于其它什么目的,主要是关心。你们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二十二、三岁,我最小的孩子也比你们都大。我有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搞“官倒”的,但都比你们年纪大。你们都如同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都是亲骨肉。
      北师大学生吾尔开希:李总理,这样下去,好象时间不够。我们应尽早进入实质性谈话。现在我想把我们的话说一下。您刚才说我们只谈一个问题,而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不是您请我们来谈,而是我们广场这么多人请您出来谈,谈几个问题应该由我们来说。好在,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广场上现在已有许多人,有多少人晕倒了,您大概也清楚。我想重点是如何解决问题。昨天,赵紫阳同志书面谈话,我们都听了,也看了。为什么现在同学们都没有回去呢?我们认为,这还有点不够,很不够,我们提出的条件以及现在广场上的趋势您是知道的。
     北京大学学生王丹:广场上的情况,我可以介绍一下。现在已有两千多人次晕倒。如何能使他们离开现场,停止绝食,必须全面解决我们提出的条件。上次同阎明复部长也谈过这个问题。政府一定要重视民心,尽快解决问题。所以,我们的意见很明确,要使绝食同学离开现场,唯一的办法就是答应同学们提出的两个条件。
      吾尔开希:您这么大年纪,我叫您李老师,我觉得是可以的。李老师,现在的问题并不是在于要说服我们这些人。我们很想让同学们离开广场,广场上现在并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99.9%服从0.1%——如果有一个绝食的同学不离开广场,广场上其他几千个绝食学生也不会离开。
      王丹:我们昨天对一百多个同学作了一次民意调查,阎明复同志来讲话之后,是不是同意撤离广场。调查结果是99.9%的同学投票表示不撤离广场。在这里把我们的要求再明确一下,一、肯定这次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而不是所说的动乱;二、尽快对话,并现场直播。这两点如果政府能尽快圆满地回答,我们可以去现场向同学做工作,撤离广场。否则,我们很难做这样的工作。
      吾尔开希:关于这两点,我还想说明一下,我们提出要尽快平反,否定社论,即第一,要求正面肯定这次学生运动,而且要反面地否定“四·二六”社论,否定是动乱。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说学生运动不是动乱。还有,应为这次运动定性。然后,可以想出几种办法,一、请赵紫阳同志或李鹏同志,最好是赵紫阳同志到广场去给同学直接讲话。二、人民日报发个社论,否定“四·二六”社论,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这次学生运动的伟大意义。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尽量说服同学把绝食改成静坐,然后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尽量说服,但我们还不敢说一定能够做到,但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行的话,那后面的情况就很难说了。关于对话,应该是公开、平等、直接、真诚地同广大学生代表对话。这一点,国务院也说过,要对话,那么,我们这样提,为什么不可以?公开,就应有电视直播,这也是真正地公开,而且应有中外记者在场。关于平等这一点,应该是由有决策力的领导同志,与真正的、能影响学生运动的、直接由学生选出的代表对话,这才是直接、平等的意思。对话之中,不应再出现诸如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这样的说法”,“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也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些问题政治局会议未讨论到,而我们提出来了,应该马上再召集会议研究,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
      王丹:现在我们这些代表到这里来,实际是代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为他们的生命负责而来的,所以希望各位领导能对我们提出的两个问题表态。作为发起者和组织者,我们都为同学的生命安全担心。我想各位领导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基于这些想法,希望能对两个问题尽快明确。
      吾尔开希:其他同学还有什么意见,赶快补充,因为我们时间不多。
      北京大学学生熊焱:我们认为,不管政府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是否承认它是爱国的民主运动,历史会承认的。但是,为什么还特别需要政府及其他各方面的承认呢?这代表了人民的一种愿望,想看看我们的政府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政府。其实问题就在这里。第二,我们是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人,我们都是有良心的人,有人性的人,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什么面子及其它什么东西都应放下来,只要是人民的政府,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人民是会拥护的。第三,我们对李鹏总理有意见,并不是对你个人有什么意见,对你有意见,因为你是共和国的总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生王超华:我同意刚才一个同学的说法,如果作出某种决议,但不代表广大同学的话,也是没有用处的。
      北京大学党委书记王学珍:有不少北大同学在天安门广场。对同学们的行动,我们作为师长的,心里都很难过。我认为,我们广大同学是爱国的,是希望推进国家的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广大同学不是代表动乱,这一点,希望政府能肯定。第二,希望政府的领导人,也希望总书记能到天安门广场,给同学们讲一讲,一方面表示理解同学们的心情,对于“官倒”、腐败现象,我们政府也已多次表示有决心解决。同时可把这些问题向同学们讲一讲,即没有人说广大同学的运动是一场动乱。我希望政府同广大同学配合,劝绝食同学回去。这样下去,对学生身体是不好的。中国的建设,民主政治的推进,都要靠青年人担负。
      中国政法大学学生王志新:民主、科学的口号已提70年了,但一直未达目的,现在又喊出来了。我再赠给政府一句话,从4月22日开始了请愿,结果你没有出来,5月13日开始绝食直到现在。世界上有个惯例,绝食7天的时候,政府应该给予答复,连南非这样的国家都能做到。再一个问题,不知道政府有何想法,现在,加入游行队伍的有幼儿园的阿姨等,各种人都有。
      王超华:我认为,同学们是在自觉地搞一场民主运动,争取宪法赋予的权利,这一点,我希望明确,如果仅仅说是爱国热情,那么在这种热情下,什么事也会干出来的。否则,无法解释这次运动中的冷静、理智、克制、秩序。
      王丹:还有发言的没有?没有了,那么请领导表态。
      李鹏:我提一点希望,当我们讲话时,不要打断。我们讲完后,如果谁还有意见,可以再讲,充分地讲。
      北京大学学生邵江:学生运动可能已经形成一个全民运动,学生是比较理智的,但是我们不能保证全民运动是理智的。我想请你们讲讲,这种事态怎么办?
      李鹏:你们讲完了吧,请铁映同志讲一讲。
      李铁映:我作为国家教委负责人,已经与明复同志和大家讲过。关于与国家教委建立一些对话渠道,听取广大教师和学生的意见,对我们的工作提意见,这个问题,从国家教委来讲,没有能够建立一个正常的、多层次、多渠道的形式,能使大家有说话的机会,我们做得不够。这次学潮发展到这样的规模,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因为,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全国范围内很大的一场事件,而且问题是一些政治问题,在社会上产生很大反响,事态还在发展。关于对这次学生游行示威的看法,我在两次对话中已经表示了。广大学生在运动当中,应该说表现了爱国的精神,应该说提出了很多意见,表达了爱国的愿望,但是很多事情并不能完全凭我们主观的想法和良好的愿望,要看事态的发展和历史的检验。大家都是反对动乱的,我们也反对,学生也反对,全国人民也反对,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局面。如果在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什么事情都吹了,不管是经济建设也好,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也好。我们振兴中华的这个愿望,没有一个稳定的局势,或者继续通过改革建立长治久安的稳定的机制,没有一个稳定的和平的国际环境,我看中华民族的振兴只不过是一个愿望,或者说是一句空话。不管我们内部有多少问题的讨论和争论,都应在民主法制的范围内进行。我们有人民代表,我们有人大,还有各种各样的机制。对广场上的学生和广大学生的最大爱护,就是希望我们共同努力,在逐渐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建立一个能够真正实现振兴中华的这么一个机制,这是我们的历史的任务,这也就是我们十三大提出来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要达到的目的。现在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取决于同志们的主观愿望和良好的爱国热情。例如从昨天来看,全国已有19个城市发生了不同情况的游行示威,有一些学生已从其他各地来到北京。现在广场上的那些学生已经不完全都是北京的学生。像这么一种秩序,已经不完全和我们的主观愿望相适应。为解决同学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我们已经举行几次对话。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来研究如何通过民主和法制的办法来加以解决。希望同学们能够认真思考,使我们在座的一些同学能够工作,使在广场上的同学尽快回到学校去。
      阎明复:这些天来,我和同学们有过多次接触,我现在关心的唯一问题就是要救救在广场上绝食、体质非常虚弱、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孩子们。我想,问题的最终解决和绝食要分开,特别是没有参加绝食的同学,要爱护绝食的同学。我相信问题是会最终解决的。但是,今天就必须把一些身体非常虚弱的同学送到医院里去。我们应该达成一个协议,把这两个问题分开来谈,因为现在事态的发展正像我5月13日晚和吾尔开希、王丹讲的,已经超出了发起人的善良愿望,已经不是你们能够影响得了的。5月16日,我到广场上和同学们交换意见,我提出了3点:第一,请你们马上离开,把绝食的同学赶快送到医院去抢救;第二,我代表中央宣布,绝对不会对同学们“秋后算账”;第三,如果同学们不相信我的话,在人大常委会开会之前,我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到学校里去。听说我走之后你们同学组织讨论,有些同学同意我的意见,但大部分同学不同意。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央领导同志本想到广场上去看望同学们,因为没有与你们联系上,就没有办法进去,这一点你们可能都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同学们自发产生的3个方面的组织,对局势的影响是越来越差了,现在事态的发展不是按你们的意愿进行的。事态会怎么发展,我们很担心。现在你们唯一可以影响的是,决定绝食的同学离开现场。党中央、国务院有诚意、有决心解决同学们提出的问题。现在人们关心的重要问题是孩子们的生命,对孩子们的生命要高度地重视,对孩子们的生命要负责。
      陈希同:我来这里时,车子已经很难通行,所以晚到了。我作为北京的市长讲几句话。这几天事态的发展,同学们都已经看见了,广场上的游行大家也看见了。现在,许多人很关心这件事,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机关干部,都关心目前发生的事情。许多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机关干部到市委、市政府,希望我们能够按照赵紫阳同志讲的,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大家知道,现在城市交通基本上瘫痪,生产受到极大的影响,有的工厂的一些工人也出来了,表示支持同学们。但多数群众希望不要再这样继续下去,希望安定下来。如果全城交通瘫痪了,供应中断了,会对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家造成很大的影响,这一点大家是很明白的。他们要我向同学们转达这个意见,现在,我转达了。现在,大家对绝食的同学都非常关心,医务工作者、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都十分关心绝食同学的健康,要求给他们以最大的方便条件,能够把绝食的同学顺利地送到医院。他们向我提出来,政治问题是政治问题,不要拿我们孩子的生命开玩笑,或者作为一个什么交换条件。我想,这一点希望同学们能了解。你们因为绝食,身体受到影响了,甚至于牺牲了生命,对国家、对个人都没有好处。我作为市长,就转达这两点意见,希望同学们多多协助,让红十字会能够履行他们的人道主义的义务,保证每个绝食同学的生命安全。我们市政府决心提供一切必要的手段,提供防雨、防寒设备,我们现在已经作了充分的准备。
      李锡铭:我没有什么说的,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不要有一个绝食的孩子生命受到威胁。要团结一致,先解决这个刻不容缓的问题,希望大家共同努力。
      李鹏:我现在谈几点意见。大家愿意谈实质性问题,我首先谈实质性问题。我建议由中国和北京市的红十字会,负责把参加绝食的同学安全地送到各个医院去;我希望所有在广场上的其他同学予以协助和支持,这就是我的具体建议。同时,我要求北京市的和中央所属单位的各级医务人员,大力地抢救、护理参加绝食的同学们,以保证他们生命的绝对安全。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共同点,或者还有什么不同点,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在这方面,政府责无旁贷,有责任。每一个在广场上的同学也应该从关心同学的立场出发,予以协助。我这个要求,不是讲等到绝食的同学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再把他们送走,而是现在就把他们送到医院去。我已经发出指示,要求各大医院想一切办法,腾出床位和必要的医疗条件,接待这些绝食的同学。这些天来,我们广大医务人员也是非常辛苦的,他们夜以继日地、精心地护理绝食的同学。今天上午,我和紫阳、乔石、启立等同志看望了在医院的部分同学。第二点,无论是政府,还是党中央,从来没有说过,广大同学是在搞动乱。我们一直肯定大家的爱国热情、爱国愿望是好的,有很多事情是做得对的,提的很多意见也是我们政府希望解决的问题。我坦率地讲,你们对于解决这些问题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有些问题我们一直想解决,因为有许多阻力,未能及时解决,同学们极尖锐地提出了这些问题,能够帮助政府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困难。这一点,我认为是积极的。但是,事态的发展,不以你们的善良的愿望、良好的想象和爱国的热情为转移。事实上现在北京已出现秩序混乱,并且波及到全国。我没有把这个责任加给同学们的想法,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现在这个事态,已是客观存在。我可以告诉同学们,昨天京广铁路在武汉一段被堵塞了三个多小时,停止了铁路动脉的运输。现在有不少城市的社会闲杂人员,纷纷打着学生的旗号到北京来了。北京这几天,已经基本上陷入了无政府状态。我再说一遍,绝没有把这个责任加给同学们的意思,我希望同学们想一想,这样下去最后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对全国人民负责的政府,我们不能对这种现象置之不理。我们要保护广大同学的生命安全,要保护工厂,保护社会主义的成果,保护我们的首都。这些话,你们愿意听也好,不愿意听也好,我很高兴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告诉大家。动乱,中国出现过很多次,原来很多人并不想搞动乱,但是最后发生了动乱。第三点,现在是有一些机关的工作人员、市民、工人,甚至有我们国务院一些部门的人员上街游行,表示声援。我希望你们不要误解他们的意思,他们出于对你们的关心,是希望你们身体健康不要受到损害。但是这里面也有许多人的作法,我是不完全赞成的。如果他们劝你们吃点东西,喝点水,能够保持身体的健康;劝你们尽快地离开广场,有话好和政府来商量,这完全是正确的。但是,也有不少人是在那里鼓励你们继续绝食,我不能说他们动机怎么样,但是这样做,我是不赞成的。作为一个政府的总理,不能不表明我的态度。同志们提出了两个问题,我们是理解的。我作为政府的总理,作为一个共产党员,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今天不讲,我会在适当的机会来讲这个问题,而且我也差不多讲了我的观点。如果今天一味要在这个问题上来纠缠,我认为是不合适的。如果你们认为你们自己在座的这些同学,不能够左右你们伙伴们的行动,那我就通过你们向在广场上绝食的同学发出呼吁,希望他们尽快结束绝食,尽快到医院去接受治疗。我再次代表党和政府向他们表示亲切的慰问,衷心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政府对他们这一很简单、而且很紧迫的要求。
      吾尔开希:非常抱歉,我刚才给您写了一个条子,我现在想提醒您,刚才说纠缠这个问题,我们学生现在只是从人道主义立场上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有一点,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说服我们在座的这些人,问题是在于怎么让他们离开。他们离开的条件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有这一种可能性,这是客观现实。我们广场上如果有一个人不离开,再继续绝食的话,我们就很难保证其他的几千人离开。关于由红十字会解决这个问题,我请李总理和在座的领导同志们考虑一下这个问题的可行性。我现在再说一遍刚才说的话,咱们不要纠缠,这也是我们的意见。迅速答复我们的条件,因为广场上的同学正在挨饿,如果再不行,还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的话,那么我们认为政府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我们这些代表没有必要在这里再坐下去了。
     王丹:如果李总理觉得会闹成动乱,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话,我可以代表广大同学说,应由政府来负全责。
     熊焱:亲爱的李鹏同志,刚才您说了一个问题,就是现在好像社会上有动乱的迹象,我要讲学生运动与动乱的关系。学生游行与动乱没有关系,望能及时解决。
     阎明复:在今天这个对话中,大家的意见向党中央、国务院提了出来。李鹏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表示了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现在一个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尽快地使绝食的同学在红十字会的协助下,到医院里边去进行治疗。其他的问题,我们都有时间来解决。对话就到此结束。
     王志新:这不是对话,而是见面。
     阎明复:对,是见面。
首都部分高校负责人、专家教授也参加了会见。

 

     看完了转播,已经是半夜时分,赵旒华关上了电视。她站在窗前望着远处,帝国大厦的顶层灯光已经熄灭,零零散散的高楼窗灯和残星对应,散发着微弱的光亮。这一夜她辗转反复,开始为广场上学生们担心起来了,也为中国的前途担心了。李鹏的拙劣态度和缺少涵养,让她心情不能平静。有总理如此,乃中国的大大不幸。这种庸人何以上台,窃国器?看来中国的领导人选拔制度真的有问题了,是不民主带来的后果。连像自己这样比较保守的党员留学生都开始质疑了,天安门广场的人心向背可想而知。赵旒华的思绪紊乱不堪,她想起了刘军,不知他现在在干什么。

 

     隔着地球那边,这时的刘军正和部队日夜兼程向首都北京进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NJM 回复 悄悄话 不祥之兆,愿姚奇没事兒。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