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第十二章

(2015-02-21 05:13:04)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二章

 
     五四游行后,如果北京的学生领袖们能够冷静地想一想,退一步,讲究一点斗争艺术和策略,不激化矛盾,给改革派赵紫阳时间,也给高层保守派一个台阶下,事情可能就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平缓地驶向和平演变的彼岸,不至于发生后来的流血事件,让好不容易出现的民主幼苗夭折,让中国的民主进程付出惨重的代价。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也许因为年轻,也许基于其它的个人想法,沸腾起来的热血很难再平息下来。苟且活,毋宁死。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人生能有几回搏,要以天下为己任,甘洒热血写春秋。这些豪迈的句子和想法从小学到中学被反复灌输进了中国大地这一代年轻人的心田,注入了骨髓,升华成为了一种理想境界和下意识,在广场学生们的头脑里盘旋、敲击,寻求出路,转换成了双臂高举,引吭高歌。青春如此美好,有时是可以大把挥霍的。
     面对大好局面,天安门广场的激进学生代表拒绝妥协。虽然大部分学校已经复课,可是被感召的大量外地学生开始涌入了北京,为天安门广场注入了新鲜血液,一切显得新鲜刺激,到处都是躁动,各个大学的旗子漫天飞扬,交相辉映。外地“上海高校联合会”也宣布成立,已经于 5 月 2 日举行了全市高校学生总游行,反对“四二六社论”。其它南京的、广州的、武汉的、西安的、成都的等等高校也纷纷响应,和北京遥相呼应。这股反“四二六社论”的旋风以北京为中心愈演愈烈,越转越快,已经不可能停下来了,慢慢积聚的能量,为后面的大风暴做着准备,也为高层的保守势力提供了镇压的口实,导致毁灭性的灾难。北京高自联的头头脑脑们精心谋划,王丹、吾尔开希等决定于五月十三日举行绝食抗议,时间选定在了戈尔巴乔夫访华的五月十五日前,制造难堪,让双方都没有回旋余地。当日,数百名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静坐,抗议政府拖延对话,要求政府肯定学生行动是爱国运动、推翻“四二六社论”学运自此发生了九十度的转弯,走向极端,走向不归路。
     他们发表了“绝食宣言”。事后看来,虽然不乏幼稚,却切中时弊。


     在这阳光灿烂的五月里,我们绝食了。在这最美好的青春时刻,我们却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决然地留在身后。但我们是多么的不情愿,多么的不甘心啊! 
     然而,国家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刻:物价飞涨,官倒横流,强权高悬,官僚腐败;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会治安日趋混乱。在这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同胞们,一切有良心的同胞们,请听一听我们的呼声吧!
     国家是我们的国家,人民是我们的人民,政府是我们的政府,我们不喊,谁喊?我们不干,谁干?
     尽管我们的肩膀还很柔嫩,尽管死亡对於我们来说,还显得过於沉重。但是,我们去了,我们不得不去了,历史这样要求我们!
     我们最纯洁的爱国感情,我们最优秀的赤子心灵,却被说成是“动乱”,说成是“别有用心”,说成是“受一小撮人利用”。
     我们想请求所有正直的中国公民,请求每一个工人、农民、士兵、市民、知识分子、社会名流、政府官员、警察和那些给我们炮制罪名的人,把你们的手抚在你们的心上,问一问你们的良心,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是动乱吗?我们罢课,我们游行,我们绝食,我们献身,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我们的感情却一再被玩弄。我们忍著饥饿追求真理,却遭到军警毒打,学生代表跪求民主,被视而不见,平等对话的要求一再拖延,学生领袖身处危难,我们怎么办?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但这却需要我们用这些年轻的生命去换取,这难道是中华民族的自豪吗?
     绝食乃不得已而为之,也不得不为之。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看看政府的面孔。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猜猜人民的表情。在生与死之间,我们想拍拍民族的良心。我们以死的气概,为了生而战!但我们还是孩子,我们还是孩子啊!中国母亲,请认真看一眼你的儿女吧,当饥饿无情地摧残著他们的青春,当死亡正向他们逼近,您难道能够无动于衷吗?
     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地活著。因为我们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龄;我们不想死,我们想好好学习,祖国还是这样贫穷,我们似乎没有理由留下祖国就这样去死。死亡绝不是我们的追求!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够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够使祖国繁荣昌盛,我们就没有权力去偷生。
     当我们挨著饿时,爸爸妈妈们,你们不要悲哀;当我们告别生命时,叔叔阿姨们,请不要伤心。我们只有一个希望,那就是让你们能够更好地活著。我们只有一个请求,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追求的绝不是死亡!因为民主不是几个人的事情,民主事业也绝不是一代人能够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广泛而永久的回声!
     人将去矣,其言也善;鸟将去矣,其鸣也哀。
     别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样的忠诚。
     别了,爱人,保重!舍不下你,也不得不告别。
     别了,父母!请原谅,孩儿不能忠孝两全了。
     别了,人民!请允许我们以这样不得已的方式报忠。
     我们用生命写成的誓言,必将晴朗共和国的天空

 
     于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绝食示威就这样在古老皇城天安门广场开始了,既显出了青春的壮丽,又显出了乳稚蛮干和赌气。通过电视画面,中国乃至全世界看到医院乃至军队医院自行组织抢救。让人惊奇的是北京市民、机关单位、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以至武装警察都加入声援、募捐、抢救。铁路部门默许其它城市的学生和医务人员不买票乘车去北京

     中苏两党六十年代交恶后,正常的交往停止了二十多年,并一度演变成剑拔弩张,还在珍宝岛为了意识形态结结实实打了一仗。开明的戈巴乔夫当选苏共总书记后,中苏两国外长进行了互访。钱其琛外长半年前就邀请戈巴乔夫访华,力图改变世界社会主义阵营里老大和老二之间的两党尴尬关系。因为戈巴乔夫到来,进行历史性的访华,恢复友好关系,世界和美国各大电视台都派出了强大精壮的阵容前去北京现场报道。当然这些外国记者心里都打着小九九,想现场看一看红色中国到底怎么了。
     因为想让全世界看到中苏关系的改善,赵旒华、姚奇、王小艺他们发现中宣部居然允许美国CBS和CNN在天安门城楼上举行实况转播。这充分显示出了中国高层领导的自信和魄力,不想因此彻底改变了世界的格局,让社会主义阵营彻底洗牌,落花流水。本来就无孔不入的外国记者们一到北京就碰上了学运,连称好运,喜出望外,睡着都笑醒了。嗅觉灵敏的美国新闻记者大摇大摆地将镜头架在天安门城头上,看见下面广场旌旗飞扬,人头攒动。镜头毫不犹豫一致转播起天安门的学运来,这天赐良机岂可放过,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这个太精彩太抓眼球,戈巴乔夫的访问自然而然地成为次要的了。
     这段时间,纽约乃至全美国的留学生都聚集在了电视机前,聚精会神地守着看各个电视台的实况转播。他们享受着中国学生享受不到的新闻自由特权。从CBS的Dan Rather到NBC的Tom Brokaw再到ABC的Peter Jennings,当然还有CNN的Mike Chinoy,有机会亲眼目睹切切实实感受到天安门前发生的一切。有个美国记者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激动地说:能够报道这场盛况,让我能够对我们的子孙万代说,这是我一生中最自豪的事情。看着绝食的学生们众志成城,视死如归,留学生们的热血跟着一起沸腾起来,也分成了左中右各派,评论着,争吵着,辩论着,在公寓楼里,在实验室里,在地铁里。

镜头下
     因为幼稚的学生一闹,戈巴乔夫的欢迎仪式不能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的东大门举行了,改在了机场。当戈巴乔夫一行途经天安门广场和东西长安街时,多次要求车队停车,他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和自信,频频下车和人群握手交谈。戈氏这种开明的举动,极大地鼓舞了广场上学生们追求民主的信念,让大家看到了苏联共产党里面的新气象和新作风,当然这也让中共头脑僵化腐朽的元老们大为不快,如鲠在喉。后来事情的演变发展没有按照戈巴乔夫的设想进行,他的这些举动都被录下来通过国际记者们转播至全世界。不光是西方国家在看,因为地缘的关系,临近的东欧国家也在偷偷看敌台,天安门的民主之风瞬间传遍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各个角落。忽如一夜春风来,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老百姓想,中国可以这样闹,我们也可以,他们要求民主,我们也要如此,向伟大的兄弟般的中国人民学习,于是就有了不久以后发生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中国没能实现的学生民主理想,却在东欧实现了,并最终导致了苏联政变,且以戈氏的下台告终。这大概是当初在天安门广场上风光无限的戈巴乔夫没有料想到的。可以说,他的下台其实是他自己在天安门广场种下的苦果,历史开了一个玩笑。可惜人没有先见之明,要不当初他一定会绕道天安门而走,不去搅这趟混水。

镜头下

     绝食活动就像一个魔咒,将四面八方的同情都虹吸进来。5月15日下午严家其、苏绍智、包遵信、柯云路、钱理群、王鲁湘发起了声援学生绝食活动的首都知识界大游行,举着“中国知识界”大字的横幅游行。这些深思熟虑的理论家们也被学生们的不成熟举动搅昏了头脑,迷惑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秀才造反,走上了不归路。以后的日子里他们要么在监狱里,要么在异国他乡为自己的不明智欠考虑扼腕叹息,暗夜良思。后来参加绝食的侯德健更是被一叶小舟从台湾海峡送归台湾,被中共宣布为不受欢迎的魏延式反骨人士,回到那个同样不欢迎他的地方。


镜头下
     五月16日,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和书记处书记温家宝来看望学生们。阎明复用颤抖的声音对广场学生发表讲话。他表示愿意作为人质与学生们一起在广场上静坐,并请求学生们保持理智,尽快结束绝食,给中共最高领导层时间和机会,给改革派时间和机会,希望学生停止绝食行动。阎部长的讲话博得热烈长时间的掌声,但缺乏斗争艺术的学生们不肯退回底线,要求很简单,否定“四二六社论”,否则免谈,给阎明复出难题。
     晚上赵紫阳会见戈巴乔夫时露出了一个惊天秘密,说“邓小平同志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是国内外公认的我们党的领袖。尽管在十三大根据他的请求,他退出了中央委员会,退出了政治局和常委会,但是我们全党都知道,我们离不开他,离不开他的智慧和经验。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在十三届一中全会有一个正式的决定,虽然这个决定没有公布,但是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就是说,我们在最重要的问题上需要他掌舵。”原来赵紫阳的背后有一个垂帘听政的老人,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儿皇帝。这事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出现过多次,最后一次是慈禧太后。可以想见,邓大人听见这个披露后是如何地恼羞成怒。赵紫阳去朝鲜访问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导致了“四二六社论”的出笼。向全世界宣布邓小平不在其位,要谋其政的事情是他犯的第二个错误,而且是致命的。这两件事可以看出,正直且充满改革理想和激情的赵紫阳是一个不成熟的领导者,缺乏大智慧,缺乏足够的胸襟和城府。
     第二天天安门广场就更热闹了,留学生们通过电视看见了更加触目惊心的标语:“小平糊涂”、“老眼昏花少而无能”、“八十五岁,尚能饭否”。北京体制内一些机关、科研、新闻、文艺、医务、企业系统的人员自发组成声援队伍来到天安门广场。他们打着的横幅写着“政府:你打算让学生饿多久?”、“孩子们没有错”、“拖延真诚对话,就是残害学生”,“不能坐视学生饿死”、“惜我学生,悲我政府”、“声援学生有理,抗议政府无情,学生有好歹,人民不答应”、“广场无水无食,学生危在旦夕”、“与大学生们共存亡”。这些标语直接将邓小平和学生放到了对立面。当然这些声势浩大的声援活动让如惊弓之鸟的保守派吓破了胆,让他们认识到再不出手,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于是磨刀霍霍,狰面獠牙,破釜沉舟了。正如李鹏在日记中写下的那样“我们必须以坚决的态度制止动乱,挽救国家。”那些参加游行的成年人本意是爱护孩子们,却害了孩子们,火上浇油,造就了无数天安们母亲们。
 
     不得不承认,外国记者明目张胆地直播天安门广场的学生示威,没有人干涉,应该与赵紫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他想借助外力动一动邓小平的根基。在纽约,在美国各地,以前只能从华语电视看到的二手转播节目,现在可以直接在ABC、CBS、NBC、CNN的主流电视里看到了,而且几乎是全天候的。许多还是现场直播和带有煽动性的解说,配有许多留学生采访。当然还有许多政客、专家、学者的评论,像打了鸡血一样,连篇累牍,滔滔不绝,有色眼镜和鼓簧巧舌。简而概之,中国要内乱了,共产党要垮台了。
     戈巴乔夫结束了访问,外国记者们则赖着不走继续留下实况转播,一直拖到了戒严。
     面对铺天盖地的天安门报道,生活在纽约的留学生哪怕再消极,这时也不能无动于衷了。每到晚上,住在同一层楼里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们都会挤到赵旒华的公寓里一起看现场直播,因为这里有一台21吋平面直角的彩电,在当时的留学生中为高级稀罕物。因为美国和中国的时差正好颠倒,晚上就是中国的白天,于是大家一起熬夜,全无睡意,祖国的命运就是他们的命运。天安门广场学生的绝食场面非常煽情,让人心痛,一幕幕看了让人同情。北京各阶层都动员起来了,有送食物的,有送水的。长安街上一辆一辆车子通过,高音喇叭播报着反对“四二六社论”的口号。在美国记者的镜头特写下,坐在电视机前的留学生看见巨幅标语居然挂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强烈地感受着现场气氛,握紧了拳头,恨不能穿过电视去帮一把。广场上一排排帐篷前学生们头上缠着白色纱布,上面写着誓死的标语。绝食的学生们平躺在地上,许多闭着眼奄奄一息的样子,他们/她们在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赌博。有个老太太用毛巾蘸了水在一个学生的嘴唇上往下滴,可是这个学生将头偏向了一边,水滴从他的脸上滑到了地上,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抹着眼泪。有几个女留学生看着电视机上的这个画面也跟着抹泪,隔着太平洋,大家心心相连。绝食的人中不断有人倒下了,特别是许多娇小的女生被抬到救护车上,让人揪心。
     有一个曾经参加过文革大串联的女访问学者对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她是来进修历史的。当年红卫兵们在同一个广场上接受毛主席检阅时也曾如此为了实现理想疯狂过。这个女访问学者摇着头喃喃道:“傻孩子,不值得的。”
     “为什么?”王小艺不解地问。
     “他们这么做,除了摧残自己的身体,什么也得不到。”访问学者脸上尽显沧桑,洞穿世故。
     “不这样做,上面就不会撤销‘四二六社论’。”
     “可是他们这么做了,当初发社论的人更不会撤社论了。那些人的脑袋是花岗岩做的。你太年轻,不懂政治。”访问学者不知道如何解释清楚这里面的关系,她心里想,你们以后慢慢就会明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