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 第九章

(2015-02-15 07:55:48)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九章

     高领事将赵旒华留下来吃了晚饭,其间他对赵旒华说,那个新华社记者常常给国内中央领导人写内参。两人又谈了许多留学生中最近的一些思想状况,不免涉及到了最近大陆的学生游行和示威对大家的情绪影响。赵旒华说大家的情绪波动很大,不能理解为什么赵紫阳总书记一离开北京,就将学生的单纯爱国热情定性为动乱,将大家反腐反贪的正当述求说成是试图推翻党的领导和别有用心。赵旒华流露出了自己的困惑和不解,试探地询问高领事中央领导们对待这场学运是不是有不同的看法,上面好像有不同的声音和态度对待这场学运。高领事说好像是,上面的政策忽左忽右,让人有些捉摸不透,弄得领馆也不好做留学生们的工作,现在只好持观望态度。高领事对赵旒华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不管发生任何情况,要相信党,要相信群众,事情总会向好的方面发展的。毕竟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了,经过那场劫难,人们的思想至上而下比以前自由开放,不至于开倒车回到从前。”

     善良的人们啊,愿意将一切向好的方向看,忽略了顽固势力往往会从另外一个方向杀出来,让人措手不及。
     赵旒华从领事馆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河边停靠的军舰博物馆已经关门,硕大的钢铁身躯在残月街灯的笼罩下泛着瘆人微光,来时领馆外抗议的那些香港异议份子不见了踪影。她心里有些害怕路边的那些黑人,像游魂似地死盯着人看。走了一段路,街角转出一个警察,骑在高头大马上巡逻,威风凛凛。看着警察头盔上反射出的霓虹灯亮光,听着滴哆的马蹄声传来,赵旒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领馆附近治安不好,有许多中国人在这附近被抢劫。她舍不得打的,每次来领事馆都是步行到时代广场坐地铁回家。好不容易挨到时代广场地铁站,赵旒华心里总算有了一份安心,那一排排妖艳的色情店居然让她有了安全的感觉。
     乘坐地铁到了学校附近,赵旒华从脏乱的地铁站出来,沿着街道回到公寓。进了公寓大门,她打开信箱,见里面是空的,知道王小艺已经拿过信了。这时门外有个波多黎各人在敲玻璃门面,不知说什么,赵旒华没有理他,赶快进了楼道。如果擅自开门,结果会很危险,小心为妙。她搭乘电梯上了楼,来到门口听见屋里面笑语喧哗,推开房门,原来王小艺,李智慧,还有一个是隔壁的邻居年轻女孩Angela坐在客厅里聊天。王小艺和李智慧坐在王小艺的床沿上,Angela坐在椅子上,不知她们在谈什么高兴事。
     看到李智慧在座,赵旒华有些诧异,奇怪她怎么今天到自己的公寓宿舍来了。“学姐好。”李智慧微微欠身,主动热情地和赵旒华打起了招呼,一脸讨人喜欢。
     “你好。”赵旒华礼貌地回答。
     “How are you?”漂亮的Angela也同赵旒华打招呼,她经常来,这时已经穿起了短袖,露出了细腻的光滑双臂。Angela是个混血儿,具有杂种优势,高挑的鼻梁,深凹的眼眶,突出的颧骨,丰厚的嘴唇,修长的手腿,卷曲的披肩长发。她在一个大型商场做时装模特,健美匀称的身材让人羡慕。
     “Good,how are you?”赵旒华一面回答一面放下皮包,结果一眼瞟见桌子上放着丈夫的来信。因为有客人,赵旒华并没有马上拆开信封,而是顺手将信放进了皮包里。这一切都被李智慧看在了眼里。
     电视一直开着,这时纽约中文电视台开始播报了,女播音员用圆润的嗓音介绍今天转播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录播节目,画面一出来就是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袁木在和学生代表谈判,另外国家教委副主任何东昌、北京市委秘书长袁立本、和北京市副市长陆宇澄也参加了。学生代表是来自十六所高校的四十五名学生。官腔官调的袁木夸夸其谈,颐指气使,缺乏诚意,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胡扯,像个地痞流氓对学生们横加训斥,但遭到学生代表们的犀利反驳。
     “你们大陆不错耶,这种场面还可以直播。”李智慧饶有兴味地一面看,一面发表意见。
     “这也是开天辟地第一次。我就看不惯袁木这副嘴脸,恶心,像个恶棍。好好的交流机会,全让他给搞砸了。”王小艺也盯着画面,满脸一副生吃了猪油的样子。
     “What is this about?” Angela不懂中文,但知道电视上的人物在争吵,互不恭维。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having a political dialogue with protesting students in Tiananmen Square.”王小艺向她解释。
     “For what?”
     “For corruption,for freedom,for democracy!”
     “You have a good government。Our government never does that。”Angela不知是真是假地夸奖起来。美国人天真起来,有时傻得可爱。
     “Yes they do。”王小艺不同意,反驳道。
     “OK,only before the elections,they want your votes。After that,forget about it。 Those dirty politicians!”Angela纠正自己刚才的说辞。因为听不懂中文,她站起身来回自己屋去。到了门口,她转身对王小艺说:“As I said,you can come to my room to see pictures anytime you want, OK?”漂亮的大嘴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OK。I will come right after this news broadcast。”王小艺和Angela打得火热,两个美女经常来来往往,一点也不生分。
     赵旒华忙了一天,在水龙头上接了一杯清凉水饮下,然后坐到电视机前刚才Angela坐的那个座位上看电视转播,位置上还留有Angela的体温和残余香水味。她敏感地察觉到有一双看不见的视线在围绕着自己打转。
     “学姐,听王小艺说你的先生在军队当军官,一定很优秀噢。”视线转换成了甜蜜的聊天,果不其然刚才那封信已经引起了她的注意。
     “哪里,他也就是一个平凡的军人。”赵旒华淡淡地回答,装着很专心看电视的样子,心里怪王小艺多嘴。她调动了全身的感官接受对方辐射过来的各种细微信息。
     “我能不能看看他的照片?他要是不优秀,怎么能配上学姐的才华和好容貌。”李智慧的恭维声音具有一种感染力,让人觉得亲切,不知这是天生的,还是后天训练出来的。
     赵旒华想了想,回眸看李智慧,她遇见了一双期待的眼睛,黑黑的睫毛下黑黑的瞳孔。赵旒华看着紧靠着李智慧正专心看电视的王小艺说:“小艺,你到里屋去把我们的双人照取出来给你的同学看吧。”其实照片她两个星期前已经收起来了。
     “赵姐,我这里正看电视呢,自己去吧。”王小艺不愿意,她关心着北京那边的事情,为学生们的激辩叫好。
     “就你多舌,喊你干点事都不肯。”赵旒华装着有些嗔怪王小艺的样子,另一半眼神不经意地放在李智慧的身上。赵旒华进到里面自己的屋里,从抽屉里打开相册,犹豫了一下,拿了一张军人照片。当她给李智慧看照片时,李智慧一脸羡慕的样子,“你好有福气,这么帅,还说平凡。我好羡慕好羡慕,将来就想嫁个这样的如意郎君耶。”说着她抿嘴一笑,不经意间在胸扣上摸了一下,这个动作引起了赵旒华的注意。
     大家很快就被电视上的唇枪舌剑和袁木的无耻狡辩吸引住了。
     画面上双方针锋相对,有个学生提出了党风不正和各种腐败现象问题,袁木回答:“我还是认为我们党就总体或者它的大多数来说,党的干部、党员还是好的,但是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于是,同学们这次游行的时候,也就打着羞辱共产党的口号,这个是基本前提,如果它已经彻底腐败了,从内部完全腐化了,已经变了质了,不要说同学们不拥护,我也不拥护。”
     学生提出了新闻要讲真话,袁木回答: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我们国家现在没有新闻检查制度,我们现在实行的是各报刊总编辑负责制,总编辑如果感觉到某项报导、某篇文章、某个社论没有把握,他可能送到有关的领导部门去,要求帮助看一看,这种情况是有的。”王小艺义愤填膺道:“怎么张口就来!三天前,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总编辑不是因为坚持总编辑负责制的原则,被江泽民停了职吗?”。
     有学生不满“四二六社论将北京的学生游行与西安、长沙的打砸抢混为一谈,袁木回答:我倒觉得北京高校里头一些在背后策划的人,他们往往比长沙、西安那些直接打砸抢的人可能还要更厉害一些,他们要造成的动乱可能还要更大一些。现在的许多作法和当年的文化大革命有惊人的类似之处。”王小艺不满嘀咕:“这不是移花接木吗?”
     袁木说:“我们也从年轻人过来,我没有意思在同学们面前摆什么资格,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在大学里面也闹过学潮,不过那是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面。”赵旒华听了心里别扭,这哪跟哪儿呀。她瞥了一眼李智慧,她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别扭。
     有学生提出现在的学生游行是爱国行动而绝不是动乱。袁木老奸巨猾地回答但是同学们也要想一想,特别是有的长胡子的人,我说是老一点的人,是不是真转过来了呢?这个问题值得大家深思。王小艺挥着拳头大为不满:“学生运动明明是自发的运动,怎么说成了被人操纵?嫁祸于人,好像说的我们方校长。”
     对于学生游行为什么要调动军队,袁立本回答:我们北京市的公安力量并不多,所以只起个阻挡作用。但同学们也可以深思一下,最后我们没有阻挡成功,为什么?因为我们面对的是学生。李智慧显出惊讶,忍不住问了一句:“有军队进城了?”王小艺摇头:“不知道,我想是吧。”
     谈到胡耀邦下台,袁木回答:耀邦同志八七年辞职的事情,当时耀邦同志自己对他在那段工作中的缺点作了自我批评,并且感到在当时他已不适宜再担任总书记的职务,主动提出了辞职申请,经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准,后来又经过十二届七中全会批准。我觉得这件事是党内的正常生活,不能反映说党内的生活不正常。
     王小艺马上摇头说:“这人是谁呀,一副油腔滑调,睁眼说瞎话,真能扯。袁木袁木,‘缘木求鱼’,哪有结果。李鹏派这种人出来和学生对话,心无诚意解决问题,我看是完了。”
     赵旒华虽然口上不说,心里也对这位国务院发言人反感,更让她担忧的是李鹏怎么会看上他,堂堂一国总理的眼光和斤两也显现出来了,和他的养父周总理简直有天壤之别。
转播是节录,完了电视新闻节目接着播了一条简单新闻,北京的学生组织更名为“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接下来是娱乐节目,换成了台湾艺人的调笑节目。李智慧说台湾节目没意思,站起身来要走,彬彬有礼地谢过王小艺的招待。王小艺说不用不用,同学之间不用客气,你大老远地开车陪我们去西点军校玩,该谢的是我。李智慧又向赵旒华说声对不起,没有事先通报就来叨扰,打搅了。王小艺大包大揽,说是自己请她来坐坐的。自从李智慧带她到西点军校去玩了一趟,她对李智慧的印象加分不少,以朋友相待。
     李智慧走后,赵旒华对王小艺严肃地说:“以后她再来,事先和我打个招呼,好吗?”
     王小艺知道这事有些不对,爽快地回答:“赵姐,我以后一定注意。不过以后大家熟了就好啦,她人很好的,我们要团结台湾同胞。”王小艺又对赵旒华说:“Angela说她有许多美人照,喊我过去看,我去了。赵姐,你去不去?”
     赵旒华心里惦记着事情,对王小艺说:“你去吧,我改天再说。”
     “是不是郎君的信要看,那么厚,大大地好看,要汇报喔。”然后做了一个鬼脸。
     “贫嘴。”赵旒华打了她一下。
     王小艺躲闪着,欢天喜地地去找Angela了。
     赵旒华回到自己的屋里,并没有立刻打开刘军的信,而是一个人靠在床头,回忆琢磨着领事馆保卫组干事在领馆楼顶上的谈话。当时他一脸严肃地说,据可靠情报,你们学校新生里面有一个台湾职业学生,就是特工,她的名字叫李智慧。她的任务是专门收集大陆留学生的情报,并在留学生中发展内线。李智慧是个老留学生了,在美国读完的大学,在校成绩非常优异,会5种外语。据了解,她在台湾受过严格的特工训练,会武功。保卫干事让赵旒华注意监视这名台湾学生,有情况及时汇报,以后就由新华社记者和她接头,不要常来领事馆,避免耳目。
     赵旒华这时脑子飞转,停也停不下来,她将李智慧的所作所为过了一遍。她不太熟悉这位文雅含羞的台湾女生,交道打得很少,关于李智慧的信息都是从王小艺的嘴里听来的,因此印象模糊。王小艺老是抱怨李智慧学习不上心,旷课,原来王小艺一直被李智慧蒙在鼓里。看来李智慧的扑捉目标之一是王小艺了。王小艺单纯,热情,社会经历简单,对人毫无防范,正好下手。赵旒华暗暗佩服李智慧的敏锐和手段,心思了得,要不是领事馆的同志点明,自己也会被她的假象蒙骗。今天她到自己的宿舍来,是一个新情况,一定是想进一步和王小艺走近,了解她周围的一切,也就是说,自己也在她的观察之列。所幸今天自己给李智慧看的军人照片,是以前知青点另外一个知青的。那个知青参军后给自己寄来了一张照片作为留念,那个年代时兴互相送照片保持友谊。赵旒华是在强调阶级斗争的环境下长大的,小时候看敌特电影看得太多,所以当她今天听到自己的身边真有一个特工时,着实吓了一跳。领馆向她交代任务时说,你是一名党员,立场坚定,除了完成自己的学业,还要为国为党做些贡献,这是特殊环境下的特殊任务。她的任务是就近监视李智慧,想办法多接近她,利用她。不知不觉之中,赵旒华就这样转入了看不见的战线。
     赵旒华又想吐酸水,她赶快起身去了一趟厕所,涮了口,回到房间后取出了刘军的信。打开信封,里面洋洋洒洒写了好多张,句子缠绵,读着心里暖洋洋的。刘军提到是不是休学一年,先回国生下孩子,这样身边有人照顾。赵旒华虽然不同意,但内心还是感谢丈夫的体贴和善解人意,感受到了温暖。怎么生下孩子确实是一件犯难的事情。

     王小艺在Angela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翻看着Angela的裸体照,心里扑通扑通直跳,脸脖子发烧。灯光照着精装的画面,微微反光。她从来都没有看过这么美妙的人体,一丝不挂,玉体横陈,乳房像翻转过来的饱满莲花,想用手指上去点两下。Angela擦了指甲油的纤纤十指贴在身体的敏感部位,半遮半掩,让人浮想联翩。王小艺默不作声地轻轻翻看,身上的血液在升温,加速,她甚至有了舌干口燥的感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因为Angela的胴体略显棕色,因此背景大多为浅黄色或乳白色。Angela修长的肢体演绎着美轮美奂,其中有一张坐在临街的窗台前,身上裹着的一层白纱被风撩起,乳房若隐若现,镶嵌在窗外一片晚霞里。Angela双眼迷幻般地遥望远方,憧憬着,梦幻着,期望着,分明是一个尤物。
     Angela在一旁解说每一幅照片的含义,完了微笑而自信地问王小艺喜不喜欢?王小艺心里喜欢,嘴上却不好意思开口。她从画册里抬起头来问:“When did you take these photos?”
     “A month ago. I was interviewed by Playboy magazine. They wanted to know how I look.”
     “You work for Playboy?”王小艺张大了嘴看着Angela。她在路边书摊亭子里看见过许多Playboy的期刊杂志,知道那是色情杂志,封面上的风情女郎动作尺寸大胆。王小艺每次路过印度人开的这些书摊都怀揣兔子忍不住想瞥一眼,但又像见不得人似地匆匆而过。那些色情杂志像神秘的宫殿让人既窒息,又向往之。当Angela邀请王小艺看照片时,她起先以为是普通的模特照,就像街上橱窗里的那些模特照一样。可是Angela却拿出了这本裸体照相册。
     王小艺不解地问:“Why did you do that?”
     “What’s wrong? Because nudity?” Angela 显然对王小艺的大惊小怪不满意,“Come on. It’s art. It’s beauty.”
     “No, of course, because, I mean……”王小艺语无伦次,非常窘迫,她有点晕头转脑,除了美丽,她确实感觉不到淫秽。
     “Your Chinese ladies are too conservative。”Angela长长的睫毛像Barbie娃娃一张一合地闪着。
     “You have a good job. You don’t need to do this.”王小艺还是不解。
     “You don’t understand. I do need this. This can make me rich, make me famous.” Angela说。
     她告诉王小艺,Playboy已经准备和她签合约了,所以才请王小艺来和自己分享这份快乐。“You can do this too.”说完Angela大笑起来,露出月牙一般的皓齿,不像在开玩笑。
     “I will never do that.”王小艺急忙否定。
     “I am just kidding.” Angela说。她话题一转,好奇地问:“Have you had sex?”
     王小艺大窘,“I am not even married yet.”
     “Why do you have to get married before sex? I know many ladies who never got married but have a lot of sex.” Angela开始给王小艺进行性启蒙教育,她觉得不可思议,长这么大了王小艺居然还没有sex!“It’s two different things,Maggie。”
     “To us, it is the same thing. It is a moral issue in China.”王小艺在留学生中算是开放新潮的了,亲嘴可以,但她不认同婚前性行为。
     “Do you have a boyfriend?”
     小艺点点头。
     “What does he think about this?”
     “He agrees with me。”
     “What?!Your guys are crazy!I cannot believe it!”Angela彻底崩溃了,这群从东方来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们。过了一会,她看着王小艺说:“You know what, you are so pretty. I really think so.” Angela不无遗憾地说,“Playboy looks for some Asian models。”
     王小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Angela今天来请她看裸体片。看看时间不早了,她向漂亮的Angela道别,脚底生风一般出了门。Angela在后面直摇头。 

     王小艺逃一样地回到公寓,见赵旒华坐在灯下等自己。“赵姐,已经很晚了,还不睡?是不是姐夫有什么好消息想告诉我?”
     “他想让我停学一年回去生孩子。”赵旒华故意逗王小艺。
     “啊?!不行不行,让你婆婆来带孩子。二楼有个留学生,就是她婆婆来带的孩子,经常在楼下小公园里看见她婆婆带小孩在外面晒太阳。你走了,我怎么办?我可以帮你洗尿片。”王小艺有点急了,央求赵旒华。
     “美国都是一次性尿片,不用你洗。你是不是想要我留下来照顾你这个大孩子?”赵旒华打趣。
     “就是就是,姐姐疼我,我不让你走。”王小艺坐到了赵旒华的身边,搂着撒起了娇气。
     赵旒华慈爱地看着王小艺,摸了一下她的头,“你的脸颊是红的,是不是发烧?”
     王小艺像被灼烧了一下赶快跳开,“我没有发烧。”她还在为刚才在Angela屋里看见的那些色情照片难为情。
     赵旒华确信后,问:“有一件事想问你。告诉我,那天你们到西点军校去都干了些什么?”
     “和李智慧?”
     “嗯。”
     “随便瞎聊。”
     “聊什么?”
     “她想教我开车,考驾照。”
     “为什么?”
     “不为什么,她愿意。看不出来李智慧的飙车水平真高!”王小艺还在羡慕不已,身体不免又有些飘飘然。赵旒华想象着,一个女孩怎么会有这么高的驾驶水平呢?这进一步印证了她是受过特别训练的了。
     王小艺接着说:“她们台湾学生真有意思,和我们对朝鲜战争的看法完全不一样。在西点时,我们站在麦克阿瑟的像前,李智慧坚持说那是韩战,美国并没有被打败。”王小艺搜肠刮肚地回忆。突然她问,“赵姐,你问这个干嘛?”
     “我觉得她突然对你接近,有点奇怪。”
     “那有什么,她还欠着我的呢,我帮了她那么多忙。”王小艺不以为意,带点自豪。赵旒华肚子里没好气地说,那是人家给你下的钩,真以为人家学习差呀。
     “是不是今天我请她到这里来没事先告诉你,还在生气?以后我不请她来就是了。”王小艺又赔不是。
     “没有哇。请她来,请她来,我也想交交台湾朋友,那么柔弱的一个女生,难道还把我吃了不成?”赵旒华在王小艺回来之前已经想好了,既然李智慧打王小艺的主意,何不将计就计,和她接近,也好就近掌握情况。
     “她看上去柔弱,其实蛮有劲的。”王小艺说。
     “此话怎讲?”
     “那天她请我吃饭,出来时我在台阶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没想到她扶住了我,好大的臂力。”王小艺记忆尤深。
     “噢。”这么说她确实受过特别训练,赵旒华想。
    赵旒华对王小艺说:“她来玩可以,不过她有什么爱好和要求,你得先告诉我才是,要不然心里没有准备多不好。”赵旒华对王小艺说。
     “是了是了。”王小艺连连点头。王小艺突然想起:“李智慧很关心和支持我们的学生运动,她问我和姚奇,如果我们有什么抗议活动,能不能让她也参加。这多好,人多力量大,连台湾学生都愿意参加进来,正说明我们的民主要求得人心。”王小艺按照自己的思路发挥,天真地想着。
     看来领馆的情报没有错,赵旒华沉住气,不动声色地对王小艺说:“我是这里的学生会主席,李智慧有什么要求,你先给我报告,根据情况我们决定告不告诉她好吗?毕竟她是台湾学生,内外有别,还是有个组织原则才好。”
     “当然可以,服从领导。”王小艺一向听从赵旒华的,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睡吧。时间不早了。”赵旒华说,然后回房间,两人各自上床睡觉。王小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赵旒华却睡不着,久久地思考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