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 第二章

(2015-02-02 16:55:37)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二章


        根据博士学习要求,王小艺一面修课,一面到不同教授实验室做rotation。三个月前她到系里的权威专家库珀教授实验室实习,开始了一个小题目,跟着实验室里另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博士生做。见面的那天库珀教授对王小艺说,这位博士生非常优秀,刚刚有一篇论文被《科学》杂志接收,另一篇投到《自然》杂志,评语很好,正在补实验。如果这篇文章接受了,他就可以毕业了,到时你可以接他的班,那可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课题。库珀教授留着修剪整齐的络腮胡子,戴一副白金边眼镜,儒雅温和,慢声细语条理分明。他将王小艺领到实验室,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男生正在聚精会神地做着实验,向一块电泳树脂里面加样。库珀教授并没有打扰他,而是等他加完了样,才向他介绍王小艺。
        “Ki,this is Maggie, a new rotation student.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supervising her in the lab.”王小艺来美国后给自己起了一个英文名字,因此库珀教授称呼她为Maggie。男生转过头来对着王小艺友好地一笑,眼神深邃炯亮,王小艺的身子瞬间像被电了一下。
        “If you can get her to stay, you may graduate early. Do the best you can.”像是玩笑,又像是认真,交代完任务,库珀教授摸着胡须离开了实验室。大男生回过头来用中文对王小艺说:”你好,我叫姚奇,女兆姚,奇怪的奇。”
        听完后王小艺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库珀教授怎么喊你Ki?”
        “美国人Q发音为K,我也懒得纠正,将错就错,被K掉了呗。”姚奇说,然后问:“你一定有个中文名字,Maggie同学。”
        “我叫王小艺,刚来不久,请多关照。”王小艺回答完,有点神秘地问:“听说你很牛喂,已经有一篇Science了。库珀教授说你快毕业了?”
        姚奇回答:“不好说,大概明年吧。手头的这篇说是补,其实和做一篇新的差不多,四个专家每人的问题都有满满一张纸,要完成,谈何容易,希望一切顺利吧。”他的头发有点长,伸出细长的手指将前额的头发往后捋。“怎么样,接我的班吧?教授刚才说的你都听见了,你要是能来,我就可以快点毕业了。君子有成人之美。”一缕阳光从窗子里射进来,正好打在他那张造型很酷的脸上,带点顽皮戏谑。
        姚奇拿出他的实验结果给王小艺看,向她讲解,语速奇快。姚奇的快语速激起了王小艺的好强心,于是开始问这问那,思维跳跃。王小艺从小聪明,头脑反应敏捷,说话飞快,从少年班集训完分到生物系后,系里许多男生学习上都不是她的对手,慢慢就对她敬而远之,因此她常常有一种学习上的优越感和孤独感,居高临下,一般人都不放在眼里。可是今天姚奇对她有问必答,一点也不拖后腿,有时甚至还停下来等她,眉毛微微上扬,像是在问,还有吗?结果王小艺心里越来越不服气,从来还没有人能够压她一头,开始问一些更难的刁钻问题,拼命往计算方面引。王小艺心算能力很强,当年测试她的科大老师就是因为她的心算能力超群才接收她到少年班的。有一次速算专家史丰收在学校表演速算,学校让王小艺同台表演,数字报出来,两人几乎同时在黑板上写下答案,一时传为美谈。
        王小艺的计算问题一点也难不住姚奇,还是有问必答,甚至连一点心算的痕迹也看不出来,像闪电一样奇快。姚奇中间倒是停顿了一会,带着好奇的眼光打量着留着短发干净利落的新生王小艺,露出了一丁点惊讶。不过那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他瞬间收回了眼神,又快速地对答如流。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王小艺一点也没有占到便宜。姚奇说话带点沙哑的男中音,听上去有种磁性的魅力,除了眼睛专注有神,脸上的轮廓也线条分明,有一种男性的阳刚之气。王小艺第一眼看见他就产生了好感,在这没有间隙的交谈中,王小艺开始佩服起这个帅气的男生来。慢慢她的心态开始发生了变化,并且暗自决定留下来在这个实验室当研究生。她也不知为什么,她对这个男生有好感,喜欢。
        最终打败王小艺心理优势的是有一次同系的一个印度学生找姚奇比赛魔方(Rubik’s cube),并由此决定这一辈子非这个男人不嫁。跟在姚奇后面做实验时,中间有些间隔时间。这时姚奇常常会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魔方转来转去,眼睛看也不看,一会魔方就魔术般地在他手里各面变成了同一种颜色,然后打乱重来。有天一帮印度学生蜂拥来到实验室,说有个新来的印度学生在印度拿过魔方比赛青年冠军,想和姚奇比试比试。于是大家商量好晚上在校外一家餐厅比试,谁输了谁请客。王小艺听说这之前多位印度学生都来找过姚奇比试,结果无一例外地败下阵来,因此印度学生心里一直不服气。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刚来时研究生班上就姚奇一个中国来的留学生,印度学生抱成团想包揽考试前三,他们有英语优势。结果每次考试姚奇都拿第一,一次都没有拉下来过。看看不行,这群印度学生里面有个魔方好手,知道姚奇也爱玩魔方,想压压姚奇的气焰。于是提出和他比赛,谁输了谁负责买匹萨(Pizza)。连比十场,结果是姚奇吃了十天的匹萨。看看不行,这帮老印又喊其他学校魔方玩得好的印度学生来比,还是输,姚奇继续享受免费午餐。这件事就成了印度学生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显得可爱,无可救药。
        听说这回来的是个冠军,王小艺有些担心地问姚奇输了怎么办。姚奇一脸无所谓,说:“输了出钱招待他们一次就是了。我已经赢过他们那么多回,早已经赚回来了,让他们赢一回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怎么样,有没有胆量陪我一起去?每次我都是孤军奋战,赢了连个一起庆祝的人都没有。”他满不在乎,略显漠落,魔方在他手里不停地舒筋活骨。
        王小艺连忙点头答应,前去助威。她心里早已崇拜这位酷得不能再酷的帅哥了。

        比赛这天晚上,王小艺对赵旒华说今晚要晚一点回来。赵旒华好奇问她为什么,王小艺实话实说。赵旒华比姚奇低一届,听说过他的传奇故事,于是也情愿陪着一起来为他助威。他们来到第一大道的一家有点档次的意大利餐厅,印度学生早已聚集在那里。看着他们摩拳擦掌的样子,姚奇嘴角挂起了一丝察觉不到的笑容,却没能逃得过王小艺细心的眼睛,她现在对姚奇的一举一动都感兴趣。
        三个人坐在了印度学生的对面,还是老规矩,比十次。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连餐厅里其他食客和员工都凑过来看热闹。姚奇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魔方,已经被他玩得磨损不堪。对方也掏出来一个,也是磨损得厉害,这立刻引起了姚奇的警惕。都是行家里手,双方的水平马上一目了然,心照不宣。有意思的是王小艺发现两人的食指都细长,显得纤弱。那个印度学生显然比姚奇年纪要小,略带腼腆。
        比赛的计时钟是一个印度学生从实验室带出来做实验用的微型电子钟。按照老规矩,魔方都放在桌上,按了钟才能拿起。比赛开始后,双方同时迅疾拿起魔方,神出鬼没地一阵哗哗响动。不同的是印度学生两眼专注地看着魔方,而姚奇还是像以往一样眼睛漫不经心地看着天花板。印度学生感觉到了这一点,好奇间不经意地上瞟了一眼姚奇,结果就是这样一眼,让姚奇占了先机,比对方仅仅快了那么一丁点赢了第一局,时间定位在22秒上。看得出来印度学生有多么懊恼,大概他鲜有败绩。再战,印度学生不敢大意,专注自己的魔方,不再看姚奇。姚奇还是两眼看着天花板,有时微闭。下面的几局里各有胜负,但是姚奇领先两局。要是这样比下去,姚奇的胜算就比较大了。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姚奇的魔方因为太旧,中间突然卡壳了,白白让对方捡了一局。姚奇搬弄了几次,魔方已经不工作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印度学生们纷纷脸露欣喜之色,终于要扬眉吐气了,打败这个魔鬼般的可恶中国留学生!就在姚奇要放弃比赛的当儿,王小艺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个半旧不新的魔方,轻轻稳稳地放在姚奇面前。一桌子的人都惊呆了,特别是姚奇,只有赵旒华微笑不语。两人因为住在一起,王小艺偷偷玩魔方的事瞒不过她。不久前有一天王小艺突然心血来潮地买了一个魔方,有事无事地摆弄,赵旒华一直不解,问她也不说。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她暗地里学着练习魔方,为的是心中的一个人。
        姚奇拿起魔方,感激地看了王小艺一眼。他先试玩了一下,以适应新魔方。比赛继续进行,终因新魔方不如旧魔方顺手,最终以两人平分秋色告终。这样大家只好各自掏腰包用晚餐。不料一旁观战的餐厅老板兴奋异常地说他请客,因为他也是一个魔方爱好者,结果皆大欢喜。不打不成交,姚奇和那个腼腆的印度学生互相敬佩着对方,相谈甚欢,交流着各自的魔方路数和心得,众人一起讨论。在拆解的过程中,发现姚奇的优化路数在大多数情况下比印度学生少了一到两步,佩服得印度学生频频点头。餐厅老板坐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听着,不时插嘴请教,他吆喝着伙计来两瓶红酒助兴。
        赵旒华拿过记录纸,发现印度学生最快的记录是21秒,最慢的是23秒。姚奇最快的是20秒,最慢的是22秒,除了意外的那一次。她好奇地问:“What is the world record?”

17 second。The record holder is Robert Pergl。”王小艺一下将话蹦了出来。意识到失言,她马上用手指按住了嘴唇,已经来不及了。
姚奇回过头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王小艺,好像从来不认识。众目睽睽之下看得王小艺有点不好意思了。
How fast can you play?”餐馆老板扭头问王小艺。
50 Seconds。”王小艺回答。
Really?”餐馆老板和几个印度学生几乎同声惊叹。“Show
me. If you can beat your own record, I will reward you.”餐馆老板说。
王小艺有些犹豫,抬头看见姚奇在注视着自己,眼睛里闪着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异样光芒。王小艺在这男性的光芒里面捕捉到了一点点不信任,这让她来了情绪,心里不高兴。她问餐馆老板:“What’s the reward?”
Free lunch any time you walk in this door。”
Deal?”
“Deal。”
王小艺像古时候的马上巾帼女英豪,不再答话,在读秒声中拿起魔方飞快地旋转起来,大家都紧张地盯着电子钟看,一秒一秒地消失。和姚奇一样,王小艺十指细长灵活,多了一些女性的灵秀,互相飞舞配合着将魔方扭动得浑身直响,各就各位。她知道此时姚奇一定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亢奋和骄傲,她明白想让这个很酷很有才华很对眼的男生对自己刮目相看,一定要有真家伙。刚才姚奇和印度学生交流时,王小艺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以她的聪慧,几乎将所有关键的地方都默记下来,这时的她几乎完全按照姚奇的思路摆弄着魔方。完了,30秒!
Wow,所有的人几乎同声惊叫起来,一下子提高了20秒!
姚奇先是被王小艺那双灵秀的双手吸引住了,这绝对是一双玩魔方的好手。当然,要是做起实验来,也绝对不含糊。继而姚奇被她的玩法套路惊住了,这不是完全按照刚才自己向印度学生讲解的那样吗?这个套路是自己摸索出来的,除了刚才和印度学生惺惺相惜露了出来,以前一直没有和人讲过。一当他看明白这点,心里已经知道王小艺太不简单了,记忆力过人。如果像她说的那样可以用50秒完成,那她一定会打破记录的。果不其然,王小艺轻易打破了记录,假以时日再给她一点时间练习,成绩还会提高。
姚奇的中学时代是在文革中度过的,课堂上学不到东西,一天到晚无所事事,搞大批判。姚奇的父亲是一位清华毕业的工程师,在家给他布置作业,数理化,文史哲。父亲知识渊博,苦于业务荒废,生不逢时。姚奇还有个姐姐支边当了知青,父亲只有将自己的一身本领教给儿子。姚奇天生就是一块学习的料,一切照收不误,别人都在读书无用,他却享受着知识的雨露阳光。文革刚结束,上级领导派业务好的父亲到香港出差,发了一点可怜的旅差外币。口袋里尽管外币不多,他还是买了一个魔方回来给姚奇,说这玩意好,考脑子,锻炼动手能力。结果姚奇从此和魔方结下了不解之缘,到哪里都带在身边,跟着他上大学,留美读研究生。自从实验室来了新生王小艺,她的聪明灵巧姚奇早已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王小艺的时时挑战姚奇也心知肚明,装着不知道。那时大陆来的女留学生很少,漂亮聪明的王小艺在留学生中很引人注目,常常有人到实验室来找她约她,可是她只想跟在姚奇的后面,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Is she your girlfriend?”餐馆老板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问姚奇。
What?”姚奇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Is she your girlfriend?”餐馆老板又重复了一次,眼睛跟着眨了一下,胡子微微上翘地微笑。
“No.”听明白了的姚奇顿时飞红了脸。
“Then,you should get to know her. I will offer you free lunch too so your two can date here.”中国来的留学生思想保守,在交朋友上比较拘谨。美国人则随便,喜欢开这种玩笑。老板的玩笑显然及时,而且恰到好处。
这时两人都听明白了,双方飞快地对望了一眼,触电一样又赶快避开。
If I were you, I would take it。”有个印度学生跟着起哄。
Me too。”又有几个人紧跟玩笑。
赵旒华其实心里明白王小艺的想法,知道王小艺不好意思开口,说道:“I say yes for her。I am sure she will not reject it。”赵旒华对着姚奇说。

        离开了餐馆,三个留学生在街上往回走。赵旒华借口说实验室还有点事先行离开,留下了王小艺和姚奇两人。他们踱到了东河边,这里有三三两两的情侣月下卿卿我我,王小艺忍不住揽住了姚奇的胳膊。就这样,王小艺和姚奇成了一对恋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