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 第六章

(2015-02-09 19:37:33)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六章

     大陆的动荡局势不断越过太平洋波及到美国,一环又一环,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和留学生的前途命运密切相连。赵旒华一直密切注视着局势的发展,她知道中国现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一九七六年赵旒华还是一名公社知青,在穷乡僻壤里接受劳动锻炼,当时她已经是一名预备党员了。有一天公社召集党员开会,传达上面的文件,说北京发生了反革命示威,四月五日许多暴徒借清明节纪念周总理发动政变,想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十多年过去了,赵旒华对那场在北京爆发的“四五”运动记忆犹新,那场运动也是以纪念威信崇高的国家领导人为始,民众上街游行表达心中不满,结果导致了镇压。这次会如何呢?
     赵旒华政治上比较成熟,不像王小艺幼稚单纯,知道共产党的内部运作有一套固定的思维和模式,因此她看问题比较深远。七七年赵旒华上医学院后当了五年的学生会主席,接触过许多党的干部,他们许多人思想僵化,还停留在战争年代,动辄以高压政策压迫下面,不许有反对意见。七六年“四五”运动的结局后来比较幸运,因为毛泽东去世了,被他打倒的许多老人得以翻身,重新掌权。胡耀邦当了中组部部长后大力平反,可是这些曾经被打倒的人并不领情,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毛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在位不在位而已,将曾经救过自己的改革派胡耀邦搞倒。他们的信仰偏执和时代局限性,注定他们还会以毛的方式处理党国事务。赵旒华心中有一股隐隐不安的感觉,为天安门闹事的学生们担忧。事物的发展有着一定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前车之鉴,其结果有时会惊人地相似。
     在丁一那里看见许多的访问学者和留学生们同情天安门学生的态度,更加让赵旒华为自己的国家担心起来。国家实行开放政策,以各种渠道派大家出国留学,希望他们回去为四化服务。中国现在的那副贫穷模样,也非常需要这批留学生们回去,全方位地改变中国的面貌。就像王小艺说的那样,我们一定要富强起来。但是万一中国这次对学运处理不当,还像“四五运动”那样对待,这拨留学精英还回不回去就是个问题了。特别是他们正处在西方世界里,天天像海绵一样接触吸收着西方的自由主义观念和民主思想,再想让他们像以前那样唯唯喏喏听话已经绝无可能。包括自己在内,思想或多或少都已经有些改变,每个人都会用头脑重新思考,形成自己的看法。当然中国毕竟变了许多,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从文革里吸取教训,痛定思痛,走向开明。领导人里面已经出现了一些像胡耀邦那样的人士。最近听了党的总书记赵紫阳的一些讲话,发现他对学生持宽容态度。一个党的最高领导人能够如此,情况应该不会太糟。这么一想,赵旒华心里对事情的结局又有稍许乐观的看法,毕竟中国已经进行了十多年的改革开放。
     还有一点让她心里欣慰的是大多数公派留学生都心向祖国,关心国家大事,愿意回国效劳。比如姚奇,一旦毕业,连博士后都不想做立马回国。赵旒华觉得姚奇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人聪明不说,为人上面也很成熟正直,性格阳光朝气。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非常热爱自己的故土,尽管他家在文革时受到过许多不公平的待遇。怨言归怨言,姚奇说正因为如此,自己才要回国,从根本上改变国家命运。他充满信心地说老一辈终将去世,中国的未来属于自己这一辈年轻人,道路一定弯曲,前途一定光明。
     赵旒华不由得想到了成熟的姚奇居然和幼稚的王小艺谈起了恋爱,两人除了聪明外,其它相去甚远。当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小艺对姚奇穷追不舍的结果。不过这又为何不可呢,高峻的大山不是到处点缀着小花芳艳吗?有了大山的宽厚,花朵才会有所依托,有了花朵,大山才会显得生机勃勃。还有,有了大海船舶才会自由自在地飘荡,有了船舶,大海才会显得无边无际。赵旒华被自己的比喻和联想弄笑了,搞得像个深沉的诗人。赵旒华记得王小艺每每和她回忆起那天晚上姚奇和印度学生比赛魔方的趣事,就像一个传奇的故事百叨不倦,对里面的英雄人物充满了敬仰和崇拜。当然王小艺也略带羞涩地不断提起餐馆老板误会地称呼他们俩是恋人的尴尬事,甜蜜地笑得喘不过气来。看着眉睫闪着爱恋光彩的王小艺,赵旒华问她是不是真心喜欢姚奇。王小艺拼命点头,说姚奇是自己见过的最优秀男生,一副生怕他跑了的模样。赵旒华接着问要不要她从中加把劲撮合,王小艺连连摆手,说不必了,有那个老板的免费午餐已经够了,两人已经毫不客气地享用过若干次,一切发展顺利。赵旒华问姚奇对待恋爱的态度,结果王小艺将一吻定终身的事情和盘托出,然后问赵旒华说自己是不是太傻了,因为姚奇到现在还没有吻过自己。后悔自己的选择啦,赵旒华看着堕入爱河的王小艺问,心里憋着笑。王小艺犹豫地点点头,然后赶忙摇头,接着用被子捂住了头。
     从那以后,王小艺真的一心扑在了姚奇身上,天天陪着姚奇晚上加班,赶论文。有几次赵旒华下班晚了,还看见王小艺从外面给两人买来盒饭匆匆往实验大楼里走。最近一段时间已经很少在家里看见王小艺的人影。赵旒华常常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缺少了王小艺活蹦乱跳的影子,空空地有些不习惯。每天早上起来,王小艺都是快乐的,连走路都像鸟一样蹦跳,眼睛里闪现着抑制不住的快乐火花,匆匆忙忙吃完早餐就往实验室赶。以前王小艺特别依赖自己,这一段时间她很少烦自己了,她的心都扑在了姚奇身上。恋爱的力量真是神奇,可以将一个女孩子改造成另外一个人。以前不叠被子的王小艺现在懂得将自己的床收拾得干干净净,还多次邀请姚奇到家里来做客。记得以前自己提醒过她许多次,一个女孩子要注意生活习惯,可是王小艺一直听不进去,拖拖拉拉,怎么现在一切都变了呢?像个白雪公主,赵旒华摇摇头不解地笑了。还有次王小艺想给姚奇削梨,结果东一下西一下梨子一点也不听使唤,梨的形状被削得很难看。姚奇不言不语接过王小艺的水果刀,重新拿了一个梨,眼睛看也不看地将梨在手中旋转着,如同他玩魔方一样,一直到完了他才从一头将梨子皮拎起来。梨皮像弹簧一样在手中下坠,另一只手将雪白的梨身递给一脸惊奇的王小艺。王小艺满脸难为情地接过梨子,看着自己削的梨不知咋办。姚奇伸手将那一颗怪头怪脑的梨拿过来咬了一口,向王小艺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两人各自啃着对方削的梨,你情我愿。看着他们俩幸福的样子,赵旒华内心里非常羡慕。她知道王小艺真是一个有造化的人,遇上了像姚奇这么一个优秀大度的青年,她一辈子有享不完的福了。
     看着王小艺姚奇,赵旒华不免联想到了自己发生在文革中的恋爱往事。不过当时的情况是倒过来的,刘军疯狂地追着自己。在知青点自己先一步入了党,当刘军向自己表示爱慕时,惊喜的同时,赵旒华向他提出了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就是刘军必须入党。为了得到爱情,刘军就拼命劳动表现自己,吃苦在先,积极写入党申请书。刘军有一身的好力气,每当他挑着沉沉的担子从赵旒华身边经过时,满头大汗地向她傻笑,看得赵旒华心里又痛又怜爱。但她就是不松口,自己的男人要像自己一样优秀,政治过硬才行,入党是硬性指标,这是当时的时尚和衡量标准。刘军不负众望,被知青点报上去了几次,但都没有被批准。慢慢刘军就有些急了,赵旒华也跟着急,还偷偷地到公社党委那里去打听消息。原来公社干部的几个亲戚入党问题需要先解决,刘军的入党时间要压一压。赵旒华没有办法,偷偷向刘军透露了这个消息,让他不要泄气,继续努力,她一定等他。两人心照不宣地互相鼓励,眉目传情。这样到了一九七六年,中国的三巨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都先后去世了,大家开始纷纷招工回城。只有刘军和赵旒华还在知青点留守坚持,不知道的以为他们要扎根农村,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两人有时看着渐渐空旷的田头,同伴们往昔的身影让他们觉得寂寞和失落。刘军的行动终于感动了公社领导,而且还听说入党是赵旒华谈恋爱的一个标准。于是上面批准了刘军的入党申请,并特别通报表扬了他们积极要求进步的先进思想和正确的婚姻态度。入党那天是赵旒华领着刘军在党旗面前举手宣誓的,两人眼里都闪着泪花,一切交给了党,也交给了对方。
     那天晚上,在夜晚田野地里和稻花的飘香中,两人挽起了手,将终生大事定了下来。刘军搂紧赵旒华不顾一切地狂吻着,压抑了许久的激情一泻千里,如堤岸奔溃,连月亮也笑弯了。赵旒华任他摆布,第一次享受着男人的抚爱。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迂腐和教条,白白浪费了许多大好光阴,明白过来原来除了党,爱情才是最重要的。难怪柔石曾经说过,爱情价更高。在刘军的一再要求下,赵旒华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完事后赵旒华枕在刘军结实的臂弯里看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听着夏虫的鸣叫,两人谈着未来,谈着理想,谈着如何为了共产主义事业贡献终身,一直到凉露初起才意性阑珊地回到空空的知青点。偌大的几间房,现在就剩下了他们两人,于是干脆搂着睡在了一起。赵旒华对刘军说,发个誓,这一辈子不许变心。于是刘军说,对毛主席发誓,一颗红心献给赵旒华,海枯石烂不变心。赵旒华大笑,说毛主席已经死了,对死人发誓不严肃,让他重来。于是刘军开始涎皮赖脸地说如果赵旒华肯再来一次,一辈子当牛做马,死了也心甘。结果赵旒华说想一死了之是不负责的态度,不干。抵不住刘军力气大,只好又来了一次,然后两人相拥入睡,微鼾甜蜜。
     不久征兵工作开始了,赵旒华鼓励刚入党的刘军报名。刘军犹豫着,对她说,我走了,就你一个人留下我不放心。赵旒华怪他没有志气,好男儿志在四方,岂可儿女情长,这名一定要报。结果刘军在威逼利诱下报名参了军。送刘军走的那天,赵旒华到公社去送行,亲自将大红花戴在了他胸前,送郎去部队。刘军走后的第二年,教育部宣布恢复高考,改变了文革工农兵学员的招考方式。赵旒华加紧复习,幸运地考上了医学院,成了最后一个离开知青点的人。虽然他们那时没有现在年轻人这么浪漫,回忆起来也是温馨甜蜜的,青春无悔。赵旒华和王小艺简直像两代人,不可思议地相聚在了资本主义的心脏纽约。
     赵旒华在去大学报到的列车上遇见了后来的同学刘一鹤,他当时领着一个可爱的女儿。后来两人一直在学校共事,都是学生会的干部。昨天在丁一处见到刘一鹤,他已经是一个蜚声中外的著名学者了,让赵旒华既羡慕,又引以为自豪,掺杂着自卑。赵旒华知道刘一鹤一直没有再娶,一个人含辛茹苦带着女儿。虽然刘一鹤很少和人提起自己家里的往事,因为都是学生会干部,共事了五年,彼此知根知底,关系良好。但刘一鹤选择不回国让赵旒华多少有些不痛快。她知道刘一鹤的父亲是一个海外归国的科学家,文革中受了不少苦,刘一鹤的选择大概与这个有关。昨天在丁一家里,当着大家的面赵旒华不好询问。两人约好,今天刘一鹤开完了会到她这里来坐坐,老同学单独见个面叙叙旧。

     不像姚奇,赵旒华的论文有些卡壳,实验进展不太顺利,大概还有两年才能毕业,因此实验上做得有些疲沓,提不起劲来。刘一鹤要来,赵旒华早早从实验室回到了家里准备好了等他。她拿出了上好的茶泡上,一面等着刘一鹤,一面望着窗外阳光下的街景将许多过往的事情在眼前过了一遍,思绪竟有些凌乱,缺少头绪。这时有人在敲门,她知道是刘一鹤来了。
     赵旒华赶快打开门,果然是刘一鹤,笔挺地站在门外。“快进来,大才子。”赵旒华热情地邀请老同学。待刘一鹤落座,赵旒华为他斟上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两人面对面坐着。
     “一鹤,就这样在美国当上教授了?”赵旒华还像在大学时那样直率,那时她是学生会主席,刘一鹤是学习委员。
     刘一鹤含笑默默地点了下头。
     “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才,为什么不回国服务呢?现在四化建设多需要你这样的青年才俊。我真为你可惜。”赵旒华显得有些激动。赵旒华和姚奇一样,毕业后打算回到自己的祖国为四化服务,像早一辈的归国科学家投身到国家建设的滚滚洪流中去。
     想了一会,文质彬彬的刘一鹤抬起双眼看着老同学赵旒华说:“有两个因素决定我留在美国,将自己的一身交给科研事业。一是我的导师和我深谈过,鼓励动员我在美国留下来做科研。他说如果就这样抛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科研体系,太可惜了。我自己也这么认为。你知道我一向对政治不感兴趣,记得上大学时你动员我写入党申请书,我说我是学习委员,只关心学习,你还批评我走白专道路。第二是我和父亲商谈过,他极力反对我回去。当年他满腔热血从英国回去报效国家,结果被弄得身败名裂,枉为一生。前车之鉴,他坚决不同意我重步他的后尘。当年他在英国的同学文革后到中国去看望他,都为他当年执意回国惋惜。以他的聪明才智如果留在英国,一定会为科学做出巨大贡献。我们这群出国的人中,有人学成后需要回国服务,比如你,有些人则需要留下来为科学献身,两条路都需要人去走,我显然比较适合于后者。你是知道的,我一向对功名利禄不感兴趣,我就想做学问。”
     “但现在的中国和以前的中国不一样了,中国没有我可以,没有你这样优秀的人才不行。”赵旒华反驳说。
     “会有什么改变呢,中国还是以前的中国,从上到下还是那个思维和政治体制,还是不尊重知识,要不然现在学生们也不会在天安门前闹事了。”刘一鹤似乎已经洞察一切,将事情看得非常透彻。
     “现在学生闹事正说明国家在政治上的进步,事情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要相信政府,要相信党。”
     刘一鹤看着似乎成熟,但一脑子天真想法的老同学,掂量了一下说:“我觉得我们国家将来非常有希望,但不是现在。闹事的那些学生们下场会非常悲惨。”
     “你为何这么想呢?要不我们打个赌!”赵旒华尽管心里自己也不确定,但她更愿意将宝押在她愿意看到的那一边,有些意气用事,她觉得天安门的学生们应该没事。
     刘一鹤笑而不语,没有跟她赌,也无意义,于是将话题绕开:“难道我们不能谈点别的什么?大老远来,还想尝尝你的手艺呢。听说你怀孕了,是不是想生个美国公民?”
     “什么公民,来得不是时候,论文进展不顺,急死人了。”赵旒华脸色微红,下意识地摸着肚子。
     “有什么需要我帮助,请直言。”刘一鹤了解自己的这个同学,学习上不是属于脑子灵光的那一种,但很勤奋。
     “你帮我分析分析,看看问题出在哪里了?”在学习上,赵旒华一直非常佩服刘一鹤,上大学时就是如此。于是两人开始认真分析起赵旒华的实验方案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