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玫瑰血》 第五章

(2015-02-08 10:07:03)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五章

 

 天擦黑了,王小艺随着李智慧出了实验大楼。这时马路两旁高楼大厦的许多窗子点亮了灯,璀璨地点缀在淡淡的暗蓝天幕上,不远处的帝国大厦顶端的华灯亮了起来,桂冠群楼之上。来到街边,身穿紧身红色风衣的李智慧高高举起手来打着乘车手势,一辆黄色计程车停在了她们身边。李智慧礼貌地打开车门让王小艺先上车,自己跟着也进去了。她对英文含混不清的波多黎各人说去中城四十二街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其实也就十几条街的距离,囊中羞涩的王小艺和其它中国留学生平时会步行去那里。

 

计程车在下中城穿街过巷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餐厅在第五大道附近。王小艺跨出车门,立刻被眼前的繁华景象吸引住了,满街的流光溢彩,霓虹闪耀。才到美国的时间不久,王小艺一直被掩埋在勤奋的学习里,还没有机会晚上逛夜街,再说也不安全,她听说过许多留学生被抢劫的经历。王小艺随着李智慧进了厚重金门把手的餐厅,里面一股温馨热浪扑在了她们带有春天寒气的脸上。前台一名身穿马甲的帅气高个男服务生同她们打招呼,李智慧面带微笑地说已经预定过座位。服务生查了一下,点头客气地带她们穿过其它食桌来到一厢半封闭的皮座位前,递上菜单。她们要踏上一小节台阶才能进入餐座里面,这个餐座比临近的餐座略微高一些,视野好,可以领略整个餐厅的华丽风貌。领班服务生走后,她们将外套脱掉挂在旁边的金钩上。过了一会,另外一个同样帅气的服务生过来问她们想饮点什么。李智慧问王小艺喝不喝酒,王小艺点点头,于是李智慧对服务生说一人来一杯法国干红。
这是王小艺第一次进入如此豪华上档次的西餐厅。刚才一路走到桌前,已经将餐厅的金碧辉煌尽收眼底,不觉自惭形秽,略显拘谨。在中国,王小艺的家境算得上是生活不错的了,小时候父母亲经常带着王小艺在同伴们羡慕的眼光中去外面下馆子。即使上了大学,父母亲常给她零用钱让她到外面用餐,让同宿舍农村来的学姐们嫉妒得很。她很大方,常常邀上她们一块去,就像现在李智慧邀请她一样。到了美国,王小艺也不节俭,周末还去餐馆,不过那都是中国餐馆。不谙事的她曾经有一次闯进了一家高档西餐厅,看了菜谱上的价格让她望而却步,一餐下来要100多美元。于是她脸红地狼狈退了出来,在嘲弄的眼光注视下如芒刺在背。
王小艺抬起头,发现李智慧正看着自己。餐桌上有一盏蜡烛灯,散发着一股桃甜的迷魂香味。王小艺从李智慧的瞳孔里看见了萤火如豆,使她的瞳孔显得很明亮。王小艺想起了一个汉语成语,叫洞若观火,仿佛自己好强自卑的心思已经让对方窥见,不好意思地脸微红了,只是灯光偏暗不那么明显而已。朦胧的灯火让李智慧显得有几分迷人,因为打了眼线,李智慧的眼睛在烛光里显得比较大,有点深陷,长长的睫毛泛着细光,恰如其分地遮在漂亮的眼睛上。如果自己是个男生,说不定会看上她呢,王小艺望着对方的俏丽脸庞心里这么奇怪地想,脸不觉又微红了。有一会两人都不说话,四目对望着,那感觉很神奇且微妙。
红酒上来了,侍者还拿来了餐前面食,是一束像筷子一样细长的面棍。王小艺拿起一根放在嘴里,非常香脆,带点甜咸。
“你以前喝酒吗?”李智慧见刚才要酒时王小艺一点都不带犹豫,用怀疑的眼光试探着问,自己先抿了一口,晶亮的杯口留下了浅浅的口红唇印。
王小艺点点头,“在中国大家都饮烈性白酒,度数很高。很少有人喝红酒,不过瘾。”王小艺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挺能饮酒的。有一次父亲宴请一位领导,中学生王小艺作陪。父亲和领导饭桌上互相敬酒,结果父亲不是对手,直讨饶。领导开玩笑说父债女还,要王小艺喝。其实那位领导也就说说而已,没有当真。哪知道不知高低的王小艺还真举起酒杯,一连饮了几杯,吓得两位长辈赶快按住她的手不让喝,结果居然没事。过了一会儿,领导看见她微红的脸像个小天仙,又要和她碰杯,父亲在一旁阻止,王小艺不听,一口气把领导喝趴下。领导回去后逢人就夸,说她父亲有一个会喝酒的女儿,人又漂亮。不久王小艺的父亲职位升迁了,回到家里说是喝酒的领导极力推荐的结果,可能里面还有王小艺的功劳。是真是假不知道,但王小艺知道自己的酒量不错。后来在大学时有不知底细的男生相邀,酒过三巡也被她给吓住了。所以别人请她喝酒,她一般不推辞,想暗暗看人家的笑话。
“噢,你能喝白酒,那这红酒就不在话下了,这是葡萄做的,度数低。”李智慧有点意外地说。
王小艺喝了一口红酒,微皱了一下眉,说:“我在中国也喝葡萄酒,是甜的,清凉,这个是涩的。”
“西方的葡萄酒不去皮酿制,因为皮里面有单宁酸,可以抗衰老,对人体健康有好处,所以有点涩。”李智慧说,晃了一下酒杯,显得非常在行。她们一边饮,一边聊着酒,法国的,意大利的,美国加州的,当然还有干红和干白的区别。末了李智慧问了王小艺许多大陆的名酒和厂家的来历,王小艺不懂这些,因为她平时不怎么喝酒,也不关心。
“为什么请我?”来到这么高档的地方,王小艺觉得事情并没有表达谢意那么简单,于是开口问,她向来心直口快。
李智慧温婉一笑,“你为人善良诚恳,乐于助人,我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让人觉得有依托,这还不够吗?要是没有你帮忙,我课业上还不知怎么办耶。”她举起了酒杯又抿了一口。
“同学之间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用不着搞得这么隆重。你为什么老是逃课呢?”王小艺旧话重提。
李智慧又显出了惯有的不好意思,说:“实话说吧,我爸爸很有钱,从小对我娇生惯养。他想让我接受先进理念,出国接受洋化教育,好以后回台湾接他的班。可是我不想学,烦死了。反正我有花不完的钱,又没人管我,想趁自己年轻时好好玩,见世面,所以没有心思上课。那些美国老师讲得太难懂,估计我最终毕不了业。如果你能多帮一下我,就谢天谢地了。遇上你这个贵人,真是我的福气。我可以多请你吃饭,还可以请你旅游。我开车很棒哟。”李智慧满嘴抹蜜,王小艺听了直想笑。
“你会开车?”王小艺有些惊讶,带点羡慕的口吻。大陆来的留学生都不会开车,特别住在纽约,更是没这个可能和必要,也买不起车。王小艺和几个大陆留学生想去附近的熊山西点军校玩,因为不会开车的缘故,只好做罢。
“要不要周末我带你出去兜风?”李智慧主动地自我推荐。
王小艺有点心动,犹豫了一下,说:“我可不可以带一个人?”
李智慧似乎早有预料,点点头,问:“是不是那个一直和你一起做实验的男生?好俊美哟。”
“你都知道啦?”王小艺有时候受不了台湾人的语调,被李智慧说得有点羞涩。
“看你们两个亲热的样子,做实验时头碰头,谁都猜得出来。不过我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听说他很优秀唷。告诉我,你们两个想去哪里?”
“我们一直想去西点军校,就是去不了。”
“好耶好耶,那里我也没去过,也想去,要不这个周末?”李智慧马上接上话茬。
“你真的可以?”王小艺还是不确定,怕耽误别人的时间。
“当然可以,你帮了我那么多忙,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真的很佩服你们大陆来的留学生,个个聪明能干,学习勤奋。你们大陆的教育是不是一直这样,为他人奉献,帮助后进,共产主义真好。”李智慧的表达显得生硬,明显对大陆用语不是很熟悉,特别是“共产主义真好”从一个台湾学生口中说出,有些别扭滑稽。“我有看过一些那边的书籍,有些观点我还是蛮赞同的。”李智慧补充说道。
“不都是像你说的那样,也有许多不好的一面。”大概因为李智慧的慷慨,也许是喝了一点酒,王小艺话语放开了,不再对台湾来的留学生说话拘束,像自家人一样。
“我对大陆知道得不多,就觉得你好,是不是有点以偏概全?大概天底下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分好坏,要不最近大陆天安门也不会闹事。”李智慧随口提起了这个最近人人关注的敏感事件。
王小艺以为只有大陆来的学生才会对北京学生运动感兴趣,没想到李智慧也提起这个,于是问:“你也关心这个?”
“都是中国人,怎么能不关心呢。我是有从广播里面听到的和在电视上看见的,没有你们大陆学生知道得多,也只能隔岸观火,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要紧事,你能不能向我多介绍一些那边的情况。我有兴趣听。”
这时侍者来问她们要点什么菜单,李智慧非常熟练地要了一份,王小艺不懂上面的食谱,随着李智慧要了同样一份。看菜单时,王小艺见上面没有写价钱,不解地问李智慧。李智慧告诉她这里是高档餐厅,很贵,反正今天她买单,不必操心。李智慧告诉王小艺这家餐厅实行会员制,会从她的会员卡里支付。“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常来,大家是朋友和同学嘛。其实纽约还有许多其它高级餐厅,以后有机会我带你都去试试。”原来她是这里的常客,还是会员,她家里的钱真像她说的那样花不完,难怪学习不认真,王小艺心里想。
侍者走了,李智慧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问:“大陆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以前的总书记去世了,学生们悼念他。”因为李智慧是台湾学生,政治敏感话题王小艺掂量着说。
“悼念很应该呀,可是为什么要示威呢?学生们诉求什么?我真的搞不懂耶。”李智慧追问。
“这个问题很复杂,你不住在大陆,很难想象里面发生的事情。这个总书记两年以前被保守派轰下台了,思想比较开明。学生们怀念他,都不满现状,反对贪污,追求民主,向往自由,借着他去世的机会向政府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宣泄一下。”
“你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呢?”
“当然是同情学生,因为两年前我也上街游行过,懂得他们现在的感受。”王小艺一经提起,憋不住心里话,发泄了出来。王小艺从内心深处还怀念那场激动人心的运动。
“你也游行过,看不出来耶。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乖女,小女生,原来还有传奇的故事憋在心里,大呼意外,快说来听听。”李智慧作惊讶状。
“本女生其实也就这么点事,其它还是清水芙蓉。你想听什么?”
“都想听,我对大陆一点也不了解,但好向往。我祖籍也是大陆的。”李智慧两眼露出了渴望的神情。
于是王小艺将两年前的故事又说了一遍。每一次说,她都回味无穷,被自己感动。李智慧津津有味地听着,不时插问,听到后来王小艺和同学们挨整,情绪激动地跟着打抱不平,说一个政府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子民。
“你们台湾学生上不上街游行?”王小艺问。
李智慧说:“我们台湾以前有戒严令,老蒋总统逝世后,蒋经国总统接替,开放了不少。他去年逝世后,李登辉总统继任,政局相对平稳。台湾经济发展很快,是亚洲的四小龙之一,民众的幸福感多些,所以不想闹事。”
王小艺说:“听说你们蒋介石总统到台湾去的时候将大陆国库黄金都带去了,才有了台湾的经济繁荣,就是苦了我们大陆人。”
李智慧不太同意王小艺的说法:“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不是全部,也不是关键。关键还是制度问题。”
“台湾制度民主吗?”
“我说不上来,我不太关心政治,不过我想应该比大陆民主。”李智慧肯定地说。
“其实我觉得两岸差不多,都是一党专制,要不国民党当年也不会丢了大陆。”王小艺有些不服气,想挽回心里劣势。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认同李智慧的说法,在美国的两岸留学生,台湾的留学生明显富裕许多。纽约有一个台湾办的中文电视台,大陆的留学生都喜欢看,对里面的内容非常感兴趣,觉得耳目一新,还有邓丽君。
李智慧退了一步,显然不想和王小艺争执,怕伤了和气。她转了一个话题,“撇开国家体制不谈,我们有台独问题,搅得人不得安生。”
“都是谁想搞台独?大陆都说是蒋介石。”王小艺将从小听来的故事竹筒倒豆子一样倒了出来。
“才不呢,这是对蒋总统最大的误解。台湾分本土人和外省人。搞台独的,是本土人中的一部分,要是没有蒋总统压住,台湾的局势还不知如何收拾。”李智慧急于澄清,王小艺第一次看见好性情的李智慧着急的样子很俊俏,特别是那双柳叶眉现在像两片飞刀。
食物上来了,王小艺连刀叉都不会用,显得很尴尬。李智慧回归平日的温柔,耐心地教她如何吃西餐,餐巾如何放在胸前腿上,刀叉如何摆,一面示范,一面纠正王小艺的动作。这餐晚宴王小艺吃得别扭,但很开心。
吃完晚餐两人出来,下外面台阶时王小艺一脚踩空,人往下坠。说时迟,那时快,李智慧赶紧伸出手去拉住王小艺,没有跌倒,虚惊了一场,两个吃得饱饱的女生相视而笑。外面人影幢幢,有许多流浪汉在附近讨钱,李智慧怕不安全,又喊了一辆出租车送王小艺回学校附近的宿舍。
分手了,李智慧对王小艺说:“周末我们一定玩个痛快。知道你们大陆学生节约,该玩的时候还是要玩。我以前的一个老师说过,放松心情就是最好的学习。当然不要向我学。”说完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
坐出租车穿行在满街的霓虹灯里,王小艺回味着这顿晚餐,觉得李智慧够朋友,同时感觉得出两岸的贫富太悬殊,心中不免落落寡欢。刚才李智慧拉她手臂的部位现在有些疼痛,大概她太用力了。这时她才意识到李智慧臂力非凡,以自己的重量,纤弱的李智慧是很难拉住自己的,更何况当时事发突然,李智慧的反映相当敏捷。王小艺有些想不明白,相交了一个多学期,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这位台湾同胞,尽管今晚自己对她的印象非常好。
 
 王小艺回到公寓里,赵旒华已经回来了,烧好了茶,嗑着瓜子正等她,电视开着,播放的是当地台湾中文电视台。
“哪里去了?”赵旒华问。
“和李智慧去吃晚餐,她请客。”王小艺一面脱掉身上的外套,一面回答,捧起茶杯赶紧喝了一口热茶。
“就是那个台湾甜妹妹?”
“是呀。她老是逃课,多次借我的作业笔记抄,不好意思,说一定要请客谢我一下。”于是王小艺将餐厅的豪华描述给赵旒华听,“真是开了眼界。她还说周末要开车带我去西点军校玩,你要不要一道去?”。
赵旒华摸了摸腹部,摇着头,现在她一切都很小心。她是学医的,知道自己是高龄怀孕,丈夫又不在身边,万一流产事体就大了。“她怎么这么有钱?像个小公主。”赵旒华若有所思地问。
“是呀,她说她爸爸很有钱。唉,大陆落后太多。一直喊着两岸统一,生活悬殊这么大,不要说政府,连台湾老百姓也不会同意和大陆统一。我们一定要富强才行,都是中国人,台湾能做到,大陆也能做到。”
正说着,电视里播报新闻,说4月22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胡耀邦追悼大会。两人都停下了对话,认真地倾听新闻节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