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杜鹃花开 第五章

(2014-01-11 15:09:11)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五章
 
在家属等待区里,杜鹃给自己的科室打了一个手机告知了情况。等待是漫长的,她不时地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上面的时针分针慢慢地踱着步子,不疾不缓地走着,不理解病人家属们的焦急心情。杜鹃心急如焚,刚才那血型的事情却怎么也从脑子里挥之不去,让她迷茫。这么好的父亲,怎么会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呢?不过细细回想起来,有些事情是有些蹊跷。首先父亲不让自己和他姓,一直以来他的解释是为了纪念过世的母亲。起一个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名字,是为了让自己永远也不要忘记她。从小父亲就告诉自己母亲死于难产,自己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这些解释很有道理,自己从来深信不疑。
上高小时,有一天老师布置了一篇家庭作业,《我的母亲》。其他小朋友非常高兴这个题目,欢雀而去,只有她落落寡欢,因为她对自己的母亲一点印像也没有。老师知道她是单亲,只有一个父亲,以为她的父母亲离异了,安慰她写其它的内容也行。杜鹃从小就非常羡慕其他的小朋友有自己的妈妈,每天上学放学,大部分的同学都是妈妈们来接送。看着妈妈们和蔼可亲的面容,和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欢乐场景和手牵手离去的身影,自己觉得非常地失落,仿佛生命中缺少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永远也无法弥补。这个作文题目突然让自己有了一股强烈的冲动和愿望,非常渴望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在父亲接自己回家的路上,她向父亲讲了学校布置的作业,问起了母亲。父亲沉默良久,说先回家,吃完晚饭向她讲母亲的故事。一路上各种母亲的形象不断在眼前交替出现,她用同学们的母亲们作为模板,想像着自己的母亲更像她们中的哪一位,心里涌现出了一丝甜蜜的感觉,盼望着晚上赶快来临。
平时父亲接完了自己一般会到快餐店去,吃完了就带自己去实验室。这天父亲却带着自己回到了和其他留学生合租的公寓里。往常有说有笑的父亲自己做晚饭,显得有些沉默寡言,心不在焉。问他问题,也答非所问。吃饭时,一盘菜偏咸,一盘菜偏淡。父亲的失态和突然沉默弄得自己忐忑不安,是不是不该问母亲的相关话题。记得那天是一个风雪之夜,外面朔风呼号,电线杆上的电线发出呜呜的鸣叫,有点人。同公寓的其他叔叔阿姨们有的不在家,有的关着门在自己屋里看电视。那时父亲没有多少钱,和自己住在一个小间里,自己睡在床上,父亲睡在地板上。屋内灯火通明,暖气将屋里烘托得温暖无比。父亲搂着自己坐在床上,他望着漆黑的窗外,向自己讲起了母亲。
在父亲的描述下,母亲的音容笑貌宛然出现在眼前。开始知道自己有一个非常美丽勤劳,心地善良,可亲可爱的母亲。随着父亲的娓娓道来,杜鹃听得入了迷,她觉得自己的母亲比同学们中的任何一位母亲都好,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母亲而自豪,可惜自己命薄,无缘和母亲在一起,享受母爱,听着听着,内心里充满了伤感。讲到后来,父亲站起身来,从一只旅行箱里取出一本相册,原来里面有母亲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有些泛黄。父亲指着其中一张照片上的女孩子告诉自己那就是母亲。记得当第一次看见站在杜鹃花前母亲那年轻姣好的面目时,自己激动得直打颤,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像断线的珍珠只往下掉。父亲一直说自己长得像母亲,看了照片,方觉有道理。年轻的母亲慈祥关爱地看着自己,好像在问小杜娟你好吗?妈妈想你。当时自己情不自禁地抚摸着照片上的母亲面容,忍不住喊了一声妈妈。另外一些照片都是父母在一起的,有田间劳动,房前屋后,水利工地,两个人很开心的样子。那时他们的生活真简朴,杜鹃从照片上对父亲的过去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父亲解释,这些照片都是毛娣阿姨从家里拿来的照相机照的。有些照片里还有毛娣阿姨,显得很英气。那天夜里自己梦见了妈妈,两人说了许多的知心话。
根据父亲的描述,杜鹃在作业里描写了一位完美的母亲,里面充满了自己的想像和创作,她将自己多年来对母亲的怀恋和思念情感倾注在作文里,和泪完成。那天夜里自己写得很晚,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来催促自己早点休息。作业交上去了,老师看了大为感动,在班上声情并茂地念给大家听,还建议杜鹃将作文投到NPR News。有一天父女俩从广播里居然听到了自己的作文。从那以后,冥冥之中母亲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塑造着自己的人生观,她要像母亲那样勤劳善良,坚毅顽强。以前自己做功课经常偷懒,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过。她时时觉得自己的母亲在天堂里看着自己,关心自己,督促自己,鼓励自己,欣慰地看着自己的每一步成功和进步。她开始知道父亲的不容易,体贴父亲,帮父亲做家务事,两人相濡以沫。
 
杜鹃的疑点还有很多。她知道毛娣阿姨对父亲一往情深,可是父亲好像无动于衷。但他对毛娣阿姨却绝对信赖,将自己托付与她。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他们还有什么障碍不能生活在一起呢?如果说自己的母亲是虚无飘渺里的那种朦胧女性,毛娣阿姨就是真实存在的女性。自己对母亲的认识,一切都是从毛娣阿姨那里开始的。
她隐约记得小时候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和毛娣阿姨生活在一个工厂的单身筒子楼宿舍里,那时自己喊她为毛妈妈,这个称呼一直延续到现在。毛阿姨对自己的照顾无微不至,给自己打毛线衣,买小皮鞋,有时还带自己到她父亲家里过周末。毛娣阿姨那时上班三班倒。她上班时,就将自己交给宿舍里的其他年轻叔叔阿姨们带。他们老是逗自己玩,到食堂里轮流给自己打来饭菜,给自己糖块吃,教自己唱歌跳舞。那时有个戴眼镜的技术员肖叔叔常来看毛娣阿姨,对毛娣阿姨很有意思。眼镜叔叔有时周末带来鱼肉和蔬菜,大家在走道里烧火做饭,煤烟滚滚,欢声笑语。自己常常参与其中,拿把小扇子蹲在一旁给炉子煽火,看见大人们有说有笑,自己也跟着高兴。有时盐不够了,毛娣阿姨就指使自己到隔壁去借。大家在一起捏煤球时,自己也捏,一抹脸一片黑,引得毛阿姨、眼镜叔叔和宿舍里的其他阿姨叔叔们哈哈大笑,开心不止。每次来眼镜叔叔都教自己识字背唐诗,做算术题。有一次自己在睡午觉,听到眼镜叔叔对毛娣阿姨说,我们结婚吧,我将来会对杜鹃好的,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自己眯缝着张开眼睛看见毛娣阿姨满脸通红,转过身去抹泪。那时她不明白大人们之间的事情。眼镜叔叔还常常带自己到他的办公室去,让自己在图纸上画画,下面垫些复写纸。最有意思的是他从车间拿来铁丝做成铁环跟自己一起滚,看谁跑得快。有一次路边的一位大爷说你闺女真乖,乐得眼镜叔叔抱起她来亲了一口。记得有一次眼镜叔叔带自己去了一家商场为自己买了一件花衣服和裙子,还看了一场儿童电影。回来后毛娣阿姨却默不作声,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再花眼镜叔叔的钱。那时自己不懂事,问毛娣阿姨眼镜叔叔是不是喜欢你,结果毛娣阿姨说以后不许乱说,我喜欢的是你爸爸。不知从何时起,再也没有看见让人喜欢的眼镜叔叔来了。
父亲那时正在同一个城市里上大学,但到了周末就将自己从毛娣阿姨那里接走,带自己去儿童公园骑马,划船,有时毛娣阿姨也陪着。玩累了父亲给自己买来雪糕,他从来自己都舍不得吃,看着自己津津有味地将雪糕舔光。有时父亲也带自己到大学校园里看花。记得学校湖边长满了荷花,旁边都是叫卖莲子和菱角的。自己不懂事想要买莲蓬和菱角,父亲说没钱了,结果自己哭了。父亲说我给你表演一个老鼠偷油的节目好不好,于是他摘下一根柳条,将柳叶捋到前面打了一个结,像一只老鼠在柳条前面蹦蹦跳跳。父亲将老鼠放在湖里蘸满水,然后放到一片荷叶上将水滴上去,水珠在荷叶上滚动着,忽左忽右,晶莹透亮。自己开心地笑了,忙从父亲手里拿过柳条老鼠,学着父亲的样子将水撒在荷叶上,口里含着“老鼠偷油”。后来父亲摘了一朵荷花给自己,荷花里面有个嫩绿的小莲蓬,毛绒绒的还有黄蕊。那一天过得真开心。
父亲有时在学校树丛中的小石凳上,或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给自己讲故事。有一次父亲带自己去图书馆,里面有好多的书,父亲说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有学问的人。记得自己那时傻,问学问有什么好,父亲回答说学问可以让人聪明漂亮。结果自己回答说毛娣阿姨一直表扬自己聪明漂亮,是不是很有学问了,逗得父亲大笑不止。不过学问的种子就这样种在了心田里。父亲大学毕业后考取了公派出国研究生,还记得自己抱着他的腿不让他走。结果毛娣阿姨骗自己说出国不远,明天就可以回来,但爸爸像消失了一样很久没有见面,自己和毛娣阿姨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气,不和她说话。再后来爸爸打来了长途电话,自己常常在电话里哭着要爸爸回来。突然有一天爸爸真的回来了,要将自己接到美国去,能和爸爸在一起自己高兴得不得了。在机场送别时,发现原来又要和毛娣阿姨分别,自己又不干了。毛娣阿姨哭得厉害,不舍得自己走,两人死死抱住不肯分开。直到飞机要起飞了,毛娣阿姨说以后到美国来看自己,才肯上飞机。
 
在美国留学的父亲一直都很忙,白天将自己寄在托儿所里,几乎每天父亲都是最后一个来接自己,然后到外面吃快餐,完了又带自己去实验室。晚上父亲忙着实验,等父亲做完了实验,自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多少个夜晚,自己被父亲要么抱着,要么趴在他宽厚的肩上回家,沿路灯火辉煌,人声嘈杂。
周末父亲也常常加班,他教自己看细胞和各种闪烁的漂亮仪器。记得那时有个漂亮的Linda白人阿姨打扮得鲜艳,常常来找父亲聊天。父亲忙,她就陪自己玩,陪自己看报子上的连环画,自己最喜欢大肥猫Garfield。有一天Linda约父亲出去看电影,父亲说要陪自己,不方便。Linda阿姨说她已经大了,可以自己玩,我们应该有一些自己的私人空间,父亲还是不同意。Linda阿姨看来有点生气了,说父亲为什么不能分一点时间给她,难道父亲看不出来她的情感。父亲说谢谢好意,并直言相告恐怕自己这一辈子不会结婚了。那个Linda阿姨和父亲争辩,人死了不能复生,何苦自己为难自己,从感情的泥潭里拔不出来。父亲苦笑着说自己没办法让自己忘记杜鹃的母亲,请她原谅。Linda阿姨眼一红,调头走了,以后再也没看见她。
随着自己慢慢长大,许多事情记得越来越清楚,那些和父亲在一起的温馨往事像过电影一样一一从眼前闪过。。。。。
 
冬天天上飘着雪花,纷纷扬扬在摩天大楼之间飞舞,她和父亲俩走在街头,笑着用舌头尖舔尝着飞雪。过圣诞节了,圣诞老人摇着铃,彩灯装饰着街道,到处五彩缤纷,街两边的橱窗里摆满了各种人物,精美异常,两人聚着首一幕幕看过来。完了两人坐上大马车,在车流如注的大马路上慢慢悠荡,欣赏着平安夜万家灯火,霓虹流彩。
 
在迪士尼世界,父亲陪着自己坐过山车,两人双手伸出车外,呼啸着享受那飞冲而下的心跳刺激。坐咖啡杯时,两人拼命让杯子飞旋,看谁旋转得快,结果下来时都站不稳倒在地上,天旋地转中喘着气大笑。进了鬼屋,正互相扮着鬼脸吓唬对方,却被鬼屋里突然出现的鬼逮个正着,吓得不轻。当然还有那些童话动画片里的各种人物让人喜爱异常,父亲给自己和他们一一拍影留念。晚上芝麻街上的烟火游行,更是让人不能忘怀。
 
有一年到Smoky Mountain去爬山,爬到了一半突然雷雨交加,倾盆大雨顿时将两人浇成了落汤鸡。雷声就在头顶炸开,自己吓得躲在父亲的怀里,父亲用躯体将自己搂住,安慰不要害怕,要学会勇敢。等雷雨过后,两人又继续攀登到云雾山顶,瞭望那些钻出云层的青松翠柏,蔚为奇观,让人体会到非凡的境界。沿山溪漂流时,两人一起和白浪飞花相搏,层峦叠嶂中顺着急流而下,惊险万分,突然间又一马平川,水静似镜,花团锦簇,媚鸟婉啼。
 
再大一点和父亲去巴黎旅行,两人徜徉罗浮宫,为里面的欧洲文明历史和艺术辉煌陶醉震惊。站在维拉斯和爱琴胜利女神雕像前时,杜鹃为女性的伟大和非凡而骄傲。她挽着父亲的手臂,想像着自己的母亲,应该也是这般伟大,崇高无比。来到凡尔赛宫,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和林立的裸体雕塑让她体会到了美丽的窒息。她看见父亲久久矗立在婀娜多姿的喷泉旁,眼望远处的碧翠林园,聆听着播音器里的优美细腻小提琴协奏曲,凝固在那里仿佛也是这美景中的一尊雕像。
 
这么多年了,父女俩相依为命,春夏秋冬,寒来暑往。自己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慢慢长大,成熟,成了一名名校毕业的医生。而父亲则慢慢头发变白,眼角起了鱼尾皱,却仍然慈爱。点点回忆从心里泉涌而出,这么好的父亲,怎么可能不是自己亲生的父亲,谁会对别人的孩子这么好。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如果父亲能够挺过这一关,一定要问个明白,做亲生儿女鉴定。她绝对不相信他们不是一对父女。
 
杜鹃沉浸在回忆里,心里为血型的事情纠结着,以至于Scott走到她身边来时也不知道。看着杜鹃的眼角里挂着泪水,Scott犹豫不决是不是要打扰她,手术已经做完了。他发现这个身着白大褂的住院医师非常的美丽秀气,阳光浴的肤色,东方女性不多有的双眼皮和微微上翘的细睫毛,一头齐肩的油亮黑发,特别是那双饱含泪水的褐色眼睛,天使一般让人陶醉。他轻轻搓着手,踌躇不前,显得有些腼腆,Scott很奇怪自己有这种感觉。还是杜鹃自己发现Scott站在自己的身边,不好意思地赶快抹去泪水。她站了起来,急切地向Scott询问手术情况。Scott告诉他,刘一鹤肋骨被撞断了几根,腿动脉裂开,失了好些血。好在内脏没有受太大的损伤,没有生命之虞,需要在ICU继续监护,这让杜鹃放心不少。Scott让杜鹃留下手机号码,便于联系及时通报病情。就这样,他们第一次交换了各自的通信联络方式。命运常常微笑着在暗中操作,却以偶然不经意的面目出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美国严教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帧手绘书签' 的评论 : 谢谢交流。经常打错字改了
一帧手绘书签 回复 悄悄话 你把这一对父女之间的感情描写得维妙维肖。很多地方也写得非常有哲理。当然,现在你就已经暗示这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对父女。人这一辈子,有些执着别人不无法理解也不需要理解的,就象你描写男主人翁对他逝去的心上人的爱。
我喜欢这种淡淡的描写。我也在写小说,也有一个男人妻子去世后,自己带女儿到乡下,也是淡淡的描写。
另外,“碜人”,我觉得应该是“瘆人”二字,祝周末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