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杜鹃花开 第十一章

(2014-01-23 13:35:39)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一章
 
     丁一听完了刘一鹤的讲述为之动容不已,内心里很感动,对自己的这位老友充满了敬佩和惊讶,文质彬彬的刘一鹤想不到原来充满了这般传奇,埋藏着许多故事。刘一鹤毕业于美国的名校,师从名家,他的学问是国际学术界公认的,他的科研论文都发在顶尖的学术刊物上,得过许多的奖项,主持过许多学术会议,蜚声海内外。丁一始终不理解的一点是为何刘一鹤很少和中国有学术上的往来,教授们聚会谈论中国的事情,他从来不插嘴,只旁听。从中国出来的许多教授们都或多或少地和中国方面有些合作,在中美之间飞来飞去,被称之为海鸥教授。可是这位让人尊敬的老友却无动于衷,回中国去仅仅只是探亲而已,回到美国后埋头做学问。现在丁一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个模糊答案,明白了点什么。刘一鹤温文尔雅的后面竟如此饱经沧桑,家世爱情坎坷,让人唏嘘,看来他对自己的祖国有不能谅解的地方。刘一鹤曾经对自己说过,他父亲让他学成后千万不要再回到中国,留在美国一展宏图。他父亲一生的坎坷经历为他竖起了一面镜子,当年他父亲就是一腔热血回去报效祖国的。丁一很喜欢刘一鹤的漂亮女儿杜鹃,聪明能干,学业优异。丁一老是以她为榜样教育自己的儿女们好好学习。以前问起刘一鹤的婚姻来也只说妻子是一位农村妇女,出意外跌下山崖去世了。像他这样名利双收的单身名教授不乏仰慕者和追求着,听说还有人为了他终身不嫁。月琴不了解情况也热心为他做过媒,可是他从来都不为所动,含笑不纳,心无旁骛,悉心培养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原来他背着众人隐藏了这么凄美的故事和旷世秘密,一个人默默承担起了世纪之重,可见得这段往事对他心灵的创伤有多么重,以至终身不娶。要不是一起车祸,他大概会将这一切永远埋藏心底。丁一在脑子里勾画着那位跳崖的农村少女,能够这么吸引才德俱佳的刘一鹤终身不娶,一定不是一般的美丽贤惠。他似乎从刘一鹤的女儿杜鹃身上隐约看见了她母亲的风范美丽和贤德,有其女必有其母。丁一为老友的爱情悲剧心哀不已。
     “老刘,你老兄真不简单啦,居然将这段往事遮得严严实实。下面你怎么办呢?要不要我去和杜鹃沟通一下?”丁一对刘一鹤说,思绪还沉浸在他刚才的讲叙当中,挥之不去。
     “我想不用,她会挺过这一关的,我的女儿我知道。”刘一鹤信心满怀地说,他喝了一口茶来缓和因讲述带来的心潮起伏和情绪波动,眼睛里还留有潮湿。那天和丁一通话后,他觉得对丁一需要一个交代,于是约了丁一夫妇,将前因后果重述了一遍,又经历了一遍感情上的炼狱。“要是可能,希望你们不要对他人提起这件事,以免对杜鹃造成太大的影响。”刘一鹤补充说道。
     丁一点点头,“我们不说。”
     月琴的两眼还是红红的,不断用餐巾纸擦拭眼泪和鼻涕,“老刘,你让我太感动了,我都想追你了,这么情深不忘。和你相交了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你还有这段故事。就是难为了杜鹃这孩子,这对她太残忍了。谁摊上这事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过去的坎。那个时代造成了许多人为的悲剧,想掩埋也掩埋不掉。我希望你们父女俩还能像以前一样,不要有节外生枝才好。”顿了一下,月琴不放心地说:“我还是想去看看杜鹃这孩子,她一直像我闺女一样,割舍不下,不能让她受委屈,没娘的孩子太可怜了。她知道这事后一定从天上掉到了地上,痛不欲生。”说完月琴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擦起来,伤痛不已。
     丁一说:“我们这代人可谓历尽沧桑,与时俱进,像过山车一样在不同的时空隧道里穿梭,酸甜苦辣都尝试过,有了今天不容易。有些事情该面对还得面对,让大家的心都静一静,这事还得慢慢来,最主要的还是不能让杜鹃这孩子造成过重心理负担。”

     星期一杜鹃上班,一路开车情绪低落,以前风景如画的沿路景色这时看上去显得灰暗无比,了无生趣,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她到了医院,将车停在停车场,来到医院。正在医院走廊上走着,后面Scott将她喊住。杜鹃停下了脚步,却没敢回头,她害怕Scott看见自己的憔悴样子。Scott兴致勃勃地问:“上个星期我们爬山的约定准备好了没有,这个周末我们就可以开始了吧?”Scott有点迫不及待。
     杜鹃说:“我想取消这个约定。”她的声音略嫌沙哑,略微将头偏了过来。
     “为什么?”Scott不解地问,他突然发现头发略微凌乱的杜鹃表情异常,“你好像不舒服?”杜鹃有点尴尬,微微抬起了头,没有完全消下去的眼肿让Scott吃了一惊。“你怎么了?”
     “有点个人的事情,不方便说。”杜鹃说完就向前匆匆走去,尽力遮掩自己狼狈的样子和内心的不愉快。
     望着杜鹃急匆匆的背影,Scott怔在了走廊上。自从上周和她约定去登山,Scott心里兴奋憧憬了好一番。他对这个小医生很有好感,年轻漂亮,朝气蓬勃,一双大大的美女眼睛荡漾着青春活泼,两个酒窝一边一个在脸颊上活蹦乱跳。不知咋地,那天和她在锻炼场馆分手后,她的影子一再在眼前漂浮晃动,不肯离去,干事情老是有点心猿意马。走到自己的办公室,Scott换上白大褂,想想放心不下。他拿起手机想跟杜鹃通话,犹豫了几次,觉得太唐突。可是对于杜鹃的关怀之情反复缠绕着他,闭上眼睛,一股柔情蜜意涌上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心大概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想她。定下决心后,Scott终于拨通了杜鹃的号码。
     “喂。”杜鹃略微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马上牵扯到了Scott的神经。
     “你好像很不开心。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Scott关心地说。
     “谢谢。不用。”杜鹃固执地拒绝了。
     Scott继续:“不要拒绝我,一起喝杯咖啡,散散步,只要你开心,我都愿意做。要不我们还是去野外爬山吧,那里空气新鲜,让人胸怀开阔。真的,我有些事情也想找人交谈,想问问你的意见,我也希望你能帮我解决难题。”
     Scott很有技巧,他的这番话让杜鹃很难拒绝了。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好吧,这个周末我们去爬山。”尽管有点不情愿,但杜鹃还是答应了,Scott将拳头紧握了一下,庆祝自己的成功,高兴地对手机那头的杜鹃说:“一切由我来安排。”
放下手机,Scott在心里琢磨杜鹃遇到了什么难事,难道是她父亲的病情加重?可是不像,因为她以前毫无顾忌地和自己谈论过她父亲的病情,更何况刘一鹤是自己抢救的,没有什么好隐瞒。正想着,前台护士打电话来了,说有个急诊,请他快去。他掐断念头就飞奔出了办公室。
     那头杜鹃的心情正不好,接到Scott的电话,以她女性特有的敏感,她察觉到了Scott对自己的好感,内心里不免掠过一丝甜蜜,有点像苦咖啡里面掺合进了蜜糖。最近的几次接触,她觉得Scott成熟稳重,为人诚恳,像一个学长一样解答自己的问题。他对父亲的医治一丝不苟,尽心尽力。那天一起锻炼时,他那因锻炼而鼓起的浑身肌肉让人羡慕不已。和他谈话对望时,他的眼睛看人真诚坦率,友好热情。想起这些杜鹃心里有了一丝羞怯,阴霾的心情里投射进了一丝阳光。杜鹃现在非常想找一个人解解心中的忧闷,她快憋死了。以前刘一鹤是她的最佳听众,凡是遇有不快不高兴的事情,向他倾诉一定会得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和结果。父亲从来不让自己心里留下任何阴影。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因为她突然发现刘一鹤应该是和自己最势不两立的人,他受的伤害太深了,而给他带来伤害的人居然是自己。要不是自己亲生父亲犯下的罪恶,他很可能就和母亲结婚了。他为什么不痛恨自己呢?这么多年来他反而对自己关怀有加,视如己出,想想这些杜鹃就无地自容。刘一鹤要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要么就是最虚伪的人,反正自己没有办法再在他面前推心置腹地交谈了。杜鹃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煎熬得难受,内心的憋屈和感受需要一个发泄口,需要人来安慰。Scott的及时出现让她突然看见了希望和一缕光线,有点像绝处逢生。尽管自己和他还不太熟,可是自己太需要一个人来分享自己的遭遇了。杜鹃已经明显感觉得到Scott是有意和自己接近,渴望倾听自己的心声。杜鹃也知道Scott说有事向自己征求意见只不过是故意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这个细心的男人在这个小小细节上的安排让杜鹃内心感激万分,温暖如春,再不答应他的邀请就太说不过去了。为什么不呢,她心底越来越喜欢上了这位英俊的医生,当医生的都心细如发。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啊,杜鹃内心里不免小得意起来,脸上难得显出了笑容。杜鹃咬着嘴唇,两眼望着楼下熙熙攘攘来往的车辆发着呆想。

 
     星期六Scott开着敞篷越野车在旷野里飞驰,风将杜鹃的长发高高吹起。田野里庄稼一望无际的翠绿,农家院舍星罗棋布洒在其间。房前屋后和田间地头的花树一丛丛地点缀在绿毯似的田野上,在天上漂浮的白云下像美艳少妇一样显摆。田野里不时出现牛羊,悠然自得地吃草,平添了几分农家风味。远山如黛,虽然不是很高,却也露着峻峭的面容。山体慢慢趋近,嶙峋的山峰清晰起来。快到山边时出现了一片不大的湖泊,上面百鸟飞翔,山影重叠,芳草萋萋。绕湖而过到了山脚下,路牌指着不同方向。杜鹃一直开着手机打开上面的Google地图界面,根据上面的指示告诉Scott走那条路。其实Scott对这段路很熟悉,因为他常来,不打断杜鹃,是想让她分分心,不要老想着心里面的难事。山路慢慢变得狭窄起来,路两边大树参天,风中摇曳,光线在树叶的遮挡下暗淡下来。山路弯急,迎面有车过来,幻觉中好像要撞在一起,可是瞬间又错开来。Scott娴熟地开着车,两人交谈不多。杜鹃不说心事,Scott也不问,但从杜鹃紧锁的眉头里,他心里知道杜鹃一定遇到大难题了。再往前就是碎石路面,坑坑洼洼,颠簸得厉害。
在一条溪流旁,Scott停下,两人下了车。他们涂好防晒油,喷了防蚊虫的OFF,然后背上帐篷背包,拄着拐杖抬头望去,山路在溪流那边蜿蜒蛇攀而上,消失在密林丛中。两人踩在光溜的大鹅卵石上过溪流,在溪流中央时走在前面的Scott停住,回过头向杜鹃伸出援助之手。杜鹃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将自己的手放心地交到了Scott的宽厚手心里。两人一步一步地过了小溪,沿着山路进入了灌木林。这是一条羊肠小道,路迹不清,树根突兀,但地面明显有人踩踏过。Scott在前,杜鹃在后,他们不断用手中的拐杖将杂草细枝拨开,Scott不断提醒路陡,路滑,让杜鹃小心。望着前面Scott宽厚的肩背,杜鹃心里踏实,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生命里又出现了第二个对自己呵护关怀的人来。
两人来到一截断崖层前面,将前面的路挡住了。崖层断面长满了绿色的藓苔,水珠间歇地慢慢往下滴,滴在崖石上瞬间化为碎珠。要想通过去,只有从崖层中间的一条贴壁小路过去,非常不易走,杜鹃有了一些畏难情绪。两人观察了一下,Scott信心十足地说:“过去吧,没有问题。我扶着你。这路就像人生,有艰难的时候,过去就好了。”他好像在说双关语。
还是Scott在前,杜鹃在后,两人手牵手,小心翼翼地慢慢往前挪。在中段有个宽一点的地方,两人歇了一下脚。杜鹃发现头顶上的一个崖缝里长有一朵奇形怪状的精美小花,色彩艳丽,小巧玲珑。
Scott也抬头看着小花说:“你看,生活中到处都有内容和惊喜,即使在困难的时候。你要是喜欢,我给你摘下。”
杜鹃知道Scott又在隐喻自己,莞尔一笑。心里想有个人要为自己摘花,为何不要,这个人有意思,企图明显。其实在潜意识里,她已经对Scott产生了一点依赖和被保护心理。以前这种保护一直由刘一鹤提供,可是那让人头晕目眩的残酷现实让她突然害怕失去这种保护,正在彷徨和不安时,正好这里又接上了,而且是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杜鹃内心涌出一股感激的热流,温柔地点点头,同意了。
Scott非常小心地将花朵连陪衬的叶子一起采下,放在自己喝水的瓶子里保护起来,花朵在瓶中的水里漂浮荡漾着,像一只美丽的小船。杜鹃被他这种奇异的做法逗笑了,手不自觉地又牵住了Scott的手,两人继续前行。过了断崖,路向下延伸下去。往下走时,一眼望去,绿茵茵树冠的华盖将下面遮得严严实实,两只色彩斑斓漂亮的雌雄鸟在树冠上斜飞而上,落在了对面峭立陡壁上一棵伸出来的奇松上,发出清脆的鸣叫,立刻逗引得山谷里树丛中众鸟齐唱。杜鹃掏出手机查看地图,应该离他们宿营的地点不远了。
前行了一小段,前方隐隐有笑声和扑通的声音从树林子里传来。走不多远,现出一汪水潭,一条飞瀑飞泄进潭里,溅起水花,有点像茶壶在向杯子里面斟水。腾起的水雾被树缝中泻进来的阳光照耀着,映出了一条横跨水潭的袖珍彩虹,美妙至极。杜鹃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不免小声惊叫了一声。水潭的四周植物茂盛繁密,苍翠欲滴,被飞瀑的氤氲微微笼罩着。有几个年轻男女穿着游泳衣站在潭顶上方的突出岩石上,一个个白花花纵身往下跳,从彩虹里插进潭里,发出轰隆声和欢叫声。
     Scott问杜鹃要不要也来一下,杜鹃摇摇头。他们脚踏着水中的乱石走向潭边,和众人打着招呼。他俩用手掬起清凉的潭水洗脸擦臂,将汗渍洗净,顿觉清爽无比。潭边有一块木牌,上书向前去100米就是他们要去的宿营地。他们离开水潭来到宿营地,不大的一块平坦草地上已经搭起了几个帐篷,大概就是跳水的那拨人设下的。Scott和杜鹃也一人支起了一顶帐篷。一切安排停当后,两人来到帐篷外打开食品袋用起了晚餐,正吃着,其他的人陆续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大家兴高采烈地攀谈了起来,原来都是登山野足爱好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美国严教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randa0318' 的评论 : 所以后面杜鹃有了深深自责,且伺奉刘一鹤终身。谢谢阅读。
miranda0318 回复 悄悄话 一个人能虚伪这么多年,图什么?不能理解杜鹃对刘一鹤的恶意揣测!
美国严教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帧手绘书签' 的评论 : 谢谢。
一帧手绘书签 回复 悄悄话 从第七集一口气补到这,故事写得很好。文笔也很美。只是有一点伤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