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杜鹃花开 第十章

(2014-01-21 16:28:54) 下一个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第十章


 
     胎没有打成,杜鹃在刘一鹤的陪同下千辛万苦地回到了生产队。此番心情体力打击太大,大伤元气,回到生产队后杜鹃就病倒了。没人管这棵苦命草,只有刘一鹤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刘一鹤将学来的鸡毛蒜皮医学知识都用上了,一面翻看“赤脚医生手册”,一面在山坡上采了一些中草药为怀孕的杜鹃尽量减轻痛苦,恢复体力。毛娣知道了他们一起去打胎的事,埋怨刘一鹤为什么不告诉她。毛娣将家里捎来的红糖带来了,两人将熬好的苦涩中药放进红糖喂给杜鹃喝,可是杜鹃老是吐,受尽折磨。大家都无可奈何,看着杜鹃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
     有一天毛娣看着倍受煎熬的杜鹃实在受不了了,对心如死灰的杜鹃说:“要不我带你到省城去堕胎。托我父亲找关系,想想办法。”
     杜鹃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算了,麻烦了你们这许久,谢谢你的好意,终归我的命不好,我不想打胎了。小家伙常常在我肚子里踢腿,他/她在我身体里一天天长大,现在有点舍不得了,好歹也是一条命,留着吧,积点德。”看着她那昔日里春光明媚的眼睛这时空洞洞的,刘一鹤心如刀绞。
     有一次毛娣帮杜鹃擦洗完毕,到门外小院里倒水,回来悄悄对刘一鹤说:“刚才我在外面倒水,发现树林子里面有人,抬头一看是你们生产队长,探头探脑向这边张望,看见我就跑了。”其实刘一鹤已经发现几次了,知道他想干什么,做贼心虚,只是没说而已。他知道队长比自己更着急杜鹃肚子里的孩子,他已经为自己造的孽坐立不安了,时常来偷窥。妈的,刘一鹤想起这个畜生就咬牙切齿。
     让他们欣慰的是,杜鹃的房门口时常有一些食物出现,一块红薯,一根黄瓜,有一次居然发现了一碗鸡汤,让人心里温暖。乡亲们明里不敢支持,只有暗地里帮一些忙,可是这些只是车水杯薪,解决不了大问题。刘一鹤从区里带回的小黄狗成天跟在刘一鹤的后面摇着尾巴到处跑,越长越机灵,慢慢露出威武之躯。因为大家都吃不饱,刘一鹤琢磨着如何给杜鹃改善营养。看着黄狗,刘一鹤动起了心思,于是带黄狗到山上去试着抓野兔子。起先黄狗不行,老是让野兔子跑掉。可是有一天黄狗穷追不舍,将一只野兔子追得心力衰竭,终于抓到了一只。刘一鹤高兴得不得了,回到家就用锅将野兔子炖了,还摘了一些野山果和野蘑菇。天黑时分,他用一个泥瓦罐子将炖好的兔肉盛好,带上黄狗借着星光往杜鹃住处奔去。一路走刘一鹤一路抚摸着黄狗的头,非常感激它。炖好兔肉后,刘一鹤拿了一块放在黄狗面前,可是它不吃,非常通人性。
     当接近杜鹃的小茅屋时,隐隐听见里面有争吵声,有个声音像是队长的,立刻引起了刘一鹤的警觉,身边的黄狗也发出了低沉的呼噜声,两眼锋利地盯看着小屋微弱的灯光。
     “你个丧天良的,害了我还想害孩子。滚出去!”杜鹃恐惧和愤怒的声音从小屋里传了出来。
     “你个贱货,还真想生下来。他们不打胎老子帮你打。”队长恶狠狠地说。然后听见一阵噼啪声和杜鹃的惊叫声。
     刘一鹤一听不好,队长要寻孩子的不是,大人和孩子都会没命的。他和黄狗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刚一进门,就见队长伸脚向杜鹃的肚子上狠狠踹去,样子极其穷凶极恶。说时迟,那时快,黄狗猛扑上去用口将队长的脚腕咬住,刘一鹤跟上一拳将队长打倒在地。黄狗不依不饶,咬住队长的脚不放,左右摇头撕扯,痛得队长大叫不止。受了惊吓的杜鹃向后退时,跌在了床上,刘一鹤赶快上前去将她扶住。杜鹃见刘一鹤来了,紧紧抱住刘一鹤,哭声不止。
     刘一鹤搂着浑身发抖的杜鹃安慰说:“不怕,有我在这里。”
     队长的脚腕子已经在流血了,他呲牙咧嘴对刘一鹤说:“快让你的狗松开,痛死我了。”
     刘一鹤非常解气,骂道:“王八蛋,坏事做绝,咬死你。说,还敢不敢。”
     “你敢让狗咬贫下中农,当心老子去反映情况,定你反革命罪。”队长的口还有些硬。
     “怂。”刘一鹤黑着脸向黄狗吼道。
     黄狗的牙又紧了一些。
“哎哟哟,再也不敢了。”队长终于开始求饶。刘一鹤打了一声唿哨,黄狗松了口,队长鞋也不穿,连滚带爬地出了门。
杜鹃过了好一阵子才从惊吓中缓过劲来。刘一鹤拿来一只碗,将兔肉汤盛上让杜鹃喝,那鲜美的味道让饱受饥饿的杜鹃一下子就将碗里的汤喝尽。刘一鹤马上又盛了一碗,杜鹃感激地看着沈一鹤,问他肉是从哪里来的。刘一鹤告诉她这都是黄狗的功劳,在山上打的野兔子。
“这狗机灵,当时给它吃了半块馍,不成想现在派上大用场了。”刘一鹤用手在黄狗的头上摩挲着。
因为不能下地劳动,赚不了公分,成心报复的队长停止了杜鹃口粮供应,想用饥饿的办法逼迫杜鹃流产,最好饿死。没办法,杜鹃只好撑着有孕之身下地干活,可是没几天就不行了,有一天晕倒在了地头。没得吃的,刘一鹤尽量从自己的口粮里挤出一点来给杜鹃,并且一有空就带着黄狗到山里打猎。有一天刘一鹤在田里秋收,不见了黄狗。快收工时,看见黄狗兴奋地叼着一只野兔子老远跑来,它居然自己跑到山上去猎兔子去了。见了刘一鹤它摇着尾巴向刘一鹤邀功请赏,喜欢得刘一鹤把它搂在怀里猛亲了一阵。从此以后,忠实的黄狗每天自行上山打猎,少则一只,多则几只地捕捉了不少小动物回来。都说狗捉老鼠多管闲事,黄狗真还抓回来过几只形体硕壮的大山鼠。割秋稻时,田里不时有蛇被发现,刘一鹤也捉来入锅。天气慢慢转凉了,层林尽染,山上的野果成熟了不少,刘一鹤和毛娣一起上山采摘野果。天无绝人之路,杜鹃和孩子的命就这样保了下来,没有像队长期望的那样。可是大家都忧心忡忡,不知到后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当刘一鹤为杜鹃忙着这一切时,杜鹃内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悲哀,她觉得自己这一生尽管坎坷,可却是幸运和幸福的,她遇上了刘一鹤。还没有出事时,少女的她情窦初开,有了第一个相好。像她这样没人要的地主后代居然和一个城里来的知青相好上了。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自己和刘一鹤的美满生活,编织了许多美好的画面。他们可能很穷,地位卑贱,但他们一定很知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她有时幻想着腹中的孩子是自己和刘一鹤的,两人过着小家家,将肚子里的地主后代孝子贤孙养大。龙生龙,凤生凤,乌龟的后代是王八,那会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小王八,男的女的都无所谓。自己会教小王八写字,刘一鹤会教小王八拉琴。当然她想过刘一鹤会招工回城,像许多知青一样。如果有一天刘一鹤回城不要她了,她也会无怨无悔,她会让刘一鹤带走孩子,过上城里的幸福生活。到那时自己可以带上乡下的土特产去看孩子。有一次做梦,她真的梦见了自己和刘一鹤领着孩子到爷爷的坟头去祭拜,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可是爷爷怒斥她不知廉耻,带了一个野种来见他,羞辱家门,惊得她从梦中醒来,一身冷汗。她夤夜抚摸着肚子里的小生命,却是罪恶之果,既恨又爱。杜鹃在心里常常责备自己当初不听刘一鹤的相劝,去了水利工地。自己太幼稚太天真,贪看外部世界。那个万恶的恶棍毁了自己的一生,还有那几个帮凶。她没有脸见刘一鹤,可是又天天靠着刘一鹤的帮助才得以苟延残喘没有尊严地活下来。刘一鹤对自己的真心实意让她感动,可惜自己无福消受,命薄如纸,她不敢直视刘一鹤的眼睛,总是避开。这个世道太不公平,老天爷为何对自己如此残忍,要不是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杜鹃可能会尽早结束自己的生命。到区卫生所没有打成胎,这一定是老天爷的意思。那天小家伙一路都在猛烈地踢着自己的肚子,显得非常不高兴。杜鹃心软了,回来后就彻底打消了打胎的念头。杜鹃活在矛盾和痛苦之中。她不忍让这个孩子还没有见到这个世界一眼就被自己杀害。所以她现在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这是自己作为母亲唯一能够给这个孩子的。
     其实杜鹃的思想斗争都瞒不过刘一鹤。他天天照看着杜鹃,从她的神态和眼神里,从她下意识地抚摸肚皮的动作里,从她遥望天际痴呆呆的凝固里,从她嘴角偶尔露出的一丝微笑里,刘一鹤读出了杜鹃内心里的思想起伏。刘一鹤非常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已经察觉出了不妥,可是没有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阻止杜鹃到水利工地去,让她落入虎口。这个山乡女孩是自己的初恋,她的名字和为人就如同杜鹃花一样明媚,像潺潺的山溪一样清明透亮,让自己喜爱,两人相处得纯洁质朴。她任劳任怨,与世无争,一切逆来顺受,载着人间的不公不平和世纪沧桑。看着她被摧残得如此不堪,自己除了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刘一鹤恨自己的儒弱。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杜鹃会自尽。那天下了一夜的大雪,自己惦记着杜鹃,准备起床后就去杜鹃那里,听隔壁生过孩子的大嫂说杜鹃大概快生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出门发现了地上的小孩包裹。为此他责备了自己一辈子,他只有用自己的一生来尽心抚养杜鹃的后代以弥补内心的歉疚和懊悔。

 
     天已经黑了,刘一鹤不吃不喝地对女儿讲了一天。当杜鹃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和自己的身份后,她早已将胸前泪湿了一片,将三生的眼泪流尽,脸色惨白,头晕目眩。她问:“这个孩子就是我吗?”
     刘一鹤点点头,然后将最催心裂胆关于杜鹃跳崖自尽的事情继续讲述完毕。“我找到你妈妈是第二年春天的事。有天我在田里劳动,忽然看见有座山峰上有老鹰盘旋。我寻了过去,在老鹰盘旋的一片山崖下发现了你母亲的尸骨。她的皮肉已经被老鹰吃光了,当地人称这为天葬,他们相信天葬的人灵魂是会升天的。她跳崖的地方杜鹃花开得特别茂盛,红得艳丽,经久不衰。我带着襁褓中的你来到那里,采集了许多花瓣铺在地上将你放上去,让你依偎在杜鹃花丛中,如同在你母亲怀里,享受你母亲的爱抚和关爱。”
     听着这些描述,杜鹃内心里天崩地裂,乾坤倒转,她又一次悲声痛哭。刘一鹤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盒子打开,将一件浸有血迹的棉袄取出交给杜鹃,“这是你母亲生前穿过的棉袄,当时她就是用这件棉袄包裹着将你放在我门前的。还有,这是你母亲的绝笔。留着做个纪念吧。”当年刘一鹤从地上拾起包裹的情形又重新回到了脑海里,一直平静的他这时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放声痛哭。
     杜鹃接过带有母亲血迹的棉袄紧紧抱在怀里,放声尖声凄厉喊道:“妈妈
―――!”
     星期天杜鹃一整天都卷曲在自己的房间里,眼睛红肿得厉害。她难以接受刘一鹤讲述的事情。她痛恨那个叫队长的人,可怜自己的母亲,敬佩自己现在的父亲。她的生活像一只精美的花瓶瞬间被摔得粉碎,一切美景如同一只万花筒,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她起先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来听父亲讲述自己的身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不堪和龌龊。自己怎么可能以这种方式来到这个世界,自己有什么资格享受人间的美好一切。她有点后悔向刘一鹤询问事情的真相。
     刘一鹤推门进来了,他端来了一杯冰镇咖啡和一小碟点心,还有一片水果,关爱地说:“小鹃,来,吃点东西。两天都没吃了不行。”
     杜鹃摇摇头,两眼恍恍惚惚地定格在窗外。
     “要不我陪你到附近的树林里散散步?”刘一鹤耐心询问,知道这一切对这个阳光女孩太沉重,需要时间化解。
     “我是不是前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God要以这种方式惩罚我?”女儿杜鹃并没有回过头来望着刘一鹤,两眼还是直愣愣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
     “怎么会呢?我说过,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这么优秀,我为你骄傲。世间有许多事情我们是不能把握的,但是有些事情我们却可以去改变。我们不应该因为不能改变的事情而影响到可以改变的事情。命运其实还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比如像我,生长在一个错误的政治家庭,但我并没有自暴自弃,悲观失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所以有了今天的成就。世界上许多的成功人士都有这样的经历。你要是被这件事情打倒了,就违背了我这些年来的心血,你母亲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开心的,当然还有你的毛阿姨。为了自己,为了所有爱过你帮助过你的人,你一定要挺住,善待自己,放眼未来。”
     杜鹃默然听着这一切,他开始对刘一鹤有点陌生起来。这个一直让自己敬仰和引以为自豪的父亲,突然间和自己有了如此深的鸿沟。这些以前耳熟能详的谆谆教诲,现在听起来有些别扭。他怎么可以不计前嫌地培养着仇人的女儿,尽管他和自己的母亲有着深爱。不知道真相也罢,可是知道真相了以后自己如何能够再继续接受他的如此恩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能够做到?
     刘一鹤感觉到了杜鹃的沉默和疏冷,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在打算向杜鹃和盘托出这一切时,已经作出了几种结局的可能,不管是哪一种,都能接受,因为他已经完成了母亲杜鹃的托付,将她的孩子抚育成人。于己而言,他卸下了心里的一个背了二十几年的沉重包袱,问心无愧。不过他并不担心女儿杜鹃,因为她的身上具有和她母亲一样的品质,他很清楚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
     刘一鹤出了杜鹃的房门,一个人来到外面树林子里。树缝枝杈中间,月亮姣好娟美,圆圆地挂在深蓝色的空中。他把月亮当成久远的杜鹃,心中说:我已经完成了你的嘱托,愿你在天上保佑你女儿渡过这道难关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美国严教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ril2003' 的评论 : 谢谢一直跟读。
april2003 回复 悄悄话 一直潜水跟读,故事感人,感谢教授好文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