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勃开花

这些微思, 是绿叶的簌簌之声呀, 它们在我的心里欢悦地微笑着
个人资料
正文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乌云

(2020-01-02 09:22:57) 下一个

 

   我们几乎时时刻刻在judge别人,包括你我。

   Abraham Hicks说不judge别人是不可能的。Judge别人是我们人类的一个特性。

   当然我们可以试试少judge一些。几年前我的文章<是否你的能量消耗在了论断别人身上呢?>里写道:

 “我们常常用自己的判断来给别人贴上标签, 论断别人的短处。 事实上把别人的短处/缺点/丑陋之处,放在口里,也存在心里,实际上是把别人的垃圾堆在自己的身上,有什么益处呢?”

   我们judge别人,是基于一个标准,那就是我们预设我们的为人做事的标准应该是宇宙的统一标准。当任何人做的事情不同于我们的标准,我们就开始judge。

   前几天去Bay买了一点东西,就去付钱。这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商场里很多服务台都关了。最后找到了一个柜台,有两个工作人员在收款,两个收银台背对背。

   看见一个亚裔女人在排队,面向一个工作人员。我犹豫了一下,就站在另一个工作人员的一边排队。那个工作人员看见了我就指了一下说排队在那里。我说了sorry 就排在了那个亚裔女人的后面。看见那个女人开始摇头,摇了几下。

   我有理由当时那么做。因为那个排队的安排有点奇怪。 以致后来另一对老外夫妇也像我那样排队, 服务员还是要提醒一下。

   看见那女人摇头给我看,我自然敏感到了,有点不悦,有个冲动想对她说:“你什么意思?不要那么judgmental 好吗?”我自然在心里说。 她就被叫去付钱,我也很快去付钱。

   因为有点郁闷,就对帮我付钱的那个小伙子说:“刚刚你对我说排队的事,我前面的人就对我摇头,can you believe that?” 他笑着说:“让她去吧,有些人就是这样。”

   假如我在那人位置,假如有人排错了队,或占了我的位置,我会直接告诉别人,你排错了队。而不是像那个女人在心里judge再演摇头的默片。

   开车回家的路上,心里还是有点不爽。知道我的心不舒服,我要安抚它,让这件事安静过去。不然它会再bother我。

   我的生活一向很平静愉快,没有与任何人的纠纷。 但自去年11月回国度假后至今竟然有了四件不愉快的小事。

   比如去年11月回沪,住在衡山宾馆,在吃早餐的时候,遇见一位很没有修养又judgmental 的女人让我不愉快,有点在意 也没有太在意。后来去日本与朋友玩的很开心,只是轻描淡写地提过一次,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

   回了多伦多,在一个刮风的傍晚,遇到了一个老外女人在停车场开车门时碰了我的车逃之夭夭;又后来与Shopper‘s  Drug Mart 的邮局女工作人员发生一点不愉快(我去退货,她们竟然又送了回来二次)。 当我与朋友随意聊到邮局与车的事情,她说,你遇到的好像都是与女性有关的事呐。

   我才想到源头应该来自于衡山宾馆的事情。我才意识到,一个不愉快事件不处理好, 它会蛰伏在内心,像一个没愈合的小伤口,仍在发炎,不处理的话,它还会引发更多的类似不愉快的事件。

   现在才明白读了好多心理成长的书,有些大师却花很多时间在教导我们处理一些生活的小事, 如何通过改变想法让我们感觉良好。

   像Abraham Hicks,她出了800多种出版物,讲了好多深邃空灵的理论,却有几本书,把普通人的烦恼写出来,比如减肥的痛苦,经济拮据的烦恼,家里脏乱引起的烦乱的心情,亲人生了重病的恐惧和痛苦…… 。她针对每个主题,用她的灵性的理论来改变想法。

   这种改变不是一下子从一个低音阶到高音阶。她一点点地改变我们的想法,慢慢地我们的心受了抚慰,感觉好了一点点,再一点点。最后可以心平气和了。

   她说:“我们的情绪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小的情绪也是情绪。情绪没有大小的。

   心不平,身心都受到不好的影响。大大小小的不好的事情在心里堆积多,身体无法承受的时候,就变成了病。

   尽管我现在承受能力,包容度比过去强多了,但并不是说我不需要去解决那些小情绪。

   任何情绪都是能量。那些不好的能量留在心里,会郁结在内心,按吸引力法则, 还会吸引更多的类似的事情来。

   所以我现在还是来清理一下吧, 我用Tapping Solution与我的潜意识/我的心灵做一次对话,让我郁闷发泄出来,告诉我的心:我听到了。再好好安抚我的心,让这些小伤口愈合,我才可以“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乌云”:)。

  --我讨厌这几个人,那么judgmental(衡山宾馆和摇头的),或那么没有爱心(邮局和车子), 那么没有礼貌和修养(衡山宾馆和车子)……。

   我讨厌她们,我讨厌,我讨厌……。可以说出所有你讨厌的事情和行为。

   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拍打有关穴位,先从眼头,眼尾,人中,下巴,再到锁骨,腋下,再到头顶…….

   每说一次,再重复说下面的话:“尽管如此,我仍旧全身心地爱自己,接受自己和宽恕自己”。

   把她们痛骂一顿并拍打了约5分钟,把我内心的郁闷全发泄出来,我的心稍稍宽松了一些。

    为什么要这么做?如Tapping Solution的创始人所说,不好的念头不清理, 它们还是会存在。比如你不小心把食物掉在地板上了,你不去清理掉,它还是会在地上,事实是它会一直盘旋于你的脑海!你想再多的正面思想都没有用。

   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再继续骂的了,一些新的念头浮出了水面:

   --我明白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标准, 来自于我们的独特的成长的环境。从这方面想, 她们做的事情并没有错,以她们的标准

  --她们所做的是为了她们心里的安宁和舒服,或为了她们自身的安全和方便。以她们的意识和觉知处境可能无法考虑到别人, 对于她们而言,她们也没错。

   --当她们judge我的时候,她们的心并不安宁, 因为她们把别人的错, 别人的坏 (她们认为她们是正确的)放在心头,影响的是他们的心灵,与我无关。

  --既然如此, 我就容许她们做她们自己,我不必judge她们的生活的好坏, 心灵是否美好或丑陋,是否狭隘或宽厚。因为我不希望别人的垃圾留在我的心里。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过萍水相逢,我仍旧以我的标准生活,让我自己做自己。

   --她们的对错我不必judge。 她们与我无关。

   --我希望她们生活得好, 看上去她们也活得很努力。 我也希望我生活得好, 我们大家都很努力生活,想要快乐。No hard feeling.

   ……。

   好了, 我现在就“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开始新的美好的2020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