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丛生

水始冰,地始冻,雉入大水为蜃,虹藏不见。
个人资料
正文

像是离了一次婚 十一 (图)

(2008-06-26 02:49:47) 下一个

像是离了一次婚

十一

我的黑眼珠白眼仁不停乱转。

我的活跃思维在不停的变换。

选择哭泣是无能的表现,那是对付爱你的男人用的,否之换来的不是怜悯就是蔑
视;吵闹是农村妇女的作风,黔驴技穷的歇斯底里,只能换来敌人的骄傲和耻笑
;选择沉默是种力量吧,那不是是宜了他。

盘算着还是走的不够远,我的机票呢?我得离开这个鬼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肯
定让他急一身冷汗,看来还是我走的不够壮观,走的理想不够远大,所以被老奸
巨猾的识破了。要走,绝不能当他的面走,得偷偷地溜,光明正大地走就是给小
人解脱责任的推辞。

伤心欲绝的消失在陌生的茫茫人海,让他黯然失魂的不知道本人是死是活!

我在床上闭着眼睛还在天昏地暗,嘴角满是洋洋得意的微笑。

“起来,快起来。”有人使劲拉我,我伸手揉揉眼睛,谁TMD 把窗帘拉开了,那
该死的刺眼的太阳。

“你再不起来就真的没时间玩了。”

“不能出去吃了,就在二楼的吃,我看了一下,吃的还不错,这种美式的自助餐
你可能还没有吃过吧?”许案见我起来了就坐在窗前的桌子边上摆弄电脑。

“你以为我像你这个农民呢?”我嘟囔着去了洗漱间洗脸,清醒了过来,看看表,
真的没时间和小人计较了。

“别忘记了放小费。”

“多少钱?”

“两块就行了。”

没来得及化妆,就描了下眉毛,带上我的太阳帽,拿着书包相机就像逃难似的追
着他进了电梯。

“我看了地图,那家比较容易赢的赌场咱们得坐巴士,顺便让你看看这条街的赌
场,开开眼界。”丫说离的比较远的赌场为了招揽游客放水概率高。

“你一次只能放五块,手气好了放十块,不能多放。”

“选择位置要靠左边第一家,开始你可以挨着我坐。”

“哎呀,知道了。不能多押些么?”

“你玩会就得了,还想押多少啊?是不是你家钱多?”许案略显轻薄的看着我。

“输点就输点呗,反正是来玩。”我的态度视死如归。

“你还想输多少啊?”

“要不再去提款机提些现金,要是不够怎么办?”我担心了。

“就你这样,肯定得输。”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边走边说。

“你怎么不说我赢啊?”

“再说,输了就输了,也没打算赢,来的不都得输点,否则对不起飞机票?”我
明显的不悦了。

“把你身上的现金放我这一半。”

“昨天我说给你,你都不让我玩。”丫连我身上多少现金都知道。

“放在你那里,你全的输了。”

“你还能说点什么别的吗?别影响人家出去玩的心情,别满嘴都是输,输,输!”

我瞪了他一眼,加速超过了他又开始跺脚往前走。

“你又闹什么啊?”丫不耐烦了。

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前运气,深呼吸,吐了口气。

“你到底去不去玩,你不去,我要去了,把书给我,别耽误我时间。”

“给你!”我拿出来他的那本破旅行书,塞给了他,本来不想吵架,他竟然又敢
恐吓我。

靠,丫还真的扭身就走了,他忘记了是陪我来玩的吗?我是客人啊,新仇旧恨,
酸甜苦辣啊,我的眼泪就在眼圈转,我,我TMD 望着楼下大厅里面那些赌徒,那
个羡慕加嫉妒,真想冲下去,md,我怎么又忘记了先骗他带我入场玩两把再说啊,
轻敌了,我,我回房间。

打开箱子整理行装,看来不把人弄的失踪了就不甘心,我翻机票没翻着,机场的
巴士在哪里停啊,我翻出了快译通,看来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通知下别的朋友
吧,电话本忘记带了,没做第二手准备啊,赶紧打开了他的电脑,想打开自己保
存的即时联系人记录,靠,有密码。

我倒在了床上,浑身气得有些发抖。

不行,想别的办法进入电脑不,我不是黑客,但是我有决心破译电脑密码,一拍
回车,进去了,只要连接上网络,就能去资料库了,松了口气,打开了浏览器,
这么大的酒店肯定有无线网络,果真出现了一个小方块,上帝啊,输入卡号,以
前好像在哪个酒店遇到过这种情况,输入房间号码就可以连线了,输入了两遍房
间号,依然信息错误无法连接。

我使劲的拍了桌子,手疼,还是真没有割腕自杀的勇气。

“你想上网啊?”许案竟然兴致匆匆的走了进来,看见我显得有点惊讶的说:
“我都赢了一百块回来了。”

我猛地站了起来,哼,用了一半的力气冲了上去。

我tmd 打不过你就不打你,拥抱你,看你怎么办?

“别,别,千万别这样,快走吧,我问好了就在楼下做车。”他拉住我的手说。

“看,真的赢了一百。”丫伸手拍了拍我肩膀,又从裤兜里面掏出了一叠散钱,
切,满脸小人得势不开眼。

这个世界的人啊,真的够可笑的,没按照他的说法,也没按照我的打法,半夜散
场归来时,拖着疲惫的身子,算起来也没输太多,也TMD 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吵
的。

“我再也不想和你吵架了,咱们讲和吧。”我很认真地做出握手的姿势。

“谁和你吵架了?我宽宏大度一向不和你计较。”他一脸无辜。

我自找无趣,倒霉的是那新款的LV旅行包被摔到了地上。

那装孙子的人笑着把它捡了起来。

“知道我的工资时给是多少钱?”许案戴上墨镜开车显得很滑稽,嘴上最不忘了
表功:“你这人怎么不领情啊!”

“干嘛要领你的情啊?”我用鄙视的眼神斜视他:“你也不是我男朋友。”

“这和是不是你男朋友有什么关系啊?”他出乎意料。

“要是我男朋友的话,做任何事情我都领情,因为他要陪我一辈子啊,所以必须
得珍惜,就像人家说婚姻就像栽花种草,不停去爱护它不停的给它充足的阳光,
水份,它才会开的越来越漂亮,对爱人啊,要充满感激。”

“呦,看来经验蛮丰富的吗?”许案调笑道:“那就是说,不是你男朋友做的事
情就不珍惜?”

“现在的人啊,蛮残酷的,随时对你好的男人啊,对别人也同样的好,你看窗外
的风景,远看挺美,近看也不错,可惜它不属于你,早晚是别人的,车子开过去,
你或许看了它一眼连印象都没有。”假装深沉地叹口气,看起来我很遗憾。

“不要浪费感情,珍惜属于你的才是真理。”我自我解嘲的大笑:“我是一个多
么自私的人啊。”

“看来不做你男朋友,挺亏的。”他也假模假样地说。

“当然了,不做男朋友还给你献媚的男人不是动机不良就是怕付责任,不用客气
和内疚的。”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我确实有点存心故意。

“噢?那我吃亏吃大了。”

“那——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到是可以考虑一下。”

“我靠,你还要考虑一下?”我从椅子上直起身子,故作惊讶:“要不要我给你
留个名额啊?”

“这个事太大。”他有点忍俊不禁。

“是不是很委屈你啊?你看你这德行,又老,又穷,还小气,有点文化也像个农
民似的,除了我谁理你啊,你就知足吧。”借着虚情假意的劝降,我那趁机旁敲
侧击的损人不利己的毛病总是改不掉。

“哈哈,那不委屈了你。”

“是我心好,可怜你。”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玩笑以后,对许案再也没有曾经那般苛刻了?也许是和他的
计较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不重要,他那不软不硬的态度也让我无可奈何,不知
不觉的相处中,让我和许案之间多了一份莫名的亲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