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shparis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时间如此绵延不断,所留踪迹却愈甚微少(叔本华)“ -- 金宇澄的画

(2019-08-20 14:57:55) 下一个

金宇澄以他的地域小说《繁花》(茅盾文学奖)为人们所知,后来又出版了写父母故事的非虚构作品《回望》,短篇小说集《方岛》,中篇作品《轻寒》,和非虚构作品《碗》,书中还附有同题的虚构作品《苍凉纪念日》,纪实与虚构相互映照,凸显作者对多重叙事声音的偏爱。

如今网上对老金的访谈很多。我只说老金给我留下的印象。第一次与金老师见面,是他来纽约大学办的讲座。讲座完毕,上海老乡见老乡,一群人在校园里趁他(或其他同行的人,记不清了)抽烟的功夫简单的聊了聊。当然就会有人问他纽约上海哪个好(很愚蠢的问题,我的观点 ---- 一个是他生活了几十年的故乡,一个是他第一次来只待几天的大都市)。他稍微想了想,缓缓的说:上海还是不能和纽约比。虽然外观上上海富丽堂皇得多,但纽约的底蕴深厚的多(大意,非字字原话)。我当时的感觉是蛮佩服他的锐利观察和毫不掩饰自己观点的坦然。因为我近年来接触的国内来的访问者,无一例外认为上海把纽约甩出几条街,但另一方面又打听如何能把子女弄出来或自己如何能有办法留下来。

后来我趁回上海的机会又去金老师的办公室拜见他。那天是无意中约上了金老师。我时差半夜两点多还没睡着,就给金老师发了个微信,问他何时有空,我想去会会他。想着最起码得等天亮以后才会有回音,不成想不过五分钟他就回我说他当天下午就要出差,上午可以抽空。原来作家们都是夜猫子 ^_^。于是我一早赶去了上海作家协会,在他堆满了各种杂志,书籍的老式洋房的办公室里聊了不到一个小时。金老师还为我带去的《繁花》签了名,并送了我另几本签了名的他的作品。金老师人很谦和,并且很 OPEN MINDED ,无论是在纽大的讲座时,他坐在下面闭目细听别人的发言(对他作品的品论),还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抽空见我这个陌生的读者而已。我带了我在美国长大的外甥女一起,他非常认真的询问她在美国对于东方文学的研究(她是学东亚文学的),以及年轻一代的流行文化。连《繁花》最初都是在网上边写边听读者反馈创作出来的,这在他的年龄用这种非常与时俱进的方式创作是不容易的,或者说不普遍的。如果没有一种开放的胸怀和眼光,大约做不到吧?

金老师在他自己的书里都有自绘的封面、自画像和插画。“在电脑时代,这些手工元素是很少见的吧,我们曾经的小说都是手画封面、版画插图,联系非常紧密。” 他并没有学画的经历,但这两年对此非常着迷。最近他越画越多了,在他的朋友圈里经常发布他的画作进展。我非常喜欢。经得他的同意,我在此贴一些和大家分享,也是以此能在我的博客里保留住他的画。

《1/2》 丝网版画4种:

原哥伦比亚海军俱乐部

今年三月份波音飞机737 MAX8停飞,金老师画了这些画,在朋友圈发了说到:“波音飞机,按下图造飞机好不?”很幽默:

下面这个系列是“巨鹿路自动步道”从草稿到完成,金老师自己都说“没完没了”,因为记录了每一步:

放大细部“

放大细部:

放大细部:

从三月中打草稿到五月中改名“雪景”完成:

上海十六铺某楼1972(已拆)

太原歌楼1995

某片外景2004

上海隆昌公寓2018

合集

《粉色》丝网版画:

三只海豹:

最后成品:

金老师喜欢马,因为养过马,喜欢画马,他引用叔本华:一般说来,一个人的记忆与他的智力一样是不完满的。

《桃花》色稿 - 丙烯/水彩

完稿:

金老师在微信里说:“画中不少形象出自《山海经》,西汉织物残片及古墓,中世纪壁画。桃花,即是我们打开微信”生日快乐“,纷纷扬扬落下的那种效果,使现场变得更真实,生动。我和读者都喜欢这种”水果糖“色系......" 我加评论:柔和,舒缓,中性,很sophisticated (精致?)的色彩。

另外一些我也喜欢的散画:

这些只是金老师最近半年在朋友圈里发的画作,以前还有很多。期望着以后能看到他的画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