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在美国打官司 (续)

(2022-10-03 09:57:54) 下一个

生死官司 

蔡铮

(选自《用绿茶拯救美国》

4.1

 输了官司难活命 (续)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号我收到商标局上诉仲裁会的信。拿到信,我的心绷紧剧跳。商标局判我赢我会欢呼!十六号是春节,这将是我最好的节日礼物。这折腾我、让我紧张不安、伤神费时的官司终于结束了。美国是个法治国家,执法者决不会为对方的诡辩所骗,他们将实事求是,驳斥对方的强词夺理,打消他们通过官司来讹人钱财的妄想。我拿着信,心提起来,犹豫半天才拆开。

信有十几页,我跳到最后一页最后一行:上诉人的请求获准。我的心像竖起的冰块被人敲了一下,哗哗啦啦碎了一地。我浑身发软,仿佛看到对方在狞笑。我在心里骂:日他娘,这就是美国的司法!

我把信撇一边,懒得细看。在旁的老婆问:“结果怎么样?”我说:“判我输。”她说:“早叫你换个商标。你尽在这些没用的事上浪费时间。现在怎么办?”我说:“只得换商标。”她说:“他不会找你索赔吧?”我说:“六十天后我还用这个商标他就会。”我心生对对方的厌恶,对商标局上诉仲裁会的厌恶,对美国整个司法体系、对这个兴讼致富的国度的厌恶。老婆说:“赶早把你公司跟家里分开,别搞得将来房子都成了人家的。”

我心揪紧了。我的商标明明跟对方的毫不相干,有眼有珠的一望而知,但对方会扯,商标局那帮猪怕聪明律师,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敷衍塞责了事。他们说我那商标中的图案和太极的意义跟对方的相同,是“一种武术形式”。他们无知、愚蠢、懒惰,只想省时省事,哪管他们的乱判会导致弱者遭受劫掠。他们掌管司法大权,如此裁决,我能怎样?只好逆来顺受。

春节来了,我丢开那信,不愿看它,不愿想它,但心乱。换什么商标?那商标用了十几年,顾客都认了。我想不清楚,想拖几天再说。

过完春节,我收到对方律师一日送达的特快专递。他们真舍得花钱,一封信都用最贵的特快专递,看来他们以为宰肥羊的机会来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信印在极贵的黄硬纸上。读完信我如雷轰顶!这是一封充满威胁恐吓、欲置我于死地的信,由我红安人的脾气得拿把刀直奔去把这王八蛋一刀宰了!

这信冰冷冷地命令我:

立即中止有“武当太极绿茶”商标的产品的生产、进口、运送、推销和销售;清除、中止、销毁所有印有该商标的宣传材料,包括网上的,并从网站及其他所有地方马上撤下所有显示、代表或描述带有“武当太极绿茶”的任何产品;马上通知商家,撤回所有有该商标的商品。另外必须:

        一. 立即向他们报告所有印有该商标商品的存货量;
        二. 立即向他们报告所有在运输途中印有该商标的商品量;
        三. 给他们提供一份所有销售带有该商标商品的制造商、进口商、运货人及经销人的姓名、地址、电话号码;
        四. 给他们提供一份所有供应和销售带有该商标的相关方的姓名地址。

必须在五天内向他们提供以上信息,并在收到此信时书面保证将及时提供以上信息。如置之不理,他们将不做任何警告而直接采取法律行动。

我得马上行动,不然他们可能发起诉讼说我侵犯其知识产权,造成他们巨大损失而向我索赔。我不应诉就输了,输了就倾家荡产;应诉就得请律师,请律师就得花钱。当然,我可以不理他,断绝公司与家的联系,宣布公司倒闭。

在美国最怕惹官司,遇官司如遭毒蛇缠身,如被恶狗围攻。笑面律师一旦为人所雇即摇身变成恶狗,听雇主唆使撒开四腿扑向他人,咬人撕肉,敲骨吸髓,为雇主劫夺他人也自肥。而被咬者得奋起自卫,否则就皮破血干,肉尽骨露。只有遇上恶意诉讼后才会明白“法治”的文明社会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在美国民事诉讼几乎是谁能请好律师谁赢,穷人搅进民事诉讼,请不起律师再有理也会输。“高高衙门朝天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中国古时是送钱给法官,今日美国是送钱给律师;法官受贿如履薄冰,提心吊胆;律师合法收费,钱收得越多越受尊重。成熟的法制使社会健康运转,但过多的法律条款和律师又把社会搞残。律师毕竟不创造财富而只是寄生。美国有一百二十万挂牌律师,律师过剩,许多律师便饿狼般四出抢钱。很多律师毫无道德底线,唯有一己之利,成为社会蛀虫,唯求如何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掏到自己腰包里。老子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法在道、德、仁、义、礼尽丧之后。中国传统的理想社会是无讼无狱。孔子说:“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建立无讼无狱的社会得社会均平,得大家都有良好的教育,大众仁爱,人人乐几之有而不贪人之有。一个社会依重法治来维持就很麻烦,所谓的“法治”几乎成为现代成熟社会之病:法律条款越来越繁琐,弄法为生的群体越来越庞大,为法所困的人越来越多。

我如蛇缠身,寝食难安。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受到生存威胁。怎么办?我有家有口,活在这个“法治”国家,蛮干不行,惹不起我躲得起。不就是个商标吗?上善若水,遇障则绕,让他赢而无得,使我输而无失。我马上给对方律师回信说我会按他的要求办。

我紧急行动。首先得把网站上所有有这商标的图片都撤掉,在网站上贴一我商标被撤的通告,叫客户暂且不卖有这个商标的茶,同时拟给所有客户发信,叫他们暂时停售我的茶,等收到我给他们的覆盖那商标的标签邮到贴上后再卖 (我又加一句,说如顾客需要我的茶去降血糖、血压等可卖给他们)。我得重新设计商标,把商标改成“武当绿茶”。同时加注一网站,叫“武当绿茶”,即在所有地方不再用“太极绿茶”这几个字。加注一“武当绿茶”的商标,花了近三百美金。通知童峰为我印五千张小标签,上说从此我的绿茶将叫“武当绿茶”,加急邮过来 (这要花他两三千)。这小标签是带自粘胶的,撕下来盖住那被撤商标即可,新茶盒、茶袋和茶袋里的标签设计都得改。茶袋得重新制版,费两三千块。跟童峰谈了,他说他竭力帮忙,费用他掏。

为劝对方不要相煎太急,我给对方发了个短信:

给您拜年。祝您狗年身体健康,阖家幸福,生意兴隆!

相信您是诚挚的生意人,用“太极”做商标,表明您也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您我都在美国卖中国的健康商品,救人济世。从事这行当的,多少都有点佛心,为善积德是本,赚钱谋生为次。作为生意人,我们只要全心全意服务顾客就必有酬报。在“兴讼致富”的美国,我们都要避免成为无良律师的猎获品。中国有句老话,道是“再富不兴讼”。美国无良律师太多,他们寻机觅缝,怂人兴讼,我们都得抵住其恐吓、诱惑和怂恿。导致美国衰落的根源之一就是无良律师过多。无良律师不创造财富,只挖空心思把别人的钱掏到自己腰包里。无良律师通常用两招鼓动老实人发起诉讼:一是恐吓当事人,声称您不发起诉讼您的利益就会被侵犯;一是诱惑、怂恿当事人发起诉讼,声称您只要让我帮您发起诉讼,我就可以帮您敲他人一笔。

您若是个顾客,断然不会混淆这两商标,但商标局最后以我们商标有“混淆的可能”将我的商标撤销了。刚收到您律师来信,气势汹汹,意在吃人,实在让人惶恐不安。律师所为,与您我卖茶卖药济世救人宗旨完全相悖。望您一本佛心,把我当作自己人,而非律师眼中待宰的羊,设身处地,体谅我的苦衷,予以通融,容许我继续用我那商标或暂时使用那商标。如您有异议,我一定尊重您的意见。

我只是个读书人,卖几包绿茶为生。至今我公司也就我一人,商品也就两个,一个袋茶,一个散茶,一直卖同样价钱。我的顾客都是我一个个让他们尝我的绿茶苦口婆心说来的。二零零七年遇上美媒大吵中国产品质量问题,我一年下来,亏损巨大,而此后年年亏损。因用人民币付供货方,人民币从八点三元兑一美元涨到如今的六点三元兑一美元,欠款越来越多,至今欠朋友十多万美元,而我年销售总额也就数万美元,开业以来,年年亏损,使我深陷债务不得脱身。

在美国我们中国人做生意的酸苦艰辛您比我清楚,为恶意诉讼所逼,是生意人的噩梦。我们在异乡谋生,实属不易,都应尽力互帮互助。如有利益冲突,都可商量解决。您本人(而非律师)若认为我那商标与您的冲突 ,给我一个电话问题就解决了,无需律师参与。律师职业使然,多饿狼一般,只急于敲诈他人,根本不知同根相煎之恶。

无论如何,我要见您一面。相信我们会成为生意上的朋友。我在芝加哥,芝加哥中国城商户都很熟,相信能帮您在芝加哥销售您的诸多产品,给您带来一些实际利益。

他也有微信,我给他发了交友邀请,他不理。两天后他的律师说他雇主要我严格按他的要求办。我忽然想到,中国人还多活在一人情社会,而这里没有人情,没有人性,只有唯利是图的动物。橘生淮南则为枳?我不信,便找他的新律师的信息,发现他律师也是中国一大学毕业的。我想唤醒这年轻人的人性,把他由狼变人,便又跟他套近乎。年轻律师复信说他感谢我对他的理解,说他得保障客户利益,请我尽快按他的要求办,以免更多法律纠纷。

我不死心,老想唤起对方的人性,不要赢了官司不饶人。我们毕竟是同胞,在美国同胞们该和衷共济。华人有华人的处事方式,何必学外人?想到什么就做,做了再说,不要预想做也无益便不做。为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便又给对方发了个短信:

为了您好,我还想说说我的看法。      

我的商标被撤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您换了个聪明律师,一个是商标局的裁决人愚笨无知。如您没有这个聪明律师,或商标局的人聪明多识,结果就完全不同。在美国,您该知道,打这类官司,不在您有理无理,而很多时候在于您有无好律师。      

有好律师,要留着用来对付欺压华人的外人。外人生事,要您放血,您要用好律师来自卫。而跟我这个官司完全是您原来那律师无事生非找我麻烦。 

华人在海外都很成功,多是遵循中国古训。古训“再富不兴讼”、“决策于不仁者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都很实用。 一本与人为善的仁义之心是华商的成功根本。我们不兴讼,有好的律师也不听从律师怂恿没事找事发起诉讼去讹诈他人。我们要保持华人本分,不要为美国“兴讼致富”的邪恶文化污染毒害。

真想像个老朋友那样跟您谈谈。因为我看到您可能被律师看中,他们会把您当摇钱树(也许是因为您生意做得很好很大钱挣得太多太多),想要多敲您的钱还会继续怂恿您花钱诉我这个诉我那个。作为同胞同道,我真不忍心看您被哄得花冤枉钱于这些无益的事上。如律师要您做这做那是免费的,可以,让他们帮您做;一旦要您掏钱,说您掏了钱利益就会得到保证,还会从对方口袋里掏回来,您就该三思。

再祝您狗年健康,万事如意,生意兴隆。  

隔天又忍不住给对方发个短信:

还想以一个生意人、同胞的身份跟你谈谈中国古训“再富不兴讼”。

您要知道,您是律师的顾客,并非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工作就是说服您掏钱购买他们的“服务”。很多时候是诱惑您听他们的,让他们来为“保护”您的利益采取行动,特别是您很在乎您商标的时候,律师就可利用这点没完没了地敲诈您。

因您的商标覆盖种类很多,而您用了人所熟知、本有“极顶”美意的“太极”二字,还部分采用了人人尽知的道教符号的太极图,在美国商标库中,有上十个与您的商标“可能混淆”的注册商标,而未来还会有无数与您的商标“可能混淆”的商标要求注册,还有很多中国来的健康品上的商标与您的商标“可能混淆”。要是听律师的,您可没完没了地跟人打官司。只要您肯掏钱,您可以上诉要求撤销上十个跟您的“可能造成混淆”的商标,或叫商标局不要注册无数可能与您的商标造成混淆的商标,或不让中国来的与您商标“可能混淆”的商标产品在美国销售。您要愿掏钱,您都可能赢。要知道,武无第二,文无第一。只要你的律师会扯,商标局会判您赢;如我的律师比您的律师好,您肯定输。有律师抢着要帮我打这官司,我不当那冤大头。这小官司输不足悲,赢不足喜。我利在服务顾客,不在于赢这不相干的官司。我输了,改了我的商标,我的顾客不会因此不买我的绿茶。

因为您听律师的,掏钱打了这官司,律师肯定不会就此放过您。他们成功“帮您(敲诈您)”一次,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們做实物生意的,钱是辛苦挣来的,不是捡来的,要珍惜,不要被律师骗去。我相信您的律师还要不断要求“帮您”。比如现在美国商标库中有个用于健康商品的“太极气”商标,这商标跟您的“可能造成混淆”。您律师可能会鼓动您上诉要求撤销该商标。您要听律师的,肯花钱就会撤销人家的商标。人家不知在美国哪个角落卖点东西,您赢了,人家的顾客就都来买您的商品了?您不过给律师白白送些您辛苦挣来的钱。您诉撤我商标的结果也一样。这类无聊官司只有一个赢家:律师。

“再富不兴讼”是华商在海外成功的必守信条,听从古训不会错。我們注册商标是防人告我们,而不是拿这个去动动找人发起诉讼。如果听律师的动动就以“可能混淆”兴讼要求撤销人家的商标,或不让人家注册商标,不让人家卖带有与您的商标“可能混淆”的商标的产品,那您可以没完没了地打这类养肥律师掏空自己的商标官司。

相信您是能干的生意人,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受骗。

祝您生意越做越大。

我的信发到对方手机上,都如泥牛入海。对方既得胜,只待收获战利品,对败将的呼求完全置之不理。三封信后,我便决定不再把他当人看,也公事公办,只跟他的律师交涉。

对方律师说他发现我在亚马孙卖茶,他已向亚马孙发了个侵权通知。我没在亚马孙卖茶,是我几个客户在卖。过了两天,收到一客户电话,说亚马孙告他们卖走私商品,把我的茶下架了,给他们降了级。正跟这客户解释时又收到另一客户的电话。他大为光火,喝问:你怎么搞的?他们不让我卖你的茶,还黑我!我跟他解释不清,焦头烂额。

我请对方律师撤销给亚马孙的侵权控告,不要做绝。对方律师说他问问他雇主。隔天说他雇主不同意撤销那侵权控告。遇上畜生得绕路走。我马上跟亚马孙联系,说我的商标还有效,你们不能因我的客户卖合法的茶而把他们加黑。亚马孙很官僚,说我得跟那发侵权控告的人交涉,只有他能撤销侵权通告。我说对方律师无权在此时要求你们那么做,但那些人如机器,只反复说我必须跟发侵权通告的律师交涉。我便给亚马孙总裁写了封信,投诉他的人混账。过了几天,亚马孙投诉部门来信说他们收到我给总裁的信,说这要当事人来跟他们交涉。客户哪知如何跟亚马孙交涉?那傻逼真邪恶,他卖韭菜我卖葱,各人买卖不相同,他偏要无聊诉我败我生意。日他娘。

我通知对方律师,说我要换个新商标。他回信说我的新商标须经他同意,按商标局的裁决,我的新商标不能有“武当”、“太极”字样,不能有任何太极图的成分;另外,根据网络法,我的网址“太极绿茶”必须转让给他的顾客。看到这信时我正在开车,如五雷轰顶,我一下被击倒,脚酸手软,车都不会开了。我网上有很多订购,连我的网站都成了他的,我这生意还怎么做?

但一会我爬了起来,站稳。

我知道网站是网站,与商标无关,说我的网址都得出让那是吓傻瓜。说我不能用“武当”或太极图,那更是扯蛋:“武当”和绿太极图是我另外两个独立的注册商标!对方律师的这封信使我想到他和商标局仲裁会都不知道那绿太极图和“武当”是我另外两个独立的注册商标。我这才回头去细读商标局的裁决。商标局说对方提出撤销我商标是在我商标注册五年内,所以他们予以考虑;即是说一商标注册若超过五年就不能被撤销!“武当”和那绿太极图注册都七年了!对方拿我那两个商标没法!其实只要那绿太极图是我的就行了!我忽然感到像从屋瓦上掉下来却双脚稳稳站在地上。对方欺人太甚,毫无人性,必欲置我死地而后快。我属蛇,蛇是见危即躲,但被逼得毫无退路时会奋起还击。我得还击。怎么还击?

老婆说你得找律师,这是美国,是法治社会,你别由着你红安人的蠢脾气瞎来,搞得倾家荡产。得找个律师问问,我便向老乡老汤求助。老汤说你找王律师。王律师我也熟,偶尔在一块吃吃饭,他在中国城开业。老汤跟王律师说了我的情况后叫我跟王律师联系,说他会帮忙。隔天我给王律师电话,他说你明天来,我给你咨询一下,两百块。我有点吃惊,几句话的事,跟我电话上说说不就得了,要我跑城里一趟,还收我两百块。但想人家是律师,得吃饭,收费理所当然,便约了第二天面谈。我先把商标局的裁决和对方律师的信和一封我给对方的信转给他。

第二天我坐火车到城里,步行数里到王律师办公楼,一小姐安排我在一房间等王律师。十一点王律师来了。他的西服有点皱巴,人也像刚起床。闲聊几句后我说了情况,给他看我的文件。他略翻翻说:“你可以上诉。”我以为这是最后裁决,不能上诉。他说:“你不上诉就是最后裁决,你一上诉就不是。”我大喜,忙问:“往哪上诉?”“联邦巡回法庭。你要上诉,交给我们,我们有很好的商标法律师。知识产权官司最难打,也最贵。你先交两万块吧。”我可不愿花钱打官司。再穷莫抢银行,再气莫请律师。我说:“我不想上诉,就想防他敲诈我。”他说:“他有敲诈你的可能。”我问:“我怎么应对?”“你不用那个商标,记下为废止那商标做了什么,防他告你。这是民事诉讼,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吓得那样干什么?他那信是个通用公函,都这么说的。你跟人写那信干什么?人家有律师,这是官司,搞得不好人家拿你写的东西作为法庭证据搞你;写那些东西没用,也犯忌。你要上诉就交给我们,不用理他。”我说:“这事太复杂,要你们来了解来龙去脉太麻烦。可不可以这样:我写个上诉信,你们替我审一下,以你们的名义上诉?”他说:“也可以呀,你写,我们过一下,适当收费。这事在美国舍得花钱就容易解决,舍不得花钱就认输。”

十来分钟就说完了,我没话了。他说:“没什么怕的,民事诉讼,又不坐牢。你要上诉就花个几万块,我们替你办了。”他给了我名片,我交给他信用卡,他出去把卡交给那小姐。小姐刷卡后要我签字,说用信用卡要多收五块手续费。我又跟王律师闲聊几句才出门。

原来我可以上诉!不让对方踩我胸上,我得上诉! 我一上诉,对方就得应诉,这一搞就是几年,我可先把手头有那商标的茶卖出去。但上诉得花钱,花几千块行,花几万不干。能不能找个便宜点的?

 

(选自《用绿茶拯救美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