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命由情定》(十五):挨罚却喜得自由

(2021-09-05 14:01:11) 下一个

命由情定

(连载之十五)

蔡铮

挨罚却喜得自由


第二天余参谋还是得到梁静娴的同样回答,他只得回军区汇报外调结果。他把报告交到政治部刘主仼手上,“她班政治指导员到系教导员到院里书记都找她做工作,劝她写个声明跟黄副司令断绝关系,话都说尽了,她雷打不动,坚决拒绝。校方将严肃处理她。”

刘主仼收了报告,叹口气,“那我们再想办法。”他只得找军区张政委,让他设法。

张政委比黄成林年纪大些,跟成林在延安时就熟。隔天他把成林叫到他办公室,关了门,闲扯几句后才说:“我们调查了女方。她承认你在南京学习期间跟她发生了关系。”

成林一愣,忙说:“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张政委有些恼火,但他压住火气,“你好汉做事好汉当,怎么不敢承认?”“确实没有那个!我你还信不过?”“那人家还诬赖了你? 要不要找她来对质?”“什么叫发生了关系?”“就是跟她有了那个事。反正你搞了婚外恋。那些细情不重要。现在我们关心的不是你过去做错了什么,关心的是你以后怎么做。如果你撤回离婚报告,认个错,什么事都没有;死要离婚,上级会严肃处理,你得离开部队。希望你慎重考虑。你考虑两天再答复。”政委话一完,成林马上说:“离。没什么考虑的。组织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张政委吼道:“你怎么这么固执! 妻子妹妹跟妻子有什么区别! 就一个老点,一个嫩点。我告诉你,我们都不愿你栽跟头! 部队也要人! 你怎么能为这点儿女私情耽误工作?! 我再问你一遍:撤不撤离婚报告!”

成林从未见政委发火,政委是以好脾气出名的。政委这时一双眼紧盯着他。他知道他若说不撤,政委会更气。他等了半天,才低声说:“你晓得我的。我决定了的,死也不会后悔。给你添麻烦了。”

政委站起来,冲他挥挥手,厌烦地说:“你给我出去!” 

成林站起来敬礼,政委没还礼。他一出门,张政委咬牙切齿轻声骂:“混账!” 骂完拔了政治部刘主仼的电话,说:“你们准备报告吧,这事只得严肃处理了。”
                             
出了政委办公室,成林心里梗梗的。静怎么无中生有说跟他有了关系呢? 是负责调查的污陷他? 他跟她真没做那个事,他得澄清。是他们折磨静娴,逼她这么说的? 是静为了宣布说她已是他的人了?对,只能是这样!这让他心里暖和。静得有多大勇气才敢这么说!但这么一来,他们会把他看成什么人?也会给他带来更大麻烦。但他心里确实只想着静娴,他跟她有了那种心心相连的关系,这个世界上只有静娴跟他有那种关系。好汉做事好汉当,干嘛去澄清!不理它!只要让他离,让他一身轻就行。  
这是周六下午,他可以早点回家。走到家门口,他听到尖利的哭声,那是女儿在小邹的平房里哭。他忍不住走过去看看。见他进屋,小邹站起来给他敬礼。他摆摆手,问圆圆为什么哭。小邹说她妈刚出去买菜,圆圆要她妈。说着,堆着笑跪下去要抱女儿,女儿却把手上的糖粒往地上一撒,一屁股坐地上搓脚号哭。小邹低声下气学着女人腔说:“好乖乖,妈去给你买好吃的了! 一会就回来,啊,不哭,啊。”

成林从没见小邹那个奴颜卑膝样。哪有做父亲的被孩子摆弄成这样的! 孩子这么娇惯下去还得了! 他早就注意到小邹他们太宠圆圆。圆圆跟哥哥一起玩,到了吃饭时留她吃饭,她却要朝回跑。原来她不会用筷子,连勺子都不会用,要人喂饭! 有回小邹得到汽车团去值夜班,圆圆哭闹着要去,小邹也居然带她去了! 到了半夜,她又闹着要她妈,死哭,小邹只得半夜走几里路把她背回家! 这样惯下去,长大就是个废物!他忍不住对着孩子吼:“起来!”

圆圆还坐地上蹬脚。小皱吓得慌忙站直了,笑望着司令。成林对小邹吼:“看你把个孩子惯的! 哪能这样娘兮兮的让孩子摆布! 拎起来打一顿!哪能让她这样耍赖?”

他这一吼,圆圆的哭声小了点。小邹笑着点头,对着女儿嘟哝着嘴说:“听到没? 要打!”女儿突然尖叫:“我要我妈!” 

成林想拎起女儿来打打屁股,刚一动脚,小邹就抢先把圆圆抱起来,转过背来对着首长,手掌假模假样地在圆圆身上拍着,边拍边说:“该打该打!”

成林忽然想到女儿已给了小邹,她巳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不能上手打她,打了她小邹俩口子会心痛,只好说:“你就惯她,害她吧! ”转身出门。

小邹抱着女儿抖着,扯了衣?给她抹泪,送首长到门口,“是要对她严点,再大点就得对她严点。”看着首长走进去了,小邹抱着女儿,蹲下去捡那地上的糖粒,心想:首长今天肯定遇上挠心事,有警卫说上级正考虑开除首长军籍,是首长得那信了?他认定凡是打孩子的得先打自己。孩子想妈了当然要哭,不哭的是傻子、木头,是没心没肺。孩子,你只管爱她。你爱她,那爱就都储在她心里,不是雨落在石头上会流掉;你那爱是雪落在池里,银钱放在罐里,到时她们就会往外倒,倒给养育他们的父母,倒给他人。爱不会惯坏孩子,爱只会哺育孩子。他拿了一粒糖,吹吹,塞在女儿嘴里。女儿抿了嘴,一串泪滚下来,落在他手背上。他用嘴啃啃手背,别嘴做个鬼脸,“啊呀,你泪好咸!”女儿瘪起嘴笑了,泪眼汪汪。他也笑了,眼里忽然涌起泪,他忙眨巴眼把泪堵住。

这时一片写着关于副司令黄成林婚外不正当关系及处理报告的纸装在一牛皮信封里送到了总政谭主任手上。谭主仼看了,批了同意。那片纸又被送到总长那儿。总长看了,对秘书说:“这算什么处理? 就只个记过? 就只降个级? 还让他当军区副参谋长! 犯了纪律的当杀就杀。这样的人还留部队干什么?” 秘书说:“军区的决定综合考虑了多种因素。”总长说:“现在都抹不开情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样将来小事就成了大事,军不成军!现在要防的就是军队腐化堕落! 这种人必须严惩! --- 开除军籍!” “开除军籍得请示主席。主席是主张治病救人的。”总长说:“要严惩这些自恃有功的人才能惩前毖后。”秘书说:“要是决定开除他军籍,主席驳回就费事了。”总长冷冷地看着报告,半天才批:“处理过轻,不足毖后,尽快从严处理。”签了字。报告又装在信封里走回张政委手上。

张政委接到总长的批复,愣了半天。一般他们送上去的处理本部人员的报告上级没有不批的,这回却驳回了,这是对他的批评。如果再送的报告又被驳回就麻烦了:老总会生他的气,怪他太软。按黄成林的错误,他们只能给他这个处理。若不是他爱人把事闹大了,他们只会给他个警告处分。这算什么大事? 再说,谁不知这个疯子? 他身负重伤,战功赫赫,又是个人见人爱的,上下级都喜欢他。处理重了,挨骂的是他张政委。  

得找司令员商量。他拿着林彪的批复到司令员办公室,问司令员:“这怎么处理?” 

司令员说:“得过总长这一关,先要搞清总长想怎么处理,有个大致方向,再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做文章。”张政委说:“总长要我们严惩,怎么严惩他没说。”“说了他还是总长? 他肯定不说死,但有个大致方向。”“这我们怎么知道?”“你问问他秘书。”张政委用手指头点了一下桌子说:“好!”

政治部的王参谋跟总长的贴身秘书共过事,只得叫王参谋去摸总长的意思。原来总长的意思是成林必须离开现在岗位。最后张政委和政治部主任商量许久,决定了处理结果:撤销黄成林军内现有职务,军衔从中将降为上校,保留军籍,送华中一军垦农场劳动改造。

处理报告递上去,总政通过了,总长也签了。拿到批复报告,张政委就想如何向成林通告。处理一宣布即刻生效,就得马上安排他启程上路去农场,他们家得搬出那院子。他曾负伤十一次,重伤三次,走路都瘸,必须有专人照看。这些让他伤神。

张政委可以把成林叫到他办公室来谈,但他却到成林办公室去了。闲扯几句后他说:“你做好思想准备。你的处理结果下来了。”成林说:“政委放心,我早准备好了。”张政委皱眉说:“你爱人把这事闹大了,上级正要整顿队伍,所以处理比较重。”成林紧盯着政委,想说他死都不怕,还怕什么?但他有比死更怕的:他怕被赶出部队。他心跳得象猫在战壕边等着冲锋号。政委也望着他:“我们原准备只给你个记过,降一级,但上面不批。这事闹到总长那儿,他意思是要开除你军籍。”听到这,成林感到喉咙里塞了个石球,气都喘不上来:开除军籍,还不如把他枪毙。张政委说:“我们都做了努力,只得这样:撤销你军内职务,军衔降两级,暂时安排你到华中一个军垦农场去工作。”说着把报告推给他。

还没被判死刑:还保留了军籍。成林瞄了一眼处分报告,笑了笑,“让我去种田?我还真不会。”张政委说:“农场会安排你工作。我们明天会全军宣布处理决定。你不要有抵触情形。你还年轻,还是军队一员,根据部队需要,你随时得准备重返部队领导岗位。你还有什么想法?”
 “我的离?报告批下来没有?”张政委眯着眼说:“你只惦记这个? 批了。批文在政治部婚管处。你对组织有什么要求?”“没有。离了就好。” 张政委又叹口气,“你就不想想你那些孩子? 你走了他们怎么办? 他们得搬家。” 成林抓抓后脑,“是啊,那是让孩子们没脸。”张政委说:“你要想着孩子也不这样了。这个我们会尽量不伤着孩子。按规定,他们得马上换房。”成林问:“孩子归谁呢?” “那你得跟秋芳商量。你肯定带不了。” “我什么时候去农场?”“明天晚上的火车。明天下午四点有车接你去车站。工作上的事你今天就交待一下。”张政委说完站起来跟成林握手。

政委一出门,婚管处的一个参谋给成林送来一张纸,说:“这是你的离婚证明。”成林问:“有这个纸我就跟我那老婆断了?” 参谋说:“你们没有夫妻关系了,但你得抚养孩子。”成林晃着那片纸,“有这个我就想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了?”“得对方同意,对方同意你就可跟她结婚。”成林顿觉舒坦,咧嘴笑了。

得马上把离了的消息告诉静娴。他展纸写信。忽然感到有很多要说:我离了!我们可以公开在一块了。我要去军垦农场工作,你能来农场找我吗? 真愿意跟我一块种田吗? ??他想说的太多。他写了两页纸,写好后一看又撕了。最后写的只是:“静娴,我的离婚申请批准了。要到新地方工作。信还寄司令部转我。”

蔡铮《命由情定》全书48节。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