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命由情定》(十三):为保婚姻求组织

(2021-08-26 12:37:14) 下一个

命由情定

(连载之十三)

为保婚姻求组织

 

 

送走弟弟,成林有些茫然。想到老家那个塆子他就觉得离婚不对劲。不对在哪,他说不清。又想到弟弟那个酒壶的话。弟弟大概信了那话,以为抱着他那壶酒不洒一滴就可长命百岁,所以不近女色,不成家。要按这说法,他成林还有半壶酒,他这半壶酒要留给那配得这酒的人,一滴也不能浪费。他忽然想到,世上事都是人心争战的结果。现在,他弟弟、秋芳、他的老战友、老乡都在敌对阵营,而他和静娴在一方。敌对阵营都是乌合之众,他却意志坚定。只要他不为外物所动,他和静就必胜,就必将合而为一! 

 

他回到司令部,桌上有封静的信。世上没什么比静的东西更亮、更甜、更让他振奋!这封信上的字就是静,那字娇美柔和,信封甜蜜幽香。他打开信,一张静的照片如光流彩河从信封里流出来,奕奕闪光,静那双清明的大眼含笑含泪望着他。他忍不往用指头抚抚静的头发、脸颊;他抚到静圆润红嫩的嘴唇时,静的嘴唇像是动了动,他手指一阵麻痒,牵得心也一阵麻痒。盯着静的照片看了半天后他才看信。信中说她要上学了,朋天晚上的火车,想在火车站见他一面。

 

当天夜里成林又睡到客房。

 

第二天一进办公室成林就盼着天黑。窗外北风呼呼啸叫,路上走着的战士常停下来立稳脚跟,扯扯毛帽带再侧了身走。到了下午天就阴黑了,大朵的雪花在窗外翻飞,一会就乱絮飞搅,看不清窗外的树干,看不见路。雪越下越大。他想着静如何背着包站在那慢慢扭动的班车上赶往火车站。他坐不住,不到下班时间他就打电话叫小邹把车开到司令部门口等他。一上车他就叫小邹把车开到火车站。车子开得很慢,他不断看表,他不愿让静在雪地里等他。

 

车站人山人海,拥挤杂乱,大家都匆匆在纷飞的雪中奔走;路灯被雪花缠绕着,光跑不远。静说她等在车站门口,但他的车开不到站口。他叫小邹在路边停了车。他走下来,两个警卫跟着。他走上那通到站口的台阶,刚走几步,仰头看到在那顶层台阶上灯下的人流中,静高高站着,雪花绕着她飞舞;她穿着鲜红的大外套,戴着鲜红的毛织帽,如一炬火,把要吞没她的雪花熔化。看到鲜亮的静娴,成林心里轰隆作响。他回头对警卫按了按手掌,示意他们别跟着,然后提着脚忙忙走上台阶。

 

他走到静娴面前静娴才看到他。静娴惊喜得要叫却又没出声,含笑盯着他,盯了他好一会才说:“我以为你来不了。你那怎么样?”他说:“还等批示。”“要是不批呢?”“没有不批的理,就是要费些时间。这是我个人的事,那是个手续。我决定了的谁也左右不了。”沉默半天,静娴才说:“我等你的信。我就要毕业,我要求回北京工作。你办了手续,我们就可正大光朋地在一起。”静娴伸出右手,他伸手接住,静娴柔软的手冰凉。静娴死死攥他的手,望着他,眼里闪着火又汪着泪;片片雪花落她脸上化掉,变成小珠,顺着她脸颊流下。静娴说:“我生是你的,死也是你的! 我等你的信。雪大,你回吧。”他用力抓着静娴的手说:“我要跟你,谁也挡不住。你放心,我没打过败仗!我离了,你一毕业我们就结婚!” 静娴又攥了攥他的手才松开,转身朝车站走去;雪花扑打着那团火,一会就把她吞没了。看着雪花把静娴吞没,成林这才转身走下台阶。

 

回家路上,成林才想起该跟静娴说:万事都是人心斗争的结果,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只要人有那个心,就会有那个果;谁的心强大,谁就会胜利。他坚强无比,战无不胜,只要她也坚如磐石就没人能阻止他们合而为一!

第二天一早,成林正要出门,秋芳叫住他,冷冷说:“期限到了,你怎么想的?” 他问:“什么期限?” 秋芳高声说:“给你改过自新、回头上岸的期限!”他平静地说:“我定了的事改不了。你想想我们离了你怎么过吧。别给组织找麻烦。”秋芳身子发颤,伸出手指头对他点着,“你别狗屎蒙心! 我对你仁至义尽! 为了你好我才给你个机会! 你想当皇帝三妻四妾的,做梦! 再问你一遍:是和还是离?”“离! 这还有什么多说的。”秋芳冷笑:“好! 你等着。我要你身败名裂,后悔一辈子!”他也冷笑:“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秋芳吼道:“我要你生不如死! 你不仁,也别怪我无情无义!”他整好军帽,戴上,不再理秋芳,出了门。

 

一出门,成林心里有些火,有些惶惑。怎么从前那么一个甜润、温软的女人如今变得这么硬? 几时变的? 她邪灵附身? 秋芳知不知道,他怕她,要离开她就是因为她的生硬? 那生硬冒出来了,越长越大,越长越硬。好在他就要离开她,让她的生硬烂掉。秋芳要不仁不义,会做什么? 到处閙,死活不离? 组织上会慎重对待,但他们也是人,没人管得了这个。

 

他的申请泥牛入海好些天。他有些着急。一到司令部,他忍不住给政治部主任打电话问这事。政治部刘主任跟他同级,也共过事。刘主任说:“你的事我们已向上级反映。这牵涉到你爱人,她也是部队干部,这要研究才能决定。政委也准备跟你谈一下。”他说:“这是我个人的事,怎么搞那么复杂?” 刘主任说:“最近要离的比较多,有些负面反映,上面指示在离婚审批上要慎重。你得有准备。”

 

成林放了电话,有些憋闷。这个仗他使不上劲。一个申请交上去,不知那片纸走到了哪里,落到了哪里,他不能让它走快点。他只有等那片纸走了它该走的路,政治部给他一张同意离婚的纸,他才能拿着那张纸去找静娴,跟她正大光朋地走在一起。

 

他不知道就在这时,秋芳己把告他的几封信丢到邮箱里。这些信象几只老鹰,迅速飞往各个他的离婚报告都得通过的关口,他的离婚申请在这些信面前就象只小燕子。

 

两天后军区司令、军区政委、市妇联主任、军区政治部都收到那封信。信只一页,大意是:本人丈夫黄成林,与我育有六男一女;他身为军队高级干部,却利用职权诱骗本人未成年小妹,跟她勾搭成奸,长期乱伦。事情败露后不思悔改,还要离婚以成其奸。希望组织出面,严惩道德败坏者,以正军纪。静娴所在学校也收到一封秋芳的实名信,信中说梁静娴违犯军纪,勾引有妇之夫,破坏军婚,当予以严惩。

 

市妇联主任唐玉华是秋芳的老战友,老大姐。唐玉华的男人是付市长。唐玉华跟军区司令张建华也熟。唐玉华接信后马上打电话问秋芳情况。秋芳接电话时泣不成声。唐大姐问:“你想离还是不想离嘛?”秋芳说:“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我死也不离!”唐大姐说:“你放心,离婚得双方同意,我们会设法帮你。我们会跟军方交涉。你安心工作。”唐玉华即刻给军区政委一封信,请他刹刹部队高级干部这种不顾家庭、喜新厌旧的歪风,对这类离婚申请都一律驳回,对有损妇女权益和搞婚外关系的当事人都予以惩戒,以正军风。军区司令收到秋芳的告状信后丢到一边,心里骂:“屁事!” 收到唐玉华以妇联名义写的信后他才不得不在妇联的信上加上批语:“请政治部调查处理。”军区政治部主仼王德富收到司令转来的妇联的信后马上召集政治部参谋开会。会议决定组建调查小组,专门调查王成林副司令诱奸妻妹并意图抛弃妻子事件。  

 

调查组成立的第二天,两个参谋就到秋芳医院找她了解情况。秋芳说:“他们什么时候搅到一起的我也不清楚。我没想到他会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妹妹打小就常在我们家。说不定很小时就被他勾引了,我发现时已迟了。具体的你们得问我妹妹。”

蔡铮《命由情定》全书48节。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