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越来越多的声乐学者发现韩国的声乐真的是强大到不行

(2019-03-26 07:31:29) 下一个

就在“声入人心”日嚣尘上时,我发了一些帖子,说韩国声乐比中国强大,遭到一群大妈的呵斥乃至恶语相向,中国有句俗话叫无知者无畏,转发一个微信文章,不是为了给大妈们打脸,为了有益于提高或是端正大家的声乐审美,减少无谓的冲突。

 

转发: 总说韩国声乐强?到底他强哪?凭啥强?

 

这几年微信公众号的发展让我们在国内的朋友们足不出国也能第一时间收听收看到国外的个大比赛视讯,各个国家年轻歌手的精彩演出。越来越多的声乐学者发现韩国的声乐真的是强大到不行。不仅仅是我们,就连这些老外也惊讶,为什么韩国声乐这么强大?

 

今天我用我的经历与见闻,跟大家聊聊这个话题。

 

首先,韩国日本比我们国家早了将近40-50年接受西方传统古典音乐的学习,我说的是系统的学习,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学。这可以看成将近三代人的时间差。我们还在吃不饱饭新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来还在打内战的时候,他们的孩子就已经开始在系统的有规律有计划的学习这西方古典音乐了。而我们系统接触这个庞大的学科是近10年左右才开始的。举个理由,当然,我们现在的审美还沉浸在歌唱唱得高唱的响就等于唱的好的全民审美中,而日本韩国的民众已经有不小一批开始欣赏室内乐,交响乐了。

我提个小问题,你们的父母,会经常花钱去听歌剧或者音乐会么?我们先不谈有没有这么些演出,就问,他们会有这方面的想法或需求么?我想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包括我的父母,他们也不会去听这些东西。同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社会单位提供的高水平的演出太少,政府在这方面投资主要以“爱国爱党”为题材的演出占99%剩下的1%可能才是真正专业团队专业演员带来的古典音乐。而这些演出在二三线城市更是少之又少。我之前在一个很美丽的城市读大学,整个四年我就看过两次歌剧,一次还因为主演失声变成了音乐会。而两次都是外来团队,一个二线城市的剧务剧院,竟然没有人力物力产歌剧,相反,政治音乐会合唱搞的极其频繁。钱去哪了?我不知道。

 

不过现在很多专门的音乐学院每年都会拨出资金来给学生排正儿八经的歌剧,我听过一些学校的歌剧视频,质量真的很不错,比如上音的 星海的,让我觉得特别好,我们就把这个现象作为我们国家声乐真正起步的标志吧。学校嘛,就是应该培养学生,给学生机会,哪怕是个小制作,哪怕没有乐队只有钢琴伴奏,但是给学生机会,那就是给学生希望。

这在韩国他们很早便开始了,我们都知道,韩国的大学收费非常高昂,不是每个公民都上得起大学。但是我跟很多韩国朋友了解到,他们虽然支付高昂的学费,但是这些钱,大部分都是用在他们自己身上,而且政府对大学拨款非常慷慨,并且对这些拨款的监管特别严格(反观我们?每次政治演出,排练四五次加演出,最后给你100块钱,然后拨款一层层的被上面的领导瓜分被导师瓜分,然后告诉你,你需要的是锻炼,是经验)。声乐教育这东西,一分钱一分货,学校给老师的工资高,老师自然好好教,我听我的一个学生说,他在校的专业老师每一个月工资是5000左右,12个学生,每节课的课时费按照学校给的除去大课,其他学校任务之外,每个学生每节课他能拿72块钱。然而这个老师在外面带学生的费用一节课是1200. 因此他说他老师上课很明显感觉就是敷衍,而且经常说,你这样上课不行,你需要像你其他师哥师姐那样加课才行(意思就是花钱跟他私下里学)。但是一节课1200,真的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起的。所以他那时候就非常消极,老师上课就是练声10分钟过一遍,也不说什么,然后唱作品,唱两遍,说几个感情问题,下课。经常45分钟课上不够30分钟。其中再聊聊天,吹吹牛,真正唱的时间估计才20分钟都不到,而这样的情况竟然还是极其普遍的情况。而在韩国他们不仅政府拨款多,还有一种“财团教育”,就是财团从一些很有天赋的孩子中挑选出更加优秀的选手重资培养,相比之下,我们的天才型选手就可怜多了,没有钱投资,没有好老师愿意一点点教。被毁的差不多了,改行了。

 

第二个就是韩国人内部特别团结。这个我之前文章经常也会写到。就是韩国人他们对外国人态度冷淡,我就说说我们这边的,你每天可以看到韩国人是扎堆的,他们不是很喜欢跟外国人在一起闲聊,而是更韩国人哉一起,特别是每天我们在琴房可以看到,在听音乐会的时候也是他们都坐在一起。韩国人他们自己内部信息非常流通,且不藏着掖着,因为嫉妒背后诋毁我真没见过(肯定有,只不过我没看到)

我们的声乐圈子,错了,艺术圈子。真心探讨互相帮助的真的是少。每天在干嘛?勾心斗角,背后里诋毁,谩骂。这在专业团体里特别常见。两歌手,见了面,嘘寒问暖,亲的不能再亲了。

刚一打完招呼,马上跟边上的朋友说“他就是个傻比,唱的什么破玩意,HIGHC都没有,还敢来我们团当独唱,老子也行,就是没他那关系,他肯定是走后门有后台才进了团里,后门狗

这样的现象是不是特别繁多且内容相似?如果你在专业团队里,但没有遇到这样的人和事,恭喜你,你的团队非常棒,好好珍惜,大家一起努力。

我们的人整天在干嘛?整天干这些有的没的别人赚钱了你酸,要在背后损几句,别人进步了,你酸,要在背后损几句,别人找到好的合同单位了,你酸,要在背后损几句。何必呢朋友们?有这个时间去看看谱子,学学新作品不好么?整天跟个70年代街边“大妈”一样天天嚼舌根,就算你把天嚼了个窟窿,把鹿嚼成马,黑嚼成白,死人嚼成活人,对你的专业来说有啥用呢?你就能躺在床上磕着瓜子就学会德语意大利语了?你就能掌握歌唱美学了?显然不会啊,那你还不是在专业的歌唱家眼里是个业余的歌手?

这点真的得学学韩国人,多真心实意的跟同行交流,大家互相帮助,互相学习,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才是真的。

 

艺术属文,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个事实导致了我们这个行当容易出现上面我说的问题。比如说武术。你觉得一个人水平好不好,你不服,上去跟他干一架一定能分出个胜负,不论是技巧类型的击打得分,还是把对方打趴下起不来的决斗PK,他一定能分出胜负。

但是我们这一行,你说一个歌手比另一个歌手好?没法比较。因为这行不是仅仅唱就完了。一个歌手能把一首咏叹调唱的非常好,技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不懂语言,不懂作曲家风格,不知道情绪,不知道如何表演。而另一个歌手也许他这首咏叹调唱的并不如前面这个选手(我单指用我们中国人的审美去评价),但是他懂这门语言,在台上能完全进入这个角色,风格也能较好的把握,结果后面这个人获得了比赛的大奖,或者获得了歌剧院合同,而前面这个人就开始说后面这个人走后门,作假,明明高音没自己牛比,竟然还能获得合同,绝对是塞钱了。这就是我们这个行当的尴尬之处。专业的指挥 剧院经理 艺术指导,他们在评价一个歌手的可发展潜力与商业价值的时候,是站在综合角度去审查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审美:“谁唱的高唱的响就是唱的好”这歌标准来评判。

 

曾经有不少人在我背后说“雷大师自己学明白了么?”我以前听的时候觉得很气愤,后来我们班的韩国大哥在我们班级音乐会后的聚餐上跟我聊天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豁然开朗。他跟我说“你想要唱好歌,就得放弃老的思维,我在学音乐的时候一开始也会觉得唱的高才是好歌手,即使我是个男低音,但是所有男高音的曲子我都了解。我的老师告诉我:lee 你想成为一个歌手,需要让自己一直是一个小学生(他当时说的是Schüler 指小学到高中这个阶段的学生,还未上大学的学生),这样你才会知道你需要去学的东西太多,而且你一辈子都不可能搞明白如何去歌唱”,当时我不是太明白后来我懂了,人的思维是在不断的变化的,一个时期一个审美一个思维。那些说你学明白了的人不恰恰就是一直在最初级的固有思维挣扎着爬不出来的人么?文无第一就是因为“文”是一个没有办法去触碰到尽头的东西,他就像星辰一般,60亿人就有60亿个评判标准和审美理念,谁能说自己学明白了?帕瓦罗蒂干这门说么?当然他不会,因为他即使在最后的几年还在学习新的作品,卡雷拉斯 多明戈,这么大岁数了,还在接触新的歌剧新的角色。多明戈从男高音转为男重音,还在学技巧,练技术。韩国人都明白这个道理,我相信我们的歌手以后也会慢慢明白。我们的条件不比韩国人差,我们的国家比韩国富有,我们以后也一定会慢慢赶上韩国的技术超过韩国人在比赛的舞台上大放光彩。

 

第三点,韩国人稳。

 

这是我发现的另一个特质,我看了不少声乐国际大赛。韩国人往往发挥很稳定,就是不会有什么本质的偏差,而中国选手比赛精彩没法斩获大奖的一个原因我个人拙见就是经常在比赛的时候发挥远不如平时。

这就得说到声乐学习的一个方向。

笨一点也许对声乐学习会更有帮助。

我问过我们班的韩国大哥,我说你在舞台上想什么?想技术么?当时大家在喝东西,他很严肃的放下杯子跟我说,“千万千万不要想技术,那样你会出很多错,而且你会很难完成一个作品”。是的,我在舞台上尝试了两种不同的表演状态,一个是时刻想着技术,但是这种情况下,大比例出现技术坍塌的现象。但是当我只想我的乐句要表达什么,我下面要做什么情绪,要干什么事情,这种情况下作品完成度会相对较好。而我们的选手在比赛上出现小失误,如果你认真看,就可以看出他们在找技术点,在想怎么用上课练的技术来完成歌曲中的难点来保障自己的质量,然而,越这样,就越容易出漏子。反观韩国人,他们就站在那唱,感觉他们游刃有余,闲暇之余还能给观众来个迷之微笑。

“稳”便体现在这里。有时候笨一点,他会按照老师说的去做,就是老师让她不想她就不想,(但是这个问题很辩证,聪明的孩子学东西也快,但是由于很聪明,经常会逻辑繁杂绕进陷入死胡同里),这给观众的感觉就是“稳”。不过歌剧的舞台上还是需要活泼好动的歌者,这种稳 也许对比赛拿奖帮助很大,但是在歌剧里可能会有点让人意犹未尽。

 

最后,其实我们的声乐不如韩国人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丢人的是我们害怕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整天把心思放在勾心斗角与打压同行上。我们的政府并不缺钱,而这些钱如果真的都用到学生身上,中国又能出好几个石倚洁老师和慧老师这样的国际级别的歌唱大家。

我的力量虽然薄弱,但是我相信随着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我的文章,这些“晦涩难讲,敏感黑暗”的话题会慢慢被正视,慢慢一小部分人的审美会有所改善,勾引斗角的事情能有所减少,大家能心平气和的讨论音乐,探讨美学,互相学习。

 

我是雷悦文,是个永远都“没学明白”的声乐界小学生。欢迎大家慷慨赐教,任何形式的建议和意见我都会虚心接受,人无完人,咱不懂的,学就完了。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