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媚声"离“美声”到底有多远?

(2018-11-28 19:38:32) 下一个

《声入人心》节目画面

 

 

编者按:随着湖南卫视声乐演唱节目《声入人心》的播出,热度骤升之余,争议也随之而来。这档以普及美声为初衷综艺节目,究竟是为古典音乐的当代传播独辟蹊径,还是让人们离美声越来越远了?本报特邀两位观点迥异的作者,聊聊他们眼中的《声入人心》。

 

 

 
 

 

 

《声入人心》火了,离美声却远了

 

文 | 不语

 

 

进入11月,湖南卫视歌唱类节目《声入人心》成为电视圈、音乐圈以及普通观众都在讨论的热门节目。这个节目的初衷,据说是要以“唱美声的帅气小哥哥”为看点,让大众更为关注美声唱法、美声作品。从11月2日节目首播至11月23日最新一期,节目热度是“蹭蹭蹭”上涨,可给人感觉,怎么是离美声越来越远了?

 

 

说好的“美声类节目”呢?

 

三位出品人:廖昌永、尚雯婕、刘宪华

 

客观来说,《声入人心》一开始从各个方面彰显了节目想要推广美声的决心与意图:由大众熟知的男中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廖昌永担任主要点评人(节目中称为出品人);遴选国内外具有专业声乐学习背景的选手,并侧重选手的美声学习及演出经验;第三期请来现今国内外歌剧舞台具有雄厚实力的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作为出品人,梁宁、赵云红、陈小朵、许蕾、张璋等在美声演唱上都有高水准的歌唱家作为专家团;对选手演唱曲目运用字幕与画外音等手段做好歌剧或音乐剧的知识普及讲解……这也是节目一经播出后,得到声乐圈里圈外不少支持的最大原因。

 

蔡程昱与马佳

 

第三期节目选手进入二重唱形式,除蔡程昱与马佳组合选择的意大利流行歌剧男高音三人组合il volo原唱作品《Grande amore》、金圣权与石凯选择的贝里尼艺术歌曲《游移的月亮》与“美声”沾边外,其他大部分曲目是偏流行的音乐剧选段或歌曲,美声作品所占比例非常少。而刚刚播出的第四期,从唱法和选曲上都很难看到美声的内容。观众不禁发出疑惑的声音:“说好的美声类节目呢?”担任出品人之一的音乐人刘宪华在第四期节目中提到:“我们这个节目是要把美声融合到另一种音乐里。”有选手也说选用美通唱法,是希望大家更容易接受美声,但听下来让人觉得“通俗”的感觉更多。即便是融合,美声的声音特质是否还应该有呢?如果是为了融合而把美声特质完全“消灭”,或者只是集结一群美声、音乐剧演员演绎如何唱好流行作品,这与节目初衷并不相符。

 

 

形式可以活 导向不应错

 

贾凡与陆宇鹏

 

电视传播具有大众化、通俗化的特点,在传播形式上与剧院的“正襟危坐”有区别很正常。不可否认,“36个唱美声的花美男”作为节目噱头,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开始关注这个节目,开始觉得“美声原来也很好听”,这成为美声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一个良好开端。同时,电视受众面广的传播特点,可以使得更多美声、音乐剧歌唱演员在这个平台上得到更多展示机会,让更多人关注歌剧、音乐剧,这都是这个节目所起到的好影响。

 

但是,正因为电视具有大众化、传播广的特点,也一定要注意传播的导向性。传播形式可以灵活多样、接地气,但不应出现一些错误的引导,否则会在很大范围的人群里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首先,选手为什么“用话筒”应予以说明。“不用话筒”是美声演唱与其他唱法最大的区别。因为节目演播场地受限及电视收音需要,选手必须使用话筒,节目中应作说明提示,不应该给不了解的观众造成“美声也用话筒”的错觉。节目组其实可以借机给大众做普及——从“美声用不用话筒”说到人声艺术的发展,从“为什么歌唱家很多是大胖子”,说到声部细致的划分、各声部演员的体型特点和原因所在……从廖昌永前两期的点评中可以看出,他会对美声演唱的作品、声音、表演、咬字等做简单讲解,这对观众就是很好的普及。

 

廖佳琳与郑云龙演唱《诗人的旅途》

 

第二,节目对选手的评判标准并没有说清楚。第一轮首席选拔时,高天鹤与方书剑的上与下,标准是什么没说清,难免让人产生“两个人不在一个维度,如何比较”的想法。学美声的选手廖佳琳与学音乐剧的郑云龙二重唱,作品是选自音乐剧《蝶》中的歌曲《诗人的旅途》,从选曲到演唱上二人并不具备可比性。石倚洁当时也点评:“这首歌没有给廖佳琳更多的表现空间。”网上收看的观众也在弹幕中提出:“评选标准是怎样的需说清楚。”

 

第三,歌剧与音乐剧的概念要厘清。节目除了将两种演唱的选手混合在一起比较外,对于歌剧和音乐剧的区别也没有做好普及。前两期选拔播放选手采访时,选手说的是“希望观众了解音乐剧,甚至喜欢音乐剧”。此时字幕所打的却是“让歌剧的风采走进大众视野”。这容易让首次接触这两种艺术形式的观众误解,这样的细节错误,节目中应尽量避免。

 

 

第四,由于各种标准的不清晰,节目要推广的,到底是“美好的声音”或“美好的歌唱”,还是“好声音的花美男”?随着节目的推进让人更加疑惑。

 

 

美声之美在骨不在皮

 

 

入选《声入人心》的36位选手,都有高颜值打底。节目组最初应该是想向观众证明:“唱美声不只是大胖子,也有好看小哥哥。”但节目播出过程中,大多数“花美男”选手演唱美声作品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却不能很好地令这个说法站住脚。实际上,声乐学习是条艰苦路,过程充满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与寂寞。

 

这些选手中,一部分还不满20岁,学习声乐时间非常短,有人甚至是刚刚完成真正的变声,声音还非常稚嫩,无论是声线的发展类型、方法的科学性、技巧的熟练掌握度,还是音乐素养的积累等各个方面,都有很长的路要走。希望这个节目平台,在不给观众产生误导的同时,也不要把这些未来有很多可能性的年轻选手“带偏”到走捷径的方向。

 

美好的外形、天籁的声音,都只是美声演唱的“皮”,歌者通过音色的变化、技巧的掌控、情感的驾驭来表现歌剧人物的血肉丰满、情节的跌宕起伏,艺术歌曲的艺术性与诗意,才是美声让人念念不忘的“风骨”。声入人心,情来动人。电视打开一扇门,让更多人了解音乐剧、歌剧,了解美声唱法,但这不是终点,就像《声入人心》里很多选手呼吁的那样,希望有更多观众通过这个节目,可以走进剧场,去聆听自带共鸣、没有混响与调音的美好人声,体会真正的“声入人心”。

 

 

 

新美声,你只管大胆向前走

 
 

 

 

文 | 张益鸣

 

 

“我,是站在追光之外的追光者。他们说不够流行就不够资格。他们说高雅冬眠,你休想叫醒。我按哪个键,为歌唱活着?还是为活着歌唱。用偏见来剪裁声和光,然后缝合成一个巨大的我。”这是正在热播的湖南卫视《声入人心》节目片头的一段文字。就在这个冬天,《声入人心》出现在了单人选秀、团体选秀、明星比赛、街舞、嘻哈之后,既出人意料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地扛过了音乐类节目的大旗。人们都没料到,这会是一档美声节目。

 

也许在《声入人心》出现前,美声、歌剧、音乐剧这些词汇大多都没有迈出过一个叫“高雅音乐”的围城。在各种新力量层出不穷见怪不怪的今天,这颗“声”弹在主流电视媒体上的出现依然炸出了一个坑。在对“贴标签”怀有复杂心情的今天,我们越来越难以回避那些不解与不懈的质疑声,而当一个个在象牙塔里成长起来的“小哥哥”“小鲜肉”大步流星昂首阔步地踏入舞台时,一切却仿佛一场新战争般炸翻了天。

 

最直观的颠覆其实不是颜值,不是身高,也不是发型,而是体重。就如节目开始廖昌永走进演播室时与刘宪华展开的那段对话,刘:“廖老师,你讲话的声音……?”廖:“跟唱歌不一样?”刘:“我以为你会这样讲话(作低八度说话状)。”一段半开玩笑般的开场白,却清晰而温和地铺陈出高雅音乐于大众的固有印象。

 

 

说标签也好,偏见也罢,毕竟千百年来这种思维定式从未改变——“唱美声的一定得是个‘大块头’”“唱美声的都得像帕瓦罗蒂一样才行”,直到,《声入人心》向我们走来,一张张俊俏如郎的面孔伴随着一个个顶级学府的名字走进梅溪湖美声工厂,几乎无一例外的瘦子,却唱出了一曲曲天籁。你觉得如果是胖子会唱得更好?抱歉,看看那成千上万条的“声控”表白,这样的质疑真的足够多余。

 

高雅艺术之所以为高雅艺术,是因为高雅艺术本身与欣赏他的群体共同作用的结果。如节目中的一位选手所言:在站上《声入人心》的舞台之前,他都是唱给自己人听。喜悦?无奈?开怀?心酸?想必不用过多解释。所以,既然已经站在了路口,我们且不去论过往这种现象的成因,而如今来自未知世界的神秘力量将歌剧、音乐剧推向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却有人跳出来说:“不,不能过去!你向前迈一步就是悬崖,没有免费的馅饼。”然而外面那个更广阔世界的居民在看到这一切时,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愕与赞美,甚至毫不吝啬地说出:“只有哲学、数学和音乐是真正需要天才的,感谢伟大的音乐。”面对这种溢美到无以言表的话语,那些人却依然执迷不悟地说:“不!请还高雅音乐一片净土!”

 

还有人质疑:“美声怎么可以跟通俗音乐和民族音乐混为一谈?”首先我们要搞明白,为什么要有声乐艺术的分类这件事情。我们通过发声方式、演唱技巧、音乐形制、历史沿革等要素,将几种声乐艺术形式分别进行了分类与命名,可能没有谁能真的说清最初这种分类的缘由和被时间共同作用后的去向。而当时代洪流随着巨浪拍打而来,跨界与融合的声音甚嚣尘上时,《声入人心》只是将他们共同放在一个舞台上呈现出来,就引出一群人发出强烈的声讨。青年男高音李文豹用美声演唱了一首名为《青花瓷》的民族风格通俗音乐作品赢得了满堂喝彩,谁能声讨一下这位“不够纯粹”的演唱者到底犯了什么错?无论最初我们定义一个艺术种类出于何种目的,当凝结了无数业内外精英智慧与努力的创新、交融与跨界出现时,我们真的连默默支持都做不到吗?

 

 

“只选一群好看的人体现不出美声的最高水准!”“看着不像!学历都是假的吧?”……随着节目播出赢得的爆炸性关注,在海量的赞美声中,质疑声也愈发热烈。而正如我写下这篇文章的初衷:并不求这一事件在某个群体中能够获得冰释,只希冀音乐带来更多美好。此次《声入人心》节目中的一位选手——“通俗歌手”周深出现在大众视野之前曾以“卡布叻”为网名。那时的他一无所有,只靠着对音乐纯粹的挚爱在网络世界里唱歌给世界听,所以在我心中,“卡布叻”这三个字象征着音乐的朴实、无界与热爱。当这位如今已在流行歌坛叱咤风云、斩获无数奖项的歌手站上《声入人心》的舞台时,他说自己只是一个“从0开始”的学生。而一曲《Time to say goodbye》,无疑是在用歌声告诉全世界:无论经历多少,卡布叻对于音乐依然只有热爱。所以无论胖瘦,无关纯粹。热爱,便是最好的音乐。

 

周深演唱《Time to say goodbye》

 

记得有一位哲人说过:“向前走,没事回什么头。”所以,无论成功或失败,新美声,你只管头也不回地大胆向前走。

 

 

 

 

你更倾向于谁的意见呢?

欢迎留言~

 

- THE END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ahsheng 回复 悄悄话 广告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