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最具挑战的女高音角色花腔女高音(caloratura soppranos)的终极挑战

(2019-01-11 17:05:54) 下一个

2016,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盘点了歌剧中十大最具挑战性的女高音角色:

夜后(Queen of the Night )

莫扎特《魔笛》

《夜后咏叹调》是莫扎特歌剧《魔笛》中的选段。歌剧中夜后誓言要复仇的那一段咏叹调,由于几处最高音达到了High f3,让许多花腔女高音都对此望而却步。由于high f 的难度之大,让夜后咏叹调成为了“花腔女高音的试金石”。

莫扎特《魔笛》中的“夜后”入榜,应该在人们的意料之中。这部完成于作曲家生命最后一年的作品故事情节极富童话色彩。作为剧中的头号女魔头,由花腔女高音扮演的“夜后”在第二幕中勒令女儿帕米娜前去行刺的著名唱段“复仇的火焰”可谓是家喻户晓,唱段中在极高音区做出的充满弹性的同音反复和分解和弦几乎是以器乐的准确性要求人声。随着整部作品迅速风靡欧洲(首演三年后即达到了200场),这段咏叹调也成为了所有花腔女高音的试金石。

 

埃琳娜(Elena)

罗西尼《湖上女郎》                                

埃琳娜是罗西尼的2幕歌剧《湖上女郎》中的人物,罗西尼的歌剧根据司各特的同名小说,由托特拉撰脚本创作于1819年。《湖上女郎》(La Donna Del Lago)讲述一个有关于苏格兰国王“曲折”而成人之美的爱情故事,虽然其唱段优美但是难度极高,歌唱家们很少尝试,这个作品也很少上演。

尽管在今天看来,这部根据司各特同名小说改编的作品无论在影响力还是在演出频率上都无法和《塞维利亚的理发师》这样的作品相比较,但剧中埃琳娜的多段咏叹调都延续了罗西尼一贯的精妙与优雅,演唱难度自然也不小。难怪巴托丽、乔伊斯·迪多纳托等几位当今乐坛的“Diva”都将其收入保留曲目。

 

诺尔玛(Norma)

贝里尼《诺尔玛》

《诺尔玛》是贝里尼歌剧名作,主要讲述族群女领袖与罗马官的生死之爱的故事。这部歌剧的灵魂再与女主角诺尔玛的咏叹调《圣洁女神》,是诺尔玛在情感进退两难之际,与夜里对着月亮祈祷,请求圣洁的女神赐给她力量。其歌声中包含的丰富的情感和力量让众多女高音望而却步。

《诺尔玛》与《图兰朵》两部意大利歌剧的女主角无疑有充分的上榜理由,前者的一段“圣洁的女神”戏剧张力之大、音乐幅度之广,足以让不少女高音望而却步;后者的唱段,虽不及卡拉夫王子的那一段《今夜无人入眠》脍炙人口,甚至在旋律上亦不似柳儿的唱段那样讨巧,但想要诠释一位嗜血的冷艳公主在纠结中向爱情屈服的心理变化,非强大的演唱技巧难以胜任。

 

露琪亚(Lucia)

多尼采蒂《拉美莫尔的露琪亚》

《拉美莫尔的露琪亚》是多尼采蒂最有名的作品,在浪漫主义音乐时代《莎乐美》和《霍夫曼的故事》出现之前,被称为“最难的歌剧”。这个角色要求女高音要有足够的气息去唱完整部歌剧,同时投入大量的情感和戏剧表演。如此“声心”兼顾的表演,不得不说这个角色对女高音的要求太高了。

与《诺尔玛》诞生于同一时期的《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亦在榜单前列,同样是“美声唱法”(Bel canto)时代当之无愧的杰作,高产的多尼采蒂丝毫没有吝惜自己的旋律天才,赋予这部悲剧作品明丽柔美的气质,露琪亚的两段咏叹调“寂静笼罩着黑夜”、“香烛点燃”,一静一动,后者在近十五分钟的时间内勾勒出巨大的力度弧线,刻画女主角因爱而疯的精神状态,难度之高可想而知。

 

阿碧凯莉(Abigaille)

威尔第《拿布果》

《拿布果》被认为是奠定威尔第作曲家地位及名誉的一部作品。阿碧凯莉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角色,它需要歌手极具力量和高超的控制力将歌声在极短的时间内游转于两个八度的音域之间,歌声犹如过山车般的“刺激”。

 

布伦希尔德(Brunnhilde)

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

布伦希尔德往往被视作戏剧女高音的一个巨大挑战,她的高音要求演唱者在悦耳和高难度技巧之间找到平衡,必须兼备英雄气概和女子的柔美,这个角色对演唱的的耐力也有着极高的要求。

奥林比亚(Olympia)

奥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

奥林比亚这个角色只登台大约半个小时,而且大部分时间的台词只有“是的”这一个词。但她的唱段“Les oiseaux dans la charmille”中,有大量的极为复杂的花腔,让这一段的表演也非常戏剧性。

 

埃莱克特拉(Elektra)

施特劳斯《埃莱克特拉》

这部独幕歌剧描述了希腊、特洛伊战争后的情形。Elektra算是全剧相对戏份较少的一个角色,但也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这对任何一个女高音来讲都是极具挑战性的,不仅是演唱方面需要刚柔并济,这个角色的体力需求也是非常之大。

图兰朵(Turandot)

普契尼《图兰朵》  

《图兰朵》是意大利著名作曲家贾科莫·普契尼最伟大,也是一生中最后一部作品。图兰朵角色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嗓音来演唱演讲式的段落。同时这个角色还有极大地戏剧表演上的挑战:怎么才能让这个角色具有强有力的说服力去让观众相信她只得一个美好的结局?

空气精灵(Ariel)

汤玛斯·艾德斯《暴风雨》

《暴风雨》中,被篡位的普洛斯彼罗和他那三岁的小公主历尽艰险漂流到个岛上,几年后,普洛斯彼罗用魔术唤起一阵风暴,用魔法降服了他的弟弟和阿隆索。Ariel是剧中的一个精灵,她可能是有史以来女高音角色中音域最高的角色。这个角色有大量又长又复杂的花腔唱段,这对于女高音来讲已经不仅仅是困难,而是异常艰难。

 

十大”中还有布伦希尔德——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与理查·施特劳斯《埃莱克特拉》中的同名女主角,也许比一般意义上的戏剧女高音还要“大一号”,要求歌唱者拥有与大编制的管弦乐队相抗衡的音量以及在持续的叙事段落中保持声音的稳定性。而英国当代作曲家托马斯·安迪斯根据莎士比亚戏剧而作的《暴风雨》则成为了此次入选的唯一一部现代歌剧作品,剧中大法师麾下的精灵艾莉尔在极高的音域上演唱,塑造飘忽而灵动的艺术形象。此外,威尔第《纳布科》中乖戾恋权但最终忏悔的阿比盖莉,奥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中能歌善舞的“木偶女神”奥林匹亚也都是被公认为不好演,不好唱,充满挑战的角色。

 

看完这些角色,不难发现

要唱好一个女高音角色,实在是太难了

但是,每当我们去欣赏那些经典的歌剧的时候,我们总是会那么轻易地就沉醉于歌唱家们的美妙歌声中,不经意间就忽略了,其实女高音们所演绎的角色的技巧之复杂。但同时,也只有歌剧这种艺术形式,才能同时把美妙的旋律和令人惊叹的技巧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光是唱的高,不能代表你是一个优秀的女高音,只有充分的融入角色,把自己变成那个女高音角色,这才应该是一个一流的女高音所需要具备的能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