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也好

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所以,“罢了也好”。
正文

雪嫂的故事:(9)戒烟

(2009-01-15 20:20:40) 下一个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雪嫂怀念大雪9

戒烟

我没吸过烟,不知道吸烟的滋味,更不知道戒烟有多难。记得88年回国,同行的一位广岛大学的退休老教授到中国的主要任务是买戒烟药。走遍了所到城市的大小药店,都没有。最后在一个不大的药店得到同样答案的同时,那店员顺嘴说了一句:“戒烟就戒了呗,干嘛还用戒烟药呀?”她的话让我醒悟:就是呀,戒烟干嘛还用药呀!我回头对那老教授说了同样的话,他回答我说:“难!” 

我刚认识大雪的时候他是吸烟的。虽然他从没在我面前吸过烟,我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烟味儿。当时他说他有将近二十年的吸烟历史了。他说他吸烟最多的时候是在农场下乡时和在政府连夜写材料的时候。。。。 

我从没想过要劝大雪戒烟,因为有过帮人买戒烟药的历史。但大雪认识我不久就把烟戒了。很多朋友都以为是我的‘功劳’,其实这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雪戒烟起因于市政府的篮球赛。当时各委办局之间进行篮球比赛。因为大雪所在的局管辖由他们大学篮球队的同学组成的一个公司,所以他们局的篮球队基本是由他的这些篮球队的同学组成的。大雪自然是其中的主要一员。他很自信的认为他们局一定能取得前几名,因为他们队的阵容很强。 

然而几场比赛下来他们都输了。其他队员对输赢毫不在乎,每次比赛结束后都在饭店庆祝一番,大讲他们队谁的球打得漂亮,那个配合打得好,等等。。。只有大雪对比赛成绩很在意,总是在说今天的球是怎么输的,原因是怎么,与谁有关,谁谁只顾个人表现,不注重全队输赢,云云。。。因为他是老大,大家都尊重他,没人跟他理论,只是点头道是。

那天从饭店出来,大雪很沮丧地说:“我们一连输了几场实在是太丢人了,还都是黑大篮球队的呢!说出去都让人家笑话。这帮小子没有上进心,只知道玩儿。。。。下一场我们要和人事局比赛,他们很强,估计我们打不过他们。我想和人事局的哥们儿说一声让我们赢一局。。。。”

我瞪大了眼睛说:“这不是作弊吗?求人家让给你们那不是更丢人吗?这事儿不像是你办的呀?”

他很固执地说:“其实前几场我们是应该赢的。。。我们要是再输给人事局,很快就会被开除局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开除局就开除局呗,总比作弊强。。。这输赢有那么重要吗?”

“这不算作弊,我们有实力,只是需要一些机会。。。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表现出我们的实力。。。” 

至于大雪有没有求人事局的朋友,以及他们和人事局的那场比赛赢没赢我没过问。只知道大雪他们队没有被很快开除局。那段时间大雪很兴奋,天天磨拳擦掌准备比赛。每天早早起床跑步,然后去篮球场练球。。。 

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出差了。回来的时候他们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不记得大雪他们队是否取得了名次。只记得去接我的那天,一见面大雪就很兴奋地问:“发现我有什么变化吗?”

我说:“什么变化?没有呀!”

他看看我,无可奈何地说:“大粗心,我知道你猜不出来。我把烟给戒了!”

我感到很意外:“是真的?没听你说过要戒烟呀?谁这么有功劳能让你把烟给戒了?”

“这能是谁的功劳?是我自己戒的。去打篮球,在场上居然跟不上步,一跑起来就喘。我一看这不是没用了嘛?第二天我就把烟给戒了。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好像觉得戒烟很难,你能坚持下去吗?”

“我把烟都给他们了。想抽的时候一摸兜儿里没烟,就想起来我在戒烟了。。。。” 

没过几天,他们球队的同学聚会。酒桌上有人拿出烟,给吸烟的人每人发一支。发到大雪的时候,特意说:“大哥,抽一颗吧!李老师不会管的。。。”

大雪不动声色地说:“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上当。我就是不抽!” 

从饭店出来后,我对大雪说:“你戒烟真是挺难的,你周围的人都吸烟。你要是觉得难就算了,别太为难自己了。。。”

大雪说:“没有什么难的。连烟都戒不了,还能干什么呀?没有什么戒不了的。我以前很喜欢跳舞,还去参加交际舞比赛,很投入。但后来我发现跳舞总会遇到一些男女之间的麻烦,没意思。我就再也不跳了。那时候大家都觉得我跳得很疯狂,戒不掉。但我说不跳就不再跳了。。。。我想我什么都能戒。。。”

从此以后,大雪再没吸过烟。 

但我知道大雪一生都很喜欢烟。即使在他戒烟之后我们家从来没有断过烟。有亲戚朋友从国内来,他常常让他们捎带一些国内的香烟。有些香烟他是用来招待吸烟的朋友的,但有些似乎是他有意珍藏的。。。 

此时此刻坐在他的计算机前,看着他的那盒放在笔盘里的未曾开封的‘长白山’香烟,不禁使我想起大雪与烟的一生渊源。我想大雪戒烟也许是‘忍痛割爱’了。。。

- 待续 -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10&postID=168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