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也好

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所以,“罢了也好”。
正文

雪嫂的故事:(7)南方之行1

(2009-01-15 20:15:08) 下一个

为了那刻骨铭心的爱 雪嫂怀念大雪7

南方之行1

虽然我和大雪都曾各自去过南方多次,但我俩共同去南方旅行只有一次,而且是利用‘工作之便’。。。。 

那是1997年我们结婚的第三年。在加拿大逗留一年后,我又回到了学校工作。暑假期间高教自考委员会在重庆开会,让我去参加。会期一周,之后还有‘告别三峡七日游’,加上往返行程,要花上20天的时间。自结婚以后,我和大雪基本没有分开过。要分开这么久,我很不情愿。。。 

没想到大雪说他可以陪我去。这样我就‘携丈夫’南下了。。。 

会议地点是在重庆的西南农大。参加会议的人并不多,但来自全国各地。夫妻同行的只有我们一对。接待处的人笑眯眯的看着我们说:“你们的情况我们都清楚,刚从国外回来,夫妻同行。。。好啊。。。”

我心想:“从国外回来才可以夫妻同行呀?”

他又很和蔼的说:“两人一个房间,男同志在二楼,女同志在三楼。。。。”

我一听就把眉头皱了起来。大雪赶紧用力握了一下我的手。。。。

就这样大雪被分到二楼,我被分到三楼。 

一连开了几天会,白天大雪除了吃饭来找我,基本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只有晚间我们俩出去散步。。。 

到会议结束的那天,学校为我们举行宴会。很多人讲话,很多人敬酒。最后有一帮人(每个人都有个官衔,只是我叫不上来)来给我们敬酒。敬你一杯酒,他们至少能说出三层意思。酒桌上的话我就是学不会,他们说了半天,我只说两个字:谢谢! 

我想大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突然开口说:“对不起,我替李老师说几句。这次我们夫妻到重庆来,给学校领导添了许多麻烦。。。。”

他刚一开口,负责接待的一位女老师就张大了眼睛看着他说:“你会讲中国话呀?。。。”

听她这话我和大雪都很惊讶,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她红着脸接着说:“大家都说李老师找了一个加拿大的丈夫,所以这些天我们都从来没敢和你说话。。。真是慢待啦,对不起呀!。。。”  

大雪却很善解人意的说:“其实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我这个编外人员给你们增加了许多额外的工作,不好意思。。。” 

一听说大雪是东北人,我们这一桌人似乎都很兴奋。这个给他敬酒,那个跟他闲聊,气氛马上就热烈起来。我突然间意识到这些天没人理睬我们是因为大雪这个“假洋鬼子”的缘故。。。 

吃过饭后,又是卡拉OK。他们学校的几个人带头先唱了几首。我们来参加会的人都不会唱歌。他们看我年轻,就鼓动我唱。我说我根本不会唱。这时大雪站起来为我解围说:“我替李老师给大家唱一首吧!” 

到了台上,大雪拿起话筒很大方的说:“为了表示对学校的感谢,我给大家唱一首《母亲》。唱得不好,请多原谅!”

他刚唱一句,全场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那天晚上就在告别西南农大的最后一刻,大雪成了公认的才貌双全。。。。 

离开重庆,我们踏上了‘告别三峡七日游’的游船。这是会议组织者事先安排好的。所有的人都被安排在三等舱,六人一间。我们一行七人,大雪和其他五位男老师住一起。我被安排在隔壁的一间。白天上岸游玩,晚间睡觉。船上船下人都很多。我感到很累,所以大部分时间在睡觉。大雪却跟同船舱的几位老师混的很熟,他们那里总是有说有笑。我偶尔的过去凑凑热闹,他们都说有了大雪这里才会这么热闹。。。。 

有一位安徽农大的老教师,人很认真,话很少,是个典型的学究派。没想到他和大雪相处不到24小时,几乎就成了至交。说什么要送给大雪一把他在九寨沟买的藏刀。我想他去一趟九寨沟也不容易(听说当时那里交通很不方便)只买了两把藏刀,觉得很不好意思。但他坚持要大雪从他的两把藏刀里挑一把。他那两把刀一长一短,很显然是他给自己买的,不是送人的。大雪虽然也有些犹豫,但我可以看出他很喜欢那刀。在我的客气下,在那位老教师的坚持下,大雪收下了那把短刀。。。 

游船到了宜昌,我们一行的其他人都下了船改乘火车。只有我和大雪要继续乘船到上海。

他们一走大雪就得意地说:“这回牛郎织女可以团圆了。。。”说着就去找船长换船舱去了。

不一会儿,他回来说:“换好了,咱们可以搬到二等舱去了。。。” 

我们俩高高兴兴的来到了二等舱,一进门就被乘务员给截住了说:“你们有结婚证吗?”

她的问题使我吓了一跳,我下意识地说:“有啊。。。”

她说:“拿出来,我看看!”

我赶紧说:“没带来呀。。。”

一听我这话,她马上很严肃的说:“没有结婚证,不能同住。” 

出门带结婚证我想都没想过。。。眼看这二等舱就坐不成了,我很着急,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大雪掏出他的工作证递过去,慢声细语的说:“对不起,我们这次出门走得急,忘了带结婚证。。。”

那位乘务员看了看大雪,看了看他的工作证,又看了看我,终于点了点头说:“进去吧!” 

一进船舱我就得意的对大雪说:“一定是我这张憨厚的脸帮了忙。。。她可能觉得你不像正经人,但她一看我就知道是个老实人,想这人只能做老婆,不可能做第三者。。。”

大雪笑着说:“别吹牛了,人家是管你要的结婚证!就快哭鼻子了,还吹。。。”

- 待续 -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09&postID=37093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redtruck 回复 悄悄话 一进船舱我就得意的对大雪说:“一定是我这张憨厚的脸帮了忙。。。她可能觉得你不像正经人,但她一看我就知道是个老实人,想这人只能做老婆,不可能做第三者。。。”

大雪笑着说:“别吹牛了,人家是管你要的结婚证!就快哭鼻子了,还吹。。。”

好好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