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古诗词鉴赏

(2018-10-10 21:04:08) 下一个

杨慎(1488年—1559年)明代文学家。四川新都人。少时聪颖,11岁能诗。明正德六年(1511年),殿试第一,授翰林院修撰。豫修《武宗实录》,禀性刚直,每事必直书。武宗微行出居庸关,上疏抗谏。世宗继位,任经筵讲官。嘉靖三年(1524年),众臣因“议大礼”,违背世宗意愿受廷杖,杨慎谪戍云南永昌卫,居云南30余年,死于戍地。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三国演义》的开篇词,就出自于《廿一史弹词》,清初毛宗岗父子将其置于《三国演义》开篇,致使后人都误以为罗贯中所作。还有一首西江月(说三分两晋“道德三皇五帝”一段),被冯梦龙拿去放在《东周列国志》的开篇,又使人误为冯梦龙所作。

长篇弹词。明杨慎作,清张三异注。

以正史所记的事迹为题材,用浅近文言写成。唱文均为十字句,后再系以诗或曲。其一段略似一回,体例与后来的弹词相近,故亦可视为近世弹词之滥觞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一  第一段 总说 西江月

天上乌飞兔走,人间古往今来。沉吟屈指数英才,多少是非成败。 富贵歌楼舞榭,凄凉废冢荒台。万般回首化尘埃,只有青山不改。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二  第二段 说三代 南乡子

携酒上吟亭,满目江山列画屏。赚得英雄头似雪,功名。虎啸龙吟几战争。一枕梦魂惊,落叶西风别唤声。谁弱谁强多罢手,伤情。打入渔樵话里听。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三  第三段 说秦汉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转回头,翻覆手,做了三分。

前人创业非容易 后代无贤总是空 回首汉陵和楚庙 一般潇洒月明中

落日西飞滚滚,大江东去滔滔。夜来今日又明朝,蓦地青春过了。 千古风流人物,一时多少英豪。龙争虎斗漫劬劳,落得一场谈笑。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四  第四段 说三分两晋 西江月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伯闹春秋,秦汉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豪杰千年往事,渔樵一曲高歌。乌飞兔走疾如梭,眨眼风惊雨过。

妙笔龙韬虎略,英雄铁马金戈。争名夺利竟如何,必有收因结果。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五  第五段 说南北史 清平乐

闲行间坐,不必争人我。百岁光阴弹指过,成得甚么功果。 昨日羯鼓催花,今朝疎柳啼鸦。王谢堂前燕子,不知飞入谁家。

飒飒西风渭水,萧萧落叶长安。英雄回首北邙山,龙争虎斗过眼。

闲看灞桥杨柳,凄凉露冷风寒。断蝉声里凭阑干,不觉斜阳又晚。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六  第六段 说五胡 点绛唇

暮鼓晨钟。春花秋月何时了,七颠八倒,往事知多少。 昨日今朝,镜里容颜老。千年调,一场谈笑,几个人知道。

六代瓜分世界,五胡云扰中原。纵横三百有余年,几度交锋索战。 马过生灵虀粉,血流河洛腥膻。耳闻犹自不堪言,有眼休教看见。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七  第七段 说隋唐二代 临江仙

一片残山并剩水,年年虎斗龙争。秦宫汉苑晋家营,川源流恨血,毛发凛威灵。 白发诗人闲驻马,感时怀古伤情。战场田地好宽平,前人将不去,留与后人耕。

追想千年往事,六朝踪迹茫然。隋唐相继统中原,世态几回云变。 杨柳凄迷汴水,丹青惨淡凌烟。乐游原上草连天,飞起寒鸦一片。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八  第八段 说五代史 定风波

雨汗淋漓赴选场,秀才落得甚乾忙。白发渔樵诸事懒,萧散。闲谈今古论兴亡。 虞夏商周秦楚汉,三分南北至隋唐。看到史官褒贬处,得避。不摇纨扇自然凉。

救济生灵须圣主 保全民命靠英雄

何时一点天瓢水 洗尽中原战血红

千古伤心旧事,一场谈笑春风。残篇断简记英雄,总为功名引动。 个个轰轰烈烈,人人扰扰匆匆。荣华富贵转头空,恰似南柯一梦。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九  第九段 说宋辽金夏 蝶恋花

简尽残编并断简,细数兴亡。总是英雄汉,物有无常人有限。到头落得空长叹。 富贵荣华春过眼,汉主长陵,霸王乌江岸。早悟夜筵终有散,当初赌甚英雄汉。

繁华过眼如春梦 断简残编说姓名

三百余年宋史,辽金西夏纵横。争强赌胜弄刀兵,谁解倒悬民命。 富贵草梢零露,英雄水上浮萍。是非成败总虚名,一枕南柯梦醒。

廿一史弹词注卷之十  第十段 说元史 西江月

山色消磨今古,水声流尽年光。翻云覆雨数兴亡,回首一般模样。 清景好天良夜,赏心春暖花香。百年身世细思量,不及樽前席上。

高人解得其中意 淡尽争名夺利心

细想三皇五帝,一般锦绣江山,风调雨顺万民安,不见许多公案。 后世依他样子,齐家治国何难。流芳百世在人间,万古称扬赞叹。

回文诗 正读倒读皆可 
一、宋代苏轼的《题金山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蔼蔼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回文倒读:

轻鸥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二、宋代朱熹的《虞美人》

秋声一夜凉灯瘦,寂寂愁新逗。

病蛩悲蟀小庭中,落月悄垂簾影翠房空。

轻烟黛锁双眉恨,背镜情无准。

粉残脂剩酒醒难,靠遍皱痕罗袖倚天寒。

回文倒读,还是《虞美人》:

寒天倚袖罗痕皱,遍靠难醒酒。

剩脂残粉准无情,镜背恨眉双锁黛烟轻。

空房翠影簾垂悄,月落中庭小。

蟀悲蛩病逗新愁,寂寂瘦灯凉夜一声秋。

三、宋代李禺的《两相思》

正读为《思妻诗》: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阳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倒读为《思夫诗》: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阳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往来,水隔山遥望眼枯。

四、清代朱杏孙的《虞美人》

孤楼倚梦寒灯隔,细雨梧窗逼。

冷风珠露扑钗虫,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

院空芜绿引香浓,冉冉近黄昏月映簾红。

回文倒读,还是《虞美人》:

红簾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

绿芜空院小栏疏,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

露珠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朱杏孙的这首词,如果调整句读,又会成为一首七律:

孤楼倚梦寒灯隔,细雨梧窗逼冷风。

珠露扑钗虫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院空。

芜绿引香浓冉冉,近黄昏月映簾红。

更难得的是,七律也可以倒读:

红簾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绿芜。

空院小栏疏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露珠。

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五、张奕光的《梅》

在回文诗中,有一种被称为〝回文茶诗〞,这类诗由八字首尾连成环形,每四字一句,或左或右,以任何一字为起端,皆可成文。在回文茶诗中,最有名的要数清代张奕光的《梅》:

香暗绕窗纱,半簾疏影遮。

霜枝一挺干,玉树几开花。

傍水笼烟薄,隙墙穿月斜。

芳梅喜淡雅,永日伴清茶。

其诗倒读为:

茶清伴日永,雅淡喜梅芳。

斜月穿墙隙,薄烟笼水傍。

花开几树玉,干挺一枝霜。

遮影疏簾半,纱窗绕暗香。

钱谦益《后秋兴之十三》
    海角崖山一线斜,从今也不属中华。
    更无鱼腹捐躯地,况有龙涎泛海槎?
    望断关河非汉帜,吹残日月是胡笳。
    嫦娥老大无归处,独俺银轮哭桂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