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曼荻

美籍华裔作家胡曼荻,著有长篇小说《美漂》。
个人资料
mandoli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百万担忧

(2014-09-14 19:09:04) 下一个

百万担忧

 

文/胡曼荻

 

 新加坡的治安其实好得不行,虽然报纸上每天喧染几桩并不大的案件,却可能是因为太少才连篇累牍地报道,这反倒让人误解新加坡社会问题很浓。其实毕业于剑桥法律系,律师出身的李光耀,治理得新加坡清律明法,罚款警告更是随处可见,可以说是新加坡人活得最小心谨慎了。


  可是口袋里揣着一百万现金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依然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天下午陪朋友梦梦经历此事,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梦梦是富二代,在狮城做陪读,整日的唯一任务,似乎就是闲荡,有大把的时间握在手里。

  

 新加坡的银行均是下午四点半便打烊的。梦梦那天是从汇丰银行转账一百万新币到新加坡大华银行去,本来用支票再好不过的,偏银行小姐要收朋友的转账费,还要等到第二天才能支票过账。

   

  梦梦那天也许心情特好,像玩点什么花样。本来在银行门口等她,看她出来神神秘秘的,说新加坡有一万元一张的钞票,并从包里抽出一张给我看。然后她告诉说,没有用支票,于是提出了现金。

   

  本来大华银行离汇丰银行并不远,走几十米而已,可是走到的时候,大华银行已经在结账,不再进行交易了,离关门时间其实还差十分钟。

    

  一百张一万元的新币就这样在朋友口袋里待了下来。不过好像显不出来很鼓的样子,朋友并没有带任何的手提袋,只是装在裤袋里而已。

   

  曾看过一部好莱坞的电影《百万英镑》,没想到自己真地有一天陪人揣着一百万在街上走。

   

  梦梦似乎很坦然,没有任何的担心,还直埋怨新加坡政府为什么不印一百万一张的钞票,那么她就可以把一张百万大钞揉皱了装在口袋中。然后穿很旧的衣,看人们的脸色。

   

  然后问,敢不敢一起看电影。心里念叨,嘴上却嘟囔道:你都不怕我当然敢了。电影演的什么似乎没太多的印象,一直担心的是会不会有几个人从银行尾随出来的人,演一幕电影中常现的抢劫案,那么第二天的晚报肯定会登出百万富翁富二代怀揣百万豪钞招摇过市,电影院被抢让人扼腕称叹亦难解的花边新闻,并大肆渲染一通。

   

  还好一场平安电影。

   

  出了影院对梦梦讲了担忧,那潜在的新闻,她哑然一笑,说敢不敢去吃小贩中心?去小贩中心吃饭的都是平民百姓,没想到她也要去。在小贩中心的一个小贩摊坐下,梦梦掏出一些皱皱的碎钞结账,旁若无人地吃她的饭。两个弱女子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在小贩中心逍遥。

   

  问她怕不怕,她说不能想。不想就好了,可是真地能不想吗?吃完饭她说要去接孩子放学,尽陪读母亲的责任,我说跟你去吧,起码还能保驾护航,报个警什么的。

   

  她笑了笑,说只要乐意可以一直跟着她。

   

  然后去挤公共巴士,平时她都是开车的,偏那一天她说要搭巴士。巴士人很多,只好站着。她说她其实最喜欢坐新加坡的两层巴士,偶尔的时候,她会坐在巴士上层,上了车,就一直做下去,直到终点,看一路的风景。

   

  说那是有钱人才玩的游戏,打工一族要赶着上班,是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体味风景的,她说看一路的风景就是看一路的人生,从终点再坐车回到起点。

   

  想她心里一定有许多孤独才说这些话来,可是又揣着百万豪钞搭巴士,玩怎样的游戏呢?想那个下午比她紧张得多。

   

  这紧张是百万担忧。换了你,也会吧?

   

  常常莫名其妙地想起《百万英镑》的故事来,觉得所经历的百万担忧其实也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好似一个真实的梦。很荒唐。

 此文写于旅居新加坡期间,被收录在即将出版的胡曼荻文集《狮城萦梦》一书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回锅江湖 回复 悄悄话 我有一个以前一起在新西兰,后来一起在新加坡的洋人同事,他对新加坡的安全是这样评价的:在新加坡,即使是美女在半夜穿着比基尼在僻静的街上边走边数钱,也不用担心。
Angle1 回复 悄悄话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活法,只要不影响到别人,没有什么无聊不无聊的。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周围这种人多了, 都是陪读妈妈,每天就是闲得找朋友吃饭,打球,喝茶。我曾经也是她们的一员。感谢老天,我工作了,她们真的无聊。至少我跟她们在一起觉得无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