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子的魔幻星球

夕子做過記者、PR和廣告人;出过书、写了很多文章,也买卖了很多房子;現居多倫多。
个人资料
夕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法国小哥LUKE,我们不说再见

(2018-11-05 09:41:22) 下一个

这是一个离别的季节。

每年的秋天结束,都有朋友离开加拿大。

有的去另外一个省份工作,有的回中国定居,也有的迁往另外一个国家。

遥想每一个与他们相识的经历;每一段与他们相处的回忆;都无可替代,非常令人怀念。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对这个城市或者这个国家说再见。

不过,人生何处不相逢,人生何处不别离,既然抓不住那么远的未来,那就且行且珍惜吧。

和从前与我道别的朋友都不同,LUKE,是与我们这个世界道别了。

刚刚过去的周末,我收到一封信,来自LUKE的女友Sally, 信中匆匆写道LUKE在他的理发店中在工作的间隙坐在椅子上突然离世,希望我们所有认识他的朋友节哀。

这个消息突然得令人措手不及,从未想到有天LUKE会这样不告而别,这不似他的风格。
认识LUKE是在九年前的秋天,就是这样的季节,一年中最美的时分,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落满了金黄的落叶;蜿蜒的DVP两旁的峡谷里都是红色绿色金色的树木,一阵风吹过,沙沙的落叶宛如飘雪般,浪漫非常。

LUKE是一个法国人,但是他却从未到过法国。确切的说,他是出生在加拿大的法国人。

他开一间小小的发型屋。这个身高有185的瘦削男人有一颗无比天真烂漫的童心。

他的发型屋叫LINUS,是的,就是Peanuts漫画里的那个总是拿着一个蓝色小毯子走来走去顶着一头乱发的小男孩LINUS。

和我们通常见到的HAIR SALON不同,LUKE的Linus可以说是他的家,他生活的全部,他的世界。

LINUS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浅黄色的木地板,靠窗那里有一排宽大松软的皮沙发,阳光好的日子,煮一大杯咖啡抱着软软的垫子,窝在沙发里看书晒太阳,可以消磨整个下午的时光。

Linus的墙壁上总是有各类新锐摄影师的作品展示,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轮是一个摄影师的笑脸主题的系列作品,两个曲别针的孔,马桶盖,路边的指路牌,买菜的菜篮子,牛奶纸盒,我们身边生活中的小小细节都隐藏着笑脸,相当有创意。

再往里面走就是一个迷你的小小生物馆,有色彩斑斓手掌大小的食鸟蛛,有身子圆滚滚肥肥的热带鱼,有透明背弯弯的小虾,有红色的小螺,随着水波轻轻摇动的宽叶子水草。

最里面的房间有两只非常黏人的小水貂,一只白色粉红色鼻子,一只灰褐色红色鼻子。长长的身子,柔顺发亮的皮毛,一见人过来就长着两只粉红色的小手要抱抱。

因为这两个小家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Linus的所有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都一定要垫得高高的,这样每天小家伙出来玩的时候才不会咬断这些植物的根茎。

除了这些充满无限生机的小天地之外,Linus的音乐也是相当小众而有个性的。和一般的HAIR SALON总是放那些嘈杂的POP Music不同,Linus的音乐是Gothic music ,New wave , Rock , SOFT,80’S 90’S,酷酷的,文艺范儿十足。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按部就班地生活,波澜不惊。但我想,在这个世上总有着一些人,他们是为梦想而活的,为了心中的梦想可以舍弃很多,可以义无反顾。

这个梦想,可以是事业、可以是爱情、可以是LINUS。

我总是在回忆与LUKE相处的点点滴滴。

他卷曲的亚麻色长发,高高的鼻梁,瘦削笔直的大长腿,总是穿着黑色的牛仔裤和中帮的黑色马丁靴,他很喜欢去古董市场淘造型夸张又很酷的皮带,骷髅头造型的戒指,黑色牛皮编织的项链,我总是笑说,你随时可以登台演出了。

有一阵子我的头发很长,他经常惊讶地大叫,INGRID,你的头发好长啊!那么漂亮卷曲的长发!我还和他约好有一天把这头长发剪成短短的bobo头,如今已成绝唱,令人唏嘘。

还有一段时间我的情绪很down,Luke店里有一只STAR WAR的绿毛怪MASTER的玩偶,他把我叫到那个玩偶面前,狡黠地眨眨眼睛,让我去问那个玩偶心里面很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看看它怎么回答。记得那天我们问了很多的问题,我大笑,坏心情一扫而空了。

每一次我的年度周游列国旅行回来,我会给LUKE带几样小小的当地标志的小摆件,他会很珍惜地摆在他的小天地的架子上。有我从日本带回来的绿色小蛇,有从西班牙带回来的彩色猫咪,还有从伦敦带回来的红色小熊,看着他小心翼翼安置每一个摆设的样子,能感受得到他对于友情那么珍惜而呵护的态度。

Luke并没有租住另外的公寓,他就住在LINUS的地下室里,一个简单的沙发床,一个小小的电子炉,还有一个小小的箱子,就是他全部的家当了。

每次下楼去洗手间的时候,我总是偷偷观察他居住的昏暗阴冷的地下室,每每都感到很心酸。那么简陋而局促的环境,他依然打扫得一尘不染,干干净净,洗手间里面插着两个牙刷,擦手纸都叠得整整齐齐。

那么热爱生活的人啊,却在这样一天,以这样的方式,让我们离开得猝不及防。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记得曾经看过一个记者谢佩沄也这样写道: 

“不管生活降予什么于我,我都笑纳接受,无论命运是怎样坎坷,我都不放弃生命。”

Luke就是这样,他总是能尽可能地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大程度地拥抱这个世界。

我们都知道,生活变幻无常,不知道幸福哪一天来敲门,更不知道灾祸什么时候将你砸得半死。福兮祸兮,都不可避免,既然如此,不如微笑着面对吧。 

就算下一分钟就要与这个世界道别,这一分钟也要活得幸福快乐。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终有别离时。

Luke, 一路平安,我们不说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