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小桥

岁月如流水,记下点滴
个人资料
流水小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电影界的五大坏蛋

(2020-05-01 09:49:10) 下一个

电影界的五大老坏蛋,神态多好!都走啦,老刘江是最后一位。

悼念前辈,发小们在群里说了不少老演员们的段子。读着,读着,他们的音容笑貌,嘻笑怒骂,栩栩在眼前,让人又哭又笑。转几段:

 

”早晨睡来打开手机,厂里同事发来一条消息“刘江老爷子早晨四点走了"
。我不敢相信,便发给厂里同事打探。老爷子真走了。至中午微信上都传着同事付保忠的《……世上再无胡汉三的贴子》。我陷入往事的回忆中……
第一次与老爷子合作是七五年春,八一厂重拍《海鹰》(因故下马),我应邀饰演水手长,老爷子仍然饰演敌舰长。第二次合作是七九年拍《黄桥决战》,我们在一个房间对床住了四个月。老爷子有骑马的戏,他说“我骑马的替身就是你了"。那是我第二次做替身,第一次是给于绍康老爷子做替身。再后来是《四渡赤水》。每次合作老爷子都是演员组长,这可能是老爷子在摄制组的最高职务了。对每个演员的表演,到服装化妆的一些细节他都会关心。做为年轻演员,在他和所有老演员身上学到的东西太多太多。还有,我们都说老爷子是“护犊子"的演员组长。
最后一次合作是电视剧《温泉世界》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去年夏天在厂里的“菜棚子"。我说“老爷子,您怎么亲自买菜"?老爷子说“我得亲自吃啊,我不亲自买,他们就不买好菜,整天糊弄我啊"!逗得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老爷子留给人们的,永远是笑声。
赶不回去送老爷子最后一程了,讲几件老爷子的往事吧:
刘江老爷有个习惯,每次剧团集合总是提前到,拿起报纸或杂志阅读,而且读出声来。
一次他拿了几张报纸,“……宁夏枸杞参加宴会。嗬!TM的,枸杞还参加宴会"。引来一阵笑声。原来是几张折叠的报纸摞在一起,老爷子展开了下边一张,,把两张报纸的标题混到一块了,下面的是“宁夏枸杞又获丰收",又获丰收四个字被盖住了,上面的是“XXX参加宴会",“XXX"被折到下面了。
还有一次,他读一份杂志,“刘江是个……性演员。这,这TM的乱写"。一阵笑声之后,大家一看才明白,应读成“刘江是~个性演员"。
说刘江老爷子是不能忘了里坡老爷子,他们是“逗"了大半辈子的老哥俩,故事太多啦!就说一件吧:
前些年刘江老爷子住院检查,怀疑直腸有问题。里坡老爷子说“这这这下好了,咱们有肥肠吃了"。没过几天,刘江老爷子没事儿出院了。里坡老爷子便说“完了完了,你一出院,我们吃不成肥肠了"。过了不久,里坡老爷子住院检查,怀疑胃有问题。刘江老爷子“哈哈!这下咱们要吃爆肚了"。没几天里坡老爷子出院了,没事儿。刘江老爷子便说“TM的,你没事儿,我们爆肚儿吃不成了"。
这就是两位老爷子对疾病,对生死的态度。
七年前里坡老爷子先走了,他说别搞告别仪式,不信组织添麻烦,不给同志们添麻烦。今天,刘江老爷子走了,我想,他也会说里坡老爷子说过的话吧。
还记得,谢添老走前说过“别搞仪式,你们要对我三鞠躬,我就坐起来吓你们"。老一辈,想得开,活得明白!
老一辈跟着时间,一位一位走了,每有人问起我有何感想,我回答的最后一句话是“他,是我的良师,益友"。

老爷子,走好!“

 

”凡是受人爱戴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一句“高一实在是高”成了几代人的口头蝉。“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成了我们回归的代名词。和刘汉老师出外景,在火车歺车上别人吃不上饭,他是雅座,炊事员从床上爬起来大行侍候。他酒足饭饱了,别人还饥肠辘辘,不免有人酸溜溜戏弄几句。刘江老师也不动声色,心想在银幕上骂了我一辈子,就这点方便你们还嘀咕啥。八一厂老演员有三大“吃货”,应该说是美食家。刘江、里波、高宝成。三个爱吃、会吃,还会自己动手做。三个人在吃上是冤家朋友,相互挤兑对方的吃像,还编了不少段子。里波老师拍完《回民之队》后,牛街平趟,那时牛羊肉紧俏,他????不愁,有一次让回民把他从汉族饭馆硬拽了出来,闹了大笑话。高宝成老师临行前,在手边还放了一瓶小两一包大中华。今天三人在天堂重聚了,天堂要热闹了…… “

 

”忆刘江老爷子趣事,当年拍摄电影黄桥决战,夏天时节天热老爷子去集市买了条花毛巾被。天热,老爷子午睡起来高兴的对我说三儿,今天我赚了,买了一条毛巾被变成两条了。我一看,是天热出汗多毛巾被掉色,给我乐的呀。老爷子走好!“

 

八一厂老演员刘江去世,世间再无”胡汉三“

转自 电影人的一号院

04-30 19:37

https://info.51.ca/news/sportent/2020-05/88286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