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小桥

岁月如流水,记下点滴
个人资料
流水小桥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抗战时期的中国文艺口述实录》收录了80位老人回忆当年从事抗战文艺活动的口述,开国大典军乐队队长罗浪就在其中。罗浪(1920—2015),原名罗南传,福建德化人,指挥家。1938年入陕北公学,同年入延安鲁艺音乐系学习。1939年后,在晋察冀军区一分区战线剧社及军区抗敌剧社,从事音乐工作。1948年组建华北军区军乐队,1949年任开国大典联合军乐队总领队、总指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7.28Jingjing(原标题:纪念父亲) 《地道战》编导任旭东(1924年12月25日---2017年7月21日) 任旭东是八一电影制片厂唯一来自野战部队,从战场走到片场的电影导演。
幼年成为孤儿,1939年2月,15岁在家乡河北涉县参加刘邓领导的八路军129师抗日先遣纵队.
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打了十多年的仗,从一名战士成长为作战参谋。
在太行山上打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史精华》2007年第3期 众所周知,抗战时期在云南昆明有所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却很少有人知道当时在中国的西北部,还曾有过一所与之并立的短暂高等学府——西北联合大学,简称“西北联大”。      过渡性的西安临时大学      1937年7月,全面抗日战争爆发,神州大地国难深重。根据国民政府的命令,华北、上海、江浙等地的70多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5-01 09:49:10)

电影界的五大老坏蛋,神态多好!都走啦,老刘江是最后一位。 悼念前辈,发小们在群里说了不少老演员们的段子。读着,读着,他们的音容笑貌,嘻笑怒骂,栩栩在眼前,让人又哭又笑。转几段: ”早晨睡来打开手机,厂里同事发来一条消息“刘江老爷子早晨四点走了"
。我不敢相信,便发给厂里同事打探。老爷子真走了。至中午微信上都传着同事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24 10:30:50)
读过那篇北漂保姆阿巧的故事,心有戚戚焉。不禁想起带我妹妹的“眼镜阿姨”冯秀兰。 那时老阿姨40多岁,半旧蓝布斜襟上衣,无论长袖短袖总是干干净净,黑发向后盘个髻一丝不乱。她高度近视,戴一付眼镜。早年她带大了院里很多人家的小孩,说“眼镜阿姨”,很多人都认识,提冯秀兰,知道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别看眼镜阿姨的镜片挺厚,可她大字不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因为独库公路上的巴音布鲁克所有酒店不接受外籍入住,我们本来已经和车队同伴告别,打算先于他们从库车乘火车直接返回乌鲁木齐。但6月1独库公路因为天气没有如期开放,车队的同伴们也不能走新疆最美的“独库公路”。大家只好从库车驾车原路经博湖县,返回乌鲁木齐。这是我们两人的遗憾,也是今年南疆行的遗憾! 三次到新疆,我还没有逛过乌鲁木齐。2016[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南疆塔里木盆地的中央,是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沙漠的大小相当于江苏、浙江、安徽三省的面积总和。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进得去出不来,这是最危险的沙漠。超过80%的沙丘随风流动。1000年来,整个沙漠大约向南延伸了100公里。这里风沙天气占全年的三分之一,当狂风大作时,天地混沌,日月无光。 据说走民丰/轮台的另一条沙漠公路更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队继续前行,从喀什到和田500多公里,要开8个多小时。自驾车队计划到泽普住一晚,看看那里有名的金胡杨景区。但从塔什库尔干回到喀什我们才得知,今年政府取消了喀什到和田间的泽普,莎车,叶城几个县城的所有涉外酒店。这对我们两个外籍是坏消息,鉴于前面遇到过的麻烦,严守规则为好。但来南疆,就是想来一次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南北穿越啊!想继续前行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27 18:48:23)
在阿克苏托木尔住宿遇到的麻烦 因为托木尔大峡谷偏远,车队计划在一家兵团酒店住两晚,然后直赴喀什。谁想我此次出行的第一个麻烦来了! 我们还在环塔拉力赛现场,领队接到警察的电话:”你们车队的两个外籍人昨天住哪儿了?” 说来话长,要从头说起。外籍要住涉外酒店,酒店会把外籍人员信息向公安报备。这是我前两次进疆经历已知的。因此自驾团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喀喇昆仑公路(中巴国际公路)起于喀什,经过国门红其拉甫山口后,一直通往巴基斯坦北部城市塔科特。在中国境内415公里。此行自驾车队就要沿着帕米尔高原的中巴公路,一直到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国门。不过想要进入帕米尔高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必须先在喀什全域旅游服务中心办好边境通行证,这样边防官兵才可能让你进入。为办通行证,我又遇到麻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