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小桥

岁月如流水,记下点滴
正文

寻访陆孝颐

(2018-12-12 18:55:00) 下一个

在文学城读过“老海归 小故事”45篇,其中一篇提到陆孝颐这个名字,我觉得是见过的一位远房舅舅。问过妈妈,得到确认。

70年代末,曾随父母和孝颐舅舅舅妈及其他亲友聚过几次。那时已知孝颐舅舅患了鼻咽癌,再后来他们夫妇都去世了,对闵曾嫚舅妈的样子印象特别深。

妈妈说过,这位陆孝颐舅舅的父亲陆以燕就是1943年她随外婆从上海逃难到重庆的路上,在战乱中帮助买票,送她们上火车的两位堂伯/堂叔之一(衡阳湘桂铁路一段,还有桂林铁路一段,详细见妈妈的文章《我的一九四三年》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3674/201708/27041.html。)是两位中的哪一位我没搞清,本想今年回家再问问的,随着四月二姨离去,九月妈妈突然离去,现在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网上曾经见过一篇《寻访陆孝颐》,作者与这篇《寻访与钱学森同船回国的陆孝颐》相同,但引用照片和文章出处不同。记在这里,以纪念逝去的太仓陆家老一辈。

 

寻访与钱学森同船回国的陆孝颐 

程宏、王德禄 

【按】二战即将结束时,国民政府为了将来重建国家,恢复了庚子赔款留学计划,采用中央和地方部门资助全国考试优秀者公费留学、中央政府提供评价外汇资助全国考试合格者自费留学等方式,向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派出了大批留学人员。1947年后,中共同样为了在建政后重建国家,实施了“楚才晋用”的人才争夺战略,通过各种渠道动员国民政府期间赴美留学生回国工作。在1950年代初期形成了上千人的回国潮,也形成了一个特殊海归群体。然而这批人回国后的命运却跌宕起伏,特别在反右和文革中,大部分人遭到了“楚才禁用”的对待,即便是中共地下党当年暗中派出的人也难免。

1955年9月15日“克利夫兰总统号”第60次航次在旧金山起航,驶向中国香港。这个航次因为有钱学森等24位归国留美学者,所以成为1950年代归国潮中的一个著名航次。当年这一船上归国留美学者之一陆孝颐被美国当局“驱逐出境”,归途中被秘密监视,他的命运和经历引发了作者的关注和追访。

同船海归

1950年代的“海归潮”有两次。第一次从1949年8月中国新政权即将建立开始,到1951年10月9日,美国司法部移民归化局发布明确禁止学习理、工、医、农的中国留学生离境的法令为止,第二次从1954年7月美国逐渐放松和撤销对中国留学生的禁归令开始,到1957年中国大陆开展反右运动为止。此后,潮峰消退,归国者成为个例。直至文革前,两次“海归潮”总数约为1200人。

1954年4月至7月,苏、美、英、法、中等5国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外交会议,主要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谈判结果之一是开启了1950年代中国留美学生学者的第二次海归潮。

1955年9月15日,钱学森等24人乘“克利夫兰总统号”从旧金山起航,经香港回国,这是第二次海归潮中的一件大事件。王德禄1990年在做1950年代回国留美科学家研究时,采访了与钱学森同船回国的疏松桂、许国志、何国柱等三人。疏松桂提供了同船同学名单,但对于这24位同学的去向和下落,他们也不完全掌握。2010年作者又开始了对1950年代回国留美科学家的寻访,2014年终于获知了他们回国后的下落:

 洪用林(1916~1972),历任北京农业大学和沈阳农学院副教授。

 陆孝颐(1925~1981),历任北京市都市规划委、市水利局水利勘探设计处工程师。

 陈炳兆(1911~1988),任中科院上海冶金陶瓷所研究员。

 沈学均(1933~1994),王祖耆夫人,在成都规划设计院、成都工学院和杭州大学外语系工作。

 冯启德(1925~1996),历任中科院水工所副研究员、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刘骊生(1924~1998),在南开大学分子生物所任教授,退休后移居加拿大。

 孙 湘(1916~1999),李正武夫人,历任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核工业部西南物理所副所长。

 疏松桂(1911~2000),历任二机部九院设计部副主任,中科院自动化所副所长。

 肖 伦(1911~2000),历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中科院院士。

 张发慧(1920~2000),洪用林夫人,历任北京农业大学、沈阳农学院、南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

 许国志(1919~2001),历任中科院力学所、数学所、系统科学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院士。

 刘豫麒(1927~2004),何国柱夫人,任教中央音乐学院声乐系,后在南开大学图书馆外文部工作。

 刘尔雄(1924~2005),在洛阳拖拉机厂,曾任副总工程师。

 许顺生(1920~2007),任中科院上海冶金所研究员。

 蒋丽金(1919~2008),许国志夫人,任中科院化学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

 肖蓉春(1920~2008),肖伦夫人,在外交部门工作,后任中科院经济所、西亚非洲所副研究员。

 钱学森(1911~2009),历任中科院力学所所长、七机部副部长、国防部五院院长,中科院院士。

 蒋 英(1919~2012),钱学森夫人,在中央音乐学院历任声乐系教研室主任、歌剧系副主任。

 李正武(1916~2013),历任二机部585所所长、西南物理研究院名誉院长,中科院院士。

 张士铎(1925~2015),任同济大学道路桥梁系教授。

 何国柱(1922~),任南开大学物理系教授、系主任,退休后移居美国。

 胡聿贤(1922~),历任中科院土建所所长,国家地震局地球物理所工程地震研究中心主任,中科院院士。

 戴月棣(1923~),胡聿贤夫人,历任中科院土建所图书馆馆长,国家地震局地球物理所研究馆员。

 王祖耆(1927~),历任成都电讯工学院教授、光电子系主任,杭州电子工学院院长。

 

24人中,后来成长出6位两院院士,尤其是钱学森,作为海归的典型,不但是中国国防科技大师,倍受中共领导的器重,还担任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进入国家领导人行列。

然而,公众有所不知,当时同船回国24人中,只有一人是中共党员。何国柱1990年告诉我们,当时美国国务院派员随船航行,秘密监视一位被“驱逐出境”的留学生。说这位留学生暴露了地下党身份,轮船沿途停经檀香山、横滨、马尼拉时,其他乘客可以上岸游玩,唯独让他呆在船舱里,不准上甲板登岸。王祖耆2012年接受我们采访时说,这位留学生是陆孝颐。他回国以后才知道,陆孝颐出国前就是中共地下党员。这位被驱逐回国的中共地下党员后来命运如何?成了一个谜。

 

求学抗日

关于陆孝颐的生平资料很少,只有梁思礼、徐永强的《陆氏兄弟》有所涉及。我们继续寻访了仍在世的其他同船回国者,胡聿贤、戴月棣和张士铎,均一无所获。最后通过知情人于平、赵霞、常平和陆孝颐的堂兄弟陆孝繁、陆孝平,以及“陆孝颐科学技术奖励”获得者陈祥建,最后终于大致勾勒出陆孝颐的人生轨迹。

陆孝颐祖籍江苏太仓,1924年生于天津。父亲陆以燕是铁道部建厂工程公司工程师。兄弟姊妹8人,陆孝颐排行老四。1935年在培植小学毕业,到南开中学读初中,芦沟桥事变后失学;此时耀华中学校长赵天麟利用校舍在下午和晚上时间办“特班”,广泛招收失学青年,陆孝颐得以继续念书,1941年高中毕业。

五个少年好朋友的毕业照:梁思礼(左1)、陆孝劬(左2)、郭宁然(后中)、陆孝颐(右2)、张克城(右1),1935年。(梁思礼提供)

(照片底下人物占位说明和下面这篇小文不同,我倾向下文说明是对的

梁思礼早年在津玩伴

1935年夏,11岁的梁思礼(左一)从天津意租界内的培植小学毕业,与陆孝劬(大陆,左三)、陆孝颐(小陆,右一)、张克诚(右二)等同校的要好玩伴一起,跟老师合影。郭宁然(后中)不得不站在凳子上,才露出了脑袋。培植小学是教会学校,校长和英文老师是美国人,强化英语教育。香港音乐家刘靖之早年也在该校毕业,认为该校还重视音乐教育。

照片中的孩子们大多考入了南开中学、汇文中学,都学有所成。梁思礼是火箭控制系统专家、中科院院士。陆孝劬后化名纪锋,奔赴延安,解放后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曾任中国驻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代表之一。陆孝颐曾留美学习水利工程,是我国水利学家。张克诚抗战期间加入中共,解放天津前夕利用在天津工务局外勤组任职的机会,成功盗取天津城防图,为解放天津立了大功。他对建工建材业的发展有过贡献。今晚报

 

1939年时,三青团也是国共合作抗日统一战线的一部分,陆孝颐在中学期间加入过三青团,但没有什么活动。陆孝颐家族中许多人都参加了中共革命,三哥陆孝华后曾任湖南出版社社长,堂兄陆孝劬(纪锋)后曾任中国红十字总会国际部部长,中国驻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代表,他们都是陆孝颐政治上的引路人。陆孝颐少年时代有很多玩伴,后来都比较有作为,如梁启超之子梁思礼院士;文革前北京市委大学科学工作部副部长宋硕;天津大学土木系教授徐定华;建工部水泥工业设计研究院副院长张克诚,还曾成功盗取国民党天津城防图,为解放天津立了大功。

1941年陆孝颐考入燕京大学化学系,1942年加入地下党外围组织“斐然读书会”。同年7月初在家中与陆孝劬一起被逮捕,关押了一个多月,经过两次审讯,于8月24日被释放。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关闭燕京大学,遣散学生。1942年陆孝颐又考入天津工商学院土木系,1946年毕业,同年8月在北京,经宋硕介绍加入中共,后在山海关铁路桥梁厂实习。1947年陆孝颐参加第二届自费留美资格考试。原想利用官方外汇牌价一买一卖,补贴家用,供弟妹上学,但朋友、兄弟、叔父都鼓励其出国,宋硕通知他,地下党同意派他赴美留学。

小学好友合影,左起:梁思礼、张克诚、陆孝劬、陆孝颐,大约1955年底,北京市委大院。(梁思礼提供)

 

负笈留美

陆孝颐在留学期间积极参加两个地下党控制的学生组织 ——“留美科协”和“CSCA”(北美基督教中国留学生协会)的活动。与王祖耆、李鑫(未回国)、吉金瑞(未回国)等人组成CSCA艾奥瓦支部。1950年又联络了许协庆、姜文钊、黄渝江、徐仁吉、方琳等人组成学习小组,宣传中共的方针政策,动员进步留学生回国。梁思礼回忆道,陆孝颐当时坦率地指出:“工业救国的理想是建筑在沙滩上的!”,语义中彰显了地下党的思想立场。

当年很多自费留学生的读书费用是由家人利用外汇官方平价买来,再以市场价卖出一部分的方式维持。1947年至1948年底三个学期,陆孝颐家里为他三次买了近3000美元,陆孝颐返回给家里1000美元,供家人在市场上卖出。1947年时外汇官价与黑市价为1:4到1:5。1950年后,美国国务院每月发放津贴60美元,打零工每月有15美元收入。1951年后,他在几个公司从事土木建筑设计工作,每月收入从360美元逐步增至每月525美元,这些经济琐事都是陆孝颐回国后向组织交代的内容。陆孝颐在美国期间节衣缩食,购买了大量水利科技资料带回国,献给国家。

陆孝颐1949年5月获乔治亚州技术学院土木学硕士学位,又赴艾奥瓦州立大学水工研究所准备读博士。1951年准备回国,8月份办齐手续,因朝鲜战争爆发,只好滞留美国。陆孝颐引起移民局的注意,被移民局找去谈话,问及对朝鲜战争的态度。刘尓雄在1959年回忆,陆孝颐1954年3月又被移民局传讯,要求不能离开纽约,每周向移民局汇报参加了什么活动,单位和住址变更了没有。1955年4月陆孝颐被联邦调查局逮捕,理由是在CSCA中编发宣传品。经同学保释,被驱逐出境,又被税务局扣掉400美元。

CSCA纽约分部成员,站立者左起:1.张汝楫,2.陆孝颐,3.黄葆 同,4.张庆年,5.席佐荣,6.陈辉,7.范家祯,8张增年,.9.邹德慈,10.唐孝纯,11.陈亚英,12.陈一鸣;中间排左起:1.邹斯履,2. 邹德真,3.梁思礼;前排左起:1.金诗箴,2.邹德华,3.茅于宽,4.陈秀霞,5.梅健鹰。1948年。(梁思礼提供)

 

报效祖国

1955年9月15日,陆孝颐终于登上“克利夫兰总统号”邮轮离开旧金山,10月8日抵达香港海域。当时港英当局不许他们上岸,由武装人员押送,分乘小艇到九龙,再乘火车到深圳,入境回到大陆。陆孝颐到北京后,住在前门国务院留学生回国接待办公室在招待所内等待分配工作。宋硕听说,向中央要求将他留在北京市工作,并介绍自己部门的闵曾嫚与他相识,成为陆孝颐夫人。陆孝颐所学专业是水利工程,历任北京市都市规划委八组副组长、城市规划管理局副室主任、市政设计院副主任工程师、市水利局勘探设计院高级工程师。1950年代末期,在北京市郊区水利规划中,陆孝颐多年深入房山和通县的现场,演算和复核了大量的水文数据,为北京市城市排水规划、水利建设工作做了大量工作。

陆孝颐出国时,组织与约定以通信方式保持联系,1949年后因国际形势变化中断,1955年回国后马上向组织申明情况,经市委组织部批准,接上组织关系。但他万万没有料到,组织已经秘密将他列入内部审查对象,1959年开始对他进行外调。原规划局党委宣传干部于平回忆,彭真1960年在人民大会堂做反修报告,6级以上党员工程师都可参会,身为5级工程师的陆孝颐跑到局党委宣传部领入场券,却被排斥在名单之外,让他十分失落。

1961年3月,陆孝颐调入市政设计研究院。文革开始时,因宋硕是聂元梓等七人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首当其冲的点名对象,陆孝颐不免受到牵连,隔离审查,批斗抄家,强迫去农村,从事重体力劳动。大约1967年,陆孝颐发现鼻咽癌,接受治疗,不能全日上班。养病期间还坚持翻译水利资料。1969年,回国后才入党的钱学森当选中央候补委员,而1970年,陆孝颐在北京市水利局却被劝退出党。这对他精神打击巨大,他常常自言自语:“我怎么就不是党的人了呢?”。堂兄陆孝樊说,陆孝颐因放疗脑部受伤,精神出现异常,但外人不容易看出来。1972年尼克松访华,派出所民警到家中,告诫陆孝颐不要出门。此后病情发展,陆孝颐几乎完全失去工作能力。梁思礼、徐永强和妹妹徐永秀回忆,文革末期,他带着药片和口杯,乘坐公交到处游逛,经常跑到他们家,坐下来找水服药。陆对梁思礼和徐永强感慨地:“党培养我十三年!我只给党工作了十二年!”。话语之间透露了要为国家继续工作的渴望。十三年大概是指从1942年在燕京大学积极参加抗战到1955年回国;十二年是指从1955年回国到1967年文革这段时间。

陆孝颐(右1)和市政设计研究院二室的同事合影,1963年冬季。(程谨协助提供)

 

1979年1月,北京市水利局根据国务院科技干部局文件《关于五十年代中期留美学生同美国政府进行斗争争取回国斗争问题的调查结论》,开始清理甄别1950年代回国留学人员的冤假错悬案,给水利勘探设计院发出《关于陆孝颐同志历史问题复查结论的批复》,至此陆孝颐的三个历史问题,即1939年加入三青团,1942年在燕京大学被日本宪兵逮捕释放,美国留学期间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全部得到澄清。

 

凡星陨落

陆孝颐得到甄别结论后仅两年多,就于1981年8月31日去世,年仅57岁。1982年水利局组织上为其召开了追悼会,悼词给予了高度评价,是年夫人闵曾缦因抑郁自杀,他们没有子女。根据他们遗愿,将一生省吃俭用积攒的17000元捐赠给水电部,经钱正英部长批示,1983年12月在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设立“陆孝颐科学技术奖”基金。由于人民币贬值太快,缺少新的增值资金注入该奖项仅颁发两届,就停止了活动。

陆孝樊说,文革中陆孝颐受宋硕和纪锋牵连时,曾将在美国期间的通信资料,包括回国船上的全体同学的签名信等资料交给他保管,后来他转交梁思礼。梁思礼说,这些资料已经捐献给在建的北京市华侨历史博物馆,他希望这些反映着陆孝颐这一代回国留美学者爱国主义情怀的文物能够早日展示在世人面前。

陆孝颐和夫人闵曾嫚,约1957年。(梁思礼提供)

 

1985年10月,这一船同学回国30年时,钱学森和许国志张罗了部分在京同学,在许国志蒋丽金夫妇家里举行了一次聚会。那时陆孝颐去世不久,据说为了纪念他,同学们还尝试收集他回国后的资料,但无果而终。

来源:《科学文化评论》第11卷第6期,作者投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