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难忘云深处 7

(2022-06-23 03:12:35) 下一个

妈妈余启欣下乡才走了几天,外婆就病倒了。

外婆的肾有毛病,之前也病倒过几次。那时妈妈在家,都是妈妈照顾外婆去的医院。可是这次外婆病得很重,妈妈和爸爸都不在家。

外婆是傍晚的时候开始不妥的。她头晕,腹痛。可是她硬撑着,想着睡一觉就会好点。她也不想麻烦外孙,毕竟书华才13岁,还是个孩子呢。不料到了夜里,她开始止不住地呕吐。动静大到把和她睡在一起的诗韵惊醒了。诗韵看到外婆伏在床边的样子,害怕极了,她爬起来把隔壁床已经睡着的大哥叫醒了。

书华起来把灯打开,一看也慌了神。外婆不仅吐得厉害,而且脸色蜡黄,大汗淋漓。他吓坏了,知道外婆又犯病了。此时半夜三更的,家里一个大人都没有。书华急得在屋里来回打了几个转,思虑再三,他想起妈妈临走时交待过的,有什么紧急事情的话,可以去向邻居求助。他看着床上的外婆,咬着牙,鼓起了勇气,去敲邻居陈阿婆的门。

陈阿婆很快就起来了。她听书华说外婆犯病了,赶忙就开了门出来,对书华说:“楼下的老方有个三轮车,我和你一起去请他帮忙,送你外婆去医院。”

陈阿婆带着书华到楼下,敲开了老方的门,说明了来意。老方听说外婆病重,毫不犹豫地说:“好的好的,你们在门道里等我,我去把三轮车骑过来,带你们去医院。”

陈阿婆和书华回到楼上家里,她叮嘱书华说:“你记住去到医院后,挂急诊号,知道吗?要带上钱。去到医院万事要小心。阿婆明天早上去看你们。”

书华让诗韵继续在家睡觉。他把妈妈留下的几块钱都带在身上,小心翼翼地背起外婆,走下楼梯。

这时楼下的老方已经在等着他们了。他赶着用报纸铺在三轮车上,一连声地向书华道歉,说:“这车有点脏。太对不起了。将就着吧。”

陈阿婆则不停地向老方解释,说周家的大人都不在,有劳老方了。

“嗨,陈阿婆,咱们住一个楼里,这个忙是要帮的。你放心吧,我会送他们去医院的。”

深夜的广州大街上,静谧,凉爽。书华搂着外婆坐在三轮车上,心里半是恐惧,半是骄傲。恐惧是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骄傲是感觉自己一夜间仿佛成了大人。

书华背着外婆到了中山医院看了急诊后,医生让外婆打了一针,又服了些药,然后让外婆在医院里住几天。

外婆却无论如何不同意住院,说带些药回家吃就可以了。又说反正是老毛病,住院也治不好的。书华是希望外婆住院的,可是他又说服不了外婆。送他们来医院的老方又走了,因为他明天一早要去给人送煤的。两婆孙在医院里等到天亮了,才一起搭公共汽车回了家。书华看着外婆睡下了他才去上学。到学校时,他已经迟到近一个小时了。

在这之前,书华一直都是7点前就回到学校的。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迟到了一次,偏偏就是这一次,就让他错过了给外宾献花的日子。而且,事情并不仅仅是迟到了,没有能够参加这一政治任务那么简单。他错过了这一天,在他的生命中刻写下的印记,远比他想象的多。

这天,他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被严厉地追问迟到的原因。书华惶恐地解释了之后,仍然被学校领导批评,说书华对待如此重大的政治任务不够严肃,不够郑重。书华被留在办公室里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训导。在校领导看来,书华出这么严重的问题,原因在于政治意识不够强,平时对自己的要求不够严格,小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等等。最后,校领导决定,暂停书华的班长职位,加强书华的政治学习。

“周书华,你要知道,学校领导这么做,是爱护你。你必须接受教训,通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学习,意识到你的错误的严重性,你才能真正成为一个革命的接班人。我们会观察你以后的言行,只要你表现突出,学校还是会给你机会,做回班干部的。”胡校长对书华说。

一直以来,品学兼优的书华都是同学们的榜样,他也以此为荣。他还从来都没有遭受过如此沉重的打击。他几乎觉得无颜以对班上的同学了。晚上回家后,书华对外婆述说了在学校里发生的一切,说着说着,白天强颜镇定的书华终于无法再掩饰自己内心的崩溃,忍不住地哭了。

曾经经历过无数人生风雨的外婆静静地听着书华的述说。她没有给与任何的意见,只是慈爱地轻轻抚摸着孙子的手,让他说,让他哭。

许久,直到书华平静下来了,外婆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书华,外婆知道你心里难过。你是个好孩子,你是为了给外婆看病才迟到的。别人不知道,外婆是知道的。外婆相信你没做错。因为要不是你,外婆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书华闻听此言,原先耷拉着的头抬了起来。他看着外婆,黑色的瞳仁闪着银色的光。

“你现在还小,不过,外婆相信你将来是要干大事业的人。古人说,天降大任者,必须要先苦其心志,就是说,要经历过痛苦,才能成才。所以,不要害怕痛苦。知道吗?”

外婆的一番话,有如炎热夏日里的一阵凉风,极大地安慰了书华。他的头脑逐渐冷静,心情也一点点平伏下来。

“不管你当不当这个班长,书华,你记住,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学习。只要你把书读好,好好学习,外婆就心满意足了。”

“外婆,可是,校长批评我,说我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政治上进心不强,说我关键时刻出差错,给学校,给所有人丢脸。还有,班里同学都在议论我、、、”想起白天在学校里的经历,书华仍然心有余悸。即使已经回到了家里,他仍然觉得抬不起头来。

看着书华垂头丧气的样子,外婆静默了好一会,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缓声说道:“书华,你把苏东坡的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背来听听,好吗?”

书华犹豫了瞬间,他不明白为何外婆要在此时让他背诵这首词。但他还是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然后一字一句地,低声背起了这首宋词: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背完之后,书华不解地看着外婆,眼神里充满了问号。

外婆一直静静地听书华背诗,完了之后,她也是静静地看着书华,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接着说道:“我前几天教过你的辛弃疾的那首《永遇乐·千古江山》,会背吗?”

 “唔,会。”

“好,你继续背来听听。”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神奇的是,背着背着,书华的胸中不知不觉间,升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悲凉壮怀之情。他感到自己的情感和眼界仿佛在瞬间升华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高度。以前学这两首词的时候,他只是学习诗词里的文字意义。而今天,他头一次和诗词中描述的意境产生了一种情感上的共鸣!

只有十三岁的少年书华,头一次感同身受,想象着眼前是白浪滔天的滚滚长江,自己站在岁月的舞榭歌台,见证古往今来的英雄人物,风啸雨狂,金戈铁马,生死存亡、、、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在这种体验中,修筑起一种内在的坚强。这种坚强,让他可以脱离开当下所经验的痛苦,去体验和回味一种居高望远的壮志胸怀。这正是外婆自己实践过,也希望书华学到的生存之道。

背完了。书华没有察觉到,竟然有一滴泪水滑到了腮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