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德国国殇日与记忆文化

(2019-11-17 08:52:19) 下一个

德国国殇日与记忆文化

2019年11月17日是德国国殇纪念日(Volkstrauertag),全国各地都有活动纪念阵亡军人,其中,最大纪念仪式在首都柏林举行,德国各宗教的代表出席仪式。总统讲话,总理和所有部长均出席。全场静默两分钟,纪念为国捐躯的军人。总统和总理按照传统向纪念碑献花,民众也冒着零下1℃寒冷的天气一同向阵亡军人致敬。

早上九点在教堂举行弥撒,天主教主教主持祭祀仪式。之后,大家一起来到公墓,向阵亡军人致敬,向无名死亡者致哀,市长代表市政府、退伍军人协会主席代表退伍军人、公民协会主席代表公民、难民组织会长代表难民献花圈。整个祭祀仪式由城市交响乐团和合唱团伴随。在献礼仪式结束时,公衆合唱德国国歌。

向纪念碑献花

国殇纪念文化传统久远,圣经上说「忧愁强如喜笑,因为面带愁容,终必使心喜乐。」(传道书7:3)

德国1919年开始举行国殇纪念, 1922年法定为国殇日。1952年开始把国殇日定在降临第一主日前两周的周日。

「只有承认历史,才能建设一个更好的未来」,德国人懂得这句话的深刻内涵。德国人能取得昔日那些惨遭其蹂躏国家和民族的谅解,是因为德国人用心在忏悔,用行动在弥补,德国人向世界庄严宣誓,德国永不再犯纳粹军国主义的历史错误。德国人用自己真心的忏悔,诚挚的实际行动来被世界重新接纳,融入这个国际大家庭。今天的德国在维护和平与促进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历史的车轮是向前滚动的,犹如一面醒目的镜子映衬出一个国家的本质面目。为了彻底断绝纳粹主义的根源,德国把打击纳粹主义列入国家刑法制裁,对纳粹言论零容忍,在反省战争,忏悔罪过这面历史镜子面前,德国人用实际行动获得了世界人民的认可。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不能坦诚面对自己犯过的错误与祸害作出深彻的反省和悔悟,就永远站不起来。

记忆文化

德国的各大城市遍布大大小小的纪念馆。然而,在二战以及1989年德国统一后,德国的纪念文化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自十四到十七世纪数百年间,城市修建的纪念碑多为雕塑,譬如象征城市自治权的罗兰像、表现君王或统帅身份的古罗马骑士风格塑像等,此后更有在古典主义时期兴盛一时的歌德与席勒塑像。1871年普法战争结束,建立德意志帝国,举国上下修建大量爱国主义题材的胜利纪念碑,以示庆祝。尤其是146座俾斯麦纪念塔和荣誉柱以及550座纪念碑,均体现了昔日民众对俾斯麦的狂热膜拜。

德国各大城市遍布历史纪念馆。一战后,它们的角色发生了转变。取代胜利纪念碑的,更多的是一些为悼念爱国烈士而建造的纪念场所。在经历了二战浩劫后,德国人的英雄情结已磨灭殆尽,不少地方只是在现有碑体的基础上简单添置了一些刻有阵亡同胞名字的铜板。

如今,展现民族豪情或歌颂政治领袖、文化名人与科学泰斗的纪念碑已变得不合时宜,取而代之的是具有警示意义、反战、反驱逐及种族屠杀的纪念碑。上世纪七十年代,德国开始全面反思欧洲历史上对犹太人的迫害与屠杀,随之也出现了越来越多以此为主题的纪念场馆,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位于柏林的大屠杀纪念碑。无处不在的还有“绊脚石”:正面镶有黄铜并刻上姓名的小块铺路石,通常铺设在纳粹时期犹太死难者生前寓所的门口。德国人借着建设警示碑及纪念碑反思纳粹暴政下那段政治黑暗、道德沦丧的历史,其规模之大,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极为罕见。

新近修建的警示碑试图通过其特定形态及设计传递一种恐惧、凄惶和无助的情绪,或象征性地,或具体呈现——借助火车车厢、行李物品等诸如此类的场景元素唤起人们对昔日通往集中营的死亡之旅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的历史记忆。与此同时,审视历史的视角在过去十年也在不断拓展和丰富。在兴建大量凭吊犹太遇难者的纪念馆之后,近年来德国也涌现一批为纳粹时期被害的辛提人和罗姆人、同性恋者及“安乐死计划”死难者而建造的纪念碑。

东西德统一无疑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大历史事件。然而迄今为止,无论是1989年莱比锡的“周一示威”(1989至1990年间前东德的一连串和平反政府游行)活动旧址还是在首都柏林修建纪念碑的提议都一直饱受争议。相比之下,人们对前东德极权体制保持警惕,在这一点上似乎并无异议。柏林墙博物馆尝试重现昔日反人道的边境防御,尽管高墙电网在东德剧变后几乎已被拆除一空。1996年,位于布伦瑞克与马格德堡之间A2高速路沿线的原边防检查站被改造为“马林博恩东西德分裂时期纪念馆” (Gedenkstätte Deutsche Teilung Marienborn),成为了解历史和政治的生动课堂。当年从罗斯托克到埃尔福特遍布整个东德的国安局情报机构和监狱设施,现已作为档案馆和纪念馆向公众开放,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位于柏林-霍恩施豪森(Berlin-Hohenschönhausen)的臭名昭著的国安局看守所,以及在国安局旧址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史塔西博物馆(Stasimuseum)。

 以反思纳粹暴行和德国统一社会党(SED)专制独裁为主题的纪念场馆是联邦政府的重点资助项目。而对其他政治议题或“欧洲统一”等当代历史事件的呈现则并不多见,以此为主题的纪念馆亦是寥寥可数。

 新近修建的两座战争纪念碑以一种新形式出现:2009年,位于柏林的国防部所在地竖立起了德国联邦国防军阵亡将士纪念碑;波茨坦附近的一个名为“记忆森林”(Wald der Erinnerung)的纪念馆则专为凭吊在境外执行任务时不幸罹难的国防军士兵而建。

 这些新建的纪念碑建筑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风格简洁质朴,避免流露任何激情。它们既非民族自豪和国家权力的象征,也不针对任何其他民族,而是肩负道德教育的功能,旨在传达深刻的省思和谦卑,倡导宽容和人道主义精神。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在歐洲,「仇猶反猶」的情緒,已有二千年的歷史。歐洲諸國,在歷史上,都偶會有排猶的舉動,所以希特勒的反猶排猶,在開始,人們只是覺得,哦!又來了,並没驚動任何人。未料,納粹德國成了火山爆口,居然演變成大模模地屠殺猶太人。中國成語「姑息養奸」,姑息「仇猶」久了,就演變得不可收拾的局面。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好像鲁迅说过;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好文!德国军服改来改去却还带着旧时的印记。~~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德国真是厉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