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2017-12-21 15:00:51) 下一个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旧约传道书敬醒我们:“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三11)

《加拉太书》4章4-5节教导我们说,“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他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

人对神没有真正的认识,就没有真正的敬拜与归服,只有盲目的崇拜与迷信;人对神没有真正的认识,就不可能遵行神的道,就不可能敬畏神、不可能远离恶事。相反,人所从事的一切活动与行为充满了对神的悖逆、抵挡,充满了对神的毁谤与论断,也充满了人违背真理、违背神话语真谛的恶行。

我们这代人接受的政治教育,经过岁月流逝,许多内容早已模糊乃至淡忘了,然而, “宗教是麻痹人民的精神鸦片” 在我们的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当时的意识形态说“宗教是麻醉人的鸦片”,其实意识形态本身当时就起了麻醉的作用。我们所受的教育,从来不懂得或者不敢从体制的设置和政策层面去思考,只能从自身寻找原因,用当时的语言说,就是“严格要求自己”。在这种意义上讲,人是需要麻醉的。尤其是在那个无望或者说是绝望的环境中,太需要找到一个赋予现实生活意义的支点了。

“精神鸦片”一词出自马克思于1842年《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纲要》一文,他认为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这跟共产主义的无神论有关。但马克思本人并没有对精神鸦片一词详细解释,大部分学者皆把精神鸦片一词解读成人对神的依附。

马克思的这句话在被引用时,经常只有最后一部分“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出现,因此很多人认为这句话对宗教的态度是完全负面的。这并不完全准确,这句话的完整段落是:

Das religiöse Elend ist in einem der Ausdruck des wirklichen Elendes und in einem die Protestation gegen das wirkliche Elend. Die Religion ist der Seufzer der bedrängten Kreatur, das Gemüth einer herzlosen Welt, wie sie der Geist geistloser Zustände ist. Sie ist das Opium des Volks. (“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苦难的表现,同时又是对这种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没有人性世界里的人性,是没有灵魂处境里的灵魂。它是人民的鸦片。”)

由于经常被截取引用,这整段具有比喻色彩的诠释并未受到广泛关注。

在中国人中间,无论知识分子还是普通人,一直抱持着这样的观点: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是弱者的福音。这种对宗教的片面解读实际上也深受无神论思想的影响。

外来的宗教里面,比如基督教,天主教在近代中国都没有成功。1949年以后,在新的政治下,就变成爱国运动委员会,完全政治化了。现在,中国的宗教是统战部管的。所以大家认为中国没有宗教。但是,中国没有宗教,不等于中国老百姓没有信仰。实际上,中国人什么教都信,其核心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有来世,相信有前世。这种相信很普遍,对中国社会起的作用也非常大。它表面体现为孔孟之道,其实信的不是孔孟。很多人都误解,到现在还认为是孔孟之道。孔 孟之道的影响其实很有限,真正有影响的还是善有善报,因果报应。

在如明朝,表面上都信孔孟之道,实际上从皇帝到百姓都相信道士,一般人都相信算命。你说中国以前的官员文人,有几个人不相信命理的?这是礼学吗?这不是礼学,也不是道学。中国的皇帝不需要,为什么?天最大,天意要解释,但不需要宗教来解释。天意就是他和他的大臣来解释,清朝取代明朝就是天命,用不到宗教来解释。清朝从来不利用萨满教,皇帝、大臣就能解释天命的。西方离开教皇不行,中国皇帝可以把你全部消灭,他照样是皇帝。

中国人的宗教感,最关注的,还是基本的跟肉身与世俗相关的东西。还是没有上升到灵魂。人不可能成为神的,永远在世俗里头,所以人关心的当然就是世俗。现在我穷了,只有修来世,下世才能富。还有祭祖,祭祖的目的是什么?祭祖目的是为今天保子孙平安。烧奠钱给祖宗花,是因为他们在那里也要花钱,让祖先在那里生活得好一点,过得好一点就会保佑我们后人,生气了,就对我们不利。没有人关心祖先灵魂到不到天堂。天堂、灵魂这些西方的概念到了中国,但实际上中国人关心的不是这个。秦朝开始就有一种观念,视死如生,就是人死了想活在另一个世界,怎么办?所以要修墓,墓里什么东西都要放,就是让他有吃有喝,样样都有。一开始真人殉葬,后来用陶、用木头代替,用纸人代替,但是目的还是一个。这个概念跟宗教的彼岸、天堂、灵魂完全两样的。

中国人是世俗的敬畏。为什么敬天呢?得罪天,可不得了。这是根深蒂固的。中国人的民间靠什么来维持呢?靠家族,靠民间的信仰。

中国人的问题在哪里?就是皇帝没有了,个人权威在毛泽东走了以后,也没有了。敬畏没有了,但是没有新的信仰来代替,怎么办?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今天还是皇权,那么皇帝就是天,天的意志通过皇帝来实现的。我们年轻的时候,把毛泽东实际上作为一个天、一个神,毛泽东总是对的,只要信毛泽东就可以。现在呢?我们姑且不讲什么历史功过,就是这样的信仰也没有了。那么中国这个社会到底靠什么?靠政府?全世界再强大的政府都不可能保持社会百分之百的合理,总有人不幸的,总有贪污,总有官僚,总有判错的案子。任何政府都有腐败存在,它不可能解决一切世俗的问题。

靠科学?科学到现在很多问题解释不了,而且未来会有更多的事情解释不了。靠哲学家、靠学者?更不行。且不说学者专家自己都摆脱不了这样一个环境,他能解决所有问题吗?比如社会出现严重不公的现象,你靠什么来解决?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再发达他也有不满意的时候,那么谁来调解?实际上,没有办法的。很多事情是需要一种信仰来支撑的。但是要绝大多数人产生自觉的信仰,几乎不可能。但宗教有这个本事。宗教一旦作为宗教来接受,那么任何宗教都离不开权威的神,他可以解决问题。比如对社会的不公,他可以作出合理的解释。真正信了教,人们所追求的绝不是简单的物质利益,更多是精神层面的。

信仰就是人和神的关系。基督教信仰和其它宗教信仰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它宗教都是人在找神,有限者试图通过自己的修行来认识神,但基督教信仰告诉我们,“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当我们远离上帝,深度迷失时,上帝主动来寻找和拯救失丧的人!他差遣耶稣基督,为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

可见,基督教信仰并非单纯的“精神安慰”,圣经的真理告诉我们世界和人性的真相,并将得救之道启示给我们!

http://www.csu-bamberg.de/christentum-und-grundgesetz/

Christentum und Grundgesetz

Wenn nach einer aktuellen Umfrage nur 20 Prozent der Deutschen zu Weihnachten in die Kirche gehen wollen, ist das ein Armutszeugnis für die christliche Prägung unserer Kultur. Bei einer Umfrage vor zwei Jahren sagten nur 57 Prozent, sie würden das Weihnachtsevangelium kennen. 25 Prozent meinten gar, es handle sich um ein Märchen von den Brüdern Grimm.

Man muss ja den ganzen Weihnachtskitsch und vor allem die Kommerzialisierung dieser Tage nicht unbedingt mögen. Aber wer die physische Grundlage des Christentums, die Fleischwerdung des Erlösers, ignoriert, steht nicht mehr auf dem Boden des christlichen Abendlands. Die vielzitierten Werte des Grundgesetzes, Toleranz und Freiheitsrechte, können allein nicht sinnstiftend wirken. Die Werte des Grundgesetzes sind, wie der frühere Verfassungsgerichtspräsident Ernst-Wolfgang Böckenförde einmal sagte, ein Gefäß, das mit Inhalt gefüllt werden muss. Diese Füllung wächst aus Kultur und Religion.

Übrigens: Auch die Menschenrechte im Grundgesetz fußen auf dem Begriff der Menschenwürde, und dieser ist ein zutiefst christlicher Begriff. Er speist sich aus der christlichen Vorstellung der Gottebenbildlichkeit des Menschen. Die Denker der Aufklärung und des Liberalismus, die die Menschenrechte formulierten, hatten zwar ihre Schwierigkeiten mit dem Christentum, operierten aber ganz eindeutig auf der Grundlage des christlichen Menschenbildes, mit dem sie aufgewachsen waren. Also: Ohne Christentum keine Menschenwürde, keine Menschenrechte, keine Toleranz.

Quelle: Bayernkurier © 2017

Weihnachtskrippe Bamberg (Foto: You Xi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马列主义才是精神鸦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