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罪恶感不是一种情操

(2009-10-28 01:26:11) 下一个




面对成年留学生  好歹评论罪恶感

谢盛友:罪恶感不是一种情操


20多年前我们到欧洲留学是一边打工一边读书,过年过节还要寄钱给国内的父母,因为国内的父母亲收入低微。现在的留学生,其情况与我们当年的相反。
当年台湾来的李同学假期里不用打工,他说:“我在花自己父母的养老金(其实是防老金),因为我是独子,父母亲反正有多少给我多少。”时,李同学已经28岁,台湾大学毕业,已经工作了几年,才到德国留学,攻读硕士学位。
今天这种情形发生在来自大陆的留学生身上,这些同学跟我们当年情况一样,即在国内已经是学士毕业;跟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不需要一边打工一边读书。
这些同学花父母的钱读书,而这笔钱来源有如下种种:父母本身就很富有;父母几十年省吃俭用的储蓄;留学专用贷款;父母的养老金。

上次留学生聚会,与会者大约40人。来德国留学的家庭大多是平民百姓,顶多是国内小款或县处级,据我所知,父母挣辛苦钱的,学生比较懂事、知报恩。父母挣钱容易的,学生则会玩会花,不但不打工,假期反而出去旅游。

我问他们这些22岁以上的学生:“你们花父母亲的钱读书,有没有罪恶感?”
有一半的同学回答:有罪恶感,所以要赶快读完。
有一半的同学回答:没有任何罪恶感。

根据我的观察,承认有罪恶感的同学年龄偏高,认为没有罪恶感的同学年龄偏低,均为22 或23 岁。还有,认为有罪恶感的同学,他们比较善于处理读书和生活的关系,比较超前思考读学位与未来的事情,比如今后如何找工作、如何成家立业等问题。没有任何罪恶感的同学,其生活态度比较无所谓,甚有当“留学校漂族”的嫌疑。

年满21周岁,按照法律概念,已经是成年人。成年人花父母的钱应该有罪恶感,因为有罪恶感后,你就会分清楚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就会认真规划自己的人生,就会懂得将来如何报答父母、回报社会。

罪恶感这个被人冷落的东西,其实它是中性的。你可以把罪恶感看成是你人生旅途中背的一个包袱、一个沙袋;也可以视之为人生旅途中的一个自带马达、视之为一种动力。若为后者,我们实在应该感激它,因为罪恶感具有强大的力量,推动着我们在人生旅途中健康前进。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在网络论坛里广泛咨询,获得的信息归纳如下:小孩读大学第一阶段(即本科、学士)时,父母资助,不应该有罪恶感,因为这一阶段是就业前的必需台阶;成年人(尤其是花父母亲养老金)读书,不论轻重,都应该有罪恶感。

罪恶感像生理上的痛觉一样,是要被医治的。身体用痛觉的语言来告诉我们那里受伤,灵魂也用罪恶感的语言告诉我们,要采取必要步骤以得医治。两者的目的都是为了健康。30岁左右的成年人留学读书,若毫无罪恶感地花费父母的养老金,就是一种病,需要医治。

罪恶感不是一种能培养出来的情操,罪恶感是带有动力的有方向的一种行动,首先指向过去的罪,然后指向前面的改正。成年人留学,花父母亲养老金,就是一种罪恶。并不是说有罪恶感就不花钱,关键是你花钱时和将来还钱(报答)的心态。罪恶感只是一种症状,你注意到它,你就有指导医治的方向。每个人生在不同阶段,都或多或少有罪恶感,你不能被罪恶感打倒,应该认真对待它,不能一辈子生活在罪恶感的阴影下。

医治最好的办法是,把罪恶感转化为动力,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自己的人生目标,以报答父母、回报社会。报答父母各种各样,一是等值报答,父母给多少将来还多少;超值报答,父母给一千将来还一万;无价报答,将来比父母更有前途、更富有。无价报答,可能是天下父母最愿意看到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无所谓! 回复 悄悄话 谢兄好文!

只是,“罪恶感不是一种能培养出来的情操”之说使我略有不解。君不见“解放后”共产党把资本家和知识分子对自己的财产和知识的罪恶感培养出来了吗?

当然,希特勒并没有成功地培养犹太人的罪恶感。到底是技逊一筹!

“罪恶感像生理上的痛觉一样,是要被医治的”

呵呵,也是可以很好的被利用的!就看你比希特勒高明还是蹩脚了!
剑吼西风 回复 悄悄话 这话说的在理。
lilivancouver 回复 悄悄话 有理有据有节,好文章.可不可以推荐给国内的朋友?先谢了。
wxcqq 回复 悄悄话 You are right on this. My niece who is going to graduate next year from Peking University with the Law degree has decided to come to either to USA or Japan to work on her Master degree. She got a student loan from China and promised to her parents to pay back after she finishes her graduate program. She is really a mature kid, and understands it’s not easy for her parents to send her to school. With this guilt with her ever since, she has been struggling with possible schools in the USA with no scholarship or Japan with scholarship… But one way or another, I just want to let you know there are still kids out there who are very understand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