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紫色海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裁员风刮又刮

(2009-12-24 05:18:32) 下一个

  金融风暴吹满一年有余,除了把私人企业的金饭碗吹翻,连政府机关的铁饭碗也难敌狂风暴雨。这边裁员,那边无限期停工,据说十九年才一次的大风吹,遇上了是福祸天知晓;随着预算遥遥无期的拖延,大家心口越提越高,上班战战兢兢,生怕收到粉红信笺贴着的空纸箱。
  捱着捱着,总算阳光再度灿烂,感激再感激,不胜感激。再度有闲情对镜看珠黄,些许银光闪烁和几缕皱纹飘过,仿佛在祭奠消失的雄心壮志;黑珍珠依旧养在白水银里,分明的对比,不再映出红红火火的理想,而是一个无灾无殃的平安期盼。
  老了吧?肯定的!昨天一手能抱起的孩子,今天提着二十磅大米问你放哪里;岁月如梭的过去,拉皮染发只能欺骗镜子;瞒不住自己不承认的脑子。嘴硬吧?坐在电视机前面,不知觉地沉醉于健康养生的节目,对于俊男美女的唯美,演技青涩到实在看不下去,感慨没有走过大时代,电视剧只剩下小欢小爱。
  曾经希望自己像庆典中的烟火,虽然只有瞬间的生命,但是光芒万丈外加万人瞩目;现在觉得人生要像下水道,默默活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这辈子才能清闲过日子。有小年青觉得这没志向兼恶心,是吗?对于这个世界来说,烟火和庆典是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但是下水道却是日常生活必须品。要雪中送炭,不要锦上添花,这也是年轻人的大声新主张,对不?
  以前说:活过就好;现在说:活着就好。
  以前说:要成为人上人;现在说:枪打出头鸟。
  以前说:等一个送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男孩;现在说:省省吧,哪来那么多花瓶装花?
  以前保养粗糙的脚跟,香精花油的摆满一浴室;现在保养粗糙的脚跟,一瓶凡士林加一双厚袜子。
  以前素颜出门去,人家说这妆化的好自然;现在素颜出门去,人家关心的问是否玉体欠安?
  以前不断声明,我没有化妆(意即天生丽质);现在大声澄清,我身体健康(意即忘了化妆)。
  以前头上扎个鲜鲜艳的大发饰,男朋友赞美是青春活泼;现在头上扎个有点颜色的小夹子,立刻被老公斥为芙蓉王道。
  以前看着钻戒太大很俗气,现在觉得钻戒太小给谁看。
  以前为悦己者容,现在自己讨自己开心。
  以前书到考时就恨多,现在书到用时方恨少。
  以前成天叫着我的生命我作主,现在巴望有谁帮忙拿个主意。
  年轻的日子是海浪,每天在沙滩上瞎忙和,撞到石头才会开花;年老的日子是大海,深邃沉静的占有大部分地球。
  青春的生命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熟透的生命便是一篇乐章;音符各自独立而无须协调,组成乐章的音符却必须瞻前顾后合成一体。
  失去了特异的个性,得到了华美的乐曲,得与失似乎是永远的公平。
  漫漫人生路,回头看每一场轰轰烈烈,竟都成了烟云飞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