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法国薰衣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我喜欢罗马尼亚女高音Angela Gueorghiu的歌声

(2010-10-19 06:05:38) 下一个






Puccini: Gianni Schicchi - O Mio Babbino Caro 普西尼;我亲爱的父亲
Angela Gheorghiu; Ion Marin: Royal Opera House Orchestra



Angela Gueorghiu谈普西尼和音乐, 很值得看



Angela Gueorghiu

Angela Gheoghiu 出生在罗马尼亚的 Adjud, 原名叫 Angela Burlacu , Gheoghui 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 Angela 很早学唱歌剧, 14 岁进布加勒斯特音乐学院学习, 一直读到 25 岁,她 25 岁毕业的那年出来找工作, 正好碰上当年的齐塞斯斯库政权被推翻的时候,被迫走向海外在国际舞台上发展, Angela 在国际各大歌剧院崭露头角, 她的第一个歌剧角色是 1990 年在罗马尼亚第四座大城市 Cluj 歌剧院 《 La boheme 艺术家生涯》里扮演女主角咪咪,之后她就活跃在西方的歌剧舞台上,她独特的高音, 亮丽的外表, 立即获得西方歌剧院的亲睐, 她在西方歌剧院演的第一部歌剧是在英国科芬园( Coven Garden )皇家歌剧院 在莫扎特的歌剧《 Don Giovanni 》里演 Zelinna , 之后她也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爱情毒药 l’elisir d’amour 》中的 Adina , 纽约大都市歌剧院演普西尼的《 La Boheme 艺术家生涯》中的咪咪,最让她走红的还是 1994 年在英国科芬园皇家歌剧院 ( ROH )演出的歌剧茶花女,她扮演女主角 Violetta, 当时担任歌剧院指挥的 Georg Solti 爵士为剧院要重新将茶花女搬上舞台寻找女主角,亲自面试相中 Angela , 决定由她扮演 Violetta ,大获成功,成为世界顶尖的女高音之一 2006 又是在伦敦皇家歌剧院, 在普西尼的《 Tosca 》中的出色演唱和表演被评论说完全可以媲美歌后 Maria Callas 。




















自己喜欢上歌剧
我也是近年来开始喜欢歌剧,我从喜欢 Callas , 到 Anna Netrobko , 到 Renee Flaming , 到 Angela Gheorghiu ,很喜欢听 Angela Gheorghiu 的歌声,最近一直在听她的歌, 最近一本音乐杂志评选历史上 10 大女高音, Angela Gheorghiu 是排在第二位, 排在首位的是 Diva of Divas ,玛丽亚。卡拉斯 Maria Callas.。 去 Callas 的音乐会已经是不可能了,去 Diva Angela Gheorghiu 的音乐会听她演唱却是可能的, 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Angela 的演唱,可以说她是当今世界女高音演唱中最powerful, 最dramatic 热烈,收放自如, 最戏剧化,感染力强 。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她漂亮的高音,更是她每一个吐词运载着浓烈的情感,很多歌迷说, 听Angela的歌声会哭泣,是, Angela Gheorghiu的歌声让我的心不由自主地会哭泣, 泪流满面...

在伦敦皇家节日音乐厅聆听世界著名女高音Angela Gheorghiu演唱

1.订票和改期

2009 年下半年在英国伦敦皇家节日音乐会厅( Royal festival )举行了两场歌剧演出家的音乐会,他们是美国女高音 Rene Flaming 和罗马尼亚女高音 Angela Gheorghiu , 当然并不是整场都是她们唱,中间穿插很多乐队演奏曲目。

像往常一样这些票我都是提早几个月前就预定好, 期待着演出的那一天的来到,因为听她们的 CD 比较多, 也很想现场感受, 音乐会本来应该是在 2009 年 10 月举行,后来又改成 11 月份, Royal Festival 英国皇家节日音乐厅分别给顾客们写信,打电话问我还会去 11 月的音乐会吗?看了下日期没问题,就答应他们了,他们也就给我换了一张票价相同的票, 每次艺术家们改动演出日期,那会给大家带来很大的不便, 音乐厅也很需花费财力去弥补,现在什么都有保险,也许演出也是有保险吧。

碰了几次情况后对歌唱演员改期音乐会也习惯了,对我们在欧洲的观众来说还好,要知道有不少乐迷是从北美,日本专程来的,音乐会的日子的变动对他们的行程会造成很大的不便, 近年来 Angela Geoghui 的音乐会日子变动比较多,媒体借题发挥说她摔大牌,加上她艺高胆大敢常世界著名歌剧院叫板,拒绝演一些角色,时有取消演出或更改演出日期。有媒体用教训的口吻说她:要潜心做艺术家,别把心思花在做明星。不过作为喜欢 Angela Gheorghiu 的粉丝,我还是理解她,因为她演出最终是靠她那宝贵的金嗓子, 遇到嗓子不适或疲劳,那是应该取消演出的,这和小提琴家,钢琴家还是不一样,钢琴坏了,小提琴坏了,可以换一台, 但嗓子坏了,艺术生命就结束了。

与其他的世界女高音比, 她的个性突出,爱憎鲜明, 我喜欢她的个性,媒体的角色是传播和监督 ,保护消费者利益挺好, 但现在有的媒体也喜欢八卦,唯恐天下太安静。粉丝们不理会媒体说的那些,吸引我的是她的歌声,她的嗓音,听她的演唱, 让我很容易陶醉在她的歌声里,特别是听过她唱的《蝴蝶夫人》, 不知有多美,像 Angela Geoghui 这样的金嗓子又有表演才能的歌剧演员是非常难得的。








2 演出及演出节目:

Berstein : Overture , Candide – Orchestra

Verdi ‘ Parigi , OCara’ from La traviata – Gheorghiu/Manea

Massenet ‘Pleurez, pleurez mes yeux’ from Le Cid – Gheorghiu

Bizet Intermezzo and Farandole from L’arlesienne, Suite No2

– Orchestra

Donizetti ‘Caro elisir’ from L’elisir d’amore = Gheorghiu/Manea

Interval

Mascagni Intermezzo from Cavalleria rusticana – Orchestra

Mascagni ‘Cherry Duet’ from L’amico Fritz – Gheorghiu/Manea

Verdi ‘Quando le sera at placido chiaror d’un ciel stellato’ from Luisa Miller – Manea

Verdi Overture, La forza del destino – Orchestra

Verdi’Morro, ma prima in grazia ‘ from Un ballo in maschera – Gheorghiu

Puccini ‘O soave fanciulla ‘ from L boheme – Gheorghiu/ Manea

一开始的伯恩斯坦的《老实人序曲》,指挥 Ion Marin 非常潇洒, Angela Gheorghiu 的演唱自然是没得说的,她唱的曲目见上面的节目单,换了三套裙子,一条比一条漂亮热情,就如她的歌声,把全场打入高潮。 有一下她歌词唱错了,她马上停下来说:《对不起对不起》, 马上更正重新接着再唱, 其实她唱错我也不会懂,她唱得多是意大利语,就算她唱中文我也不一定听得出来,因为花腔有时也让人听不清楚吐词,也可能是演出时出了点小错,她后来演出结束后 Encore 时又连连加唱几首, 而且她唱了那首墨西哥歌曲《格纳纳达Grannada》(见下), 这首歌让全场欢腾舞动,


Angela Gheorghiu, 指挥 : Ion Marin

她是普西尼歌剧的 heroine , 我在想如果普西尼还活着,他很可能会为 Angela Gueorghiu 些不少歌剧,普西尼很多歌剧也是为他喜欢的女高音写的

也许是音乐厅太大, 效果并没有在歌剧院听得那么好, 音乐厅座位没坐满,但大家都很自觉,很多就一直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据说有的老歌剧迷他们只喜欢在歌剧里听歌剧演员唱歌, 不用扩声器,效果都很好。

当晚音乐会几乎清一色了罗马尼亚音乐家军团,与 Angela Gheoghui 搭档的男高音 MariusManea 和指挥 Ion Marin 都是来自罗马尼亚,他们都曾在在罗马尼亚受的正规的音乐教育和训练, 但他们目前都活跃在西方的音乐舞台上。

去过一些音乐会后,发现目前很多顶级的音乐表演家不少是来自前共产主义国家,以前过世的老一辈大师不说,就现在世界音乐舞台挑大梁的: 比如歌剧界的顶级女高音 Anna Netrobko ,男中音 Dmitri Hovroserovsky , 指挥, 钢琴家: Nikolai Luganski , Yvgeny Subin , 小提琴家 MaximVengerov , Vadim Repin , 前苏联,他们的技术过硬,艺术感染力强, top of the tops。前苏联东欧他们的音乐教学有什么奥妙吗?

说实在的西方音乐学习条件比前苏联,前东欧不知要好多少倍,但当今顶尖的音乐家很多都是来自前苏联,东欧,看来不是什么都是能由物质能堆积出来的,特别是用心感受的音乐和艺术, 相反很多作曲家,艺术家在他们穷困潦倒的时候倒写下了旷世之作,就像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年轻的时候还是银行的股票经纪人,生活富裕,还娶了漂亮的丹麦姑娘为妻,但内心对艺术的渴望,辞去银行工作,远游世界, 宁愿孤独地生活在太平洋一个小岛追求他的艺术天堂

3 签名时与 Angela Gheorghiu 近距离交流:

音乐会结束后,出来到大厅看到有人排队,原来是有签名活动展台展出的 Angela Gheorghiu 很多 CD , 她的代表作就是在普西尼的《蝴蝶夫人》与德国男高音 Jonas Kaufmann 的合作,成为经典。 好了等我在 CD 展台欣赏了她的 CD , 去排队等签名时被工作人员告知,《今晚只准许 50 人排队签名, 不准照相》,跟这些工作人员说好话是没用的,不行,我得想办法:去找那 50 名幸运者帮忙。

找了一位中年 Lady , 她二话没说同意了,她自己手上都哪有很多东西要签的,有的都是前一次音乐会帮Angela照的像 她只要求我轮到时站在 Angela Gheorghiu 的签名台附近,她会告诉 Angela Gheorghiu ,让 Angela 知道那是我的 CD ;看来她是一位老经验了,对Angela很了解, 知道Angela不会拒绝的。 我很高兴自己有运气碰到一位洋雷锋。 这时我看到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他们和我的情况一样,不在这幸运的50名里,这对年轻的歌迷小心翼翼地试着问在排队队伍中的一位英国绅士,谁知这位绅士拒绝了,非常紧张地说他自己手里已经有 CD 了,唉,不就是签名吗,有这么要紧嘛,只能说英国绅士太守纪律了! 看着那对说美国英语的夫妇尴尬的神情,我知道乐迷的心情, 便自告奋勇去找队伍中两位韩国中年女士,问她们说可不可以帮那对很失望的夫妇,她们很友善说,没问题啊,我走去那对美国夫妇前面说,如果你们愿意的话,那两位韩国女士愿意帮你们的忙, 他们说谢谢。所有来听 Angela 演唱的听众,很多都不一定住在伦敦,他们和我一样期待这场演出很久了,当你喜欢某一位歌唱家,钢琴家,那肯定是他们的音乐感动了你的心,这种喜欢是发自内心的,并带着感激, 因为他们的音乐触动了我的内心, 让我感动,他们的音乐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陪伴,能有他们的签名,那会是永久的纪念和回忆。

在私人助理陪同下, Angela Gheorghiu 光彩照人自信大方地走来,她换了一套裙子,白色的, 手抄在裙子口袋里,众人鼓掌,等签名的人和围观的人一共加起来也就 100 多人左右,只要不是朗朗,李云迪,签名仪式的人群是不会那么拥挤的。

Angela Gheorghiu 一边签名,一边和大家聊天,打趣,她为人热情洋溢,喜形于色,这时我走去和那位帮我的女士聊天, 她告诉我她们几位专程从法国来的,她是一位超级粉丝,对 Angela Gheorghiu的歌和事很懂,我们一起八卦了一下:我说哎以前我都不懂 Angela Gheorghiu 是在法国定居,我只知道她是罗马尼亚人,她的丈夫 Roberto Alagne 是法国人, 西西里后裔, 这位 Lady 说,那里,他们又分开了。 Angela Gheorghui 和 Roberto Alagne 这对歌剧界的黄金夫妻一起创造了很多歌剧佳话, 他们一起合作演出了:《艺术家生涯 La Boheme 》, 《罗密欧和朱丽叶 Romeo et Juliette 》等等。 不久前在纽约歌剧院上演的《卡门》 本来原定是Angela Gheorghiu 演卡门,她拒绝与前夫Roberto Alagne 演卡门,卡门的角色就让位给立陶宛女中音Elina Garanca , 后者很受好评。

好了, 轮到我们了, 那位叫 Geradine 的法国乐迷,把我的 CD 地给 Angela 并跟她说,这 CD 是我的,请她帮签名, Angela 二话没说,我也上前用法语向她问好,告诉她我是从中国来的, 她顿时眼睛一亮,欧, La Chine, Bravo! 当时在场的乐迷里,也可能我是唯一的中国代表,有些韩国人,日本人, 多是欧洲人。 我也跟 Angela 说 Geradine 她们专程从法国来的, Geradine 把她的 CD 和她上次不知在哪一次音乐会给 Angela 照得演出照放大,请 Angela 签名, Angela 一一照办,好了下一位了, Geradine 出来跟我说《 Elle est superb! 》, 我的天 Geradine 不愧是超级粉丝,连挎在胸前的相机也超级高级,变焦长镜头,好专业啊。

签名活动接近尾声,这时有几位未能排上队的小年轻,手里拿着放大的装在框架里的 Angela 以前的演出照喊着 Angela 的名字,请求 Angela 签名,拒绝这样的乐迷, 那是件很伤心的事, Angela 走过来帮他们签好名,规定 50 人签名,很多时候这样的规定是助理的《好心》,这时我干脆用法语问:《 Angela ,可以与你照张相吗?》,我知道俺是犯规的,但我感觉她会同意的,一般歌星他们对排在后面的人都很照顾, Angela 忙完帮一些人签名,她走到我身边:来,我们来照相吧,那位法国友人 Geradine 帮忙,找了一张, 然后我也帮她照了一张,然后我给她看,《这样行吗?》我问,《打一下闪光灯更好》 Angela 说,接着我又补着一张,之后 Geradine 跟我说,《她呀,是很爱美的!》 , 爱美有什么不好吗?女人的内在美外在美都很重要。

Angela给我的印象是:热情,干练,直率,思路清晰, 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很喜欢她的个性和热情, 她那种热情在她的歌声里都能感觉,






歌也听了,有签名,有留影,应该很高兴了,在音乐会上我领略了舞台上的 Angela Gheorghiu 的风采,签名活动让我看到了一位台下的 Angela , 有个性但也随和。我不喜欢神化艺术家 , 他们也台下的他们让我觉得很亲切。

签名活动快结束了, Angela Gheorghiu 和大家谈笑风生道别, 今晚她有时演出又是签名应该很累了, 有人问:《 Angela , 你什么时候再来伦敦?》, Angela 回答到:《明年夏天,来伦敦演歌剧茶花女》

4 去英国皇家歌剧院看Angela Gheorghiu 《茶花女》

好了,得知她要重新出演歌剧茶花女的消息,就特别留意, 今年夏天七月份又兴致冲冲地赶去伦敦准备去看她演的歌剧茶花女,之前我拼命做功课,听茶花女,读茶花女, 准备在皇家剧院美美地欣赏Angela Gheorghiu 的全场演出,我的邻座, 一对从意大利来的夫妇正在高兴的交谈,他们也是冲着Angela Gheorghiu 来的, 舞台的红色金丝绒大幕一直还没拉开,一位戴眼镜的女士急冲冲走到舞台幕前, 拿着纸, 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枯燥地念着:先生们,女士们,今晚很抱歉,Angela Gheorghiu 今晚不能登台为大家表演, 深表歉意, 从昨晚开始她的胃痛发作......

还没等这位女士念完,全场一片哗然, 只听到楼下一位男士撕心裂肺的大声嚎叫:NO, NO.NO.... 这位男子的喊叫,遗憾抱怨抗议都有, 其实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遗憾抱怨抗议,只是我们喊得小声。接着女士又说今晚的茶花女Violetta 由谁谁替代演出, 全场观众先是愣了一下后,而后马上又反应过来抱以热烈礼貌的掌声, 在整个演出过程中, 我耳边响起的总是Angela Gheorghiu 的声音, 尽管这样, 伦敦的观众们还是不断给替代演员抱以热烈的掌声, 还不断有人喊Bravo,Bravo!伦敦的观众还是很彬彬有礼的,Alfredo是由美国男高音James Valenti 扮演, 声音很好听, 但我感觉他演Alfredo有些拘束, 没有把热恋中的Alfredo那种热烈和莽撞,冲动表演出来, 以前看美国女高音Renée Fleming 和塞浦路斯男高音Joseph Calleja 演茶花女,他们的表演和搭配非常好。


Angela Gueorghiu2010年在英国科芬园皇家歌剧院 演出歌剧茶花女的剧照



La Traviata - James Valenti - Angela Gheorghiu - 2010


Interview with Angela Gheorghiu on La Traviata


据说Angela Gheorghiu 在罗马尼亚恩师叮嘱她:唱歌一定不要唱太高尖,一定不要唱太多(Never too high, never too much )。没看到Angela Gheorghiu 演唱的歌剧茶花女是很遗憾,当然保护她的金嗓子更重要。 她第一次出演茶花女那是1994年的事了,今年她再度出演茶花女, 中间相隔16年之多, 那她下次又什么时候再演茶花女呢? 人生又有几个十六年呢?生命是短暂的, 只有艺术,信仰是长久的。


美好的祝福给Angela Gheorghiu 和音乐快递的朋友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