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太湖祖滨

(2019-11-11 11:00:02) 下一个
ReplyEdit this post


刘振墉:永留心中的太湖美


发表于 2019 年 11 月 09 日 由 刘振墉

五五年夏秋间,我在太湖边上住了有半年多,这期间是我我最勤奋学习的时候。

住地前面是无锡通向宜兴的公路,往来的汽车很少。这段路绕着湖边走,湖边沿是芦苇,再下去就是浩浩荡荡的太湖了。往东一公里许是梅园,当时是全开放的荒芜了的园林,没有围墙或栏栅,任人进出。再往东约二公里是荣巷。荣巷虽然名气大,其实并不很繁荣。公路两侧有农田,但更多的是桑园,喂养蚕宝宝桑叶的,树身不高,叶片多且大,密密麻麻的一片片绿荫。

从窗口望出去,万顷太湖就展现在眼前。除了水和天外,在左前方有鼋头渚清晰可见,正前方的湖中小岛则较为模糊。视野里没有高楼,也没有烟囱。天气大多是碧空万里,也有时候烟雨迷蒙。

通常我每天凌晨一口气跑步到荣巷,回来时在梅园稍息。记得从正门进去,就有个大厅,里面是古色古香的家具,挂着几幅书法长联,写的是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等诗经上的语句。没人值守,更无监控,奇怪当年怎么没有小偷惦记的?

好些个下午,我带两本书,越过芦苇丛下到水边。长时间看书感觉疲倦时,就抬头望望远处的水和天,看看脚下的细沙联着清澈的湖水,和躺在水下的芦梗和树叶。当日头渐渐下沉时,水面逐渐显现出金黄色,由浅而深,直至紫红。微风吹皱了水面,千万个金黄色的闪光,随着水面波纹而闪动着,跳跃着,一波波地沿着风向飘荡过去。

太湖美永留在我的心中,还有那一段逝去的青春岁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