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经沧海随记

吾言吾所思,君闻君所愿。【声明】仅供交流之用,不作投资建议。
个人资料
牛经沧海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来我输在起跑线6

(2019-08-25 05:52:17) 下一个

原来我输在起跑线6

 

人们以最虔诚的心情送别了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开始忧心忡忡,幸福生活就要终结,又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重陷水深火热之中,就像世界上其他四分之三人民一样。担心变化,变化就来了。

 

高中入学前还不太清楚我们要不要实行"二步制",即一周学习,一周务农。我心想高中有二步制,可以参加劳动,能挣一半口粮不成问题。开学才知道二步制暂停,连高二的学生都停止了。

 

接到高中入学通知,我妈哭了。上学不仅是吃闲饭,还要花钱。因为住校,不但要花钱缴学费、书本费,还要缴入伙费。入伙分正伙与机动两档。正伙供应一周六日三餐两干一稀饭菜,一个月大约要八九块钱。机动伙缴米换饭票,供应两干一稀主食,自己解决菜食。缴米换饭票附加每斤三分钱伙钱。以我家的经济情况,初高中五年半一律入机动伙。自带咸菜冬天还好,夏天难办,两三天就长霉了。有时候看到学校老师端一碗饭,有几片青菜叶,感觉就像山珍海味,垂涎欲滴。尽管如此,机动伙费还是一笔沉重的负担。要知道一个全劳力一年毛收入只有一百多元,扣除平价口粮,能分红十几块已经欢天喜地了。

 

那年月农村完全没有任何活水,养鸡养猪也会受到限制。主要经济来源就靠养鸡卖蛋及家里的菜园。每户的菜园都很小,种不出多余疏菜换钱。母亲有时候会在隐蔽的荒地偷偷开垦一块。可是人民群众贯彻落实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觉悟永远不可低估。新垦的菜地总会在你即将收获的时候被发现,被痛批,被没收。靠着卖鸡蛋卖菜,母亲节衣缩食供我学校里挥霍,光伙钱每周都要好几毛钱呐。

 

无论如何,父亲母亲心里还是支持我继续上学,也不管读不读书。回过头来看,父母亲还是很有远见。虽然那个年代在学校也不读书,就算读书也没有用,甚至有反作用。确有家长因此不让孩子升学。母亲说虽然接到入学通知书哭了,但要是没接到会哭得更惨。我无论如何也是家里第一高中生。父亲念的私塾,母亲基本没有读书。外祖父是个土地主。爸爸说当地受过良好教育的地主都有子女亲属加入革命队伍,逃过土改枪子儿。外祖父愚拙地秉承忠厚传家,善待长工租户,他以为做个好人善人就够了。他远远没有充分估计到无产阶级革命不同于以往的任何改朝换代。有文化底蕴的地主们眼界决定了命运。语文课讲到《曹刿论战》的时候,我就在想跟外祖父的情形完全吻合啊。就是这一段对白: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正应了那句食肉者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